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寻求可持续性:开放存取时代的出版模式

已有 3131 次阅读 2020-7-30 22:38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LISA JANICKE HINCHLIFFE;   译者:姚依蕾;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0/04/07/seeking-sustainability-publishing-models-for-an-open-access-age/


上周,本文作者担任了“寻求可持续性:开放存取时代的出版模式”的主演讲人。这一线上活动最初是作为英国期刊研究会(UKSG)年度会议的预备会议而筹备的,UKSG 年会像其他许多回忆一样,选择取消会议以帮助抗击全球疫情。这篇文章是作者观点的重申,强调了作者在开放存取、商业模式和可持续性方面的见解,相关的 PPT 附件可在作者所在大学的数据库中获取。

过去是序幕——订阅和捆绑销售

从历史视角讨论开放存取出版的当前商业模式是非常有用的,特别是我们距离捆绑销售的兴起和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the 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的出现已经有20年时间。是的,20年!在出版、高校图书馆等领域的工作者,他们的职业生涯充斥着数字发行、开放存取理念、出版平台等。在历史长河里,二十年只是沧海一粟,作者自己不是个经验主义者,但是过往发生的往往引导和塑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在数字化发行和存取之前,图书馆订阅了期刊的印刷版。这种订阅方式就是购买期刊发行的印刷品,然后进行登记、陈列并每年送去装订。在当今按需获取的时代看来,期刊近期612个月的内容会被下架送去装订,至少一两周甚至更长时间都无法获取,这几乎让人无法理解。各种馆藏开发参考工具有助于确定不同学科和领域以及不同类型机构的核心期刊和高质量期刊。经过采购决策,图书馆选择一部分的期刊,放弃一部分。

数字时代的到来不仅带来了新的内容访问模式,也为图书馆获取内容带来了新的模式。订阅转向许可证,有时是永久访问权(仍需要年费才能维护)或其他。此外,出版商将内容进行捆绑销售,例如,专题子集或者内容的统一许可,即The Big Deal。管理图书馆系列出版物的订阅代理直接转向了图书馆许可,尤其是在更大型的出版商那里。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图书馆都对捆绑销售的前景充满热情,一些图书馆表达了至少部分得到证实的担忧。时任图书馆研究协会(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学术交流办公室主任的Mary Case,在EBSCO面向图书馆研究协会理事的订阅服务执行研讨会上,发言说道:

 “数字环境为出版商提高市场份额和控制提供了新的机会,如果图书馆馆藏预算的更大比例流向更少的出版商,其能否一直保证出版商遵守价格合理等要求,等等。如果图书馆将决策重点放在自身的短期考虑上,无意中削弱了支撑整体长期变革的能力,那将是非常不幸的。”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总图书馆系统主任Kenneth Fraizer明确表示:

 “高校图书馆馆长不应与商业出版商签订捆绑销售或任何全面许可协议。”

尽管如此,图书馆还是签署了这些许可协议。而且,毫无疑问,图书馆用户可以方便地获得更多的图书。图书馆也受益于将自己定位为应用技术服务于师生需求的学校领导者。我们还可以再次看到,可持续性是如何为某些人而不是为其他人创造出来的。另外,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大交易和相关许可方法是当今许多开放存取业务模型的基础。

开放存取时代

有意思的是,在图书馆开始对越来越多的学术文献发放许可证的同时,在一些情况下,图书馆因此还从学校获得额外的预算拨款。开放存取运动正在兴起,提出没有人应该为阅读学术文献而付费。例如,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倡议(BOAI))指出:

 “古老传统和新技术融合在一起,使前所未有的公众福利成为可能。古老的传统是科学家和学者为了研究和知识,愿意无偿地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新技术是指因特网。他们所带来的公共利益是在全球范围内电子分发同行评议的期刊文献,并使得所有人可以完全自由和不受限制地获取这些文献。”

声明还提到:

 “本文件的‘开放存取’是指在公共互联网上免费提供,允许任何用户阅读、下载、复制、分发、打印、搜索或链接这些文章的全文,爬取索引,将其作为数据传递给软件,或将其用于任何其他合法目的,除了那些与获取互联网本身密不可分的障碍,无需受到经济、法律或是技术上的阻碍。对复制和传播的唯一限制以及版权在这一领域的唯一作用,应该是保护作品的作者控制其作品的完整性,并有权得到适当的承认和引用。”

同样,我发现历史观点很重要,因为许多当代的尝试都源自于此,特别是关于开放存取出版要求作者保留版权和处置特定的知识共享(CC)许可等这些在当时还不实际发生的观点。

快进到今天。开放存取通常不像BOAI设想那样“为统一人类在共同的知识交流和知识追求中奠基”,而更多地讨论如何开发可操作的的出版开放存取商业模式。在这过程中,不同类型的开放存取被构想并引起激烈争论。虽然开放存取似乎天生就是文献的特征,但现在人们的注意力也集中在期刊馆藏以及文献集合是否也是集体开放存取的问题上。

 “开放存取”一词没有一个标准定义,更不用说一个全球采用或可执行的定义,即使一些特定表达,如BOAI中的,会被经常引用。人们在支持和反对不同的术语上花费了大量的力气,但是在现有的空间里,以任何详细的方式表现出观点的多样性是不切实际的。相反,作者的方法是综合这些讨论,提出其所称的“开放存取(如通常所讨论的)”,这允许一种启发式推理和集体对话。
我认为区分开放存取的文章和期刊是有用的,尽管后者当然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源于前者。

文章级别的开放存取

文章级别调用了各种颜色、金属和宝石来区分不同种类的开放存取文章。金色和绿色是最基本的。金色开放存取是出版发布时开放的文章,是可以公开使用的记录版本(有时更通俗地称为“发布者的PDF”),并且在发布者的平台上发布后可以立即公开使用。作者发表他们的金色开放存取文章,文章处理费用(APC)虽然有例外但是通常由作者或其代表支付。尽管此类文章通常也需要作者保留版权,并在记录版本上获得CC-BY许可证,但在这些方面的实践中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绿色开放存取甚至更容易定义。它可能是文章的一个版本,而不是记录的版本,比如作者接受的手稿,被发布到其他地方——而不是发布平台上。或者,可能允许公开共享但不允许在发布者的平台上公开的记录版本。其中任何一种可能发生在正式出版之前,或同时发生,或在正式出版之后一段时间,这取决于作者与出版商的协议。版权所有和CC许可状态在这里也有所不同。重要的是要认识到,绿色开放存取是基于付费墙后面发布的文章和记录版本的。

最后,我们需要认识到青铜色开放存取,有人说这根本不是开放存取,而是营销和公共关系。青铜色开放存取文章可根据出版商政策或管理而免费阅读,这种访问可能是临时的或永久的,并且可能会从开放存取中撤回,因为这是赠予访问,而不是由付款或作者合同保证而产生的开放存取。其中可能包括潜在订阅者或作者审阅的样本文章、诺贝尔奖得主的文章、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章以及具有重大政治或社会意义的主题。关于青铜色开放存取流行情况的研究,通常只分析在发布者平台上订阅内容开放的那些文章。发布到补充网站或贡献到门户网站的文章,例如最近关于COVID-19的文章,并没有被这些研究所捕获,因此即使有大量文献被记录为青铜状态,其估计还是可能处于低估状态。

期刊级别的开放存取

几乎所有的期刊都提供金色、绿色或青铜色开放存取的文章,而且大多数都有这三种。现在很少有不提供任何开放存取文章的杂志,即使只考虑绿色和金色的类别。尽管如此,只有那些提供了金色开放存取文章发布的选项的期刊,才通常被认为具有开放存取状态。在考虑期刊的开放存取等级时,绿色和青铜色的文章通常被放在一边。提供主要通过APC支付的金色开放存取的选择的订阅期刊,被称为混合期刊。

只有当一本期刊中的所有文章都采用金色开放存取的时候,该期刊才会被赋予不同的名称。对于完全开放存取的期刊,最常见的两类是金色和钻石(有时也称为白金)。这两类之间的区别并不是文章的状态。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文章都是金色开放存取状态,区别在于融资模式。黄金开放存取期刊,商业模式是作者或其代表支付APC 钻石(白金)开放存取期刊,以其他方式获得资金。

开放存取模式大观

所有授权、政策和其他刺激都在鼓励作者、图书馆、机构、资助者等走向更大程度的开放存取出版。机构和政府政策、资助者要求以及来自不同实践组织的指导方针正在为商业模式及其是否可持续,开辟、关闭、改变和塑造路径。此外,对于任何出版商来说,考虑哪些新兴模式,取决于出版商的历史出版实践和模式、其财务稳定性以及是否有在商业实践和流程改革的准备。作为开放存取出版商启动需要资金,从订阅模式转向开放存取出版也是如此,任何都有可能拥有不同程度的投资和效率。

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可以研究在市场上看到的开放存取出版订约的一般方法。就像前面一样,这里提出的类别是有意从签署的具体合同的复杂性中抽象出来的,代表“如通常讨论的”,而不是任何法律上的定义。

变革性协议

开放存取出版机构融资的主要方式是变革性协议。正如作者在其他地方所解释的那样,在变革性协议中,图书馆或图书馆联盟继续向出版商付费,但支付将从基于订阅的阅读转向开放存取的出版。协议有两种形式。阅读-出版协议是出版商收取阅读费用和出版费用的协议,这些费用捆绑在一个合同中。在出版-阅读协议中,出版商只收取出版和阅读的费用,不收取额外费用。虽然有些人认为这些不是有意义的差异,但我认为它们在战略上是不同的,特别是在它们对图书馆联盟的影响方面。我们最近能看到一些变革性协议包括附加条款,如作者的退还款和社会成员资格。

变革性协议是捆绑销售的后续协议,大多数协议只与最大的出版商签订,因为它们需要在图书馆和出版商的谈判、执行协议方面投入巨额资金。此外,由于图书馆在历史上并非作者出版过程的一部分,图书馆还必须承担使得学校研究人员熟悉新程序以及在管理这些程序方面的工作。出版的作者们可能会对图书馆的新角色感到惊讶,也可能反感在他们的工作流程中进行干预。

必须指出,变革性协议是一种过渡模式,它们旨在创建一个向完全开放存取出版的可持续过渡。如果成功,它们将不再存在,并且不再有图书馆可以订阅的新订阅内容。

纯出版协议

只有那些拥有订阅期刊的出版商,无论其规模大小,才有可能实现变革性协议。对于只开放存取的出版商来说,捆绑销售的后续协议是纯出版协议。在纯出版协议中,合同是为了管理和资助所属机构的作者在某个完全开放存取的期刊上出版的能力。此种可能采取一次付款的形式,在给定的时间内无限期出版,或是每篇文章单独付款(很可能价格有折扣)。与变革性协议一样,出版商必须投资管理付款的新方法,图书馆必须承担起协调机构向特定出版商为开放存取付款的作用,并使学校研究者明白其工作流程以及图书馆的新角色。

为开放而订阅

与变革性协议一样,为开放而订阅模式以订阅出版为基础,然而该模式却并不寻求向开放存取出版付费的过渡。为开放而订阅是解决集体行动问题的相互保证方法。在该模式下,只有通过继续订阅才能保证订阅的图书馆能够访问内容;但是,如果所有图书馆都继续订阅,那么这些图书馆不仅可以为其用户提供访问内容,而且内容也将公开可用。在这两种情况下,订阅图书馆都可以确保其优先级(内容访问),但总体影响是所有人都可以访问。本质上,为开放而订阅是订阅机构的无风险选择。

为开放而订阅只需要在现有工作流中进行最少的调整,但无论是作者还是作者的机构都没有完全的代理权来确定文章是否是开放存取出版的。而且,从长远来看,这种模式可能最适合于那些不希望为此冒失去访问高价值内容权限的风险的图书馆。对于价值较低的内容,因不订阅而失去访问权限的风险可能不足以维持该模式。

会员模式

会员模式是一种已被证明对各类出版商、出版物或项目具有可持续性的模式,但由于管理出版商与其会员群体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或对某一专业或领域感兴趣的人的自然限制,这种模式的可扩展性可能受到限制。有时其被称为伙伴关系模型,在这种方法中,会员获得的利益超出了定义上对每个人都可用都开放访问的好处。许多追求会员模式的出版商或出版物最初都是受赠款资助的,因为其几乎没有初始运营资本,需要注入资金以发展和吸引会员。人文科学开放图书馆(the Open Library of the Humanities)和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则分别是出版商和出版物采用会员/伙伴关系模式成功运作的例子。

结语

除了作者已经讨论过的这些主题之外,可持续性问题还必然牵扯一些其他问题。出资人的授权正在进一步塑造市场。例如,S计划禁止作者在混合期刊上发表文章,但随后通过变革性协议提供了将这些期刊恢复为合规途径的选择,刺激了出版商和图书馆对变革性协议的兴趣。这些协议通常是与最大的出版商签订的,即“crowning the OA royalty”,因此,独立的混合期刊可能会发现,S计划的作者不会考虑它们,除非它们与一家更大的出版商联手。人们是否认为这是可持续的系统,可能取决于其中的是独立出版商还是大型出版商。

当然,诸如S计划这样的任务也面临着实施、合规监测和执行方面的挑战。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可得,例如美国的公共访问政策(the Public Access Policy),不是立即或普遍地被遵守。此外,有证据表明,即使完全有资金且出版系统预设为开放访问的,作者也可能会选择退出开放访问。一些作者正在法庭上寻求赔偿,因为他们认为制度性授权不适当地限制了他们的学术自由。

从图书馆的角度来看,捆绑销售通常被视为不可持续。那么必须要思考变革性和纯出版协议是否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在作者看来,他们不可能不这样做。全世界的图书馆员都知晓,取消读者想要阅读的订阅期刊有多难。因为如果要取消或限制一项变革性的或纯出版协议,就必须告诉研究人员他们不再有资金在自己选择的期刊上发表文章,所以这具有极其大的难度。或许在第一轮变革性的纯出版协议中,价格会保持稳定,与“历史性支出(historic spend)”相似,就像当初的大交易一样,我们是否应该期待到了革新的时候,价格会保持稳定?随着更多的学术文献开放,阅读机构可能会开始取消对混合期刊的订阅,大型出版机构可能会在转型时期看到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出版商的视角,这种模式要保持可持续性,价格稳定将是必要的。

各方都在寻求可持续性。但归根结底,似乎又回到了一个问题上:为了谁的可持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44324.html

上一篇:出版商投资预印本
下一篇:巨型期刊生命周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