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博文

“生态学”不是软道理

已有 2146 次阅读 2023-2-13 10:21 |个人分类:建言新农村|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生态学”不是软道理
蒋高明
利用生态学的办法解决中国的食物安全和农业生态环境问题,优于用转基因的办法。有网友(来自生态学同行)认为转基因虽有潜在风险,但能够奏效,是硬道理,故国家才接受;而生态学是软道理,无法操作,不可能接受。该网友认为笔者的观点是“忽悠”国家。
“生态学”的解决方案真的是软道理么?看看下面的例子,读者自然就会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为了证明生态学在农业中的重要作用,自2007年起,笔者带领科研团队深入农村一线,进行了长达17年的生态农业实验。主要产品为非粮植物生产的微储鲜秸草1500吨/年,采用“六不用”(不用化肥、农药、农膜、除草剂、激素、转基因)农产品标准生产的有机食品500吨/年,优质肉牛300头/年。其中,非粮植物生产的微储鲜秸草采用自主研发的青贮饲料生产新工艺,用于饲养农场现有肉牛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用该饲料喂养的肉牛肉质好、生长速度快、抗病力强,并在推广过程中受到养殖户的广泛好评。同时,通过对秸秆的有效利用、牛粪还田实现了耕地固碳、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生态循环目标。带动当地农民就业20人,杜绝了5个村秸秆焚烧现象,增加了农民收入。
弘毅“六不用”产品已畅销全国除香港、澳门、台湾外的所有大陆省、市、自治区,受到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市民欢迎,全国稳定的消费会员12000人左右,以一线城市高端消费群体为主。
那么,对于这么好的事情国家为什么不去推广呢?这里,中国生态学家是有责任的。他们对于国家的生态环境治理、农业发展缺乏一个完整的思路,并将大量宝贵的经费用于追踪美国的生态科学,没有将真相告诉国家。当年侯学煜先生出大农业观点,马世骏先生领军生态县建设,倡导生态城市理念,有力地推动了国家生态环境保护,促进了生态科学在国民经济宏观决策中的应用。可惜今天这样的生态学家越来越少了。
生态学固然是理念大于具体的技术,然而理念决定事物发展的总体方向,技术则是在一些细节上发挥作用。工业为了解决严重的污染排放问题,尚可实现零排放和循环经济,而农业这个本身就是由植物、动物、微生物组成的生态系统,实现循环农业有什么困难呢?转基因不具备这一优势,且其风险是难以避免的。转基因仅仅转移某个目标基因,而生态学的方案是增加生物多样性,其综合功效显然大于转基因。如将秸秆转变成肉和肥料,再高级的转基因技术也实现不了,而胃口大开的黄牛轻松实现。
笔者并不否认,转基因是高新技术,能够代表国家的科技进步水平。然而,任何事物都具备两面性,高新技术的研发者和鼓吹者在向社会和国家宣传的时候,仅展示其好的一面,对于负面影响轻描淡写或根本不提,最终会造成对社会的危害。饲料添加剂、瘦肉精、剧毒农药、地膜在面世的时候不都是高新技术么?而今这些新技术的大量应用造成了生态环境质量下降和食品安全恐慌,成为我们不得不抛弃的技术。生态学的办法,固然没有转基因那样“立竿见影”,但是其负面影响是相对小得多的。
目前,国内学者在生态学和生物学领域,甚至其它自然科学领域,言必称美国,月亮总是西方的圆,殊不知,西方的发展道路恰恰是造成地球不可持续的根本原因。在生物学领域,目前全国乃至全球的一个最大危险是,几乎所有重点大学的生物系都是搞学转基因的“吃香”,搞生态的和从事环境保护的“靠边站”。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生态学的力量显然无法与分子生物学的抗衡,本科招生更是如此。卖什么的吆喝什么,目前之所以转基因能够进入国家的高层决策,概因为其群体大,声音响;而生态学家是让人家瞧不起的,甚至连吆喝的微弱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思维创新才是最大的创新。人类走过了原始狩猎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正在进入生态文明时代,面对严重的生态退化和农业生态系统的不可持续,生态学为什么还万马齐喑呢?概因为生态学家认为自己的道理是“软”的,不敢振臂高呼。或者,主力部队都去追美国了,追所谓的主流刊物论文去了,国家也不再指望中国的生态学家在改善生态环境方面还有什么作为。这次乡村振兴运动,生态学家袖手旁观,多少反应了我国生态学研究的无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5-1376041.html

上一篇:财富的代价不应是生命
下一篇:换种思路“向草原要粮”
收藏 IP: 223.104.39.*| 热度|

4 郑永军 尤明庆 周忠浩 郭新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4 20: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