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转载]水力学者郭俊克经验谈——我是如何学数学的(6)

已有 62685 次阅读 2024-6-22 21:07 |个人分类:数学与统计园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我是如何学数学的(6):刘震寰伯伯对我的一次数学测验

郭俊克

2024年6月22日

       那是1976年夏天的一天,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我因为右脚背受伤(前面提到过),刚缝了好几针,不能上学,就在家里自学数学。内容是幂函数的运算法则:a的n次方就是n个a相乘。那么,a的0次方就是一个a都没有。一个a都没有,怎么就是1?

      我爸正给我讲a的0次方是一个特例,因为 …。 这时,从院子老远的二道门(进我们家要经过三道门,虽然土改时,大车门的门楼已经拆了)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一字一顿,拉得特别长:长——海——,我——复——职——啦——。我爸一听这声音,把纸和笔都摔了,就往院子跑。他们在院子的正中央相遇。刘震寰伯伯手扶自行车车把,戴着一副白色眼镜,穿着一身灰白色毛周式中山装,笔挺笔挺的。(他的模样再加上那满口京腔,很像晚年的溥仪,不用化妆)。他们就站在细雨中聊,全然忘记了自行车前后还托着一对儿女。还是我妈提醒说,回屋聊;两人才恍然大悟,还在雨中,对视一笑,赶紧进屋。

      上了炕,我的书,本子都还没有收。我爸不失时机,就说:我正在给俊克讲幂函数,你来了,正好考考他。震寰伯伯(中学教数理化)急着要讲他复职的故事,哪有心思考我。于是就应付一下。他写了一个数,前面有很多0,后面还有好几位。他让我把它变成科学记数法,有效数字三位。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写对了。他又问我:为什么要有科学记数法?我说有些数字如果不用科学计数法,太大了,没法写,比如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也有一些数字太小了,也没有办法写,比如…。我还没有说完,他把书和本子往边上一推:好学生!不用考!我爸还不饶他。他就从书上找了一个看上去很繁的繁分式让我简化,需要分解因式。我做完,他与我爸一起检查,对了。他说:长海,相信我,我从没有教过这么聪明的学生!绝对的好学生!

      直到这时,我爸才让他讲他复职的经过。他的喜悦全写在脸上。他满口京腔,说起话,简直就像开机关枪,都不给我爸点头的机会。这时,我才知道,什么是口吐莲花。

      讲完他的故事,他鼓励我爸:长海,复职!我一个起义人员,历史反革命,都复职了;你跟着共产党干,哪有不复职的道理?!我爸只是笑了笑,也许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为了庆祝震寰伯伯的复职,我妈做了一桌子的菜,还炸了一锅麻花油饼。相信那应该是他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一天。震寰伯伯对我的鼓励,也让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后记1: 

      震寰伯伯是一位怪人,因此,怪事也多。这里记两件,博大家一笑。

      震寰伯伯的父亲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在北京大学教书。北平沦陷后,他们一家回到老家山西省河津县的西关村(县城边上的)。1938年,河津县城也沦陷了,他们一家为了躲避鬼子的骚扰,就到乡下租房子住,就住在我们家。因此,他与我爸一起长大。顺便说一下,当时的河津县政府就住在我们家的对门。一座像城堡一样的大院。

      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们一家返回北平了。这时,北平是老乡傅作义的天下。震寰伯伯就到傅作义的随军小学,奋斗小学,教书了。(奋斗小学现在还在)。1949年,傅作义起义了,震寰伯伯作为起义人员选择回乡,是一位旧军队的校级军官。回乡后,政府派他到山西大学进修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在河津的一所中学教数理化了。

      有一年,他调到了小梁中学。就急着要到小停村看我爸去。这不能空手去呀?于是,他就先在公社的食品店买了两斤点心。他出了店门,登上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就飞走了。

      自行车的主人出店后,找不到车,马上报案了。派出所迅速开始破案。可是,天黑了,店门前一直有一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没人要。他们都笑了,这可能是哪位马大哈骑错了车。第二天,派出所经过排查,通过卖车的店找到他,才用他的新飞鸽换回人家的旧飞鸽。如果派出所不找他,他都不知道自己骑错车了。

后记2:

      北平和平解放时,震寰伯伯是傅作义部队的一个校级军官。(随军学校可能也军队化了)。文化大革命时,翻旧帐,他被定为历史反革命份子。从中学教师队伍中开除,回村劳动改造了。

      他一介书生,干不了出大力的农活。生产队为了照顾他,让他养牛。他对牛倒是挺负责的,不让牛饿着,也不让牛渴着。一天,他在汾河滩发现一片“肿手花”,绿油油的一片。可把他乐坏了,好像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似的。他让牛吃了个饱。眼看着牛的肚子越来越大,他先是喜,后又急。这牛怎么躺下不走了?这怎么又翻白眼了?这下可懂大乱子了(捅娄子)!牛-死-了。

      那个年代,牛可是生产队的宝呀!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了!县公安局立即出动警力进行调查。生产队的社员和村干部忙着帮他编各种谎话,因为他还顶着一顶历史反革命份子的帽子。可他不急,坚持说:是我让牛吃肿手花了,我不知道肿手花有毒,牛不能吃。按法律,该怎么办,我都接受。弄得办案人员想给他编谎都不能了。最后,这案子就不了了之了。

      这事过后,村干部说:算了算了,你还是到学校教书去吧。于是,他就在本村的学校又教了起来,不过是民办教师了。他考我的时候,正是村里的初中老师。他的学生陈建正好是我高中时的同班同学。

      最后,谨以此文纪念震寰伯伯与父亲的一世情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1439309.html

上一篇:[转载]水力学者郭俊克经验谈——我是如何学数学的(5)
下一篇:鲁迅先生在南京矿路学堂还是江南水师学堂做《水学入门》笔记?
收藏 IP: 120.242.55.*|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16: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