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中的心理与行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aDa 研究兴趣:科研中的心理与行为,心理咨询与心理健康,社会心理与治理。

博文

科研战场上:谁是最可爱的人?

已有 1188 次阅读 2024-4-14 21:06 |个人分类:学术志趣|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常常为自己人生的后半程思考,我的专业生涯要何去何从?

在博士毕业作选择时,我把重心侧重到孩子和家庭,现已稳定。当时也有机会去教育学,但那时我还对心理学有强烈的认同,而把简历投到心理系,结果吃了闭门羹。再选,肯定不会投心理系,而投教育系了。虽然错过了毕业这次机会,但是,自己还是在思考专业生涯何去何从这个问题。虽然心理健康已经写进了马学科专业介绍,自己也不排斥他,但是好像跟自己想象中要做的事情还是有差距。

发财这条路,在选择读研的时候自己就关闭了。还好要求不高,现在基本上实现了本科时定下的家里有露天阳台能种点菜的梦想。也有代步车。但是这些仍然不能解决自己的专业生涯问题。

读博时自己把遇到的困惑转化为课题,把它攻克了,回过头去看,仍惊心动魄。现在自己兴趣聚焦到科研过程中的心理和行为(科学心理学),当前对博士生的心理健康情有独钟。我曾经为了这个选择说服了自己很久,我为什么选择关注研究生的心理健康?

因为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相对于其他群体,研究生是流水的兵,穷光蛋一个,做这个群体的心理健康服务根本不可能有额外的收入,只能获取所在单位的一些薪酬和补贴。假如在外接青少年咨询或者婚姻家庭心理咨询,付费意愿高,时薪也已经很高,收入不菲。凭自己在心理咨询十几年的临床功夫,也不会缺客源。但我觉得做这些就走到发财道路上去了,有悖初衷。我还是对科研这个群体情有独钟。于是,得找一个理由,说服自己,为这个选择赋予意义。我打了一个比方。

在科学战场上,谁是最可爱的人?

答案就是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博士后。

科学研究就像打仗,研究生就是冲在科学战场上的士兵,他们冲在最前面,导师是大小不一的军官。战场上,士兵很容易受伤,受伤后总是有医疗兵帮他们包扎伤口。他们才能再冲锋。如果没有医疗兵,很难想象他们每次冲锋都需要抱着视死如归的勇气。很难想象,没有医疗兵,他们还会不会那么勇敢地往前冲锋。冲锋总是有人会受伤,那些选择了更好的道路到达胜利顶点的士兵,不过也是循迹而至,前面还有很多为他挡子弹的人。这一点和科研是那么相似,虽然需要努力和勇气,但总是少不了一些运气。然而,科学研究的战场却比真实的战场还要残酷,没有人会为那些Loser感到悲伤,甚至他们因此付出生命,但换来的是他人的不理解或歧视。更不可能像礼遇英雄一样,关心那些在科研战场上受伤的士兵。因此,科学战场的士兵把他们的痛苦藏的很深很深,不敢告诉别人。因为他们觉得说出自己的不幸并不能换来别人的关心,反而会带来歧视。科研战场的人文氛围,还很差。本来这些运气差的士兵,需要受到英雄的礼遇。然而现实却是歧视,死不足惜。这样的科学场会让人寒心,虽然有物质诱惑,但试想谁还会让自己吃这样的苦,受这样的罪呢?科学战场将后继无人矣。欣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这个问题。总是要有人为这些向科学冲锋的士兵做好后勤保障,为他们疗伤。这就是我选择关注研究生心理健康的理由。做好一个科学战场的医疗兵,让他们可以放下包袱,全力以赴,勇敢向科学冲锋!!!!

为一群最可爱的人,做点我力所能及的事,这就是我选择做这个工作的意义所在。

这有点像立Flag的味道。但这样公开的表达,有助于信守承诺。也欢迎有志于此的朋友一起同行。

最后用《秦风·无衣》作这篇心得的结尾。

《秦风·无衣

先秦·佚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作者:邝宏达,北京大学教育学院访问学者,北京理工大学教育学博士,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副研究员,注册心理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如您在科研中遇到心理方面的困难,请鼓起勇气发邮件至kuanghongda@163.com与我联系,与子偕行!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3728-1429664.html

上一篇:[摘译]要自揭伤疤吗?博士生抑郁自我表露的考虑
下一篇:我本硕博的导师们
收藏 IP: 111.192.243.*| 热度|

9 杨正瓴 王从彦 郑永军 杨卫东 张忆文 王涛 王安良 冯兆东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0 03: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