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林磊:《浅论经脉概念的起源及经脉理论的演变》引言

已有 450 次阅读 2024-6-22 22:06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无论从古代走来的经络最终被现代科学研究证明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都丝毫不影响经络理论发现的伟大性。古人毕竟创立了并成功地运用了这样一种独特的、指导中医学理论与实践数千年且行之有效的理论。本论文拟通过详细剖析出土的早期中医文献及《黄帝内经》等针灸经典理论,大胆的对现有经络研究成果进行有理有据的评价,探究经络理论的来龙去脉,以期展现古人对经络的认识原貌,使之能够为当前学习和研究者所正确理解和合理运用,从而有利于经络研究沿着健康的轨道顺畅发展。

1. “经脉“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实证内容

根据张家山汉简及马王堆汉墓医帛书的记载:经络理论发展到当时(约两千二百年前),人们已经对十一条“脉”进行命名以区分之;已经对各脉的循行分布有了相对具体的描述;已经把部分病症按经脉进行分类;至少已经运用灸疗法作用于经脉上的一定部位对相关病症进行治疗。根据这些记载并结合《内经》中有关经脉名称、循行分布、病候、治疗的论述,可以推知如下信息:经脉命名经历了由不规范到规范的发展变化;对经脉循行分布的认识是一个由简单到全面的逐步深入过程;作用于经脉的治疗方法亦是由单一而多样化。综合考察这些论述,可以发现:经脉之“名”变而“实”不变, 说明了在经脉理论发展的不同时期,经脉“名”下之“实”是同一个客体,且被连续地深化认识。虽然在经脉概念最终形成时,除了实践经验和直观观察之外,观念的塑造起了重要作用,主要受到当时天人相应理念的影响。但经脉理论的发展完善,不仅是理论表达上的完善,更主要的是对观察及实践客体认识的深入和完善,可以认为:“经脉”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实证的概念,而非想象的产物或临床现象的理论解释部分。

2. 经脉无法被实验科学完全证实

然而两千余年后的今天,理论的推导与实证的结果产生了矛盾。自从西方生物医学思想进入中国以后,生物医学界的主流观点是从根本上怀疑经络的客观存在。原因是很明确的:用西医成功的科学的实证、解剖手段不能证实经络的客观存在。客观的讲,在实证和结构的逻辑认识原则下,他们所持的认识是有道理的,不论中医还是西医,如果面对的是有着同样类本质的人, 不论用什么样的认识方法,从什么样的角度对其进行研究,其直观结果必然有共同之处。然而,已有的经络研究在理论与实践中存在着巨大的不协调:一方面经络的形态与其循行、联系被记述得何其清楚和细致,经络的生理功能和病理表现被描写得何其重要和全面,以经络理论为基础的针灸(推拿、气功),已经正在和将要继续被实践证明是何其有效和神奇;另一方面,近半个世纪的经络研究,动用包括数以万倍计的电子显微镜在内的各种现代化解剖、生理、物理检测手段,依然未能“如愿”的发现类似经络理论所描述的通道样或其他形态的独立、连续的物质结构。实证的概念无法被证实,所以研究者也是万般无奈地、本着科学求实的精神,只好宣布中医所说的经络不存在。

3. 众说纷纭的解释

面对上述经络理论在实证过程中呈现的矛盾 研究者们见仁见智 给出了一些大相径庭的解释:

一部分人认为古人创立的“经络学说”所揭示的人体奥秘属于“超科学”的科学,用现有的科学手段自然不能阐明之。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它不过是先民对血管或复杂的神经反射的原始、朴素的观察和认识,根本不值得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进行兴师动众的研究。

更有人认为“经络学说”是中国古代哲学与医学相结合的产物,虽有一定的实体观测依据,但更大程度上却是古人直接运用“天人相应”的哲学观点在人体上虚拟的产物,因而是不可能证实或证伪的。

还有一小部分人谨慎的意识到:这种有效的理论与有局限的实证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可能在于认识方法上的背道而驰。

我属于最后一类人。

4 问题出在哪里

经络实验研究者:考察1950年代起世界各国有关科研人员,尤其是1980 年代以来中国众多经络研究人员进行的经络生物、物理等方面的实验研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人体上确实客观存在着一些线样分布或传导的现象,这些现象是多方面的,如声、光、电、流阻、薄角质层、特殊结缔组织等;这些现象的分布或传导线路有相对的一致性,那便是中医经络理论中的经脉(穴)循行线;沿着这一循行线,用现代解剖、生理等手段并不能找到某种单一的、独立的、特殊的物质(除了水分子或组织间液)来承担那多方面的现象。于是研究者们认为:尽管“经络”有时是以隐性的方式存在,有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变异,但这种存在却有着普遍性、可重复验证性;在现代解剖中看不见、摸不着的中医经络。它的一些属性似乎正是通过这些多样性的现象表现出来;人体经络是一种既与神经系统、血液系统和淋巴系统等有形结构有密切联系,同时又和它们存在明显区别的一套“多层次、多形态、多功能的立体结构”系统。这一结论本身便是一种悖论,“一事物之所以成立,在于其内部的特殊性”;“一个具体事物,如果它什么都是,那么它显然什么都不是”。正如导师图娅教授所言,力图用现代科学的实证手段去寻找古人经验性体系中某个概念的实质物质形态的做法,已经被它自身证明是进退两难的了。

针灸临床研究者:针灸临床的研究对经络研究是大有裨益的,至少它明白地向人们表明:经络理论中蕴含着丰富的科学内容,其科学性经得起在人类自身上进行的实践检验。但是仔细考察这些研究本身,可以发现它们实质上大多是偏于穴-症或穴-效关系的探讨;这种以穴代经的命题替换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经脉所体现的联系性、整体性、功能性等特质;同时在很多情况下跳过了一个重要的中间环节——腧穴与经脉的关系,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腧穴是“长”在经脉上的。相比之下,有关临床经络现象“循经感传”的研究倒似乎是“真的”对经脉的研究,然而其亦存在以偏概全的弊病。想要用循经感传来解释经络的多方面属性,虽然是由现象开始,却是固守于片面,未必能走到实质上来。

针灸文献研究者:经络文献的研究给所有研究者提供了可靠的资料,这一点便是无与伦比的贡献,但由于专业的特点,使在史料学基础上的进一步研究过于注重训诂及考证,而对于更重要的内涵认识似乎有所忽视。并且学者们似乎没有给古人在实践和体悟中摸索、论争和犯错误的机会,把各篇、各时、各地的文献当成连续的来认识,一定要在表述形式上找出现存各种经络文献的关系,在推理过程中多少地忽视了历史的时间性、经验的地域性及并列性等。实则古人的语言是质朴的,言简意赅的,有时不可避免是片面的, 似乎不能过于注重表面表述形式,而应从更深层的如认识论、方法论、认知结构、价值判断等方面下力气。

既然各方面的研究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导师图娅教授曾指出:“经络内涵远比目前经络研究所涉及范围大得多......因此对经络的研究过程中的偏颇和失误,将会直接导致中医学整体的损失......如果在经络研究40年,仍未得到科学实证的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改变一下视角,这一切将继续困扰着我们,直到我们辩证地理顺我们中医科研的价值取向和研究方法的‘那一天’”。

本文便力图在“改变视角”这一点上做大胆的尝试,从认识论、方法论的角度入手通过历史的、辩证的分析和总结原始的针灸文献,分离和净化经络理论认识初期人们对经络的各方面描述,希望可以从中得到启示,给经络理论一个确切的定位。

之所以敢于做这一尝试,也是有前人启发与支持的,如庞明[1]老师认为:“1.用解剖的方法,所观察的是死的或离体的组织,要想从死东西上找寻体现生命信息、生命功能的气,以及循行的径路——经络,恐怕是缘木求鱼,决不能因为在死体上找不到气与经络,就否认其存在。2.按照现代物理学的观点,物质有两种存在形式:一是由基本粒子乃至原子、分子构成的实体存在形式,另一种以场的形式存在,如电场、磁场、引力场等。收音机里听到的声音,电视屏幕上看到的图像,说明了电磁场的存在,但电磁场我们一般人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当然我们并未断定气与经络就是以场的形式存在,但是我们似乎可以说,只用传统的解剖学、组织学、生理学的研究方法去寻找气与经络,未必是合宜的。”

刘长林[2]老师则认为:“分解式的视实体为终极原因的研究思路,是西方经典科学传统模式,在以简单性为特征的物质运动,如传统物理、化学领域,这种方法获得了极大成功,而一旦进入复杂性、不可逆性和非线性领域,就难于奏效了。分子生物学的成就令世人瞩目,然而利用双螺旋结构体远不能解释生命的众多行为。因此,对经络这种复杂生命现象的了解不应滞囿于微观解析,需要从多方面多角度进行探索,经络是中医发现的,中医学本有的解释应当受到尊重,应当做出进一步的研究。”

赵伟民[3]氏则说:“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中医和气功经过几千年的实践,已确证无疑就是‘科学’,不过这种科学与西方科学的区别就在于这种‘科学’我们还不能用现代语言来理解,但这并不妨碍它内在的科学性,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西方科学还解释不了这种‘东方特色的科学’只能说明它自身的局限性,它本身仍需要发展。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方法论的不同:西方科学是实证科学,它只承认可观察的实在,仪器观察不到的就不承认,而东方科学是系统科学,它相信有连续的物质作用才使系统成为一个整体,而这种普遍联系是不可观察的,只能通过思辨的方法来理解。”

刘天君老师更是提出“具象思维是中医学的基本思维方式”[1],中医学是主要运用“内求法”的体验科学,而西医学则是主要运用“外求法”的实验科学[2],二者对立统一,互为补充而不能互相取代。

同时,近百年来,我国古代对人体生命认识的理论及方法正日益引起世界科学界的重视,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曾说:“谁知道身心相关的概念的未来进展将在医学中需要怎样进一步发展呢?中国传统医学思想的复合体可能会在科学发展的最终状态中,发挥大于人们所承认的作用。”“现代科学的成就不能成为古代科学的最后历史审判庭,因为科学的发展还远远没有到头。”惠勒感慨地认为:“人们已感觉到东方思想家所认识的一切,并且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们的答案翻译成我们的语言,我们将得出我们所有问题的答案。”诺贝尔奖获得者普利戈京则指出:“西方科学和中国文化对整体性 协同性理解的很好结合,将导致新的自然观和哲学观。”

本文的指导思想便是:不以当今的认识方法强加于古人,而是通过把出土经脉文献及《内经》等针灸经典理论中有关经络的内容作为研究对象,运用比较、分析、推理等理论研究方法,梳理经络理论认识的发展过程,把握古人的思想轨迹,从而找到古人在这一问题上的认识规律,以此来解决经络理论认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资料来源:北京中医药大学 2003届硕士毕业论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439315.html

上一篇:《经脉学说起源——演绎三千五百年探讨》简介
下一篇:[转载]梅全喜:幸遇良师 受益终身——纪念谢宗万教授诞辰100周年
收藏 IP: 120.229.6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6 0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