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金栋学弟的《医经钩考·自序》(修订稿)

已有 487 次阅读 2024-4-6 17:18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按:下午,金栋学弟发来他的写作计划——《医经钩考·自序》(修订稿),欣喜之余,不忘转载(来源:河间金栋,2024-03-06 07:22)。同为“退休老中医”,仍能为学术发声,足可引为知己,尤其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

那年,收到金栋弟的《正说内经——<内经时代>补注》,136万字的洋洋巨著,让人顿生敬意。临床之余,尚能如此用心,可见学问中人也。自此,他的文章常常在《头条》发表,知其仍在努力,惟愿大作早日问世!

拙著名为《医经钩考》,其意欲何为?为何要“钩考”?

医经”一词,见于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其“方技略”有“医经、经方、房中、神仙”四类医学文献之分。汉代“医经”则指医学经典、医学典籍,包括《黄帝内经》《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白氏旁篇》等医经七家。惜唯有《黄帝内经》传世,余皆亡轶。本书所言“医经”,指今通行本中医经典《黄帝内经》(《素问》+《灵枢》),并旁及《八十一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等经典著作。

钩考”,指考核探究,即考证之义,亦即“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章学诚《校雠通义》),以知其所以然!

什么是考证?《辞海》认为考证是“依据资料来考核、证实和说明”某一事件或某一学术内容,且认为考证是一门重要的学问,并引姚鼐《复秦小岘书》说:“天下学问之事,有义理、文章、考证三者之分,异趣而同为不可废。”

考证亦名考据。“清代学者将学问分为三大类型:义理之学、词章之学、考据之学。又谓义理之学从考据出者,则义理深雅淳厚;词章之学从考据出者,则非浮泛轻艳之词。则考据者,乃诸学之根源者也。”(森立之《素问考注·钱超尘序》)

考证(据)之目的是什么?

古籍文献、历史资料在传抄过程中,由于同一事件或同一学术内容在不同的文献资料中却有不同、甚至是相反的记载,或原始资料本身就有误、讹、伪、假等问题。由无意之行为导致与原始资料不符者名“误”,将错误当做真实而传播者名“讹”, 出于某种目的故意篡改原始资料者名“伪”,将伪造当做真实而传播者名“假”。故必须对其进行真实之研究与讨论,即辨误以求其正,辨讹以求其是,辨伪以求其实,辨假以求其真。此即考证之目的!考证者须学识渊博,并具备相关知识(如文字、音韵、训诂、校勘、辨伪等)与大胆怀疑的精神!

本人主业是临床,以治病愈疾为首务,解除病痛为己任,何必纠结中西医之分,有道是“中西合参,赛过神仙!”虽临床四十多载,然若以古人之准则——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上工(医)治未病,中工(医)治欲病,下工(医)治已病,则属下医、下工而已。而以治病愈疾之概率而言,虽未详细统计,亦未能达到“十全为上”、“上工十全九”之医术水准,尚可“中工十全七,下工十全六”“十失四为下”,亦即中、下工而已,惭愧之至!故临证之余,饱食之后,不必“为稻粱之谋”,闲来无事,广泛涉猎中西医籍,以备临床不时之需。然尤喜读古典医籍、医史文献及历代名家,特别钟情于考证学,虽离临床较远,而兴趣使然!遂撷取《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等经典之疑惑、之难解、之不定、之感兴趣者等,搜集摘引,博采众家,多方求证,摸爬梳理,予以“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以求其真、求其实、求其是,以释疑解难并知其所以然。不佞才疏学浅,谬误、不妥恐甚,不当之处,敬请读者不吝赐教,予以指正,在此感谢了!

附:古代名医为何注重训诂考证?

据医学史料,古代有的名医非常注重训诂考证。

训诂,即给古书注释。阅读古书首要困难,即古今语言文字之隔阂。一般而言,时代越久远,困难亦就越大。为了比较顺利地读懂古书,通常皆要参阅古注。为古书注释,始于西汉初。先秦时代之古书,至汉代,有的已经不容易看懂,这就需要加以注释。以医书而言,早在三国南北朝期间,吕广、陶弘景、全元起等就先后注释《难经》、《神农本草经》、《素问》。重要医书,前人多已做过注释。

考证,指依据资料来考核、证实和说明。古人认为,考证也是一门非常重要之学问。姚鼐《复秦小岘书》说:“天下学问之事,有义理、文章、考证三者之分,异趣而同为不可废。”(《辞海》)

古代名医认为,训诂考证之学,对于阅读理解中医经典至关重要。从而在饱食之后,闲来无事,不是研究如何治病,竟然搞起了训诂考证,撰写什么传世佳作。虽非普遍现象,然亦代不乏人!如:

(1)南朝时齐梁间名医全元起,医术精湛,当时有“得元起则生,舍之则死”之誉。就是这样一位名医,饱食之后,闲来无事,不是研究如何给患者治病,却搞起了什么训诂来,撰写什么《素问训解》传世佳作,很遗憾后来亡佚。

(2)明代大医学家张介宾,医术精湛。饱食之后,不是研究如何给病人看病,亦搞起了训诂,撰写传世佳作《类经》《类经图翼》《类经附翼》。张氏医术虽精湛,饭是吃饱了,却无闲钱,《类经》等无力付梓出版,最后靠友人倾囊相助才得以出版。

(3)明代另一个大医学家马莳,擅长针灸术,愈人无数。饱食之后,闲来无事,亦搞起了训诂,撰写什么《素问注证发微》《灵枢注证发微》等传世佳作。

(4)民国有个名医叫张山雷,医术精湛,但不知为何,饱食之后,不是研究如何给人治病、将病治愈,却搞起什么训诂考证,撰写什么《难经汇注笺正》《脉学正义》《中风斠诠》等传世佳作。

(5)日本有个丹波氏家族,先世是中国汉人,据史料记载,家族医术精湛,但不知为何,不是研究如何给人看病,却也搞起什么中医文献训诂考证,撰写什么《素问识》《灵枢识》《伤寒论辑义》《金匮要略辑义》《素问绍识》《医籍考》等传世佳作。

(6)清代考证之风盛行,间或涉及古典医籍。就《内经》训诂考证而言,有俞樾《内经辨言》、张文虎《舒艺室续笔·内经素问》、胡澍《黄帝内经素问校义》、孙诒让《札栘·素问王冰注校》、顾观光《素问校勘记》、于鬯《香草续校书·内经素问》等,但他们皆非医者。

可见,古人训诂考证《内经》,反而以医界之外的学者较深入。这是因为这些学者,有这方面的知识和学问,具备了训诂考证的基本条件,才有能力做这些。

古人注释有时多凭印象立论,如马莳、张介宾等(重于训诂,失于考证),对中医经典《黄帝内经》而言,总抱着是“黄帝”撰写的观点不放。现在仍有部分人认为,《黄帝内经》是“黄帝与岐伯等六臣子探讨医学理论”而作,殊不知,实非如此!因这些人皆是托名。故是否需要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以求其真、求其实、求其是?

实际上,古代医家有时多为衣食奔走,最低要吃饱饭,填饱肚子,再说其它。哪里还有时间搞学术研究、搞训诂考证!所以古代医家医术虽精湛,临床经验亦丰富,然儒学经学功底、训诂考证之学术知识每多不足,具备孙思邈所要求的“大医”条件之医家确实很少。然亦有的名医,饱食之后,熟读儒学经学,善于训诂考证,可谓临床考证两不误,如民国名医张山雷则是其一。

校勘训诂(考证)是研究《内经》的一种学术方法和或学派。研究者必须有国学文化底蕴,扎实的基本功。而历代医家多缺乏这种学问,涉足于此者甚少。任应秋说:“‘校勘’(训诂考证)是做学问的一个过程,对于医家来说,不一定都具备这个本领,历史上的大医家,也不一定都有这个本领,包括张仲景、李时珍等,也不一定有校勘的本领。”(《任应秋中医各家学说讲稿》)

清代考证之风盛行,后刮到了东瀛日本。日本学者尤其是江户时期医学界考证学派,莫不精研清儒之传世佳作。日本汉方界,最令人折服的,是成熟于江户后期之医学考证学派。

因训诂考证,需要高深学问修养,而日本汉方界具有这方面知识者,集中在江户医学馆,即由多纪氏(丹波氏)父子为中心之学术团体。如丹波元简《素问识》《灵枢识》《伤寒论辑义》《金匮要略辑义》等,丹波元坚《素问绍识》及丹波元胤《医籍考》等传世佳作,对我国中医界影响之深、影响之巨,凡是读过此类著作者,则会深有感触,且无不拍手称好!

业界或世人对考证抱有偏见,认为字词文献研究,对临床治病无大裨益,作为一个医者,不专心研究如何给病人看病、如何将病治好,却研究什么训诂考证。其实,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误解。如上举古代名医,特别是多纪氏父子等日本学者,极其重视临床实践,而且亲自采摘药材,或栽培药草,可谓学透医学文献,用活医术方药。

丹波氏一脉,为日本医学史上名门望族,远祖可追溯至东汉灵帝刘宏。因医术精湛,其姓氏丹波、多纪乃日本天皇所赐。若医术平平,能有赐姓之殊荣?

《医经钩考·目录》(草稿试读)前十篇如下:

一、为什么会有三皇五帝之说?

二、伏羲氏与中医经典《黄帝内经》有关系吗?

三、《黄帝内经》为何要托名“黄帝”?

四、《汉志·方技略》医经七家之流变

五、《黄帝内经》成书于春秋战国吗?

六、《汉志·黄帝内经》不是今通行本《黄帝内经》

七、《素问》和《灵枢》为何各九卷、各八十一篇?

八、《黄帝素问》和《灵枢》书名解

九、中医无“脑”吗?

十、中医理论体系的推演工具阴阳五行理论源于《易经》吗?

二〇二四年三月于河间寓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428450.html

上一篇:[转载]周易象数与术数的区别
下一篇:金栋:为什么会有“三皇五帝”之说?
收藏 IP: 223.74.153.*|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6 1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