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程海波:癌毒病机辨治体系的构建

已有 1045 次阅读 2022-7-18 17:53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导 言

恶性肿瘤已经成为严重威胁人民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中医药在肿瘤防治中的优势日益凸显。癌毒病机理论是在传承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癌毒”学术思想基础上创建,目前已成为中医药治疗肿瘤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学说之一。

本刊特邀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中医师,国家万人计划人才、岐黄学者程海波教授,从理、法、方、药各个层面,对中医肿瘤癌毒病机辨治体系进行了详细的阐述。该体系的构建为中医药防治肿瘤提供了理论指导与思路方法。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针对恶性肿瘤的发病率逐年升高,多位中医学者相继在恶性肿瘤辨治中提出癌毒病机的概念,其中以首届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的“癌毒”学术思想内涵丰富,影响较大,得到业界同仁的广泛认同。程海波教授团队在传承“癌毒”学术思想的基础上,创建形成集学术内涵、演变规律、辨治方法、组方用药于一体的较为系统的癌毒病机理论。目前,癌毒病机理论已成为中医肿瘤领域最具代表性的病机学说之一。

近年来,为积极推广癌毒病机理论的临床应用,本团队在癌毒病机理论指导下,结合中医病机辨证思路,创新发展中医辨治恶性肿瘤的理法方药,进一步构建形成中医肿瘤癌毒病机辨治体系,并长期指导临床实践,提高了中医药防治恶性肿瘤的临床疗效。现将主要研究成果概述如下。

癌毒病机理论概要

癌毒病机理论提出:癌毒是导致恶性肿瘤发生发展的关键病机,癌毒留结为肿瘤发病之基,癌毒自养为肿瘤生长之源,癌毒流注为肿瘤转移之因,癌毒残留为肿瘤复发之根,癌毒伤正为肿瘤恶化之本。癌毒具有兼夹性,多不单独致病,癌毒常与痰、瘀、热、湿、风、寒、郁等病邪兼夹,按癌毒兼夹的病邪不同可将其分为痰毒、瘀毒、热毒、湿毒、风毒、寒毒、郁毒,毒因邪而异性,邪因毒而鸱张,共同构成恶性肿瘤的复合病机病证。癌毒病机理论提出,癌毒在不同肿瘤中具体表现不一,但皆具有隐匿性、凶顽性、多变性、损正性、难消性等共同的致病特性。恶性肿瘤病机纷繁复杂,各种癌病由癌毒与不同非特异性病邪相互胶结,复合致病。因此,癌毒病机理论提出,恶性肿瘤的基本病机为“邪毒蕴结、正气亏虚”,其治疗原则是“祛邪解毒、扶正固本”。

2  癌毒病机理论指导下的恶性肿瘤辨证

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力倡以病机为核心,构建中医病机辨证新体系。盖因病机是病变实质的反映,以病机为依据进行辨证的过程,更加符合中医临床辨证思维。程海波教授在癌毒病机理论和病机辨证学术思想的指导下,确立了恶性肿瘤临床辨证要点。

2.1  辨特异性病邪癌毒

癌毒是癌病的特异性致病因子,是癌病发生、发展、复发、转移的关键病机。恶性肿瘤的辨证要点之一,首先当辨识癌毒,明确癌毒的致病特性、兼夹病邪、致病部位及邪气盛衰。

2.1.1  辨癌毒的致病特性

癌毒的客观存在,是恶性肿瘤形成的前提条件,亦是恶性肿瘤区别于其他疾病的根本。癌毒致病,具有隐匿性、凶顽性、多变性、损正性、难消性等共同的致病特性。具体来讲,恶性肿瘤患者早期可无显著症状,或无明显肿块,难以察觉,但体内可能已有癌毒深伏萌芽,或处于癌前病变期;而一旦生成瘤体,病情进展异常凶猛,可见肿块迅速增长,形态、质地各异,或在全身走窜流注,形成多发病灶;变症叠起,常见周身乏力、发热、出血、剧痛等,并且这些症状常法治疗难以缓解;随着病情进行性发展,癌毒猖獗,耗损正气,导致全身消瘦、面色枯萎、神情疲惫等。如无有效干预,可在短期内造成癌毒弥漫,正气消亡。可见癌毒是一种猖獗、顽固之毒邪,致病广泛、险恶、危重,易伤及生命。

2.1.2 辨癌毒的兼夹病邪

癌毒具有兼夹性,常依附他邪共同致病。癌毒与痰、瘀、热、湿、风、寒、郁等非特异性病邪相互胶结,邪毒复合为患。按癌毒兼夹病邪的不同,可将其分为痰毒、瘀毒、热毒、湿毒、风毒、寒毒、郁毒。因此,不同的癌毒既能保留癌毒自身致病特性,同时具有兼夹病邪的致病特征,为临床辨证提供了依据。

2.1.3  辨癌毒的致病部位

癌毒留结是恶性肿瘤发生的根本原因,初始留着之处为主要发病部位,并随其所在脏腑特性表现为不同病理因素的相互兼夹,形成不同的复合病机病证。虽然癌毒可随血脉流窜全身,附着它处致多脏受损,但仍以主病脏腑的病理特性为要,故临床可根据肿瘤所在不同脏腑的常见致病因素,区分以何种癌毒致病为主。如癌毒滋生于脑则成脑瘤,多与风、痰邪兼夹,因“高巅之上,唯风可到”,故尤重风毒为患;肺癌多为癌毒与痰、热邪兼夹,因“肺为贮痰之器”,故尤重痰毒;胃癌、肝癌多为癌毒与瘀邪兼夹,瘀毒为二者的重要病理因素;肠癌、胰腺癌多为癌毒与湿、热、瘀邪兼夹,其中湿毒是二者病机的中心环节;甲状腺癌、乳腺癌多为癌毒与痰、郁邪兼夹,发生发展均与情志因素密切相关,二者均应重视郁毒为患。

2.1.4  辨癌毒的邪气盛衰

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是一个漫长积渐的过程,因病程、病邪、病位、病性的不同,癌毒并非一成不变,始终处于一种动态的演变过程中。癌毒的邪气强弱与体内正气的盛衰密切相关。通常情况下,发病早期,癌毒初萌,正气尚足,可以制约癌毒,故临床症状不突出;中期,癌毒势涨,正虚渐甚,故见肿块显露、增长、变硬,甚至侵及它处;晚期,癌毒走注、扩散,耗伤人体气血津液,正衰为主,临床症状多以气虚、阴伤、气血亏虚、阴阳两虚等虚候为主。若癌毒亢盛,势急病重,可在早中期出现严重的正气虚损证候;若以有效治疗手段制约癌毒,亦可在病程晚期保留或恢复部分人体正气。可见,体内邪正交争的结果直接决定了癌毒毒力的强弱,邪愈盛,正愈虚;癌毒愈鸱张,病势愈深重。

2.2  辨非特异性病邪

与肿瘤密切相关的非特异性病邪主要包括郁、风、寒、热、湿、痰、瘀等。这些非特异性病邪与癌毒之间相互兼夹、复合、互生互化,形成邪毒蕴结、机体整体与局部失衡的病理状态,导致肿瘤发生发展。具体而言,癌毒往往是在郁、风、寒、热、湿、痰、瘀等病邪壅盛蓄积的基础上,脏腑功能失调、气血阴阳逆乱,体内平衡状态被破坏而内生;癌毒形成后进一步阻滞气血运行,更易导致上述病邪产生。非特异性病邪部分与癌毒兼夹,相对独立,叠加致病;部分与癌毒复合,搏结胶着,形成不同类别的癌毒,相合致瘤。

临床根据非特异性病邪的特征表现加以辨别:①郁邪:胸胁、脘腹等处胀闷窜痛,兼有纳呆,食少,嗳气,喜太息等;或诉周身不适,症状繁杂,难以名状;或长期情志抑郁,心情低落。②风邪:头晕,头痛,耳鸣,口眼歪斜,肢体震颤,或麻木,或抽搐等。③寒邪:畏寒肢冷,脘腹冷痛,咯痰清稀,小便清长,大便溏薄,或有浮肿,面色白光白;舌体胖大,舌质淡,脉沉。④热邪:全身发热,局部疼痛,易伴衄血、咯血、吐血等,常兼五心烦热、口燥咽干、便秘尿赤等;舌质红,苔黄少津,或有裂纹,脉数,或滑数,或细数。⑤湿邪:周身困重酸痛,全身倦怠乏力,头目昏沉,口腻不渴,纳呆,恶心呕吐,脘腹痞胀,小便浑涩不畅,大便溏垢不爽,带下秽浊不清;舌苔浊腻,脉濡。⑥痰邪:全身多发结块,部位不定,肤色变化不显,常伴眩晕、恶心、咯痰、肠鸣、神昏;舌苔腻,脉滑。⑦瘀邪:身体明显疼痛,痛处不移,夜间痛甚,部分伴局部出血,血色黯或夹血块,面色晦暗;舌质暗紫,或有瘀点瘀斑,舌下青筋显露,脉涩。

2.3  辨正虚

《医宗必读·积聚篇》云:“积之成者,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癌毒病机理论同样强调,正气亏虚是恶性肿瘤发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首先,正气亏虚是癌毒形成的前提条件。癌毒是在正气亏虚、脏腑功能失调的基础上,受内外多种因素诱导生成。其次,正气亏虚是癌毒发展的内在原因。正气与癌毒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体内正气之盛衰决定了癌毒毒力的强弱。最后,正气亏虚是癌毒导致的结果。癌毒耗损正气以自养,导致正气不足又无以恢复,甚至溃败的恶候。因此,辨正虚是恶性肿瘤的又一辨证要点。

2.3.1  辨脏腑的虚损

癌毒留结增长,必以五脏六腑某处为所。辨正虚首先辨脏腑之不足,以五脏为例,肺虚常见咳嗽、短气、气喘;心虚见心悸、怔忡、汗出;脾虚见纳差、乏力、消瘦;肝虚见头晕、目涩、肢麻;肾虚见腰酸、耳鸣等。其次,癌毒为患虽常先发生于某一脏腑,但由于五脏相关,脏腑表里,气血同源,阴阳互根,因此在病变过程中,常相互影响,互为转化,多脏同病;及至后期,因癌毒流窜、走注之特性,常累及多个脏腑及经络,此时需要辨明所涉及之脏腑。此外,因脾为后天气血生化之源,肝藏血,肾藏精,而气血精微是正气的基本组成。因此不论癌病病位在何处,尚需判断肝、脾、肾是否存在亏虚。

2.3.2  辨气血阴阳的亏虚

癌病种类繁多,虽以脏腑亏虚为主,具体表现是气、血、阴、阳的亏损。气虚多见神疲乏力、少气懒言;阴虚见潮热盗汗、口干消瘦;血虚见萎黄无华、头昏目眩;阳虚见畏寒怕冷、四肢不温。辨证时可结合脏腑特性进行辨析。气虚以肺脾为主,涉及心肾;阴虚以肝肾肺为主,涉及胃心;血虚以心肝为主,与脾相关;阳虚以脾肾为主,影响至心。气血阴阳之间亦相互影响和转化,气虚日久阳渐衰,血虚日久阴不足,阳损久则及阴,阴虚久必及阳。癌毒伤正,首先耗气;癌毒多从热化,阴伤者亦多见;晚期癌毒弥漫,可致气血耗竭,甚至阴竭阳亡。因此,气阴两伤、气血不足、阴阳两虚是肿瘤辨证中常见证候。

癌毒病机理论指导下的恶性肿瘤论治

临床辨治恶性肿瘤既需要准确的辨证,也需掌握治疗的原则,还应在治则指导下,把握具体应用的治法,才能真正达到临床实践的要求。

3.1 祛邪解毒、扶正固本为治疗原则

根据癌毒病机理论,恶性肿瘤的基本病机为“邪毒蕴结、正气亏虚”,因此恶性肿瘤的治疗原则为“祛邪解毒、扶正固本”。祛邪即祛邪复衡,针对肿瘤非特异性病邪而立,主要包括理气、祛风、散寒、清热、祛湿、化痰、祛瘀等传统治法;解毒即抗癌解毒,针对肿瘤特异性病邪癌毒而立,主要包括理气解毒、化痰解毒、祛瘀解毒、祛湿解毒、清热解毒、祛风解毒、温阳解毒、以毒攻毒等八种治法;扶正固本主要包括益气、养阴、补血、温阳和调补脏腑法。其中,祛邪复衡是治疗的要点,抗癌解毒为治疗的关键,扶正固本为治疗的根本。

3.2  祛邪复衡是治疗的要点

正气亏虚,邪气壅盛,破坏体内平衡状态进而导致癌毒内生,癌毒与病邪兼夹、复合致病。因此祛除病邪是恢复平衡的治疗要点。针对郁、风、寒、热、湿、痰、瘀等非特异性病邪的治法包括:理气、祛风、散寒、清热、祛湿、化痰、祛瘀等。①理气法:运用具有疏肝理气、调理气机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陈皮、青皮、木香、香橼皮、玫瑰花、合欢皮等;②祛风法:运用具有祛风、息风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天麻、钩藤、蒺藜、石决明、龙骨、牡蛎等;③散寒法:运用具有温阳散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桂枝、附子、细辛、炮姜、干姜、乌药等;④清热法:运用具有清热泻火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黄芩、黄连、黄柏、栀子、丹皮、龙胆草、生地、地骨皮、白薇等;⑤祛湿法:运用具有芳香化湿、苦温燥湿、淡渗利湿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藿香、佩兰、苍术、厚朴、泽泻、猪苓、茯苓等;⑥化痰法:运用具有化痰软坚、散结消肿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半夏、苏子、白芥子、浙贝母、海藻、昆布、瓦楞子、海蛤壳等;⑦祛瘀法:运用具有活血祛瘀、疏通经络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常用药物如丹参、鸡血藤、益母草、泽兰、蒲黄、五灵脂、鬼箭羽等。

3.3  抗癌解毒是治疗的关键

3.3.1  抗癌解毒法应贯穿始终

癌毒是恶性肿瘤发生发展的关键致病因子,祛除癌毒就是恶性肿瘤治病求本的体现。恶性肿瘤的形成受多重因素影响,致病过程复杂,但癌毒从始至终均是核心的致病因子。从肿块尚未显形的癌前病变、潜证,到肿块显露、增长的癌变,甚至某些患者在进行手术、放化疗等干预后,又因体内残留的癌毒出现复发、转移。因此,癌毒的存在,就是肿瘤生长、发展的源头。在任一病程阶段,祛除癌毒是最具有针对性的治疗,抗癌解毒是治疗关键,应该贯穿整个肿瘤治疗的始终。

3.3.2  抗癌解毒法的内涵及分类

抗癌解毒法是在癌毒病机理论指导下,运用具有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治疗恶性肿瘤癌毒病证的一种治疗大法。根据癌毒兼夹病邪的不同,癌毒主要可分为郁毒、风毒、热毒、湿毒、痰毒、瘀毒、寒毒等七类。抗癌解毒法的实质就是根据癌毒的分类,采取不同的具体治法,主要包括理气解毒、祛风解毒、清热解毒、祛湿解毒、化痰解毒、祛瘀解毒、温阳解毒、以毒攻毒等八法。同时结合临床实践和现代药理研究,形成了以祛除不同类型的癌毒为主要功效,治疗各类恶性肿瘤为目的,具有抗肿瘤作用的一类中药,即抗癌解毒类中药。

理气解毒法:运用具有理气解郁、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郁毒的治法。常用理气解毒中药如八月札、川楝子、荔枝核、香附、枳实等。

祛风解毒法:运用具有祛风搜毒、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风毒的治法。常用祛风解毒中药如地龙、守宫、露蜂房、僵蚕等。

清热解毒法:运用具有清热凉血、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热毒的治法。常用清热解毒中药如白花蛇舌草、半边莲、重楼、漏芦、天葵子、山豆根等。

祛湿解毒法:运用具有祛湿泄浊、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湿毒的治法。常用祛湿解毒中药如土茯苓、苦参、白英、藤梨根、菝契等。

化痰解毒法:运用具有化痰散结、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痰毒的治法。常用化痰解毒中药如山慈菇、猫爪草、泽漆、天南星、白芥子等。

祛瘀解毒法:运用具有祛瘀软坚、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瘀毒的治法。常用祛瘀解毒中药如石打穿、半枝莲、三棱、莪术、桃仁等。

温阳解毒法:运用具有温阳祛寒、抗癌解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寒毒的治法。常用温阳解毒中药如附子、乌头、花椒、桂枝、干姜等。

以毒攻毒法:运用具有以毒攻毒功效的药物为主组方,以治疗癌毒的治法。若癌毒来势猛烈,病情顽固,病势险恶,毒陷邪深,非攻不克,而机体正气充实,当取有毒之品峻猛之性,以毒攻毒。常用以毒攻毒中药如全蝎、蜈蚣、蟾酥、斑蝥、雄黄、蜣螂等。

3.4  扶正固本是治疗根本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亏虚是恶性肿瘤发生的前提条件和最终结果。扶助正气可以改变体内正气衰颓之恶境,增强和恢复正气约束病邪的能力,达到扶正固本、养正除积的目的,因此成为恶性肿瘤治疗中的又一治疗大法。

3.4.1  补益气血阴阳

正气亏虚主要表现在脏腑功能的衰退、气血阴阳的亏虚上,具体临证时,根据正气损伤的具体部位、侧重点、程度的不同,以气血阴阳为纲,五脏为目,分别予以益气、养阴、补血、温阳的治法。

益气法:气是生命活动的重要物质基础。癌毒伤正首耗元气。故需采用补益气虚的治法,常用药如党参、黄芪、白术、仙鹤草、灵芝、红景天、冬虫夏草等。

养阴法:肿瘤患者的阴伤表现通常十分明显。诸多病邪胶结郁而化热,使得癌毒在病理属性上更偏热毒;此外放射治疗类似火毒,伤阴尤速。因此要养阴、滋阴,补充体内阴液的亏耗。常用药如鳖甲、龟甲、女贞子、墨旱莲、熟地黄、山茱萸等。

补血法:脾胃功能失调化源不足,加之化疗损耗气血,热毒、瘀毒易引发出血等,造成体内血液亏虚,故当采用补血法以恢复濡养脏腑的功能。常用药如当归、白芍、阿胶、鸡血藤、桑椹子、紫河车等。

温阳法:久病、寒积伤阳,亦可因气虚、阴损及阳,甚至阴阳两虚。此时需扶助人体阳气以恢复温煦功能。常用药如附子、干姜、吴茱萸、肉桂、巴戟天、肉苁蓉、杜仲、仙灵脾、菟丝子等。

3.4.2 调补脏腑功能

除外补益气血阴阳之亏虚,还当注重调补脏腑功能之不足。调补脏腑不意味着单纯采用补益手段,更应重视如何调整恢复脏腑正常的功能作用。癌毒的产生基础就包括脏腑功能的失调,最显著的莫过于肿瘤早期肝气郁结,气郁不伸的病理状态。气机郁滞,升降失常,久则影响津液输布凝结为痰湿,或血脉失和,滞涩成瘀,就为癌毒的发生发展创造了条件。因此,脏腑亏虚者则补之、益之,采用补肺、养心、健脾、滋肝、益肾等治法,而确有脏腑失调者应予以调之、和之,采用宣肺、运脾、和胃、疏肝、通腑等治法。

4   癌毒病机辨证论治体系的构建意义

4.1   提出以癌毒病机为辨证核心,解决了临床辨证分型繁杂的难题

恶性肿瘤是多种不同部位癌病的统称,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看,每个癌病究竟应分成几种证型,各家见解不一,如果机械地固定证型,难免又落入专方专药的困局。而且不同的癌病分型不同,治法方药也自然不同,诸多癌病辨证分型治疗非常繁杂。癌毒病机辨治体系,以癌毒病机分类为依据,通过以癌毒病机为核心辨证分型,解决了目前中医肿瘤临床按病种辨证分型繁杂,难以掌握的难题。

4.2  提出辨识癌毒的四个要点,突破了癌毒临床辨识的技术瓶颈

临床上如何辨识癌毒,一直是制约肿瘤临床诊疗工作的一大技术瓶颈。由于癌毒是一种特异性的致病因子,临床缺乏特征性的症候表现,而癌毒是导致恶性肿瘤发生发展的关键病机,恶性肿瘤必有癌毒病机的存在,癌毒多兼夹病邪。基于上述认识,通过辨识癌毒的致病特性、部位、邪气盛衰确定癌毒病机是否存在,通过辨识癌毒兼夹的病邪确定属于哪种类型的癌毒,再确定相应的治法方药。掌握辨识癌毒的具体方法,突破了癌毒如何辨识这一临床技术瓶颈,也确证了癌毒在肿瘤发生发展中的客观存在。

4.3  提出抗癌解毒法的学术内涵,形成了抗癌解毒八法

抗癌解毒一词,在如今的肿瘤临床辨治中被普遍提及。但细究其内涵,抗何癌?解何毒?查阅古代典籍中并无记载,现代医家也没有明确阐释。癌毒病机辨治体系提出,抗癌解毒法是以治疗恶性肿瘤为目的,以祛除癌毒为主要功效的治疗大法,其抗的是癌病,解的是郁毒、风毒、热毒、湿毒、痰毒、瘀毒、寒毒等不同类型的癌毒,并据此提出理气解毒、祛风解毒、清热解毒、祛湿解毒、化痰解毒、祛瘀解毒、温阳解毒和以毒攻毒等抗癌解毒八法,系统诠释了抗癌解毒法的学术内涵。

4.4  提出抗癌解毒中药分类,推动了肿瘤辨治的临床精准用药

古代本草或现代中药学教材中,并没有抗癌解毒中药这一分类。但随着中医药辨治恶性肿瘤的经验积累,临床上发现了很多用于恶性肿瘤治疗的有效中药,其抗肿瘤作用已被现代药理学研究所证实。换而言之,抗癌解毒中药客观存在,但如何界定这些抗癌解毒中药?抗癌解毒这一功效,是在中药原有功效基础上的拓展。这一拓展是基于中医专家在防治恶性肿瘤临床实践中积累的经验,而医家经验存在个体差异性,这给临床应用带来了局限性。为此,我们当以癌毒病机理论为指导,临床实践结合现代研究,提出抗癌解毒中药新分类。抗癌解毒中药,是以祛除癌毒为主要功效之一,且现代药理研究证实具有明确抗肿瘤作用的一类中药。依据其祛除癌毒的不同,具体细分为理气解毒药、祛风解毒药、清热解毒药、祛湿解毒药、化痰解毒药、祛瘀解毒药、温阳解毒药和以毒攻毒药。创造性地提出抗癌解毒中药新分类,改变了医家单纯凭借个人经验用药,提升为理论指导下的规范化用药,必将有力推动中医肿瘤辨治的临床精准用药。

总 结

癌毒病机理论是近年来中医肿瘤理论的重大创新,本团队在癌毒病机理论指导下,构建形成中医肿瘤癌毒病机辨治体系,提出辨证要点为首辨癌毒,其次辨非特异性病邪,最后辨正虚;恶性肿瘤的基本病机为“邪毒内蕴、正气亏虚”,治疗原则为“祛邪解毒、扶正固本”;临床常用治法包括理气、祛风、散寒、清热、祛湿、化痰、祛瘀等祛邪复衡法,理气解毒、化痰解毒、祛瘀解毒、祛湿解毒、清热解毒、祛风解毒、温阳解毒、以毒攻毒等抗癌解毒八法,以及益气、养阴、补血、温阳和调补脏腑的扶正固本之法。

癌毒病机辨治体系提出以癌毒病机为辨证核心,解决了目前中医肿瘤临床按病种辨证分型繁杂难以掌握的难题;通过提出辨识癌毒的四个要点,突破了癌毒临床辨识的诊疗技术瓶颈;阐释了抗癌解毒法的内涵,形成了抗癌解毒八法;提出抗癌解毒中药分类,推动了中医肿瘤辨治的精准用药。构建癌毒病机辨治体系为中医肿瘤防治提供了新的思路与方法,为提高中医药防治肿瘤临床疗效提供了理论指导。

作者简介:程海波,教授、主任中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岐黄学者”,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现任江苏省中医药防治肿瘤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长期从事中医药防治肿瘤研究,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等省部级项目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其中SCI论文40余篇,主编行业规划教材1部、学术著作3部,授权发明专利13项,获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资料来源:程海波, 李柳, 沈卫星, 等. 癌毒病机辨治体系的构建[J].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2022, 38(7): 559-56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47815.html

上一篇:王瑞文:《一位精神科医生的独白》(9)——精神分裂症探秘之按图识魔
下一篇:[转载]饶毅:1801年的科学书怎么写?
收藏 IP: 120.229.5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3-29 0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