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张厚生与目录学》背后的故事 精选

已有 8704 次阅读 2022-1-3 08:15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张厚生与目录学_王启云 (《大学图书馆学报》,2021年第6期).pdf

    2022年1月2日,发现中国知网及《大学图书馆学报》官网,拙作《张厚生与目录学》正式刊发了。可谓百感交集,这篇文字得到了许多师友的热情指导与帮助。该文背后的故事,由我与柯平教授的微信交流与汇报信息可见一斑,特此粗略梳理。

    2021年6月23日。图谋:“柯教授,您好!关于张厚生先生的纪念与传承。我在做一些前期工作,2020年受疫情影响,进展不甚理想。我的计划是编修一部30万字左右的年谱,最好是可以申请到国家社科基金或江苏省社科基金的后期资助项目。2013年出版的纪念文集中,我算是已编过一个简略版。近期读了谢欢《钱亚新年谱》之后,我觉得编《张厚生年谱》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且是有条件的。能较好地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我同师母高红梅老师沟通过,她很支持。”

    2021年6月25日。图谋:“柯教授好!修张厚生老师年谱,研究生期间那段,希望可以得到倪先生的指导与帮助。请问您有倪晓建先生的联系方式吗?2004年7月,张厚生老师曾带我到首都图书馆参观考察。到倪先生办公室之后,张老师向倪先生介绍了我,随后他们老同学之间交流,我去图书馆技术部参观。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年倪晓建先生得了首都劳动奖章,办公室有大幅颁奖照片。《中国图书馆学报》本刊讯中报道“劳动奖章授予一名图书馆工作者,说明社会对图书馆工作的重视,这不仅是倪晓健馆长和首都图书馆的冠荣,同时也是全国图书馆界的光荣。”自那次见面之后,我同倪先生没有进一步的直接交流。编张厚生老师纪念文集时,顾建新馆长请倪先生赐稿,倪先生写了《同门学兄张厚生》,情真意切。以下一段文字是张老师走的那年,我写的一段悼念文字。忘不了, 2004年暑假, 张老师为了让我开拓视野, 特意自费领我上北京参观国家图书馆( 老馆) 、首都图书馆、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等图书馆, 整个行程, 安排非常周密, 我们住在中国科协招待所, 条件简陋, 但非常舒适。张老师处处为人着想, 尽可能不给人添麻烦, 讲求实效。张老师领我挤公交,从招待所(位于北京西城区和平门) 到首都图书馆, 再从首都图书馆到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前一段是上午正是上班高峰, 一个多小时路程, 我们多次被挤得悬在车厢之中;后一段一个多小时路程, 烈日炎炎, 到达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时已是中午, 张老师领我在路边小店吃馄饨。张老师之所以亲自领我, 主要是为了引荐, 让我参观学习得更全面更深入。下午,因为张老师非常疲惫, 提前回招待所, 我独自前往清华大学图书馆参观。这次参观, 我目睹了张老师的待人接物, 有幸拜会了倪晓建、周金龙、孟广均、李春源等老师, 开拓了视野, 让我更加热爱图书馆和图书馆学。(节选自:王启云.正德厚生,笃学敏行——悼念张厚生老师[J].图书与情报,2008(05):134,144.)如果方便,可以帮转发给倪先生。谢谢!”

    2021年6月26日。图谋:“关于《张厚生年谱》的编撰,我打算暑假期间开始做前期工作,争取早日将初稿整理出来。下周我去南京找张先生夫人高红梅老师先期将日记、工作笔记、学术通信等带回连云港,先行将这部分史料进行梳理。之前,张老师留下的照片及证件史料,已做扫描处理。”

    2021年6月27日。柯平:“张先生保存了这么多珍贵照片,很不简单。有的模糊不清,可能是手机拍的,可找到原件重新扫描”。图谋:“2010年,张老师的另一位学生苏小波扫描的(苏小波的硕士导师是张老师,博士导师是黄如花,不幸已于2016年因病去世,年仅32岁)。当时他扫描了全部照片,缺乏经验,那时为了节省存储空间,精度设的比较低,数千张照片,仅占964M空间。那些照片的原件均妥善保存着。张老师书房中的资料,因为高老师的坚持,这么些年一直没动。张老师书房中的不少资料,对于我们这个学科是非常有价值的。他那还收藏有不少洪有丰的照片,有部分我见过,且帮助扫描过。另有大量李小缘的照片,2007年曾委托我在图谋博客中发布过一些,这些照片张老师找人扫描过,存放在一张光盘中,很可能另有原件在书房中。囿于我的精力和能力,所做的工作非常有限。我早上同张老师本科时期的同学孙二虎先生联系了,那批同学80多岁了。相关整理工作,越往后越不好做。李小缘那批扫描的照片,张老师当时给了我之外,还给了顾烨青。顾烨青当时在南京大学读研究生,那批照片得到较为充分的利用。洪有丰的照片等资料,顾建新馆长指导研究生做相关研究,也利用了一部分。”“张老师这一代学人本身,我认为他是承上启下的,对其纪念与传承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张老师的许多做法,我可以感受到,是在学习与模仿钱亚新先生。这一代学人中,我接触过一些,像张老师那样有心的(较为系统的记录、保存史料)并不多见。张老师的夫人高红梅老师可以说是在学习与模仿钱先生的夫人吴志勤,是她的支持与坚持,这些资料才得以妥善保存。张老师在东南大学江宁校区的家,在张老师走后的13年,实际是闲置状态(高老师同他儿子一家生活在一起,二胎政策之后,添了个孙子,目前还在上幼儿园,高老师帮照看),其中一大作用就是保存那些资料。2019年在南京大学开会期间,您鼓励我继续做一些工作,我及时同高老师汇报了,她很高兴,表示非常感谢您!”柯平:“你为张先生做了大量的工作,对张先生的资料整理与研究很有意义,既是目录学研究的组成部分,又是对目录学优秀传统的重要传承!”图谋:“谢谢鼓励!惭愧的是我没有系统学习过目录学,我在努力边干边学。”

    2021年7月1日。图谋:“我昨天已从高老师那取回部分资料,主要为日记、工作笔记、学术通信等,有10公斤重。我已粗略翻阅一遍,涉及的信息量挺大。这10公斤内容,还仅仅是其中部分内容,回头我慢慢梳理。”

    2021年7月5日。图谋:“柯教授好!我上午已报名参加目录学会议。感谢您提供的宝贵学习机遇!”

    2021年7月22日。12:42接到柯教授电话,邀请准备第七届目录学学术研讨会发言(15分钟)。16:48进一步回复:“柯教授好!我汇报的题目为:张厚生先生的目录学情缘。讲述我国首届目录学研究生之一张厚生先生(1943-2008)与目录学的半生情缘。主要内容为学目录学、用目录学、目录学学术贡献及珍贵史料展示。”

    2021年8月2日。张厚生在目录学上的成就和贡献

https://mp.weixin.qq.com/s/yK00s6a1aesrxN8lB1Bb9g

 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进一步学习与了解张厚生先生在目录学上的成就和贡献,随着时间的推移,或多或少会有些许收获。张先生是如何与目录学结缘的?我试图进行“历史还原”,并进一步梳理了一些 资料供参考。这一篇算“科普“文字,今天早上刚发布,等待科学网审核通过。之后,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中将予以进一步宣传推广。各届“全国目录学学术研讨会”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97958.html  目录学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目录学是研究书目工作的特点及其一般发展规律的学科。我国老一辈目录学专家彭斐章、朱天俊、谢灼华等是新中国目录学的奠基者。彭斐章认为“目录学——读书治学入门之学”“目录学——科学研究的指南”“目录学是读书治学的必修之学”,朱天俊认为“中国目录学是致用之学”,谢灼华认为“目录学在新时期的深化、细化发展应当与国家文化事业繁荣政策相协调, 发挥目录学在全民阅读推广中的作用, 加强已编制的书目文献的宣传推广”。中国目录学是与时俱进的,从1983年至今已举办过六届全国目录学学术讨论会,今年8月26-28日,中国图书馆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将于东北师范大学举办第七届目录学学术研讨会。本文特此对各界研讨会予以简介。柯平:“我看了,梳理用功,颇有价值。”

     2021年8月2日。图谋:“我正在做进一步工作。张老师报考研究生时,因情形特殊(刚开展研究生招生工作,且张老师此时已婚,35岁),前期做了大量工作,学术通信(与同学、与朋友、与师长等)仍在。得到了张琪玉、骆伟等人的帮助。与彭先生有多封通信往来,张老师自身的草稿亦在。张老师报考目录学研究生,与参加北京图书馆李兴辉老师牵头的 “图书分类法编辑组”(1971年春季)密切相关。因参与图书分类法编制,结识了许多学者先进,他们志同道合,携手前行。1972年9月参加新分类法编辑研讨会会议的人员:胡耀辉、彭斐章、周继良、张琪玉、骆伟、成素梅、李秀英、张德芳、狄凤山、朱孟杰、赵永义等10多位图书馆界前辈。从卢子博1976年10月4日给张厚生写的信,知道张琪玉是1976年9月30日到武汉,“张琪玉同志调来我系工作了,已于九月三十号到武汉。这几天已办迁入的各种手续。他分在科技情报专业。”因为编制图书分类法的缘故,张厚生与张琪玉有大量书信往来,张厚生报考研究生时,张琪玉也帮了不少忙。近期,我打算进一步梳理相关通信。我近期在进行一些梳理工作。愈来愈感觉,整理张老师留下来的史料非常有价值,同时亦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识读与考证(核实)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6月底我取回的资料只是一部分,单单是这一部分就需要弄很久。比较庆幸的是,幸好那时去了,晚一阵子没法去南京了。我当前的梳理,考虑先完成两份作业:一份是《新世纪图书馆》布置的,张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一份算是您布置的,张先生的目录学情缘。”

    2021年8月13日。图谋:“柯教授好!我准备汇报的《张厚生先生的目录学情缘》发给您,敬请教正。另,由于疫情形势比较紧张,我目前还没订机票。特此汇报。如果届时我无法成行,我所准备的PPT期望同样可以同与会者分享。”

    2021年9月26日。“柯教授好!冒昧打扰您于百忙之中。特此汇报一下张厚生研究进展。我近期主要做两件事:(1)在您暑假布置的会议交流PPT基础上,我进一步整理成《张厚生与目录学》投稿给《大学图书馆学报》。(2)进一步做学术通信整理与考释工作,我的想法是先做已经去世的几位,再做健在的并获得许可的。暑假期间初步完成了钱亚新先生的,当前在做张琪玉先生的,接下来还打算做:骆伟、倪波、单行、李兴辉等人的。健在的,打算做彭斐章、卢子博、倪晓健、乔好勤、郑建明等人的。”

    2021年10月18日。图谋:“柯教授好!《新世纪图书馆》约稿《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10月13日已通知录用。算是纪念与传承张老师的阶段性成绩之一。特此汇报。”

    2021年12月4日。图谋:“柯教授好!之前同您汇报的《张厚生与目录学》投稿,得到了审稿专家的指导与帮助,经历了进一步的修订,日前已被《大学图书馆学报》正式采用。特此汇报,顺颂周末愉快!”

    感谢柯平教授!感谢所有在此文撰写过程中给予我指导与帮助的师长和朋友!


延伸阅读:

王启云.张厚生与目录学[J].大学图书馆学报,2021,39(06):123-129.

摘要:对张厚生先生与目录学相关资料的整理与研究,既是目录学研究的组成部分,又是对目录学优秀传统的重要传承。文章从学目录学、用目录学、目录学学术贡献、张厚生与“全国目录学学术研讨会”等方面梳理了张厚生先生与目录学的情缘。回顾与思考是学科不断深入发展的内在动力,继承和发扬目录学致用之道,更好地服务于社会读书治学的需要。

全文下载地址:http://www.scal.edu.cn/sites/default/files/attachment/dxtsgxb/%E5%BC%A0%E5%8E%9A%E7%94%9F%E4%B8%8E%E7%9B%AE%E5%BD%95%E5%AD%A6_%E7%8E%8B%E5%90%AF%E4%BA%91.pdf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9355.html

上一篇:王绪年先生海洋文化作品简介
下一篇:陈建龙:大学图书馆现代化的七大发展趋势

10 尤明庆 黄永义 冯大诚 顾金亮 武夷山 史晓雷 李学宽 杨正瓴 姚小鸥 刘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2 1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