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unea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uneat

博文

[转载]幽门螺杆菌感染关联和有哪些自然战斗者

已有 351 次阅读 2024-5-6 12:2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幽门螺杆菌感染关联 有哪些自然战斗者.png

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pylori,H.pylori)是革兰氏阴性,螺旋形,微需氧细菌,是一种独特的,能持续定植于人类胃粘膜并能引起胃感染的细菌

世界上有超过一半的人感染了幽门螺杆菌,但很多没有临床症状。幽门螺杆菌与人类宿主之间有着很复杂的关系。

21年的时候谷禾整理总结过一篇关于正确认识幽门螺杆菌(H.pylori)的文章,内容包括了幽门螺杆菌感染症状,其与人体微生物群的关系,宿主和环境决定因素,细菌定植和持久性决定因素,免疫机制等多方面信息。详见:

正确认识幽门螺杆菌

目前临床普遍指出幽门螺杆菌是一种比较难处理的感染,因为会复发而且通常对治疗有抵抗力。幽门螺杆菌的标准抗生素治疗根除成功率低于60%,且存在多种长期副作用。研究发现营养和补充策略可能有助于支持传统抗生素治疗。一些营养素可以降低细菌定植水平并改善胃损伤症状。营养还可以增强标准抗生素治疗的疗效,同时预防抗生素副作用

因此哪些食物和补充剂可能有助于支持传统疗法也是很多感染者关注的事情,所以本文主要讨论幽门感染的症状,及其感染后对健康或营养等正面和负面影响,以及有证据发现了哪些天然补充剂可以对抗幽门螺杆菌

但是要注意,一些食物和补充剂与减少幽门螺杆菌负荷或改善对传统疗法的反应有关。但是不要使用以下任何策略来代替医生的建议,虽然其中一些策略与处方药一起使用可能会有所帮助。

什么是幽门螺杆菌?

幽门螺杆菌(H. pylori) 是一种定植于胃中革兰氏阴性螺旋状致病菌

这种细菌是第二大最常研究的病原体(仅次于大肠杆菌)。马歇尔(Barry Marshall)和沃伦(Robin Warren)因将幽门螺杆菌的存在与胃部炎症(胃炎)和消化性溃疡病联系起来而荣获2005年诺贝尔医学奖。

幽门螺杆菌是如何感染的?

幽门螺杆菌感染最常见于儿童早期,并持续终生。幽门螺杆菌感染人体的具体途径和机制还不清楚,研究人员推测可能存在以下几种传播途径:

•口腔-口腔传播:幽门螺杆菌可以通过唾液传播,例如在亲密接触共用餐具时,细菌可以从一个人的口腔传播到另一个人的口腔。这是最常见的传播途径。

•通过被污染的食物和水传播:食用被感染幽门螺杆菌的食物或水也是感染的途径之一。如果食物或水受到污染,细菌可以进入消化系统。

•粪口传播:如果正常人接触了感染者的粪便,再通过进食、洗脸等方式接触自身的口腔,也可能感染幽门螺杆菌。

•医源性感染:还有一类特殊的感染途径,主要是感染者经过消化内镜检査后,未经彻底灭菌,可导致其他人检查时感染幽门螺旋杆菌,

注:感染期间会触发偏向Th1的特异性免疫反应。其中Th1代表T细胞辅助型1细胞,是一种参与细胞免疫应答的淋巴细胞亚群。在这种情况下,Th1细胞会释放干扰素γ等细胞因子,促进巨噬细胞的活化和细胞毒性T细胞的增殖,以帮助清除幽门螺杆菌感染

尽管存在免疫反应,幽门螺杆菌通常不会从体内完全清除,因为该细菌具有一系列机制,使其能够逃避或抑制宿主反应

患病率

幽门螺杆菌是最常见的人类病原体之一,感染超过50%的人口。幽门螺杆菌存在于发展中国家大约70–80%的人口中,以及发达国家13%–50%的人口中。近年来,发达国家幽门螺杆菌感染率有所下降

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至少自大约6万年前人类迁出非洲以来就已经存在了。

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症状

▸ 典型症状

一些感染幽门螺杆菌的患者不会出现症状。然而,在几乎所有感染者中,感染都会对胃内壁造成进行性损伤。

当患者无法清除感染时,可能会导致胃酸产生增加胃组织损伤终生慢性炎症据报道有以下症状 :

胃灼热

打嗝和腹胀

腹泻或便秘

上腹部或中腹部疼痛

长期并发症

大约20%的幽门螺杆菌感染者会患上幽门螺杆菌相关疾病。这些疾病包括胃炎和胃或十二指肠溃疡。

感染还可能引起或加剧的其他问题包括

缺铁性贫血

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容易瘀伤)

维生素B12缺乏症

这些问题可能是由于感染期间胃中某些维生素的代谢能力下降所致。

幽门螺杆菌也被认为是非胃肠道疾病的危险因素,如动脉粥样硬化(动脉硬化)、缺血性心脏病(心脏供血减少)和中风。需要更多信息来确定这些关联的重要性和原因。

尽管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幽门螺杆菌感染,但其他人可能会出现胃部不适或疼痛、胃灼热和腹胀。从长远来看,幽门螺杆菌可能会增加维生素B12缺乏的可能性。

▸ 儿童感染

幽门螺杆菌感染主要在儿童早期获得,并且主要在家庭内传播。受感染的母亲和兄弟姐妹是幽门螺杆菌最常见的家族来源。

大多数感染儿童不会出现任何并发症。与成人相比,儿童期幽门螺杆菌感染引起的胃部炎症和溃疡较少。然而,一些儿童会出现胃部烧灼感、恶心、呕吐和食欲不振等症状。

在成人中,幽门螺杆菌感染与Th1/Th17反应升高相关。然而,在儿童中,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营养不良、缺铁性贫血、腹泻以及生长、体重和认知功能受损有关,尤其是在食物摄入不足时。

可能促进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因素

▸ 饮食不卫生

食用受污染的水或食物可能导致感染。食用没有完全熟透的肉,其中含有大量的细菌,也会导致幽门螺杆菌进入肠道。

与感染者密切接触可增加感染风险。与患有幽门螺杆菌感染患者共餐,不使用公筷,也容易导致病菌传染。

▸ 高盐高脂饮食

较高的盐摄入量与幽门螺杆菌感染率增加有关。研究发现,幽门螺杆菌在高盐条件下生长得更好,这可能解释了这种相关性。此外,高脂肪食物的摄入也增加了感染风险。

▸ 刺激性食物

经常食用辛辣刺激性食物,比如辣椒、花椒、生姜等,刺激胃肠道黏膜,从而降低机体抵抗力,使幽门螺杆菌更容易侵入并感染。

▸ 吸烟

幽门螺杆菌感染在吸烟者中更为常见,根除治疗效果较差。尼古丁会增加胃中幽门螺杆菌的毒性活性

患有毒性更强的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吸烟患者患胃癌的风险大大增加。众所周知,吸烟会导致许多不良的健康结果和不良影响。

▸ 本身有消化道疾病

患有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等消化道疾病的人群胃黏膜防御功能存在一定缺陷,更易受到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幽门螺杆菌检测

大多数生物体液中都可以检测到幽门螺杆菌。除了细菌在胃内壁的主要居住部位之外,这还包括唾液、血液、呼气气体、粪便和尿液

幽门螺杆菌检测可以通过多种方法进行,常见的方法包括:

•呼气测试

无创13C-尿素呼气试验(13C-UBT),患者服用标记了尿素的药物后,通过呼气样本检测呼气气体中的尿素分解产物,以确定是否存在幽门螺杆菌感染。是检测幽门螺杆菌感染的首选方法

•血清抗体检测

通过检测患者血清中的抗幽门螺杆菌抗体水平来判断是否感染幽门螺杆菌。

•粪便抗原检测

通过检测患者糞便样本中的幽门螺杆菌抗原来确认感染情况。

•胃镜检查

通过胃镜检查取得胃黏膜组织标本,进行组织学检查或快速尿素酶试验以确认是否感染幽门螺杆菌。

此外通过分子靶向基因也可以检测,并且能区分幽门螺杆菌是否携带毒力基因。这种方法可以帮助医生更准确地诊断幽门螺杆菌感染,并制定更有效的治疗方案。

▸ 不同测试方法的效果如何

幽门螺杆菌检测的不同方法及其有效性有所不同(敏感性和特异性),具体如下表:

1.png

较高的灵敏度(真阳性率)表明,在幽门螺杆菌真实存在的情况下,该测试能够更好地检测幽门螺杆菌。较低的特异性(真阴性率)表明该测试可能将那些没有幽门螺杆菌的人显示为患有幽门螺杆菌。在大约20%的幽门螺杆菌感染者中,胃活检和血液检测可能无法检测到幽门螺杆菌

幽门螺杆菌血清测试可以在活动性感染的个体中或在感染被根除后检测到针对幽门螺杆菌的抗体。因此,血清学检测并不是幽门螺杆菌治疗后随访的良好检测方法。

幽门螺杆菌治疗

▸ 标准根除治疗

对于出现胃溃疡等感染症状的人来说,必须根除毒性的幽门螺杆菌。然而,对于无症状幽门螺杆菌阳性儿童和成人是否应该接受治疗,存在着相互矛盾的观点,主要是因为抗生素治疗本身具有很强的副作用

幽门螺杆菌的传统治疗方法称为标准三联疗法,包括短期疗程的两种抗生素(通常是克拉霉素和阿莫西林)以及质子泵抑制剂(胃酸减少药物,例如奥美拉唑或兰索拉唑)。

注:14天三联疗法优于同等的7或10天三联疗法。

由于幽门螺杆菌适应酸性环境,因此用质子泵抑制剂减少胃酸可以抑制幽门螺杆菌的生长,并且在短期标准三联疗法期间是有益的。然而,长期使用 质子泵抑制药(PPI)可能会导致胃壁萎缩

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标准治疗可能会改变健康的肠道微生物群,导致腹胀、腹泻和恶心。据估计,这些副作用会影响超过50%的患者,并与依从性下降和治疗失败相关。

抗生素的耐药性或残留幽门螺杆菌的再感染也可能导致清除幽门螺杆菌的治疗失败。据统计,标准三联疗法的有效性在60%到80%之间。

▸ 影响幽门螺杆菌治疗效果的因素

•遵守处方与否

不遵守医生处方是根除失败的主要原因。治疗依从性低于80%会降低治疗成功率

•药物代谢酶的突变

根除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细胞色素 P450 2C19(CYP2C19)的突变。CYP2C19 是参与质子泵抑制剂(奥美拉唑或兰索拉唑)代谢的主要酶。当 CYP2C19 比平时更有效地发挥作用时,药物降解速度更快,疗效更低。

影响质子泵抑制剂有效性的CYP2C19 SNP包括rs4244285(A)和rs4986893(A)。

•口腔中的幽门螺杆菌储存

牙菌斑可以作为幽门螺杆菌的储存库,因此保持适当的口腔卫生对于预防再次感染至关重要。多项研究表明,未经治疗的牙周病会增加根除幽门螺杆菌后再次感染的风险。建议使用抗菌漱口水或牙周治疗来减少口腔幽门螺杆菌的数量,以提高抗生素治疗后的根除率。

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口腔感染的治疗将胃内幽门螺杆菌根除的成功率从61%提高到82%

•抗生素耐药性

对抗生素克拉霉素的耐药性增加导致全世界标准三联疗法的疗效急剧下降。替代抗生素治疗方案已被证明可以克服克拉霉素耐药性,并且现在是实现提高根除率(超过 90%)的首选治疗方法。

患者依从性抗生素耐药性CYP酶活性等因素都可能影响幽门螺杆菌治疗的有效性

幽门螺杆菌干扰宿主的新陈代谢

有限的数据表明幽门螺杆菌可能会改变维生素吸收肠道微生物组食欲相关激素。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这些假设。

▸ 对营养的影响

幽门螺杆菌感染会损害铁和维生素B12的吸收

幽门螺杆菌感染者的维生素C浓度降低20%

胃中β-胡萝卜素和维生素E的浓度也降低。

一些研究还报告感染者的叶酸吸收减少

▸ 影响调节食欲的激素

多项研究表明,受感染者的生长素释放肽水平较低,而瘦素浓度较高。

由于瘦素会降低食欲,而生长素释放肽会刺激生长激素的释放,因此幽门螺杆菌感染可能会导致生长减缓特别是对于已经面临营养不良风险的儿童。

在一些针对感染儿童的研究中,根除幽门螺杆菌会增加胃饥饿素水平,并导致体重和身高的增长

然而,关于幽门螺杆菌和瘦素之间的联系的研究在某些情况下是相互矛盾的。大多数研究发现亚洲和欧洲幽门螺杆菌阳性受试者的循环生长素释放肽水平较低,但在美洲地区结果却不一样。

当评估根除幽门螺杆菌对生长素释放肽水平的影响时,也得到了相互矛盾的结果。在一项针对受感染退伍军人的研究中,生长素释放肽水平比根除前高出近六倍,但瘦素水平在根除后七个月也显着增加。

▸ 与肠道微生物群

幽门螺杆菌改变胃细菌群落增加变形菌门、螺旋菌门和酸杆菌门的细菌减少放线菌门、拟杆菌门和厚壁菌门的细菌。

幽门螺杆菌感染也会改变儿童粪便中双歧杆菌/大肠杆菌的比例,但这可以通过摄入酸奶形式的益生菌来改善。

幽门螺杆菌对微生物群的影响

2.png

doi: 10.1007/s12038-020-00078-7.

与幽门螺杆菌阳性患者相比,幽门螺杆菌阴性患者的微生物群更加复杂和多样化

幽门螺杆菌对健康的负面影响

尽管幽门螺杆菌感染胃,但它对消化系统内部外部的健康都有影响。

幽门螺杆菌的毒力和发病机制

3.jpg

doi: 10.1007/s42770-021-00675-0.

幽门螺旋杆菌的定植、疾病形成和感染取决于四个主要阶段:(1)适应胃粘膜的酸性环境; (2)利用鞭毛向上皮细胞移动; (3)穿透上皮细胞细胞屏障和对特定受体的附着,以及(4)组织损伤和其他有害的健康影响。

1

胃炎和消化不良

尽管大多数感染幽门螺杆菌的患者不会出现症状,但感染仍然会对胃壁造成进行性损害,这种损害可能是不可逆转的。幽门螺杆菌感染是慢性胃炎(胃内壁炎症或刺激)的主要原因。

消化不良,是一组与上消化道有关的症状。它本身并不是一种疾病,但它与多种疾病有关。每年大约25%的西方人口患有消化不良,消化不良是就胃肠道疾病咨询医生的最常见原因之一 。

据估计,少数10%至12%的消化不良患者在幽门螺杆菌根除后获得显著改善,并且缓解可能会在根除后延迟数月至一年。

2

胃溃疡

研究表明,大约一半的消化性(胃)溃疡是由幽门螺杆菌感染引起的,另一半主要由非甾体抗炎药(NSAID)引起的。

感染幽门螺杆菌的患者患消化性溃疡病的风险要高出3.5倍。

大约15 – 20%感染幽门螺杆菌的受试者会出现消化性溃疡,这与炎症加剧、胃泌素水平升高和盐酸分泌增加有关。

幽门螺杆菌感染成功治疗的患者十二指肠或胃溃疡复发率显著降低

3

胃癌

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将幽门螺杆菌列为I类致癌物。幽门螺杆菌感染已被确定为胃癌的主要危险因素。

许多试验已经证明通过幽门螺杆菌筛查和根除来预防癌症的可能性,特别是在高危人群中。六项临床试验显示,在根除治疗后,无症状成人的胃癌发病率从2.4%下降至1.6%

然而,即使根除幽门螺杆菌后,胃癌有时也可能发生。尽管缺乏持续的幽门螺杆菌感染,但幽门螺杆菌特异性Th17细胞仍然存在于血液和胃粘膜中,尽管幽门螺杆菌被根除,但这种持续的炎症可能导致胃癌风险持续增加

4

MALT淋巴瘤

持续的幽门螺杆菌定植也是粘膜相关淋巴组织 (MALT) 淋巴瘤的最强危险因素,并且存在于超过90%的病例中。

根除幽门螺杆菌已被证明可以使大约80%的早期胃MALT淋巴瘤患者得到持久缓解

5

儿童营养不良

如果在儿童时期很早就感染幽门螺杆菌,可能会导致营养不良和生长迟缓,特别是当食物摄入量或品种较差时。

在儿童中,幽门螺杆菌感染与缺铁性贫血腹泻病以及生长和认知功能受损有关。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成人和儿童的主要胃酸之一盐酸分泌减少有关。低盐酸会损害多种营养素的吸收,并增加对有害微生物肠道感染的易感性。缺乏微生物保护可能会增加营养不良的发生率并降低儿童的生长速度。

6

缺铁性贫血

幽门螺杆菌是缺铁性贫血的常见原因。许多研究报告了幽门螺杆菌感染与缺铁性贫血(IDA)之间的关联。

即使在幽门螺杆菌患病率较低的国家,幽门螺杆菌引起的IDA也多于乳糜泻(另一种被认为是IDA主要原因的疾病)引起的IDA。

注:幽门螺杆菌感染与缺铁性贫血的关联在儿童中比成人更常见。

幽门螺杆菌通过多种机制引起IDA:

(1)由于胃炎、消化性溃疡病或胃癌引起的出血导致铁丢失增加;

(2)由于炎症导致胃酸和抗坏血酸分泌减少;

(3)竞争,因为铁是幽门螺杆菌的重要生长因子,它与宿主竞争铁的吸收。

缺铁性贫血幽门螺杆菌感染之间的关联如此密切,以至于欧洲强烈建议对所有不明原因的IDA患者采用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检测和治疗策略。

与单独口服铁补充剂相比,幽门螺杆菌根除疗法铁补充剂一起施用显著增加了铁、铁蛋白和血红蛋白水平。即使对于未接受铁补充剂治疗的患者,根除幽门螺杆菌也能改善缺铁性贫血的症状。

7

维生素B12缺乏症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维生素B12缺乏之间存在关联。幽门螺杆菌感染会损害食物中维生素B12的吸收,导致恶性贫血。

根除幽门螺杆菌已被证明可以改善维生素B12的吸收。

8

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TP)的特点是血小板的自身免疫性破坏,从而导致瘀伤。重要证据表明幽门螺杆菌是某些ITP病例的病原体

ITP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高于健康个体。而根除幽门螺杆菌后,ITP患者的血小板计数显著增加。这种效应在几份报告中得到证实。

幽门螺杆菌相关ITP的长期预后良好。在一项为期8年的随访研究中,成功根除后未见复发。目前美国血液学会建议对感染幽门螺杆菌的ITP患者进行根除治疗。

9

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

幽门螺杆菌感染会显著增加格雷夫斯病的风险,但不会增加桥本甲状腺炎的风险。

Graves病又称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是由于机体免疫系统紊乱,导致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而出现的临床综合征。

甲状腺功能正常但有甲状腺结节(甲状腺异常生长)的患者比没有甲状腺结节的患者更容易感染幽门螺杆菌

在接受根除治疗的幽门螺杆菌阳性患者中,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和甲状腺球蛋白的自身抗体显著下降,但在拒绝治疗的患者中则没有显著下降。

此外,幽门螺杆菌感染可能会降低甲状腺功能减退患者甲状腺素治疗的疗效

10

类风湿性关节炎

当B细胞(一种白细胞)受到幽门螺杆菌产生的脲酶的长期刺激时,它们可以获得产生自身抗体的潜力,包括IgM类风湿因子抗体。

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发生消化性溃疡的风险增加,但尚不清楚这是否与幽门螺杆菌感染率增加直接相关,还是由于大量使用非甾体抗炎药(NSAID)所致。还可能导致溃疡。

根除幽门螺杆菌后,一些研究发现关节炎症状有所改善,而另一些研究则报告关节炎症状没有变化。目前,数据是相互矛盾的,幽门螺杆菌类风湿性关节炎之间的联系似乎很弱。

11

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

一些小型研究发现格林-巴利综合征患者的幽门螺杆菌细菌载量较高。尤其是急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病(AIDP) 型吉兰-巴利综合征患者的相关性特别强

系统性硬化症患者中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胃肠道、皮肤和关节症状恶化有关,表明这种关联可能很重要。

幽门螺杆菌感染似乎是发生抗水通道蛋白4(AQP4)抗体阳性视神经脊髓炎的危险因素之一,根除幽门螺杆菌可能是该疾病的一种可能的辅助治疗。

12

血糖和胆固醇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胆固醇升高糖化血红蛋白(HbA1c)升高和较高的BMI相关。然而,其他研究并未发现这种关系,幽门螺杆菌的这些影响仍然是一个争论的话题。

在一些研究中,成功根除幽门螺杆菌可显著降低空腹胰岛素、HbA1c 和 HOMA-IR 水平。然而,也有报告显示根除幽门螺杆菌对平均HOMA-IR和CRP水平或HbA1c水平没有影响。

幽门螺杆菌对体重指数肥胖的影响尚不确定。一项研究表明,患有幽门螺杆菌的成年人的BMI水平较高,而另一项研究表明,根除幽门螺杆菌会增加消化性溃疡病患者的BMI和肥胖发生率。然而另一组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与体重指数之间没有关联。

13

糖尿病

2型糖尿病患者更容易感染幽门螺杆菌

有几个因素可以解释这种关系:

1)糖尿病引起的免疫力受损可能会增强个体对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敏感性;

2)糖尿病引起的胃肠蠕动和胃酸分泌减少可能会促进病原体在肠道定植和感染;

3)葡萄糖代谢的改变可能会在胃内壁产生化学变化,从而促进幽门螺杆菌定植;

4)糖尿病患者比健康人更容易接触病原体,因为他们经常去医院。

5)糖尿病患者对常见的抗幽门螺杆菌治疗也更有抵抗力,并且再次感染的风险也更高。

另一方面,幽门螺杆菌会导致胰岛素抵抗糖尿病并发症。幽门螺杆菌可能通过增加氧化应激和降低血液的总抗氧化能力来加剧糖尿病。幽门螺杆菌还可能通过诱导慢性炎症和影响胰岛素调节胃肠激素来促进胰岛素抵抗

在一项以医院为基础的研究中,幽门螺杆菌感染与45岁以下参与者的胰岛素分泌和敏感性下降有关。

一项针对日本患者的大型研究揭示了幽门螺杆菌感染代谢综合征(糖尿病的前兆)之间存在显著关系

最后,2型糖尿病患者根除失败的风险较高。因此,一些研究不鼓励糖尿病患者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以避免感染恶化。

14

心血管疾病

心血管疾病患者是否应该接受幽门螺杆菌检测并进行治疗仍然是一个争论的话题。有迹象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心血管疾病有关,但有关这种关联的原因和机制的研究尚无定论。

多项研究已将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胆固醇水平的变化联系起来。研究表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胃部炎症程度相关,根除幽门螺杆菌可使胆固醇水平正常化 。幽门螺杆菌感染还与动脉硬化有关,在一些研究中会增加外周动脉疾病的风险,但在其他研究中则不然。

在年轻的急性心肌梗死(AMI)幸存者和死于AMI的患者中,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较高。幽门螺杆菌感染也与较高的中风发病率相关。

在一些研究中,幽门螺杆菌与过早冠状动脉疾病有关,但在其他研究中则不然。

15

阿尔茨海默病

一项非常大的横断面研究发现,幽门螺杆菌感染60-90岁成年人的认知能力较差密切相关。

幽门螺杆菌的一种蛋白质在实验室中被证明可以形成淀粉样蛋白结构,因此有可能在阿尔茨海默病中发挥作用。这是否真的发生在体内还有待研究。

一些研究发现阿尔茨海默病与幽门螺杆菌感染之间存在相关性,一项针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小型研究发现,根除幽门螺杆菌可改善认知状态和五年生存率

16

帕金森病

幽门螺杆菌可以结合左旋多巴,左旋多巴是治疗帕金森病的主要药物之一。这会降低药物的吸收并可能降低治疗效果。

丹麦的一项大型研究发现,帕金森病诊断与帕金森病诊断前5年或更长时间的幽门螺杆菌根除治疗之间存在关联。这表明过去的幽门螺杆菌感染可能与当前的帕金森病相关。

一些研究表明,根除幽门螺杆菌可以减少帕金森病的运动波动。一项研究发现,根除治疗后,步幅有所改善,但刚性却恶化。令人担忧的是,经历根除失败并在治疗后仍保持幽门螺杆菌阳性的患者的运动功能迅速下降

目前,不建议对帕金森病患者进行幽门螺杆菌治疗,因为根除失败可能会导致运动功能恶化

17

皮肤病

在一项研究中,100%的中度或重度银屑病患者幽门螺杆菌阳性,而只有37%的轻度银屑病患者感染。当银屑病治疗中加入根除幽门螺杆菌时,银屑病症状的改善更快。此外,仅接受根除治疗的患者的银屑病也得到改善。

在一项研究中,81%也有胃部不适的红斑痤疮患者体内存在幽门螺杆菌。在接受根除治疗的幽门螺杆菌阳性患者中观察到红斑痤疮严重程度显著改善

幽门螺杆菌可能还是慢性自发性荨麻疹(荨麻疹)的多种原因之一。在慢性荨麻疹患者中,根除幽门螺杆菌后的总体缓解率为31%

18

偏头痛

多项研究表明,成功根除治疗幽门螺杆菌后偏头痛症状有所改善。然而,这种关联的强度因研究而异,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解释这些差异。

例如,在一项研究中,观察到17%的患者偏头痛完全消失,其余患者报告根除幽门螺杆菌后临床有所改善。另一项研究发现,感染清除后,84%的患者临床偏头痛发作的严重程度显著改善

并且在其他研究中,偏头痛受试者中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更高

幽门螺杆菌可能预防某些疾病?

幽门螺杆菌感染通常被认为与一些疾病的发生风险增加有关,例如消化道溃疡和胃癌。然而,一些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也可能对某些疾病具有预防作用,虽然这种观点仍在科学界存在争议。

1

胃食管反流病

幽门螺杆菌可减少胃酸分泌,从而防止胃酸反流,胃酸过多会导致持续性胃灼热和其他并发症。

一些研究和荟萃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根除幽门螺杆菌会加重胃食管反流病(GERD),而另一些研究则报告没有效果。幽门螺杆菌感染还与巴雷特食管和食管腺癌等GERD相关疾病的较低发病率有关。然而,这种关联受到质疑,因为世界上一些地区显示出这种关联,而另一些地区却没有。

2

炎症性肠病

多项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较低的炎症性肠病发病率相关。

当小鼠被注射幽门螺杆菌DNA或感染活细菌时,它们对结肠炎和结肠炎相关症状(如出血和体重减轻)的抵抗力更强

亚洲炎症性肠病患者的幽门螺杆菌感染率显著低于非炎症性肠病患者,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可能可以预防炎症性肠病的发展。这种相关性尚未得到充分解释,可能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

3

乳糜泻

乳糜泻幽门螺杆菌感染较低有关。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幽门螺杆菌感染是否可以预防乳糜泻。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潜在的机制及其意义。

4

哮喘和过敏

虽然由于卫生和生活条件的改善,许多国家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正在下降,但西方人群中哮喘鼻炎等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却增加了32%

多项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哮喘等过敏性气道疾病的发病率较低有关。

携带幽门螺杆菌的个体患有伴随过敏性疾病(包括哮喘、湿疹和过敏性鼻炎)的可能性降低了30%。然而,对于幽门螺杆菌在这种情况下是否确实具有保护作用,或者其他潜在因素是否共同降低了幽门螺杆菌感染率并增加了哮喘和过敏症的发生率,科学家们存在分歧。

动物研究

幽门螺杆菌使适应性免疫反应偏向免疫耐受而非免疫,一方面促进持续感染,另一方面抑制自身攻击性和过敏性T细胞反应

特应性皮炎、过敏性鼻炎和哮喘是通过Th2途径细胞因子介导的,包括IL-4、IL-5、IL-9和IL-1。Tregs抑制Th2反应和过敏相关的IgE产生。小鼠早期感染幽门螺杆菌会增加气道中Treg细胞的数量,从而预防哮喘的发生。

有趣的是,与成年期感染的小鼠相比,新生儿时感染幽门螺杆菌的小鼠对过敏原的反应表现出较低水平的过敏性气道炎症。

儿童的联系

一项针对人类的研究发现,儿童过敏幽门螺杆菌感染之间存在负相关,但成人则不然

儿童期感染幽门螺杆菌似乎与哮喘和过敏风险降低有关。与轻度过敏或无过敏的儿童相比,严重过敏的儿童幽门螺杆菌阴性或感染毒性较低菌株的可能性明显更高。对这种现象的一种解释可能是“卫生效应”,即生命早期接触微生物可以防止以后发生过敏性疾病

然而,在世界某些地区,幽门螺杆菌感染的低发病率与儿童过敏患病率较高并不相关。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很可能只是几种传染性病原体之一,与不良的卫生习惯有关,这可以降低发生过敏的可能性。

5

多发性硬化症

令人惊讶的是,一些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感染多发性硬化症具有保护作用

与健康对照或视神经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相比,传统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幽门螺杆菌感染频率明显较低

然而,迄今为止,很少有可靠的流行病学数据支持幽门螺杆菌对多发性硬化症发展的保护作用。目前,这种联系纯粹是推测性的

支持幽门螺杆菌治疗的自然方法

在大多数情况下,补充和营养疗法不能永久根除幽门螺杆菌。话虽这么说,一些食物补充剂减少幽门螺杆菌负荷或改善对传统疗法的反应有关。虽然我们建议不要使用以下策略来代替医生的治疗,但其中一些策略与处方药一起使用可能会有所帮助。

以下的一些补充和营养疗法可能有效:

▸ 使用乳酸菌和酵母菌益生菌

在许多临床研究中,在针对幽门螺杆菌的抗生素治疗中添加某些益生菌可以提高整体疗效减少胃肠道副作用

•有助于提高根除率,减轻不良反应

使用益生菌乳杆菌双歧杆菌布拉氏酵母菌可将幽门螺杆菌根除率提高约10%,并将治疗不良反应减少约15%

•有助于对抗幽门螺杆菌的益生菌

研究表明有益于对抗幽门螺杆菌定植的益生菌包括:嗜酸乳杆菌罗伊氏乳杆菌德氏乳杆菌 (L.delbrueckii ssp) 。保加利亚乳杆菌嗜热链球菌L.gasseriL.johnsonii 、L.salivariusL.brevis保拉迪酵母(Sboulardii)和婴儿双歧杆菌

•减少治疗副作用的益生菌

有效减少幽门螺杆菌治疗副作用的益生菌包括:鼠李糖乳杆菌罗伊氏乳杆菌布拉氏链球菌动物双歧杆菌属乳酸菌丁酸梭菌枯草芽孢杆菌

益生菌改善感染率的具体作用机制目前尚不清楚。研究表明,益生菌降低了幽门螺杆菌在胃中有效定殖的能力,但尚不清楚这种影响是否是通过空间和营养物质的竞争、胃pH值的变化、其他细菌产生的化学物质或其他变化来解释的。

益生菌补充剂通常被认为是安全的,它们很少会对免疫系统受损的人产生副作用。为了避免任何不良反应或意外的相互作用,请在开始使用新的益生菌之前咨询您的医生

▸ 发酵食品和饮料

某些发酵饮料——尤其是葡萄酒啤酒发酵奶——在支持幽门螺杆菌治疗方面已经产生了有希望的临床结果。

•发酵产生的微环境不利于幽门螺杆菌定植

一项对英国10,000多人进行的横断面研究发现,适量饮用葡萄酒和啤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幽门螺杆菌感染。作者认为,适量饮用葡萄酒和啤酒可能会在胃中产生一个对幽门螺杆菌不利的环境,从而更容易根除细菌。

然而,另一项研究发现,饮酒与幽门螺杆菌感染呈正相关,这表明葡萄酒和啤酒中除酒精之外的某种成分可能是其明显益处的原因。

酸奶和开菲尔等发酵乳制品也被发现可以预防幽门螺杆菌感染。此外,在一项针对347名患者的试验中,在常规疗法中添加酸奶可提高根除率

▸ 西兰花芽和芸苔类蔬菜

萝卜硫素是西兰花和西兰花芽中发现的一种化合物,可以抑制幽门螺杆菌的生长

•萝卜硫素保护胃黏膜有助于减少炎症

研究人员认为萝卜硫素可以保护胃粘膜,从而减少炎症。粘膜健康状况的改善也可能使幽门螺杆菌更难在胃中有效定植,这解释了一些研究中发现的定植率降低的原因。

在确诊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无症状患者中,每天食用70克西兰花芽可导致定植强度显着降低。另一项研究还报告称,在接受西兰花芽苗处理后,九名受试者中有四名幽门螺杆菌定植消失。

在感染幽门螺杆菌的2型糖尿病患者中,除了标准三联疗法外,西兰花芽粉在幽门螺杆菌根除方面显示出相当大的改善,并且还显示出受试者的心脏健康状况得到改善。在小鼠中,注射萝卜硫素可有效消除幽门螺杆菌感染。

其他芸苔类蔬菜(卷心菜、菜花、大白菜、小白菜、油菜、甘蓝、芥菜)也含有与萝卜硫素类似的化合物,称为异硫氰酸盐。摄入大量异硫氰酸盐的患者患胃癌的风险较低

▸ 铋

有重要的临床证据支持使用铋作为抗幽门螺杆菌“四联疗法”的一部分,与四环素硝基咪唑质子泵抑制剂(PPI)一起使用 。

您的医生可能会或可能不会推荐铋作为幽门螺杆菌治疗的一部分。在尝试使用铋之前请先咨询您的医生,因为仅批准铋用于治疗腹泻,大量使用可能会对肾脏产生毒性

在有限的、低质量的临床研究中,以下物质显示出对抗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前景,然而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它们在这种情况下的使用,并且不应该用它们来代替医生开出的处方。

▸ 蔓越莓

在蔓越莓汁公司赞助的一项研究中,定期饮用蔓越莓汁可有效降低幽门螺杆菌定植水平

蔓越莓汁中含有的化学物质会降低细菌粘附细胞的能力,从而降低它们在这些细胞上定殖的能力。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补充能够改善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治疗结果。

当给感染幽门螺杆菌的小鼠喂食酸果蔓汁后,80%的小鼠在治疗后痊愈。治疗后4周根除率为20%。在约15%的无症状定植儿童中,服用蔓越莓汁三周可抑制幽门螺杆菌定植率。然而,在大多数幽门螺杆菌呈阴性的受试者中,清除效果在停止食用后并未持续存在

与传统的抗幽门螺杆菌抗生素(例如甲硝唑和克拉霉素)结合使用,蔓越莓的食用可以提高幽门螺杆菌危险人群的根除率并抑制感染。

▸ 其他浆果

蓝莓、覆盆子、草莓、黑莓、越橘和接骨木浆果提取物可增强幽门螺杆菌对克拉霉素的敏感性,并对克拉霉素耐药的幽门螺杆菌菌株表现出强大的抑菌活性

当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成年人在90天的时间内饮用蓝莓汁时,14%的人在第35天的尿素呼气测试呈阴性。这种效果在第90天也得以维持。

▸ 大蒜

长期食用大蒜并不影响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发生,但摄入大蒜的患者幽门螺杆菌定植率明显低于未摄入大蒜的患者。

在中国西部地区,吃生大蒜的人幽门螺杆菌感染水平明显较低。多项研究证明,食用大蒜科蔬菜与降低胃癌风险相关,支持大蒜中的化合物可能对胃健康或幽门螺杆菌定植有益的理论。

大蒜含有称为硫代亚磺酸盐的化学物质,例如大蒜素,已被证明对细菌有毒,这可能解释了补充剂如何能够改善治疗效果。这些化学物质还具有很强的抗氧化能力。因此,摄入抗氧化剂的下游益处也可以解释补充大蒜对感染和其他免疫过程的积极影响。

其他研究表明大蒜抑制细菌群体感应,这也可以解释感染率下降的原因。生大蒜或大蒜粉片的提取物可以在实验室中杀死幽门螺杆菌。在动物研究中,大蒜提取物还可以预防幽门螺杆菌引起的胃炎

▸ 多不饱和脂肪酸

多不饱和脂肪酸、omega-3和-6在实验室中可抑制幽门螺杆菌的生长,并降低胃炎的患病率

补充8周的多不饱和脂肪酸(PUFA)可以诱导53%的患者细菌清除,6个月后这一比例为20%。多不饱和脂肪酸可减少幽门螺杆菌感染引起的氧化应激和炎症,并减少小鼠胃癌的形成

然而,一项研究表明,在基于铋的四联疗法中添加 PUFA 对根除幽门螺杆菌或炎症标志物没有影响。

一种名为二十二碳六烯酸(DHA)的特定omega-3化合物可降低幽门螺杆菌在50%小鼠胃内壁定殖的能力。将DHA与标准三联疗法相结合可降低小鼠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复发率。月见草油(富含omega-6不饱和亚油酸)可治愈大鼠溃疡

与传统根除方案相比,鱼油的幽门螺杆菌根除率明显较差,但无论幽门螺杆菌状态如何,它都能改善非溃疡性消化不良患者的症状。

▸ 人参

在一项早期临床研究中,将人参添加到传统的幽门螺杆菌根除方案中可显著提高根除率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人参可以改善抗体分子的反应,从而保护身体免受微生物的侵袭。这可能有助于解释治疗中所见的改善。

▸ 姜黄素

姜黄素已被用于治疗消化性溃疡以及预防幽门螺杆菌的生长。姜黄治疗4周后,48%的患者消化性溃疡痊愈,治疗12周后,76%的患者痊愈。第一周和第二周期间腹痛和不适明显减轻。

姜黄素可预防溃疡并抑制细菌群体感应。这可能有助于解释幽门螺杆菌治疗的保护作用。姜黄素能够根除小鼠体内的幽门螺杆菌,但似乎不能完全根除人类体内的细菌。姜黄素在人体中的吸收不良可能导致这种无效。

▸ 乳香胶

乳香胶是由黄连木植物产生的树脂,目前正在研究其用于治疗胃病的效果。

乳香胶治疗幽门螺杆菌的临床试验显示出消极和积极的结果,表明益处可能是有限的或纯粹是互补的。

在一些研究中,乳香胶无法根除小鼠或人类的幽门螺杆菌感染。其他研究表明,乳香可以预防患者体内与幽门螺杆菌相关的炎症,并在某些情况下实现根除。

▸ 乳铁蛋白

乳铁蛋白与铁离子结合,从而限制细菌对铁的利用。测试口服乳铁蛋白效果的临床试验有阳性和阴性结果。除抗生素和质子泵抑制剂治疗外,补充乳铁蛋白可提高有效根除率并降低副作用严重程度

另一项针对幽门螺杆菌阳性患者的研究表明,单独使用乳铁蛋白可有效抑制幽门螺杆菌在胃中的定植

在小鼠中,乳铁蛋白可减少细菌定植幽门螺杆菌诱发的胃炎

▸ 蜂胶和蜂蜜

蜂胶和生蜂蜜具有抗幽门螺杆菌活性。蜂胶还具有抗炎和免疫刺激活性——这两种机制在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病理生理学中显然很重要。

橡树麦卢卡蜂蜜具有很强的抗幽门螺杆菌活性。在消化不良患者中,每周至少摄入一次蜂蜜可降低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

没有临床证据支持下面列出的对抗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方法。以下是现有基于动物和细胞的研究的总结,这应该指导进一步的研究工作。然而,下面列出的研究不应被解释为支持任何健康益处。

▸ 姜

姜根传统上用于治疗各种胃肠道疾病,包括消化不良、消化性溃疡、晕动病和炎症。

生姜提取物可以保护胃免受压力引起的胃壁损伤,并抑制胃酸分泌,从而限制幽门螺杆菌的生长。

在动物研究中,生姜提取物可预防和治疗幽门螺杆菌引起的感染和炎症。研究表明生姜抑制细菌群体感应,这可以解释感染率下降的原因。

▸ 绿茶

在恒河猴的小型试验中,绿茶提取物显示出抗幽门螺杆菌粘附作用。绿茶提取物还被证明可以部分抑制细菌使用的酶,从而限制其生长。

在动物研究中,服用绿茶儿茶素可根除36%的幽门螺杆菌。同样,在动物研究中,在饮用水中添加绿茶多酚可以剂量依赖性地抑制幽门螺杆菌感染

▸ 其他物质

超过80种植物提取物具有抗幽门螺杆菌活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缺乏对人类的研究。这意味着没有临床证据建议使用它们来对抗幽门螺杆菌感染。目前正在调查的一些植物、化合物和补充剂如下:

  • 芹菜素是一种存在于多种植物中的天然产物,对蒙古沙鼠有效。芹菜素具有显著的抑制幽门螺杆菌诱导的胃癌进展的能力。

  • 苹果皮多酚对小鼠有效

  • 鳄梨植物

  • 小檗碱来自伏牛花和白毛茛

  • 黑小茴香籽

  • Byrsonima fagifolia和B. intermedia巴西传统草药,叶提取物。

  • 香芹酚是一种存在于牛至精油、百里香油、从胡椒草中提取的油和野生佛手柑中的化合物。

  • 木麻黄一种原产于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的植物。

  • 矢车菊花土耳其抗溃疡民间疗法。

  • 洋甘菊

  • 白屈菜碱一种存在于植物白屈菜中的生物碱。

  • 蘑菇提取物

  • 槲皮素一种存在于许多水果、蔬菜、叶子和谷物中的化合物 。

  • 单宁存在于各种植物组织中。

  • 维生素C可以根除 30% 接受治疗的患者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主要参考文献:

Hołubiuk Ł, Imiela J. Diet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Prz Gastroenterol. 2016;11(3):150-154.

Matsushima K, Nagai S. Unraveling the mystery of the hygiene hypothesis through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J Clin Invest. 2012 Mar;122(3):801-4.

Kalali B, Mejías-Luque R, Javaheri A, Gerhard M. H. pylori virulence factors: influence on immune system and pathology. Mediators Inflamm. 2014;2014:426309.

Biljana Novkovic, 17+ Ways to Naturally Support H. pylori Treatment. 2021, November 3, selfhacked.

Malfertheiner P. Diagnostic methods for H. pylori infection: Choices, opportunities and pitfalls. United European Gastroenterol J. 2015 Oct;3(5):429-31.

Malfertheiner P. Diagnostic methods for H. pylori infection: Choices, opportunities and pitfalls. United European Gastroenterol J. 2015 Oct;3(5):429-31.

Taj Y, Essa F, Kazmi SU, Abdullah E.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of various diagnostic tests in the detection of Helicobacter pylori. J Coll Physicians Surg Pak. 2003 Feb;13(2):90-3.

Talebi Bezmin Abadi A. Helicobacter pylori: A Beneficial Gastric Pathogen? Front Med (Lausanne). 2014 Aug 25;1:26.

Joe Cohen, Nattha Wannissorn. What is H. Pylori? Test & Treatment,December 15, 2022. Selfhacked

Suarez G, Reyes VE, Beswick EJ. Immune response to H. pylori.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06 Sep 21;12(35):5593-8.

Malnick SD, Melzer E, Attali M, Duek G, Yahav J. Helicobacter pylori: friend or foe?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4 Jul 21;20(27):8979-85.

Yang YJ, Sheu BS. Metabolic Interaction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and Gut Microbiota. Microorganisms. 2016 Feb 16;4(1):15.

Testerman TL, Morris J. Beyond the stomach: an updated view of Helicobacter pylori pathogenesis,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4 Sep 28;20(36):12781-808.Al Sayed A, Anand PS, Kamath KP, Patil S, Preethanath RS, Anil S. Oral Cavity as an Extragastric Reservoir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SRN Gastroenterol. 2014 Feb 20;2014:261369.

Hołubiuk Ł, Imiela J. Diet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Prz Gastroenterol. 2016;11(3):150-154.

Nair MR, Chouhan D, Sen Gupta S, Chattopadhyay S. Fermented Foods: Are They Tasty Medicines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Associated Peptic Ulcer and Gastric Cancer? Front Microbiol. 2016 Jul 25;7:1148.

Safavi M, Sabourian R, Foroumadi A. Treat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Current and future insights. World J Clin Cases. 2016 Jan 16;4(1):5-19.

Yang YJ, Chuang CC, Yang HB, Lu CC, Sheu BS.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ameliorates H. pylori-induced gastric inflammation by inactivating the Smad7 and NFκB pathways. BMC Microbiol. 2012 Mar 19;12:38.

Canducci F, Armuzzi A, Cremonini F, Cammarota G, Bartolozzi F, Pola P, Gasbarrini G, Gasbarrini A. A lyophilized and inactivated culture of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increases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rates.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00 Dec;14(12):1625-9.

Sakamoto I, Igarashi M, Kimura K, Takagi A, Miwa T, Koga Y. Suppressive effect of Lactobacillus gasseri OLL 2716 (LG21) on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humans.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1 May;47(5):709-10.

Holz C, Busjahn A, Mehling H, Arya S, Boettner M, Habibi H, Lang C. Significant Reduction in Helicobacter pylori Load in Humans with Non-viable Lactobacillus reuteri DSM17648: A Pilot Study. Probiotics Antimicrob Proteins. 2015 Jun;7(2):91-100.

Takagi A, Yanagi H, Ozawa H, Uemura N, Nakajima S, Inoue K, Kawai T, Ohtsu T, Koga Y. Effects of Lactobacillus gasseri OLL2716 on Helicobacter pylori-Associated Dyspepsia: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ontrolled Trial. Gastroenterol Res Pract. 2016;2016:7490452.

Cruchet S, Obregon MC, Salazar G, Diaz E, Gotteland M. Effect of the ingestion of a dietary product containing Lactobacillus johnsonii La1 on Helicobacter pylori colonization in children. Nutrition. 2003 Sep;19(9):716-21.

Pantoflickova D, Corthésy-Theulaz I, Dorta G, Stolte M, Isler P, Rochat F, Enslen M, Blum AL. Favourable effect of regular intake of fermented milk containing Lactobacillus johnsonii on Helicobacter pylori associated gastritis.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03 Oct 15;18(8):805-13.

Linsalata M, Russo F, Berloco P, Caruso ML, Matteo GD, Cifone MG, Simone CD, Ierardi E, Di Leo A. The influence of Lactobacillus brevis on ornithine decarboxylase activity and polyamine profiles in Helicobacter pylori-infected gastric mucosa. Helicobacter. 2004 Apr;9(2):165-72.

Zhao HM, Ou-Yang HJ, Duan BP, Xu B, Chen ZY, Tang J, You JY. [Clinical effect of triple therapy combined with Saccharomyces boulardii in the treat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children]. Zhongguo Dang Dai Er Ke Za Zhi. 2014 Mar;16(3):230-3.

Zhang L, Eslick GD, Xia HH, Wu C, Phung N, Talley NJ. Relationship between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active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Alcohol Alcohol. 2010 Jan-Feb;45(1):89-94.

Shimbo I, Yamaguchi T, Odaka T, Nakajima K, Koide A, Koyama H, Saisho H. Effect of Clostridium butyricum on fecal flora in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therapy.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05 Dec 21;11(47):7520-4.

Kim MN, Kim N, Lee SH, Park YS, Hwang JH, Kim JW, Jeong SH, Lee DH, Kim JS, Jung HC, Song IS. The effects of probiotics on PPI-triple therapy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Helicobacter. 2008 Aug;13(4):261-8.

Islek A, Sayar E, Yilmaz A, Artan R. Bifidobacterium lactis B94 plus inulin for Treat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children: does it increase eradication rate and patient compliance? Acta Gastroenterol Belg. 2015 Jul-Sep;78(3):282-6.

Yanaka A, Fahey JW, Fukumoto A, Nakayama M, Inoue S, Zhang S, Tauchi M, Suzuki H, Hyodo I, Yamamoto M. Dietary sulforaphane-rich broccoli sprouts reduce colonization and attenuate gastritis in Helicobacter pylori-infected mice and humans. Cancer Prev Res (Phila). 2009 Apr;2(4):353-60.

Cengiz N, Uslu Y, Gök F, Anarat A. Acute renal failure after overdose of colloidal bismuth subcitrate. Pediatr Nephrol. 2005 Sep;20(9):1355-8. doi: 10.1007/s00467-005-1993-7.

Chey WD, Leontiadis GI, Howden CW, Moss SF. ACG Clinical Guideline: Treat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Am J Gastroenterol. 2017 Feb;112(2):212-239. doi: 10.1038/ajg.2016.563. Epub 2017 Jan 10. Erratum in: Am J Gastroenterol. 2018 Jul;113(7):1102.

Harjai K, Kumar R, Singh S. Garlic blocks quorum sensing and attenuates the virulence of Pseudomonas aeruginosa. FEMS Immunol Med Microbiol. 2010 Mar;58(2):161-8. doi: 10.1111/j.1574-695X.2009.00614.x. Epub 2009 Sep 18.

Jakobsen TH, van Gennip M, Phipps RK, Shanmugham MS, Christensen LD, Alhede M, Skindersoe ME, Rasmussen TB, Friedrich K, Uthe F, Jensen PØ, Moser C, Nielsen KF, Eberl L, Larsen TO, Tanner D, Høiby N, Bjarnsholt T, Givskov M. Ajoene, a sulfur-rich molecule from garlic, inhibits genes controlled by quorum sensing.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12 May;56(5):2314-25.

Castro M, Romero C, de Castro A, Vargas J, Medina E, Millán R, Brenes M. Assess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by virgin olive oil. Helicobacter. 2012 Aug;17(4):305-11.

Park SH, Kang JS, Yoon YD, Lee K, Kim KJ, Lee KH, Lee CW, Moon EY, Han SB, Kim BH, Kim HM, Park SK. Glabridin inhibits lipopolysaccharide-induced activation of a microglial cell line, BV-2, by blocking NF-kappaB and AP-1. Phytother Res. 2010 Jan;24 Suppl 1:S29-34.

Sarkar A, De R, Mukhopadhyay AK. Curcumin as a potential therapeutic candidate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associated diseases.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6 Mar 7;22(9):2736-48.

Dabos KJ, Sfika E, Vlatta LJ, Giannikopoulos G. The effect of mastic gum on Helicobacter pylori: a randomized pilot study. Phytomedicine. 2010 Mar;17(3-4):296-9.

Takeuchi H, Trang VT, Morimoto N, Nishida Y, Matsumura Y, Sugiura T. Natural products and food components with anti-Helicobacter pylori activities.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4 Jul 21;20(27):8971-8.

Okuda M, Nakazawa T, Yamauchi K, Miyashiro E, Koizumi R, Booka M, Teraguchi S, Tamura Y, Yoshikawa N, Adachi Y, Imoto I. Bovine lactoferrin is effective to suppress Helicobacter pylori colonization in the human stomach: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J Infect Chemother. 2005 Dec;11(6):265-9.

Salem EM, Yar T, Bamosa AO, Al-Quorain A, Yasawy MI, Alsulaiman RM, Randhawa MA. Comparative study of Nigella Sativa and triple therapy in eradication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 patients with non-ulcer dyspepsia. Saudi J Gastroenterol. 2010 Jul-Sep;16(3):207-14.

Nakamura M, Haruma K, Kamada T, Mihara M, Yoshihara M, Sumioka M, Fukuhara T, Chayama K. Cigarette smoking promotes atrophic gastritis in Helicobacter pylori-positive subjects. Dig Dis Sci. 2002 Mar;47(3):675-81. 

本文转自:谷禾健康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0048-1432878.html

上一篇:[转载]产气荚膜梭菌定植与婴儿食物过敏之间的关联
下一篇:[转载]微生物共生与致病性:动态变化与识别挑战
收藏 IP: 111.0.128.*|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7 02: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