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343)】语文教师说语文——接着冯大成教授说

已有 1376 次阅读 2021-10-13 16:13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博网今天的头条是冯大成教授写的《理科教师说语文》。冯教授是理科教授,但他的博文大都是语文内容,思想性和趣味性兼具,我经常阅读,受益良多。今天读了他的博文《理科教师说语文》,其中许多观点很精到,我完全同意。比如,冯教授认为,“把流水账记清楚说清楚也很重要。我们必须首先要学会把一个事实叙述清楚。写一个实验报告,最要紧的是写清楚做了什么实验,用了什么方法,用了哪些材料,经过了哪些步骤,得到了哪些结果。然后才是分析实验结果,讨论这些实验结果能够得到什么结论。如果不能把事实叙述清楚,后面的讨论、逻辑推理就没有了依据。”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基础教育中,尤其是高中语文教育,由于语文界对论述文的偏重,高考作文写论述文比较占便宜,因此高中语文教师大都把作文教学重心放在论述文上。本来,高中把作文教学重心放在论述文上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许多高中语文教师只抓论述文写作教学,完全忽视、有意轻视记叙文教学。甚至蔑视记叙能力教学与训练的高中语文教师也不少。就此,我曾在中学语文教师大会上、讲学中,多次提出我的观点:记(人)叙(事)能力是作文最基础的能力,记叙能力是说明、论述能力的基础,基础没有打好,要发展好逻辑论说的能力,等于不打地基而在沙滩上建高楼,是不可能成功的。我曾建议高考作文有时要考一下记叙文。高考我管不了,但过去近20年,深圳市每年两次的高考语文模拟试题的命制是我负责,这个我有绝对话语权,因此有时我就将深圳市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中的作文体裁限制为记叙文。这就是想通过考试指挥棒给高中语文教学提个醒。事实上,这些年高考作文多半不限制文体,不限制文体时考生是可以写成记叙文的。因此仅仅从应付高考的意义上说也不应该忽视记叙文教学。总之,语文像其他事物一样,有时就须要多一些所谓“外人”的眼光来观察它,多一些所谓“外人”的评论来鞭策它,这样对它的发展有益。我是语文工作者,是“内人”,我接着冯大成教授说,也谈一谈我的看法,不同的视角,供大家参考。


我还是用两点论。一方面,像所有领域都有问题一样,当下的中国语文教学确实有不少问题存在,须要改革。另一方面,语文教学其实是基础教育各科教学改革力度最大、成效最显著的学科,不是“之一”。


2009年,教育部《中国教师报》《基础教育课程》杂志联手主办过一次纪念国庆60周年的专题活动——“从课堂里走出的 100位教育家”遴选活动(鄙人忝列其中)。有人统计,这100位中,语文教师超过50%。


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从基础教育界遴选有贡献、有影响的100位教育家,为何语文界人数最多?我认为,除了语文教师口头、笔头表达能力较强,容易造成影响,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国语文教学既存在很多问题,但研究解决这些问题的人也很多。因此基础教育各科名师中,语文名师人数最多,影响也最大。去年国家在人民大会堂颁发共和国勋章,基础教育界获得“人民教育家”称号的只有一人,是上海的中学语文教师于漪。


之所以大家对语文教学现状还不满意,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同每年高考完后众人大都只谈论语文试题的情形类似——语文问题人人关注,也人人可谈,人人也有话可谈。


我也在网上看到了教育部某退休司长说今后高考主要考语文的视频。不客气地说,我认为这位曾在教育部主管基础教育的退休司长是瞎说,而且这个瞎说不需要这个退休司长负责——他说了根本不算,高考绝不会演变为主要考语文。前些年传说高考要降低英语分数,提升语文分数,《南方都市报》记者就此采访我。本来记者是来寻求我这个语文人对这个观点的支持的,但出乎记者意外的是,我坚决反对所谓“高考应该降低英语分数,提升语文分数”的动议。高考如果确实要降低某一科的分数,提高某一科的分数,那我的看法是,从提高民族素质、增强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长远角度来看,应该适当降低高考语文的分数,提高外语的分数。这个访谈在网上应该查得到。我确信“高考主要考语文”的事情不会发生。我的根据是一个假设——假如高考真的搞成主要考语文,那在美国卡中国的脖子成功之前,咱们教育部就率领全国人民通过高考手段“自裁”了。


高考只考语文以前有啊,科举即如此,这样考了一千年不止,结果如何? 到21世纪,还有教育部退休高官提倡高考应主要考语文,这不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吗?


语文试卷上选择题过多确实没有语文味,但选择题也不能完全否定。从西方引进的选择题形式进入中国考试尤其语文考试的历史,并不长。目前世界各国的各科(包括母语)考试都有选择题。选择题进入中国语文试卷,有利,也有弊。问题的关键在于选择题的比例要适当,题目要编制好。


作家自己做不了用自己写的文章出的语文试题,这与教师教不好自己的孩子庶几近似,的确可以拿来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谈,但不能作为否定这个语文试题的理由。作家做不出用自己写的文章作为命题材料命制的试题,许多答案的内涵作者写文章时根本没有想到,这在很多情况下是合理的,是正常的,也是语文的特点。曹雪芹要是活到现在,看见有一门如此声势浩大的显赫的“红学”,他会不会吓得猝死?他写《红楼梦》时,哪里会想到那么多?


对于高考作文只占40%分数,中国教育界一直是有提高高考作文分数的声音的。但提高高考作文分数分量有好处,也会引发大问题。和其他学科比较,语文评卷主观性最强,其中作文评卷为最。具体说,一篇作文,不同的语文教师打分,差距很大,一位教师打不及格,另一位教师打满分,这种情况并不罕见,而且作文评卷的主观性过大这个问题不好解决。目前高考用两位或三位教师评同一篇作文,最后取平均分,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如果一位评卷教师给某篇作文的打分和另外两位评卷教师的分数距离过大,评卷领导会找你批评你的。这也导致评卷教师常常会给考生作文打一个保险分。在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的考官前一刻把一份考卷扔进垃圾桶,待一会儿喝了一杯雀巢咖啡,抽了一支高档雪茄,品了一杯人头马,精神与心情都好了许多,又从垃圾桶里捡出来考卷再看,大笔一挥,给了头名状元的事,也曾发生过不止一次。总之,如果把作文分提高到试卷总分的80%,那高考语文评卷的问题会比现在更大,高考语文这一科的选择性、科学性将大打折扣。


母语教学花的时间最多,效果却并不太理想(其实是人们对母语教育的理想过高),这是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共病”,不只是中国独有。比如,有研究资料显示,美国中学生的读写能力比中国中学生差很多。


中国语文教育在漫长的历史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优良传统。和中国理科教育相比较,中国语文教育的质量并不差。中国基础教育的强项是语文教育。大约二三十年前,国外有一个组织曾对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地区(包括港澳台)母语教学进行各种评估,最后的结论是,中国的语文教学成绩、效果最好。多年前我的文章曾引用过这个评估,但我现在记不起来这个评估的具体名称。


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看,今天考了不少选择题的中国人的语文素养,比只考一篇作文时的中国古人的语文素养,整体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总而言之,如果实事求是就要承认,中国公民的语文素养方面虽然问题不少,但总体看来是一代一代在不断提高的。从听的能力看,你当面含沙射影讽刺一个年轻人试试,你看他听不听得懂你是针对他且他会不会很快反击你?从说的能力看,现在哪家老子吵架能吵得过儿子、女儿? 从读的能力看,当下年轻人的阅读量史无前例,单单在手机上的阅读量就大得惊人,虽然很多是碎片化阅读,但也是阅读不是。从写作能力看,哪个时代的青年人有今天的的青年人这样的文章能力? 看看今天写博客的老百姓有多少?看看《抖音》上那些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做的一些视频,你不觉得他们的语文水平还真的可以?看看《头条》上的一些文章或视频后的评论,你不觉得其中有不少评论思想与文采齐飞,犀利与幽默一色,好看又好玩,可以说语言才华横溢?看看浩如烟海的短信段子,我甚至觉得,这情形,大概只有李白杜甫那个时代的唐诗现象有得一比吧?

2021/10/13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307830.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341)】答中科院张晓良教授
下一篇:【少堂志林(1344)】华为智慧屏内置节目系统亟需细腻化

4 李宏翰 郑永军 农绍庄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