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已有 1176 次阅读 2020-2-23 22:5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家居, 记事

疫情的主要悬念似乎是国际扩散了。日本会不会像一个多月前的武汉?韩国和意大利后来居上,危险性似乎超过新加坡。伊朗确诊也多了数十人,而且死亡人数最多。美国也有风险预警。美国的legitimacy在于程序而非结果,CDC之类职能部门只要按照法定程序行动了,不论结果如何都算履职了。美国居民更需要好自为之。没有根据的直觉,如果不考虑伊朗,意大利风险最大。现在爆发主要在北方,米兰东南;如果病毒北上,很快到米兰;南下,就是佛罗伦萨,然后罗马;东进,则是威尼斯了。根据我在意大利半年多的体验,传染爆发后控制和处理的难度极大。“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种佛家境界知易行难。至少我觉得自己是达不到。凡夫俗子,能“思不出其位”,已经难能可贵了,《论语·宪问》中曾子誉为“君子”。

 

上篇说到湖北病例数突降,其实也是诊断标准的变化。但即使如此,情况也大为好转。后来又发生监狱疫情,确诊病例数目反弹,但这种孤立爆发并未改变整体向好趋势。湖北之外,境内疫情接近尾声了。

 

这几天才了解流行病学意义上的“拐点”,是指基本传染数跨越1。从大于1变为小于1,为下降的拐点;相反为上升的拐点。基本传染数R0(如果我没有听错,在美国电影Contagion (2011)中,R0读作r-nil,而不是r-zero)是指在整个传染期中一个感染者所传染的人数。R0的数值与防控措施有关,不断变化,并非是常数。数学分析印象太深,就会先入为主,把拐点理解为曲线凸凹性改变的点,物理意义是从加速变成减速或者相反。从数学的定义,听新闻中谈“拐点”就很费解。因为觉得费解,所以我在博文中除了引用专家的话,没有用过“拐点”。不用自己不知道含义的词,是种理智的诚实;而能清楚自己是否知道某个词的含义,堪称理智的深刻了。最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还以为知道,自说自话地乱用。

 

有篇未经同行评议的论文预印本,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using the whole genomic data,挺有意思。细节看不懂,也没有仔细看。从标题看,该文聚焦病毒而非疾病,因此学科归属是生物学不是医学。作者基于现有全球共享的病毒数据,进行全基因组数据种群遗传学分析,解码病毒的演化和传播。最主要结论包括在论文所用数据的2月上旬前,病毒在128日和16日有两次突然的种群扩张,存在与华南海鲜市场所发现不同的基因类型。这两点意味着传染到人可能发生在12月初甚至更早,海鲜市场不是最初病毒来源,都可与以往的流行病学回溯性研究的结果互相印证。当然,这个工作技术性方面还需要同行评价。

 

在三期封面报道之后,《财新周刊》新的封面报道已经不是疫情而转向复工。No news is good news. 这也说明疫情有所缓解了。关于疫情,财新网有篇深度报道,《黑龙江新冠死亡率重症率双高,遥远北国缘何成重灾区?》。是否严格管控,效果截然不同。听说鞍山现在乘公交车都是实名制。另外篇特别报道《火线救人50》也提供抗疫最前线的情况。这些报道再次说明资源的重要性。

 

上海深圳情况都不错。虽然三天中深圳 (昨天)和上海(今天)各报告一例,破了多日无病例的记录。上海的病例系隔离观察后发病,外地来沪又远在嘉定,似不足为患。前天昨天都收到市司法局短信提醒,内容变了,告知有公共法律服务热线。今天收到城管执法局的短信提醒,商户有统一要求,这个与我真是无关。现在大数据真不得了。昨天网上一查,我们所在小区,返程人口占5.59%,无疫区人口,2公里内有9起疫情。女儿租房的小区,返程人口占11.29%,疫区人口1.16%2公里内有3起疫情。母亲养老院所在小区,返程人口占22.77%,疫区人口4.44%2公里内有1起疫情。三个小区的人口密度都是中偏高,母亲和我们小区总体评价是中低风险,前者的风险点是返程人口多高出均值7.44%和疫区来访占比大高出均值3.43%,我们的风险点是疫情点近,1.5公里内也有。女儿小区是低风险,风险点是疫区来访占比大高出均值0.14%。从我个人感觉,我们小区最安全,母亲的小区风险最大。

 

昨天收到上大正式通知,也是下月二日开学,但学生不到校,网上授课。开学前到校的教师要通过审核。前天哈工大深圳为网络授课开个网络会议。虽然我只是替补,也按要求参加会议。大家都对首选的平台都有些担心,觉得有可能挤爆。网上开课的准入程序还是比较复杂。有些同事希望到办公室授课,似乎也难以获得批准。去办公室取东西都很不容易,但尚能办理。同事许多不在深圳,上海苏州广州等都有。如果要去深圳,也需要报批。进校园还要专门办通行证。学校事情渐渐多起来,甚至有些紧锣密鼓的意思。如果与疫情没有直接关系,就没有在这里记了。

 

前天天气尚好。早上晴天,下午转阴。又一天足不出户。昨天天气晴好,只是天不蓝了,不知何故。今天晴天。下午去养老院,给母亲送去药品食物和生活耗品。这次小区有人把守了,往手腕上照射测了体温。养老院仍然是不能进院门。出小区后顺便在旁边的超市买了盐鸡蛋蔬菜和豆制品。这是近两周第一次入超市。家里蔬菜已经吃完。水果豆制品还有少许。水果已经网上订购了,顺便给女儿也订些。她也外出买菜,给我们看冰箱照片。这次买的菜估计吃一周没有问题。进超市也测体温。超市收银员有些吓人。不仅带着口罩,而且穿着一次性雨衣,还带着面罩。其他员工只带口罩。那个地方两公里内才有一起疫情。当然,小心无大错。

 

前天略有些小惊悚。夜里没有睡好。被子有些凉,还做好几个梦,共同的可怕之处都是手掌中长出条纱布。早上发现,手指包扎的创可贴松了,挂在手指上。大前天已经不疼了,推测结痂了,就干脆撕掉了。不过到下午发现伤口还有牵扯的感觉,就又缠上了,这是后话。下午有些困,就睡了一会儿。醒来头疼了,似乎有些体温。后来量体温,没有发烧,头疼也好转。应该是或者希望是有惊无险吧!晚上睡觉也正常,仍然有梦,《梦惊9》。昨天白天仍然隐约有些头痛,晚上有好转,没有可记之梦。今天总算好了。如果发烧比较麻烦,还需要上报。

 

《我的体育老师》已经看完,很欢乐。我估计看了有三成左右,基本也能把情节接上。做过cloze test,这是小case。今天吃午饭时开始看连续剧《安家》。在上海买过不止一套房子也卖过不止一套房子,与房产中介打了不少交道。确实有些中介勤勉敬业为客户着想,我相信他们也获得了可观的佣金。或许因为多数人觉得自己不成功,所以他们倾向于把成功者想象成坏人。至少在中介行业,房产或保险代理,能长期成功的通常是好人。演员孙俪也很不错,看起来比较自然也比较阳光。

 

前天妻子单位通知,下周上班。女儿仍然在家办公。她的公司目前安排30%员工去办公室,暂时没有她。今天下午家里请的钟点工上岗。保安不让进小区,需要业主去接。我去主要是担保一下,她隔离过14天了。

 

过去的近两周(12)算是我们家最严限行期。没有去超市,出小区两次,下楼五趟。今天已经去了相对最危险的超市买菜。明天准备恢复出门散步。我们家的疫时或许快要结束了。以后疫时记事可以每周贴出了。

 

写记事记梦境其实都是种自我心理疏导,把潜意识的焦虑压力等显性化。这也是《论语·宪问》中所谓“古之学者为己”的古风。面对天灾人祸,更能理解帕斯卡尔的名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思想录》Brunschvicg347页,用何兆武先生译文)。就算能思考,仍然只是苇草,更何况许多所谓思想,其实只是三人成虎,人云亦云。“一犬吠形,百犬吠声。”真是形象!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0044.html

上一篇:梦惊9
下一篇:学术评价的个人体会

4 郑永军 刁承泰 夏炎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0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