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数字化时代的学术不端会让个体学术征信破产 精选

已有 6172 次阅读 2022-4-27 10:5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R-C (45).jpg

数字化时代的学术不端会让个体学术征信破产

李侠

2022418日,《经济学》(季刊)编辑部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则“学术不端行为的处理决定”。事情的起因是某校博士生在向该刊投稿中出现了学术不端行为,由此,编辑部震怒,出于“维护学术道德,树立良好学风”的目的,给予该投稿人以严肃处理。这份处理决定共包括四条处理意见,其中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条款主要是第一条与第四条,即10年内禁止其向《经济学》投稿与该处理决定将在刊物主页上展示至少2年。这份处罚很严厉,10年内禁止投稿就是对个人的顶格脱钩,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最厉害的是第四条。如果最后学校调查认定该行为属于学术不端,相信该同学会为此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关于学术不端的话题是国际科学界的常规话题,时有发生,上至知名学术大咖,下至初入科研领域的新兵,为了捍卫科技活动的学术伦理底线,最大限度上杜绝学术不端已经成为各级科技管理部门的一项常规基础性工作。国际学术界对于狭义学术不端事件的认定通常采用1992 年由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院和国家医学研究院三方专家联合给出的定义与分类,它包括三种类型,即伪造、篡改、抄袭(Fabrication, Falsification, Plagiarism,简称FFP),本案例中的学术不端事件如果最后被确证则属于典型的抄袭行为,也是最低级的学术不端类型。那么如何看待互联网时代的学术不端及其后果呢?

上述三类学术不端行为,按照鉴别难度分级排列如下:抄袭、伪造与篡改。从这个意义上说,抄袭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学术不端行为,在互联网检索系统如此发达的今天,各编辑部在审稿之前都有查重环节,因此,采取这种学术不端行为无异于学术自杀。由于学术交流的日益频繁,抄袭也演变出一些新形式,如利用参加学术会议、讲座等,对听到看到的新颖信息据为己有,而不加注明,这也是抄袭的变体,鉴别起来就比1.0版的简单复制粘贴模式要困难很多,但是,学术界通常会基于个体的学术积累情况以及现场会议信息对剽窃者进行鉴别。对于伪造,只要对原始数据、实验记录以及文献进行复查基本上就可以发现造假者,最难鉴别的学术不端是篡改行为,没有人愿意去重复别人的工作,除非当事人的表现太令人震惊,由此引发同行的大量跟进,如果都没有出现篡改者给出的结果,篡改者自身也难以重复结果,篡改行为因此败露,由此引发科技共同体的信任危机,最后被科技共同体彻底否定。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时代,如果再涉险从事学术不端行为会对个体带来哪些危害呢?

首先,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所有荣光(真/善)与所有污点(假/恶)都会被永远记录。任何发表过的成果都会在互联网上留下痕迹,只要个体有学术不端行为,就相当于为自己的学术生涯埋下一颗地雷,不知道啥时会爆炸。这是工业化时代所没有的现象,那时寻常的污点信息会被随时间增长的新信息所掩埋,随着时间的流逝,知道的人会越来越少。但是,数字化时代的互联网有无限的空间和时间可以永久保留那些污点信息。这就相当于人要为一次过错承受永罚。诚如林肯所说:你可以在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长时间欺骗一些人,但不可能在长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化时代的学术不端就是悬挂在每个从业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一旦涉险,再无宁静。

其次,负面影响也会形成马太效应的陷阱,从而导致负面影响出现极化现象。美国科学社会学家默顿曾指出科学界不仅存在优势累积的马太效应,同样也存在劣势累积的马太效应。学术不端行为一旦被确证,由于数字化时代的特点,它的负面影响将随着互联网无限延伸,在时间的加持下导致负面影响会出现累积与折叠现象,这种马太效应会带来惩罚的过度与扩大化,这种现象被称作极化现象。人性的幽暗之处恰恰在于,我们对于一个人好的方面往往印象不深,甚至也不关注,但是对于坏的方面我们却印象深刻,而且能记很久,这就导致赞美经常被忘却,而指责污点却被牢牢记起。正面马太效应有助于实现赢者通吃的优势累积,而一旦负面马太效应出现极化现象,那就会导致一无所得的劣势累积局面。从骨子里说学术界是关注长期价值的领域,而学术不端恰恰反映投机者对于短期价值的追求。

第三,学术诚信是构建个人学术征信系统的最重要内容。按照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的说法,整个现代社会是完全依靠信任机制与专家系统来维持运行的,科技界更是如此。既然信任机制在科技界如此重要,那么,一旦违反其后果也就极为严重。科技界是一个典型的外松内紧的知识生产领域,外部宽松的环境为科技活动营造一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内紧原则促使科技活动保持严谨性。毕竟,没有人去监督你的日常科研活动,也没有人去检验你的研究结论,科技共同体一般采取相信其成员的研究是诚实的,毕竟个人的学术诚信是以个人的声誉做背书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声誉去挥霍,因为,一旦发生学术不端而被发现,就会导致所有前期积攒的学术资本被清零,巨大的沉没成本没有人承担得起。积攒学术声誉是非常缓慢的过程,而毁掉它却是极为容易的事情,只要出现一次学术不端行为多年积攒的学术声誉就基本上灰飞烟灭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涉险学术不端实在不划算。科技界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弯道超车的幻象,有的只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最后,聊几句互联网时代的个人学术征信的发展趋势及其后果。2019年央行推出新版个人征信报告,其实早在2009年国务院法制办就出台了《征信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进一步落实,人才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那么鉴别人才的工作肯定会变得极为重要,由此,我们有理由推测关于个人学术征信的相关管理办法也会很快出台。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创造与被储存了大量关于个人的信息,只要利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建立个人学术征信系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这个预测正确的话,我们会发现:学术不端行为在数字化时代遭受到的惩罚要比工业化时代严厉得多而且更持久,普遍出现惩罚过度现象。一旦学术不端行为被权威部门认定,就会在个人征信系统上显现出明显的标识(如核酸检测的绿码),而且这个污点标识很难被撤销。试问,一个带有学术污点标识的求职者如何在人才市场上不被抛弃?年轻时的一个极其鲁莽与不负责任的学术不端事件会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时代,惩罚过度现象也应该适当纠偏,这里我们要纠正一个长期存在的认知误区:即对于小的恶我们嫉恶如仇;而对于大的恶我们沉默不语。这个抄袭行为肯定错了,无需辩解,但又能造成多少危害呢?其实,在广义学术不端领域存在太多的大恶,而那恰恰是我们更需要关注的领域。从网上信息看,该名博士生已经三年级了,如果最终被认定学术不端,极有可能被学校顶格处理,在此,笔者旗帜鲜明地认为:这次该同学错了,但还是要给他一次改正的就会,相信经过这一课他会理解学术诚信是每个科研人员必须要捍卫的生命线。

OIP-C (65).jpg

R-C (46).jpg


【博主跋】这篇小文章是前天应崔老师之邀而写,现发在《中国科学报》2022-4-27的A1版,合作愉快,是为记!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2-4-27于南方临屏涂鸦,封小区第48天留念。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9-1335871.html

上一篇:开启现代化的四种路径
下一篇:“格蕾丝法则”靠谱吗?
收藏 IP: 101.88.162.*| 热度|

11 张俊鹏 刁承泰 王涛 武夷山 周忠浩 邝宏达 陆仲绩 杨正瓴 杨顺楷 刘钢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6 1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