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t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tan

博文

2018年合肥的第一场雪

已有 4117 次阅读 2018-1-4 16:2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新年的第一周,合肥即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不同于以往的第一场雪的含蓄,这场雪非常的通透,没有任何的前奏,爽快的下了整整一晚上,并且在今天白天继续飞舞,而且有渐行渐大的趋势。

作为一名西北汉子,我在西安生活了二十多年,同样在合肥也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了。直觉上感觉,西安的雪更硬更冷,打在人的脸上会有些生疼。而合肥的雪柔软一些,但也更加潮湿,水分含量接近于饱和,飘在脸上迫不及待的就化了。小时候的冬天经常停电,百无聊赖之际,特别希望看冬日夜里的白雪,月光下或灯光下,地上的白雪闪闪发光,让人觉得突然间生活在了童话里。而现在,更希望静静的看着天上飞舞的雪花,每一片都有不同的形状,不同的姿态,不同的故事。我总想试图找出其中的一些规律,然而大自然过于神奇,他的心思岂是我们能摸清的?

小时候的冬天,只要是下雪了,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早上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扫雪,门前屋后打扫出一条通道,这样不管是自己还是邻居都可以安全通过了。中小学生上学,也会自觉带了扫把铁锹,各班合作把校园内和操场上的积雪打扫干净。当然,占用的早读时间也成为了小朋友的玩闹时间,更成为了美好的回忆。印象中小时候也堆过一些雪人,但肯定略显粗燥,自己早已没有了记忆。印象颇深的莫过于打雪仗和滚雪球,那时候其实不追求真的把对方击中或者打败,更在乎的是其过程。一群小朋友哈着冷气,你追我赶,成为了雪地里美丽的风景线。至于滚雪球,我个人特别偏爱,所以也对后来了解的雪球效应理解深刻。滚雪球时开始时很难,因为你的雪球太小,很难让其他雪花粘连,必须手动让雪球变得更大更瓷实。一旦雪球大到一定的规模,自身的自重就足以聚集其他雪花,雪球的体积会迅速增加,这个时候就只需注意怎么样才能保持雪球的形状。所以,小时候的雪花,给我带来的更多是快乐。

合肥的雪不多,除了2008年的雪灾,每年会有两场不大不小的下雪天。可能也正是由于不经常下雪,合肥很少有人主动扫雪,就连环卫工人更多的也是采用撒盐的方式来简单处理路上的积雪。一般情况下马路上的积雪由于车辆和行人的碾压会很快的化掉,但偏僻的小路上总会有很多半化不化的积雪,走在上面必须的小心翼翼,一不小心鞋子就会踩上一脚的水。也许由于年龄的原因,除了偶尔和孩子打闹,在合肥我从未打过雪杖,反倒在儿子小时候和他堆过不少的雪人。由于雪容易化,每次都会趁着雪花还在纷飞,抓住机会堆砌不同形状的雪人,并且抓紧拍照留念,因为第二天可能就没有了。儿子好像并没有像我一样对雪花那么喜爱,堆雪人时更怕弄脏弄湿自己的衣服。除此之外,合肥的雪带来的更多是出行的困难,一旦大雪,交通立刻瘫痪,对于上班族来说,带来的更多是不便。

西安四季常青的职务并不是很多,除了松柏之类的经典植物,最熟悉的可能是四季青了。冬天绝大部分的植物都是光秃秃的,略显萧条,也让人们对大自然有了更多的敬畏之心。因而,西安的大雪对植物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万物早已适应了大自然的洗礼,早在雪花到来之前,早早的脱帽致敬。而合肥的四季长青植物很多,最常见的是香樟,桂花,广玉兰,女贞,石楠,还有很多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南方的气候更适合植物的生长,夏日里枝叶长得非常的茂盛,甚至冬日里淡淡的寒冷也挡不住其继续生长。然而一场大雪给很多植物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合肥大街小巷很多植物被压断了树枝,更多的植物被迫弯下了腰。大街上迫切需要的不是打扫地面的积雪,而是如何拯救绿色植物。人们用竹竿敲打树上的积雪,今天更是看到环卫工人用洒水车喷洒树顶。我清楚的记得2008年雪灾对科学岛上物质的破坏痕迹,直到两三年后才逐渐护肤。人类战胜自然其实只是一个美好愿望而已,如何适应大自然已经够我们折腾了。

今天赶考,忙里偷闲,写下对雪的回味,也燃起对雪的记忆。2018年的第一场雪依然在下,新的一年,一定会是一个丰收年。


*图片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89282-1093100.html

上一篇:写给微纳传感年会
下一篇:论失眠

3 魏焱明 姬扬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