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how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shower

博文

文科博士的曲折职场路——毕业4年换了4份工作

已有 6719 次阅读 2019-5-28 20:0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确实走了弯路。记录下来,是刮骨疗毒。回顾一下这4年的经历,算是复盘吧。

 

失误一 在育儿和家务上花了太多时间,所以只能选择自己不那么喜欢的工作,而不敢去选择最喜欢的、最有挑战的。因此,注定做不长久。

 

2015年的时候,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省内的出版社,一个是某211大学的农史类的c刊的编辑职位。后者与我的专业、学历的匹配度更高,但是当时考虑到家庭原因,还是选择了更加轻松的出版社。当时的经历我详细地写了一篇《最纠结的一夜》。当时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让自己选择出版社——其实并不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吧,如果真喜欢,就不会找那么多理由了。

 

当然,当时放弃的只是一个面试的机会,也许我去面试了也不一定成功。但是那种“为了家庭而退而求其次”的思维方式,就是一个很大的bug。

 

很多女人都会提出这个问题:如果想生孩子、又刚好处于事业上升期,该如何选择?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变种,例如:想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所以辞职回家作家庭主妇,行不行?孩子还小,现在有一份轻松的,一份难度大的,我该选哪种?

 

我们先不说答案,只看问题本身。其实这几个问题背后,都蕴含了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条件:事业和家庭,女人是不可兼得的。

 

但是,这条件一定是无法改变的吗?如果仔细观察(甚至只需要粗略地找找例子),就会发现两者能兼顾的女人很多。相反,很多放弃职业发展的女性,最后反而失去了家庭。为什么呢?因为时代变了,以前是问题的,现在不是问题了;而以前根本算不上是问题的,现在成了主要问题。

 

首先,这个时代,女性对“自我认同”的需求越来越高。即使你认为你可以为家庭牺牲自己,但是大环境并不鼓励你做这种选择。

 

人是环境的动物。我相信,那种天生的“为了事业而能够毫无顾虑地放弃家庭”或者“为了家庭而甘心放弃自己一切”的女人,都是很少的,大部分人会随着环境而调整自己的步伐。之所以过去有很多女人愿意选择“百分百为家庭付出”,只是因为大环境如此。我们母亲那个年代,在婚恋、育儿问题上的态度比较传统;而且那时候高等教育的普及程度不高,普通人想要获取成功、获得更高的社会关注,也不像现在这么容易,所以那个时候的女人,从家庭中获得成就感和幸福感是一件没有太大争议的事情。上一辈的女人为了家庭而在事业上做出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是一个很顺应大环境的选择。

 

但是现在的一切都变了。首先,结婚生子已经不是一个必修课,而是一个选修课;不是一个必答题,而是一个选答题。独身、丁克、单亲家庭……种种不同于传统家庭的生活方式越来越普遍。我自己的直观感受是这样的:以前小时候在妈妈单位,她们每个人都会聊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如果新来了未婚女同事,那么给她介绍对象也是前辈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而我自己参加工作后,明显感觉过度地聊自己的家庭是失礼的行为,因为同事中有人明确表示不喜欢小孩,也许聊宠物、聊美食、聊电影更能拉好感,对于单身男女同事,也要尽量避免“我认识一个不错的人”这样容易引起误解的话题,以免被视为庸俗油腻的老阿姨。

 

所以,“组建并且投入大量精力维系家庭”,渐渐成为一件中立的事情——有,不一定能为你的加分(甚至有可能是减分项);没有,也不一定会为你减分。当然,明星和政客这种需要塑造良好社会形象的除外,秀恩爱和晒娃本身就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普通人能够获取成功、获得更高社会关注的机会,也很多。前几天知乎上有人提问,“考上211大学读研发现,发现有同学第一学历居然是专科,很难受,怎么办。”结果底下一堆人都骂题主优越感太强,现在这个年代普通人通过努力而改变命运的机会很多,大家纷纷在评论里举出自己认识的人或者自己本人,第一学历是大专或者职高,结果后来考上名校硕博,甚至成为名校教授的例子——从这个讨论可以看出,即使是最看重第一学历的学术圈,也有很多普通人逆袭成功的机会,那么可以想象,在其他行业,这样的例子就更多了。这种大环境无疑会给大部分徘徊于家庭和事业的女人造成一种压力——我如果放弃事业,机会成本也太大了、太不值了吧?

 

即使是事业心不那么重的女人,也需要考虑由于脱离社会、放弃主业而必然会产生的来自配偶的轻视——也许对方意识不到,但是女人可以感受到。也许以前的女人不在意,但是现在的女人很在意!很多人的男友、配偶可能都是来自于同学、同事,我们以前是“势均力敌的爱情”,凭什么现在你成了我的金主?

 

也是最近看到的一个故事,小两口都在美国从事金融业,两人感情很好。毕业后,女方在家带娃,男方上班养家。这样过了几年,男方的收入完全可以保障一家人过很好的生活,但是这个时候,女方还是决定出去工作。男方不同意,因为从家庭分工的角度来说,目前的配置确实让家庭运转得很好。但是女方认为由于自己没有工作,所以从男方那里得到的尊重降低了,所以一定要出去工作。后来,两人都出去工作了,家庭收入增多,但是生活质量降低了(比如都没空做饭)。男方始终不认同女方的选择,后来两人就离婚了。所以,如果女方一开始就不离开职场,让两人养成共同承担育儿和家务的习惯,虽然累一点,但是也许结局不会如此吧。只是当时女方恐怕也没有料到,自己对认同和尊重的需求,还是挺高的。

 

其次:家务和育儿,并不需要投入我们全部的时间。

 

家务方面,现在的劳动分工非常细化,而且机器也越来越智能和体贴,所以做家务活的时间可以大大节省。当然,阻碍我们选择这种便利生活的,往往不是经济原因,而是老一辈人的观念。(这就涉及了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如何处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此处略去不表。)

 

育儿方面,虽然对于“亲力亲为”的要求更高一些,但我们也还是可以尽量利用各方面的资源,比如各种听书app,各种讲故事公众号等等。我一位朋友曾经惊呼:自己给孩子讲卡梅拉讲了不下于100遍(是的,就是那个字数超级多的卡梅拉),才发现有音频的故事可以听!

 

我是到孩子4岁了才领悟到这些的。当时我感觉很焦虑,于是开始反思:为什么自己如此焦虑?因为自己的能力无法满足内心所有的需求,然而自己却并不知道哪些东西是需要舍弃的。一旦开始这样的反思,首先就想到,对孩子花费过多的时间,真是有必要吗?这个想法真是吓到我自己了。大家都歌颂母爱,母亲对孩子就应该是完全无私的,怎么可以算计自己的成本呢?后来我想通了:找到一个亲子投入的合理平衡点,对于自己和孩子,都是有必要的。很简单的道理:草原的母狮子,如果总是陪伴小狮子、教小狮子捕猎的技能,而自己不去捕猎,到最后不是自己和娃都得饿死?

 

刚刚开始有孩子的时候,我离“建设自我”的状态还不远,所以还能敏锐地意识到这点。当时我给自己计划,除了照顾孩子日常的吃喝拉撒,每天给予她的亲子陪伴时间限制在2小时以内。但是后来由于和丈夫两地分居,我为了弥补孩子很少见到父亲的遗憾,不得不多花很多时间陪伴……到后来,我完全失去了自我,所有的非工作时间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工作以外的阅读与写作时间几乎是零。

 

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呢?我的直觉是,过度地陪伴孩子会影响母亲的心情,从而降低了亲子陪伴的质量以及自己的工作效率。人和草地、森林一样,也是需要自我修复的。如果业余时间完全陪伴孩子,自然就会疲沓、心力耗竭、易怒。

 

后来还找到理论依据:一个人如果总是处于对空闲时间极度渴求的状态,那么人会越来越陷入恶性循环。美国一个跨学科团队2014年完成了一项对资源稀缺状况下人的思维方式的研究,结论是:穷人和过于忙碌的人有一个共同思维特质,即注意力被稀缺资源过分占据,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因为在长期资源(钱、时间、有效信息)匮乏的状态下,人们对这些稀缺资源的追逐,已经垄断了这些人的注意力,以至于忽视了更重要更有价值的因素,造成心理的焦虑和资源管理困难。也就是说,当你特别穷或特别没时间的时候,你的智力和判断力都会全面下降,导致进一步失败。


那么,如何让自己跳出这种泥潭呢?对于我而言,首先就是要跳出“精细化育儿”的陷阱。很多人感觉,以前养那么多娃好像也不费事,现在每家就一两个孩子为啥能够让全家几代人累到怀疑人生?主要因为,育儿模式已经从放养进化到精细了。而这种“精细化育儿”的趋势恐怕在全世界都一样,根据数据统计:美国如今的母亲们平均每周将自己的时间花在陪孩子读书、做手工艺品、带他们去上课、参加孩子的演奏和游戏、协助孩子做作业等方面的时间接近 5 个小时(她们还担心这还远远不够),而在1975 年,这个数字是1小时45 分钟。在中国,“精细化育儿”的状况也是日益激烈。

 

这种“精细化育儿”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是流行的东西,就一定正确吗?我越来越觉得:父母的付出,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是一种自己想象中的军备竞赛;是市场份额不断扩张、不断开拓低龄儿童市场的教育产业对父母(尤其是母亲)的驯化。

 

强烈推荐一篇文章,《父母需要接受的真相:你的付出,99%是没用的》文章很长,提炼核心观点:有研究证明,“父母是什么样的人”远比“父母为孩子做什么”更重要。我引用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否定那些为孩子付出很多的父母, 而是为了告诫自己:如果仅仅是因为担心自己拖了孩子后腿而为孩子付出很多时间,那么完全可以缩减这部分时间开支,去发展自我。

 

综合以上两点,无论是从必要性还是可行性上而言,女人追求事业,都是一个更稳妥的选择。(当然,外在的形式不重要,关键是要在内心不放弃自我的成长和升级。我所认识的家庭主妇也有做出一番事业的;而全职女性也有虽然上着班,但是工作时间仍会花很多心思在孩子和老公身上的)。

 

失误二 低估了“时代抛弃你”的速度

 

在选择进入出版行业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个行业衰落的程度,还是超出我的想象。有段时间到手的工资只有2000元出头。后来去了另一家出版社,虽然工资高一点,但是由于不太喜欢那种每天都要打卡4次的工作氛围,所以试用期一结束就去了另一个单位。大约过了一年时间,这个要求打卡的出版社给我打电话,让我退还900元,因为他们资金紧张,单位之前发的所有福利要收回(我有位同学也在同一个出版系统工作,他被告知要退还所有的福利)。

 

除此以外,传统出版行业的运作思路,与新兴的知识付费行业相比,差距太大。

 

在出版社工作期间,我也编辑了几本书(有的书是兼顾了选题策划和内容制作等)。刚开始自己做书,很新鲜,但是由于经验不足,也犯了些错误。现在回忆起来,这份工作还是有些乐趣。比如当时我和陈丹阳合作了一本《儿童魔方之旅》,由于我自己在给孩子讲绘本时,发现很多书都是铜版纸,在灯光下反光很强烈,所以我就选择了轻型纸,看起来很柔和,很符合魔方这种玩具的怀旧味道,同时也不反光。这个书反响还不错。


还和赵序茅合作了一本《走近伪装大师——野生动物自然笔记》,现在感觉这个书名太陈旧了,之前我设想过“从它们的世界经过”的名字,但是没有得到部门领导的认可(当然也怪我自己没有坚持)。这本书内容很好,我修改了好几遍,作者本人也改了很多次。

 

最遗憾的一个经历是,一位作者写了一本关于流浪猫的书,这本书书号申请了;有企业提前赞助,预付款也已经付了;外包的排版设计也已经联系好了;宣传语也已经写好了……但是后来,却无法出版。地方出版社的管控,其实是比北京更严厉的,所以这位作者,虽然在三联、在作家出版社都出过类似题材的,但是在我们这样的省级出版社,反而无法通过。我觉得对作者很愧疚。

 

也许在这个行业慢慢做下去,最后也能做出一些好书。但是我后来还是离开了出版行业。因为我的感觉是,无论是什么题材的书,都不具备稀缺性,同类产品在市场上都有了。而且同样的内容,你不仅要面对同类产品的竞争,还有不同的平台、不同的形式的产品的竞争。比如魔方,同类的魔方书就不用说了,此外还有直播平台上的魔方课程,还有很多网上的教学小视频等等……而与此同时,出版社每年还在出那么多书,还有那么多编辑要养家糊口,所以,书肯定是越来越难卖了。每年安置那些库存积压的书,都是不小的开支。去年得知,今年的书号要砍掉三分之二,我想,这是大势所趋吧。


与此同时,去年我也间接接触了内容付费的制作流程。有本书的作者,去年在“少年得到”接了一个地理的课程。从盈利上对比,出版行业给作者的版税是8%(特别畅销的作者可以和出版社谈条件,但是大部分作者只能是这个标准),而网课给作者的提成可以达到25%(而且是没有名气的新人)。从时间上看,出版行业往往是书出版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给作者稿费,而出版流程又相当漫长。但是网课往往会有预付金,而且课程一旦上线会很快给作者稿费。从宣传上看,网课可以很灵活地推出内容拼盘(比如国庆节期间把地理课和作文课打包推荐给用户),可以蹭各种热点(比如每周都会有加餐课程)。而出版社给大部分书的宣传往往是一次性的,如果在常规的新书推介之外你要推出个性化的软文广告,还要经过层层审核……对于编辑来说,这种状况是一种束缚。

 

不过读者对优质内容的渴望与出版社的懒散倒是催生出一个产业——很多专门推荐书籍的公众号应运而生,其中有些打造成了品牌,扩展了业务(比如逻辑思维、樊登读书会等等),从优质内容的传播者变成了优质内容的制作者。而这反过来又进一步挤压了出版行业的生存空间——因为现在大家实际上都是一个赛场上的竞争者了。一家出版社的竞争对手不是另一家出版社,而是所有的内容制造者。如果我上网课的时间多了,看书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如果我的某种需求通过直播课、通过专业社群的咨询可以得到解决,为什么还要看书?

 

当然,书籍不会消失,我认同一个观点:未来的纸质书,可能更多的是学术书、有收藏价值的高档书。

 

失误三:盲目进入不熟悉的领域,且没有及时弥补短板

 

从两个出版社离职后,我进入了一家杂志社。虽然纸媒确实有点“穷途末路”的意味了,但由于这个杂志社要出一本新杂志来宣传云南本土的咖啡,帮助贫穷的咖农,我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所以还是欣然前往了。

 

当然,我也得承认,进入的时机有点仓促。我不是在一个对行业有了全面的、具体的了解,同时对新岗位所需要的能力有了充足准备的状态下进入的,而是在一个急需还债的情况下进入的(杂志提供的工资比出版社高)。所以难免双商欠费,捉襟见肘。当然,不得不说,这份工作给人的成长很大。

 

当时杂志社是招一个执行主编。所以我除了学习咖啡知识、杂志出版、还需要弥补管理的知识。我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招聘网站的后台筛选简历、招人;然后出差、拜访各大咖啡企业的大佬;去咖啡原产地采访;搜集市场上所有的精致生活类的杂志,确定这本杂志的开本和用纸;确定栏目,大家一起开会,反复修改;联系海外的专家、约稿、翻译;做公众号……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一些短板慢慢暴露出来。比如,摄影经验较差。现在是读图时代,提高内容的视觉冲击力的能力很重要,而我这方面的锻炼太少了。另外,在人际交往上,我似乎一直没有脱离学生气,不知道对待职场上的不同人,究竟应该用什么方式,很多微妙的尺度,如果不仔细琢磨,确实是很难拿捏的——比如领导有一次批评我,说是让我和那个女孩一起出去出差,是为了让我塑造自己的威信;同时,给下级安排活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让她干得太杂了,否则对方感觉不到成长……如何塑造威信?我向来只会和同龄的女孩子以朋友的方式相处,确实不太会管理人;而干杂活,一个初创杂志本来就有很多杂活,怎么可能完全避免呢?如果不给她干,我抛给别的部门的人?(后来才领悟到,学会判断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是一个职场必备技能)。后来第一期杂志出来后,老板给我降薪了。

 

这种创意性比较强的单位,同事们都很率真个性,自由奔放,每天饭后在办公室喝茶、喝咖啡是常规节目。我很喜欢这种亲密的氛围。不过,同事们也都喜欢喝酒吃肉,男男女女都喜欢说黄段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有点尴尬。如果不和同事们在一起聊天,似乎显得格格不入;而如果在一起愉快地聊天,我又觉得自己人格分裂(因为我受过五戒,其中包括不能喝酒和妄语)……另外,媒体行业,确实还是一个适合年轻人的行业,因为熬夜和出差实在太平常了,而老公在外地,我父母带娃久了也觉得累。

 

这份工作,虽然苦乐参半,但如果实在要做下去,也是可以的。不过,我后来有了一个去高校工作的机会,而且学校同时接收我们两口子,这样就解决了两地分居的问题。

 

总结:


“人不要太贪心,不要什么都想得到”。这个算是很简单的道理了。但是经过这几年的折腾,我才发现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不懂这个道理。比如,拿孩子成长来说,我希望孩子的升学压力不要太大,但是教育资源以及各种文化、艺术资源要足够充足,同时还要空气好以利于孩子身体健康;拿房子来说,我希望房子不要太贵,但是周边要有好的学校,同时还要宜居、交通还得方便,公交地铁就在周边,还得要有升值空间以抵御通货膨胀;拿工作来说,我希望是一份能够让人成长、有创意、有价值、有较高收入的职业,但同时又最好不要占据太多时间、以免让生活太过荒芜,使得人生的其他维度失去了颜色……现在回顾这些想法,觉得就像是笑话,我是多么渴望那些彼此矛盾的东西而不自知。于是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行业之间左冲右突,狼狈不堪。

 

世上的选择看似有着无限丰富的可能,然而它们都是需要以我们自身为燃料去换取的。而我们自身是极其有限的不可再生资源。所以,具体到每个人,其实选择非常有限。年龄越大,越需要对事情反复权衡——这是随着肉身的衰败和精力上的日益匮乏而激发出的生存本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09193-1181703.html

上一篇:素食妈妈的厨房

24 史晓雷 郑永军 王德华 郑强 韩玉芬 王从彦 熊建华 罗娜 丛远新 刘旭霞 王超杰 王春艳 李哲林 曹学蕾 刘立 王亚娟 黄永义 赵建民 吴明火 李天成 王启云 廖晓琳 zjzhaokeqin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7: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