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细节决定成败:在转换协议中解决作者的需求

已有 2931 次阅读 2022-2-16 17:30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Lisa M Given, Sarah Polkinghorne          译者:冯凌          校译:贺琳

来源:https://commonplace.knowledgefutures.org/pub/7p9agxhb/release/2?readingCollection=9ee8ef38

 

转换协议(Transformative AgreementsTAs)正在全球范围内重塑机构与出版商的关系——从付费阅读(如通过机构订阅期刊)转向为机构的作者在特定出版物上发表而付费(详见Lisa Janicke Hinchliffe2019)。虽然TAs可能会带动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出版,并为图书馆带来成本的确定性,但作者仍然处于被忽视的阴影之中——作者对TAs希望实现的目标(完全OA)至关重要,却往往在TAs谈判中缺席。如果不对影响作者决定发表渠道(OA或订阅)的各种因素进行处理,这一问题将继续困扰着OA计划的实施。

人们可能会认为,如果更多的出版商提供OA途径,就会有更多的作者选择OA渠道。由于TAs使作者能够在不向出版商缴纳个人费用的情况下发表文章,其应该能带动更多的作者选择OA出版。然而,由于TAs只解决了作者决定发表渠道的众多因素中基于成本的那一环,鼓励作者开放出版并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 

在本文中,我们提出了影响学术作者决定发表渠道的几个考虑因素。作为拥有信息科学专业知识的学术作者(Given是澳大利亚一所大学的教授和研究发展顾问,Polkinghorne是加拿大一所大学拥有博士学位的馆藏策划馆员),我们在同时从机构和学者的角度考虑这些问题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虽然存在图书出版向OA转型的做法(见Martin EveAnthony Cond的评论性文章),但我们关注的是期刊以及学者们在选择发表渠道时所必须遵循的制度性、纪律性和个人化要求。在解决与TAs相关的更广泛的学术出版问题之前,许多学者可能会降低对OA的参与度。因此,TAs谈判必须考虑这些问题,并纳入旨在满足作者需求的条款。

 

1 实现开放获取的迫切要求

 一方面,分享创新之处和为社会创造价值本就是知识生产的应有之义,因而学者们希望向更多的人分享他们的出版物;而另一方面,和图书馆员一样,学者们也正为不断上涨的出版成本和有限的馆藏预算而苦恼。尽管许多资助者要求其作者以OA模式发表论文,如惠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ARC)、加拿大卫生研究院(Canadian Institutes of Health ResearchCIHR)和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研究理事会(Natural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 Research CouncilNSERC)等加拿大联邦资助机构,但作者在遵守规定时往往面临许多障碍。例如,并非所有的出版商都允许作者公开论文经同行评议审定修改后的作者最终稿(Authors Accepted ManuscriptsAAM,亦称post-printpost-reviewfinal draft)。即使作者被允许分享论文的AAM版本,这种选择也是不可取的,因为在发表前的最后步骤中会进行一些对论文完整性至关重要的实质性修改,AAM版本中的错误也会被纠正。此外,禁止开放期(embargo periods)也限制了作者公开分享的能力。

建议:

n  TAs必须使论文的正式发表后版本(Version of RecordVOR)能够被公开获取;

n  TAs必须缩短或取消禁止开放期;

n  TAs不得将机构预算与OA对立起来(例如,可将成本与所发表OA论文的数量挂钩);

n  机构必须向作者提供信息,以便其充分认识到选择OA出版可能带来的影响。

 

2 为作者消除成本负担

随着强制性OA政策的增加,而机构预算不断缩减,作者背负着一部分出版成本。虽然有些资助计划允许经费预算中包含出版费用,但资助的竞争非常激烈——随着项目预算的大幅削减,只有5%10%的资助申请可能会被通过。虽然一些学者得到了社会团体或企业的资助,但这些项目通常只需要简短的调研报告,并不优先考虑(或资助)论文出版。因此,许多学者没有出版资金,特别是在某些学科领域或当其处于职业早期阶段。即使出版成本被编入预算并且作者获得了拨款,资助时限通常也比较短,同时这部分资助金还涵盖了数据收集和分析。大多数资助在论文被期刊接受之前就结束了,从而作者须自己支付费用。虽然大学经常使用补助金来帮助科研人员支付间接费用(通常占到总费用的30%50%),但很少提供能够支付出版费的补助金。因此,许多作者即使有意选择OA出版,但迫于成本压力不得不在订阅期刊上“免费”出版。如果通过谈判达成TAs是为了满足作者的需求,那这些协议应该为作者消除成本负担,使其采用OA出版。

建议:

n  TAs必须确保作者不为论文处理或OA支付任何费用;

n  TAs必须清楚地阐明出版商的出版成本和机构管理出版物的成本,以使各方在协议下的义务完全透明;

n  TAs必须强调执行效率,尽量减少作者的程序负担和其他参与障碍;

n  TAs必须使作者能够在出版过程的任何阶段证明其符合协议条款要求的资格;

n  机构和出版商必须积极主动、明确地向作者传达TAs条款。

 

3 关注期刊质量

学术界中的口头禅“不发表,便出局”(publish or perish)意味着学者们必须增加发表论文的数量,但学者们也必须注重论文的声誉。期刊排名(用于衡量质量)与大学排名往往交织在一起,后者被政府和媒体大肆宣扬,并被学生用来选择大学。排名方法决定了学者的发表活动,因为各机构都在攀比排名,奖励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学者。例如,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ARWU)统计了高被引研究人员,在《科学》(Science)、《自然》(Nature)上发表的论文,以及被《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SCI )、《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SSCI)收录的期刊文章。Scimago期刊排名(Scimago Journal RankSJR)、《期刊引证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JCR)等其他期刊评价系统生成了“卓越”期刊列表和Q1Q4期刊排名列表,为科研人员选刊投稿提供信息。尽管荷兰莱顿大学科学技术研究所的莱顿排名(Leiden Ranking)衡量了高校的OA论文发表情况,但该排名方法并不常见。在有正式科研评估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卓越科研(Excellence in Research for AustraliaERA)制度和英国的研究卓越框架(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REF),期刊排名会影响评估结果并因此影响科研人员对目标期刊的选择。

建议:

n  机构必须仔细审查纳入TAs发表范围的学术期刊,以确保出版商的旗舰刊和高排名期刊(如在JCR中位于Q1Q2的期刊)不被排除在所有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s)和OA费用的减免之外;

n  新的TAs谈判必须优先考虑以那些享有盛誉的出版商为合作伙伴,包括那些出版高质量、著名期刊的出版商;

n  机构提供给作者的OA指南必须承认期刊的排名,并对顶级期刊的OA选项提出明智的建议;

n  机构必须确保其学术支持和奖励制度承认并支持OA和其他利于开放研究成果的做法。

 

4 追求编辑声誉

虽然图书馆员和出版商将期刊打包和捆绑起来购买或销售,如“大宗交易”(Big Deal),但作者却不认为应该这么做。作者根据期刊层面的声誉因素(见Meredith T. Niles等人,2020)选择发表地,但这些因素不被公开,也不容易被辨别。随着时间的推移,作者本人会获得(并分享)关于其首选期刊的一些内部信息。虽然出版商的声誉占据一定的分量,但期刊的出版权在某些情况下确实会被转让给其他出版商;因而,期刊本身的声誉是最值得关注的。除了期刊排名外,作者还会考虑以下几种因素:(1)编辑和编委会成员的声誉;(2)期刊是否采用双盲评审(double-blind review);(3)审稿人意见的质量;(4)出版周期;(5)期刊主题范围与作者研究设计的契合度;(6)潜在的读者群;(7)作者的职业目标。此外,以前的负面体验和来自可靠同事的建议也会影响作者对目标期刊的选择。由于期刊规定了写作风格、内容和格式,因此,作者无法轻易更替原本选择的期刊。

建议:

n  机构必须与拥有众多知名期刊的出版商协商TAs

n  TAs必须确保,如果一种期刊被转让给另一家出版商,则在转让前提交的文章将按照原TAs条款进行处理;

n  各机构必须与学科专家保持联系,以确保TAs对知名期刊的覆盖度。

 

5 灵活验证作者资格

作者经常会隶属于多个机构,许多人在其职业生涯中往往会更换工作单位。随着就业不稳定性的增加,处于职业早期阶段的作者在其论文从提交到发表的过程中可能会在不同机构任职。研究生越来越多地选择“发表博士论文”,在攻读学位期间提交论文,但在毕业后定稿。隶属关系虽代表着职业角色,但也存在研究小组、兼职任命、访问学者和其他类型的隶属关系。学者可能会与学生、同事,以及产业内、社会团体和政府合作伙伴共同发表论文。这些角色和关系会影响其对期刊的选择。机构对隶属关系的追踪对于准确记录合作关系至关重要,以便进行正式评估、排名和内部报告。那些来自附属于机构的研究中心和研究部门的论文会影响机构预算和工作量的分配,同时需注意到兼职和其他就业角色与机构的隶属关系。合作也会使作者署名的顺序复杂化,影响通讯作者的选择和出版费的支付。当出版周期较长,并且所有作者隶属于多个不同机构时,将使得论文从起草到最终出版的流程安排变得极为复杂和多变。

建议:

n  TAs必须根据每位作者与协议机构的关系来确定资格,而不仅仅是通讯作者;

n  从论文投稿到正式发表的过程中,如果作者与机构的隶属关系发生了变化,TAs必须允许作者及时进行更新和更正;

n  TAs必须允许作者更改通讯作者,因为隶属关系的变化可能使作者无法访问原机构的电子邮件帐户、数据库或定稿所需的其他资源;

n  出版商的论文提交系统必须支持灵活地对作者顺序和隶属关系进行更新。

 

6 结论

为使其研究成果顺利发表,作者要兼顾许多(相互竞争的)必要条件。为了成功,他们通过建立潜在的“发表阵地”名单来缩短决策过程;这些期刊是他们所了解的高排名期刊,对某些理论和方法是友好的,其编辑立场与作者的研究一致,而且有合理的出版时间框架。作为当前学术出版系统的参与者,即使作者同时意识到这个系统的不公性和榨取性,他们仍会做出这些决定。作者需要的是一个全面的OA学术出版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利益动机被剔除,而OA出版因其价值成为系统的中心。我们赞扬那些正在为这一未来而努力的同行,如乌特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印第安纳大学与普渡大学印第安纳波里斯联合分校(Indiana University-Purdue University Indianapolis)均制定政策以奖励参与OA出版的学者。此外,还有人倡议重新思考大学排名系统(参见Elizabeth Gadd2020),并引入研究评估改革,这将改变学术交流的局面。例如,FORCE11(一个由学者、图书馆员、档案管理员、出版商和研究资助者组成的旨在促进知识创造与分享的非营利性组织)就是一个关键利益相关者群体,他们在探索学术出版的未来时关注研究人员的需求,因此,TAs谈判或可参考他们提出的《学术交流未来谈判中的研究人员权利宣言》(Declaration of Researcher Rights in Negotiating the Future of Scholarly Communication)中涉及的几个问题。同时,随着签署的TAs越来越多,我们必须确保它们的日常实施与其声称的目标相符。

作者不太可能对TAs了解得很详尽,除非他们直接受到TAs的影响。然而,他们的需求必须贯穿关于TAs未来的讨论。从作者顺序到谁付费,到隶属机构、所属学科和职业期望,与作者相关的事务是一项复杂的工作。虽然图书馆员、联盟工作人员和出版商正在领导TAs的实践和政策的制定,但作者站在了探索这些协议如何改变出版过程的第一线。虽然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一些建议(如将成本与OA论文的数量挂钩纳入TAs)可能会导致成本增加,但我们认为图书馆不应该签署随着OA出版量增加而变得更加昂贵的协议。我们不能冒险让图书馆的预算与OA的需求对立起来。TAs必须将作者置于优先的位置,同时也要实现OA、公平和成本确定性的目标,以满足所有利益相关者的需求。

 

参考文献:

[1] Elizabeth Gadd. University rankings need a rethink[EB/OL]. (2020-11-24). [2021-11-1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3312-2

[2]Lisa Janicke Hinchliffe. Transformative Agreements: A Primer[EB/OL]. (2019-04-23). [2021-11-17].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9/04/23/transformative-agreements/

[3]Martin Eve, Anthony Cond. ‘Crucial time’ for OA monographs[EB/OL]. (2021-10-21). [2021-11-17]. https://www.researchinformation.info/analysis-opinion/crucial-time-oa-monographs

[4] Meredith T. Niles, Lesley A. Schimanski, Erin C. McKiernan, et al. Why we publish where we do: Faculty publishing values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review, promotion and tenure expectations[J]. PLoS ONE, 15(3): e022891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325602.html

上一篇:开放获取转换协议对出版商来说是真正的变革吗?
下一篇:人工智能可否从伦理上用于协助同行评审?
收藏 IP: 52.33.11.*| 热度|

1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4: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