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硬扛 精选

已有 5641 次阅读 2024-4-18 18:13 |个人分类:观点点评|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地理学者在国外期刊投稿时常常会遇到国家主权边界的疑问甚至刁难,这个疑问提出的概率我感觉在逐渐升高,在我本人的投稿过程中基本上每三次投稿就会遇到一次这样的疑问。有的时候是审稿人提出,有的时候则是负责处理稿件的编辑提出。由于作者在审稿过程中往往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因此在面对这样的疑问和刁难时往往表现得很挣扎。而我的经验是硬扛:涉及到国家主权边界的问题可以灵活应对,但绝不能妥协。

大部分地理学的论文都会包括地图,地图的展现往往是论文中研究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包括研究区、采样点和结果的展示等。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地理学者在投稿中经常会遇到关于地图的疑问,这其实根本不是学术问题本身,违背了学术期刊一般不涉及政治的原则。有的是善意的提醒,而有的明显可以感觉到是刻意的刁难。由于审稿人和编辑在论文审稿中的强势地位,往往使作者面对这样的刁难一时束手无策,左右为难:明明自己的研究具有很重要的发现和发表的价值,但如果硬扛的话会不会对研究论文的发表产生影响呢?这是每个遇到此类问题的作者首先会担心的事情。其实,这主要要看给你提这些问题的人的态度和问题提出的不同阶段,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如果是在审稿阶段提出的主权边界问题,需要区分的是提出者是善意的提醒还是恶意的刁难。对方态度上的信息可以在ta给你的审稿意见体现的很清楚。如果是善意的提醒,则我们可以采取摆事实,讲道理,有利有礼有节的将自己的意思和决心表达清楚即可,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采纳。如果你从审稿意见中明显感受到审稿人或者编辑咄咄逼人的语气和傲慢的态度。则你需要做的是,一方面在回稿信中进行严正的驳斥,另一方面则需要另给期刊的副主编和主编写信,明确的提出这一问题不属于学术问题,不能作为拒稿的理由。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申请更换编辑和审稿人。

(2)如果是在稿件录用后的校稿环节提出,则无需担心。因为在这一阶段接手稿件的不是编辑,更不是主编和副主编。当下,国外主流的国际期刊都采用审稿-生产分离的方式,即审稿阶段主要由学术编辑和审稿人负责,一旦这一阶段完成。则会将稿件转至生产中心进行稿件的校稿、出版类型和方式等一些列期刊生产环节的处理。国外期刊的审稿和生产往往在空间上也是分离的,比如欧美的主流期刊其编辑部往往设在本国,而期刊生产环节则主要放东南亚和南亚等低成本劳动力区域以节约期刊生产成本。因此,在这一阶段如果给你提出此类问题,则无需担心,直接硬扛。

(3)如果你在穷尽所有的方法,苦口婆心说明之后还是没能将审稿人或编辑说服,则可以主动撤稿换期刊。这一行为当然是下下策,因为这一方式显然会影响稿件的审稿进度。如果是你亟需其毕业,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的毕业进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一过程是值得的。因为,一旦你委曲求全落入他们的阴谋中就会产生三个非常严重的后果:首先,你的论文由于主权边界出现问题,因此根本不能拿来作为毕业的依据(即便当年授予,后期检查发现后还会撤销学位),更不能作为评奖评优的材料;其次,你的妥协根本不会换来别人的同情,相反他们会对你的软弱加以嘲笑,更加轻视你个人和你背后的国家,助长他们的傲慢与无理。长此以往,国人的投稿环境会越来越恶劣;最后,如果你想的申诉没有获得主编的认可,那么你必将和编辑或审稿人陷入长期的鏖战之中,稿件的拖延是必然,结果论文从急,则需当断则断。

国家的主权边界是神圣的,不容侵犯,更不容诋毁。其他学科的学者往往由于专业知识的缺乏在这一方面没有刻意的去关注。但地理学者作为地图学的专业人士还是需要承担起学者的责任。我在国内很多大会上都听到不少地理学者在国际顶尖期刊的投稿过程中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灵活而不失原则的解决策略和浩然正气使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地理学者的责任与光荣。

最近,我也遇到一个关于国家主权边界的疑问,在我的耐心的解释和据理力争下,最终编辑还是妥协了。在纠结了一个月后还是同意论文发表。我把回稿信中的部分内容截取如下,仅供需要的学者参考。

这是第一稿的意见和我的回复:

这是其接受我的处理方式后的小意见:

2.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430276.html

上一篇:寒假
下一篇:相逢一笑解千愁
收藏 IP: 183.208.248.*| 热度|

6 檀成龙 周忠浩 郑永军 王安良 张鹏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5 0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