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天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one1971111 数学博士学位;现从事图像处理、信号处理的算法和系统研究。

博文

克服快速成长综合症 精选

已有 24614 次阅读 2015-8-22 10:00 |个人分类:空闲时光|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快速成长综合征

在中国的今天,谈论现状不好的似乎很有市场,说现在很好的声音大多数都要挨骂。我们都说社会很浮躁,各行各业都在造假,甚至科研领域,各种造假声音也是此起彼伏。这些现象我们都看在眼里,很多人甚至乐在其中。回顾中国在过去30多年短暂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物质领域的变化更为明显。可是30年在中国的历史上是非常短暂的,在短暂的时间里得到了如此快速的发展,这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现象。这种发展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不适应,现在所发生的种种现象可以称之为快速成长综合症。这种综合症有哪些特征?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综合症呢?如何避免自己得这种综合症呢?这些问题似乎还没有更好的文献和资料可以参考。首先说一说快速成长综合症的种种症状及其原因。

症状一、消费中的土豪现象

 所谓土豪现象指的是突然有钱的部分人夸张搞笑的消费行为,其实质在于不会花钱,糟蹋钱。原来应该说的是那些真的有点钱的人,实际上,在现在社会,只要稍微经济宽裕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土豪现象。这是历史的延续,并非现在发明。

 记得小时候,跟着爷爷去赶集,最大的愿望是能吃上一根油条,多数时候能够如愿,偶尔还要被欠账。有一次爷爷被我闹得够呛,生气的说,等有钱了,天天让你吃油条。这个梦想其实不是当时那个小孩子一个人的梦想,当时的成年人也没有奢望天天能够吃上油条。可是30年后的今天,不能说每个人天天都能吃上油条,毕竟中国还有发展很落后的地区,可是绝大多数人还是没有问题,更不用说什么茶叶蛋(台湾某教授语)了。可是问题就来了,当我们有条件吃油条的时候,是不是天天就是吃油条呢?显然人不会按照原先的愿望老老实实的吃油条就满足了,总要尝试那些原先连梦想都想不到的东西,于是各种夸张的消费就是在这种突然有了消费能力,但是缺少消费规划和消费品味的情况下发生了土豪行为的产生是个体掌握的物质与其自身的消费品味之间不匹配所形成的必然现象。

 这种现象尤其具有破坏性。有时候身体垮了。我们村原来最贫困的一个家庭(户主都是智障者)整天靠着赶红白喜事要钱为生,这几年,父母回乡得知,这个家庭的户主得了典型的肥胖综合症,原因是喜事多了,吃得也好了,赶场可以管饱,还全部吃肉。这种现象在农村地区并不少见。由于农业机械的推广使用,人力用的少了,杀虫剂和良种的使用,人力也用的少了。不用养猪喂牛,人力也用的少了。活干的少了,又有机会吃肉了。有的家庭居然天天吃烧鸡(条件较好)。没有几年,都得了营养过度的种种疾病。他们甚至都没有知识去看养生堂这样的节目,也没有很好的健康咨询条件。肥胖疾病就是他们最后的困难来源

  在城市里,喝酒一直是很重的社会风气,尤其在相对落后的地区,在官场上不喝酒似乎就没有办法当官。喝酒本来是中国社会中交往的重要形式之一,在粮食非常紧缺的年代,喝酒更是一种奢侈的接待品。小时候,家里经常快要断粮了,可是来了亲戚和朋友,都要借钱买酒招待。因为中国这个社会一直缺少全员社会保障,每个社会中下层的人都把社会保障押注在社会人情关系上。如果不能保持良好的社会关系,说不定哪一个灾年就可能熬不过去。这是一种贫困农业社会人际关系的必然结果。前几年,跟同学聚会,他们都抱怨酒场太多,以至于身体受不了了,大家感慨的说,官员都是酒精考验出来的,似乎比较有道理。但是最终身体都要受到严重的损伤。现在限制喝酒了,可能GDP减少了,可是官员们的喝酒压力反而小了,身体似乎可以更健康了,很多官员还是非常赞成限制喝酒。

 消费是否符合自己的需求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需要大量的知识或者良好习惯作为基础,没有自知之明,没有健康知识,没有好的生活习惯,消费不产生土豪行为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父辈大多数是文盲或者半文盲,他们没有足够的知识去规划自己的生活,没有厚实的家底打下良好的生活习惯,活着就是他们大多数时间内的主要想法,当有了点钱的时候,他们还能怎么样呢?

症状二、就业中的投机现象

 社会发展快了,很多人挣钱的速度也快了。中国人似乎每一个都必须成为那个先富起来的人,于是就业中的投机现象就涌现了。

 传销,似乎每个人提到都是深恶痛绝的,但是社会上又实实在在存在大量的传销现象。原来我们都以为是传销者都具有很强的洗脑能力,似乎具备类似宗教的手法,可以轻易的让人上当受骗。其实实际情况却是,绝大多数参与传销的人都知道传销是个骗局,但是每个参与的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躲过最后的灾难。那些坐局的传销头头们都是头脑很正常的,那些小头头脑脑们也都是非常清醒的。但是为什么他们还去搞传销?就是来钱很快。就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做实业需要踏踏实实的做产品,跑市场,哪里有传销动动嘴皮子,忽悠一下赌局来得快?一般一两年就是一个传销周期,跑得快的确实挣了钱,但是这些靠骗来的钱未来不会出问题么?也许有人信,但我从来不信来源不正的钱可以永远不出问题。

 年轻人就业的第一要素成了薪水。年轻人在很多年朋友聚会中的主要比较对象就是工资多少。这导致中国的企业职工对企业的忠诚度是比较低的,主要原因在于每个员工都希望尽快的挣钱。只要一个企业给的钱多,另一个企业的员工可能就跳槽。至于企业的发展前景,个人的职业规划,统统是次要的。这两年,我的毕业生陆续经历了就业投机弯路。往往都是毕业的时候,看着某个单位的福利待遇高,就一心要去,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与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同。有些忍耐留下来,有些则必须跳槽。这都是急着挣钱带来的坏处。

症状三、商业中的欺诈现象;

 为了更多更快的挣钱,在商业场上同样出现了各种夸张的欺诈行为。典型的如三聚氰胺问题,注水肉的问题,猪肉鸭肉当成羊肉串问题,各种非常有毒的食品加工过程问题,各种豆腐渣工程等。其中的所有问题来源都是为了挣钱多快好省。每一个希望多快好省挣钱的人在钱面前变得非常狰狞,他们自己不清楚那些东西有害吗?很清楚。只是他们从心里上并不觉得有罪恶感。中国人的面子观往往是非常局部的面子观,也就是说,他们只要在自己的乡邻或者朋友面前能够说得过去,就算是成功的,而不在乎外面的人如何看待他们。这好比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又好比掩耳盗铃的可笑盗贼。这种欺诈在资本社会的初期不管在世界上哪个国家似乎从来都没有避免过。这不是中国人特有的人类弱点。只不过中国得了快速发展的综合症,这种人性中的弱点被更加的放大而使得其结果更为令人震惊罢了。

症状四、职场中的恶争现象;

 社会中的发展快速也反应到职业生涯中,挣钱多少有时候跟权利的大小也是分不开的,于是在职业场中,各种恶劣的竞争手段也都层出不穷。行贿受贿,各种山头关系裙带,各种小动作,各种说不出口的下作手段随处可见,每个人都要急于踩着别人的肩膀爬得更高。这当然并不是现在才有,中国的精英历史就是一部官场和后宫的历史,在这方面全世界都要服输。只不过在经济发展非常快速的年代变得更加夸张和严重罢了

 官场恶劣竞争的结果是,每个官员都是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的陷阱在哪里,官员们除了花天酒地时的短暂快乐麻木之外,更多的是焦虑。于是各种大师就成了他们的心灵导师。王林等所谓大师之所以有市场,难道不是因为那些感觉不到安全感的官员们主动提供条件的么?如果每个人都是觉得自己的职位来的正大光明,不担心未来,谁会去相信一个这样的大神?社会风气的变坏必然出现一些类似于妖的人物,历史上就是这么说的,现实中只是又一次验证了而已。

症状五、教育中的功利现象;

  教育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但是教育是服务于社会的,社会得了快速发展综合症,教育绝不会独善其身。于是教育出现了同样的非常功利的现象。从幼儿园开始竞争是一种残酷的教育功利化的最糟糕结果。每个人都担心自己的孩子落后,于是想尽一切办法争得更好的条件和机会。社会中的欺诈也引入到了教育中。高考移民,假的运动员,假的获奖,假的论文(中学生发表研究论文),假的各种资质,甚至代考,送学位等。这些都在身边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我们不能想象,一个靠欺诈得以进入更好平台的年轻人不会没有心理阴影,不会不受到这种欺诈行为的影响。指望这些靠欺骗成长起来的孩子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似乎是个谁也不大相信的故事。

症状六、科研中的浮夸现象

 社会发展很快,科研发展的速度自然也不能落后。于是我们国家的科研在30多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基础的情况下,开始快速发展。到了这几年,快速发展综合症也越来越严重。最严重的莫过于科研上的弄虚作假和科研资源分配过程中的团团伙伙现象。科研上的弄虚作假也该到了需要好好反思的阶段了。那些不可能实现的科研目标怎么通过评审,怎么通过验收的,那些还在继续进行的很多科研项目对国家有多大的作用,都需要认真而深入的反思。否则,受到伤害的绝对不是国家浪费了一点点钱,而是中国科研健康发展的基础,那就是科研的严肃性被破坏了。科研和很多商业项目一样,成了可以胡乱编造的故事,这是整个中国科研共同体共同的责任。这方面说的人很多了,不再多说。

 上面所说的仅仅是快速发展综合症的一小部分,社会中的绝大多数负面的现象都跟中国物质发展的速度快于中国人素质提高的速度有很大的关系。这里面既有人性中的弱点问题,也有社会管理问题,更有教育问题在里面。人性的弱点可以通过教育得以逐渐改善或者抑制。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不断的引导正确的方向。作为管理者,因为拥有更多的精英智慧,有责任去引导。我们不是管理者,我们可以讨论我们自己是否得了同样的综合症,我们是否可以避免得这种综合症?我想这个问题每个人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一、可以当非主流

 我们之所以会得快速发展综合症,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被迫去当主流,而主流得了这种症,于是我们也会得这种症。一旦得了这种症,似乎不容易痊愈。很多人将一生都会受到其影响和伤害。尽管可能没有那些身体受到伤害的来得明显,但是其潜在价值得不到真正发挥可能是必然的。如果主流都是有缺陷的,那就可以不当主流,而当非主流。从历史上看,重大科学和技术的产生,都不必须是主流产生。爱因斯坦不是主流科学家,很多科学技术的发明也不是主流科学家做出来的。因此,科学研究有其自己的规律,不是非要当主流才可以完成自己的科学愿望。

二、可以发展的慢一点

 每个人的最优发展节奏是不一样的,在大多数时候,速度并不是最重要的。当我们缺少走得更远的各种基础的时候,我们需要慢下来打基础,而不是非要强行去奔跑,以避免摔倒。只要不断的往正确的方向前进,速度从来都不是问题。小孩子走路跑的都很快,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们会跑来跑去,目标性较差,总的走路速度反而很慢。有一次,小孩抱怨我走的快,我说,你看,我走的其实很慢,你比我快,但是你为什么总是跟不上我呢?就是因为方向。每个人的发展都是这样的,发展好的人,不是那些看起来发展快的人。

三、可以多读点书

 我们处在这个社会中,父辈留给我们的习惯肯定有很多已经不能作为指导。社会整体行为也是有一定问题的,那只能通过读书来解决什么是正确道路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在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很多前人都已经做了深入系统的思考和论述,我们仅仅需要认真读书、理解并身体力行那些已经经过千百年锤炼出来的优秀智慧即可。可是现代社会读书的氛围太缺少了。在地铁里,在公交上,我们看到最多的是手机。人们大都通过手机看一些消息。不是这些手段不好,而是我们是不是在正确的应用这些手段。读书还是那些经典比较好,那些网络文学的营养实在是不好。

四、可以更扎实一点

 人的发展需要遵循一定的规律,那就是脚踏实地永远都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每一个课题都要扎扎实实的做,每一个想法都要认认真真实实在在的做,弄虚作假最终害人害己。唯有扎实才能在收获的同时获得安静的心理。

五、可以更长远一点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社会已经存在几千年,还会继续存在。我们只是这个地球上短暂的画面,因此,我们可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点。这样我们或许能够随着这个社会和这个地球获得一个满意的人生。当我们不顾一切的埋头于当前的蝇头小利时,我们可能正在糟蹋本来可以更好的人生。

社会是由人构成的大河,每个人都是这条河流的一份子,当河流在快速流动的时候,保持自己的平衡和稳定更加困难。我们国家正处于高落差的快速奔流时期,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舵手,自己这条船能不能走得更顺更远,其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我们能够不断地理清自己的思路,不被当下迷惑,不被金钱迷惑,不被权利迷惑,大多数人都可以选择一条更为理想的路。否则,即便我们某一天得到了一些名誉金钱和权利,也许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就迷失了自己,颠簸甚至翻船似乎都完全有可能。一家之言。

silong.peng@ia.ac.cn

2015.08.22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416-915017.html

上一篇:股市一瞥:没有高利润的所谓高技术还不算是高技术
下一篇:将事业嵌入历史:未来中国科研的重心

29 徐旭东 冯大诚 朱延平 闵应骅 廖传安 魏武 白龙亮 武夷山 肖里 文克玲 许方杰 褚昭明 赵鹏 祁威 黄永义 黄焕平 王善勇 张红光 王启云 徐志刚 梁洪泽 李宇斌 秦占杰 马秀兰 赵磊 钟振余 谢卓 ghzhou5676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5 1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