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交叉:架通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jl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长沙非线性特别动力工作室

博文

压力下的泪水

已有 3600 次阅读 2009-2-11 21:37 |个人分类:“90后”视界|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教育, 高中, 泪水, 压力, 减负

博主按:今天《科学网》头条为陈学雷的文章《教育改革不应以减负为主要目的》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14263。看来大家都在关注下一代的教育问题。如今高中三年的学习内容,压缩在高一和高二两年完成,而高三整整一年为所谓的复习时间,以应对高考,不知这个负担是否该减一减?让我们来看看Muchi的《压力下的泪水》吧。
在烈日下我仰着一张期待的脸庞,来到了这里,憧憬着全新的高中生活。原以为会顺畅平静的生活与学习,却没有料到会是针扎般的辛苦。每天伏在桌前,带着厚厚的眼镜,挥舞着笔杆在纸上沙沙作响,直至隔壁房屋中传来微弱的鼾声,我才会合上双眼,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但事总与愿相违,我的身体在健康成长,但是我的考试成绩就像发育不良,这让我的付出白白流走,毫无收获。日复一日,我在繁杂的公式与低微的分数之中之中渐渐迷失了自我,我在怀疑着到底是我在做题还是公式在主导着我的世界。
坚强在一次又一次挫败之后并没有成长起来,反而还被削弱了它原有的棱角。那低微的考分在梦中惊醒着我,那羞人的名次在讥笑着我,他们像童话里吃人的妖怪,像世界金融风暴一般朝我汹涌而来。我虽好强但又力不从心,眼泪就像金融海啸流失的金钱数目那样庞大,在我脸上流淌着,滴落在满是红叉的作业本上。我像各国政府领导一样采取各种措施来制止它的流走,却又拉拢不住,只能流走。
我所有的学科就像受到的金融风暴,呼啸而来且卷席了我的希望。压力扑到而来,触动了我的泪腺,泪水汹涌奔出。我哭得最频繁的时期是在幼儿园,但是十多岁的我,居然还可以再赶超以前的记录,相比之下现在的自己太软弱了。
但这也不能全怪中国的教育,大多数还是在于自己,由于自己的软弱开始畏惧学习,由于自己的软弱而只能哭泣。泪水只是一种咸咸的液体,擦干它也就过了。但是泪水是一种尊严,所以它才不能轻弹,轻易的流落下来就是在亵渎自己。
我因学习而哭泣,被那些繁杂的公式定理所困惑。但学习只是一门工具,不值得哭泣。我应该拿出一些勇气来面对它,因为我不想再矫情的咬着作业本看着那些公式哭的稀里哗啦,不想再被那些低微的分数骗走更多的眼泪,不想再被那些垫底的名次像金融海啸一样的汹涌着我的双眼。
我要把那些眼泪收起来,收在我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用坚强的盾牌困住,让它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有我的微笑,尽管有那些恼火的成绩;外面的世界有我的伙伴,尽管我的名次深不见底;外面的世界有精彩的风景,尽管有那些没完没了的作业。因为外面的世界是美好的,所以那不是用来感恩的眼泪最好不要出现在那里,那些软弱的眼泪不适合那里的一切。
我只是想做一个坚强的人,就算成绩、学习压力如何。我不想做一个矫情泪哒哒的人,沉溺在压力之中无法释放的人,不想把我的坚强与尊严输在那些是非的名次上。我是个里成年不远的人了,所以无论我未来的怎样,也要坚强的面对。
励志故事和肥皂电视剧都是这么告诉我的,只要坚持,终于有一天会到达胜利的顶峰。所以拿出几分自信,收起自己的幼稚与软弱,开始新的一天。
泪水,不能再轻易的划过脸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12-214459.html

上一篇:第三次世界大战——金融“核”战争已经暴发了
下一篇:从物理学视角思考金融海啸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16: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