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然读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123259241

博文

寻访民间图书馆手记:访周飞农家书屋

已有 844 次阅读 2022-8-29 21:35 |个人分类:我去过的图书馆|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今年暑期调研,第一站就是周飞农家书屋。遗憾的是,因种种琐事缠身回来后没能及时下笔成文。没想到竟然拖到今日---暑去秋来,假期结束,新学期开始,天气也从酷热变成凉爽。

然而,那天的记忆,依然深深地刻在脑海中,总要写点什么才能心安。

他叫周飞。

是周飞农家书屋的馆长。

尽管他说他不是馆长,只是个管理员,但我认为,他是最当之无愧的馆长。

周飞的家在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后村镇西草坡村110号。

村子的名字不好记,最怕这些东西南北的方位词,根本搞不清方向。

但是门牌号很特别,一下就记住了。

一大早从济宁启程,虽然也走了些冤枉路,但是有导航指引,总体还算顺利。

先到了日照与同事汇合,然后一起前往,路途之遥远有些超出想象。

炎热的天气,长途奔袭,到达西草坡村的时候,体能已近极限。

太阳毒辣辣地照着,人一旦从开足冷气的车子里出来,立刻像进了蒸笼,汗水瞬间湿透衣衫。

我热得喘不过气来,汗水就像小溪一样,多个支流在脸上流淌。

我开始怀疑此行的目的和意义,一定是脑子错乱才会在这样极端高温的天气里到处乱跑。

炎炎夏日,宅在家里,吹吹空调,喝杯咖啡,读本书,那日子它不香吗。

我甚至已经在发愁,返程如此漫长,如何才能把车子开回去。

当然,时空错乱也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见到周飞后的一切,让我明白了每一次“奔赴”的意义。

周飞的家,就是一栋普普通通的平房,和其他人家的房子并无不同。院子的大门非常宽敞,没有特别的标记。

进了大门,小院的正中是一块小小的空地,有几盆花,也种了些菜。坐北朝南一排瓦房,东面三间是周飞的卧室和他的书屋。

是的,他的家就是图书馆,图书馆就是他的家。

也可以说,图书馆住在他家里,他,住在图书馆里。

周飞早早地等在家中,正对门以及右手边是书屋,左边有一个小隔间,是周飞的卧室。

周飞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衫,看起来有些旧了,领口处已经洗得变形。他脸色苍白,说话声音轻轻的,话不多,与想象中的周飞有很大的不同。

这之后很久我才知道,我们去的那天,周飞正发着高烧,他不愿意错过我们的来访和见面,硬撑着生病的身体不愿意告诉我们。后来,吃了药,打了针,住了院,十几天后才慢慢恢复。对周飞来说,一次小小的感冒,就如同征服一座高山,轻易地就能把他打倒。

房间里所有靠墙的地方都是书架和书,连门后边的窄小空间都是。

书架的型号、高矮、颜色、新旧都不一致,看得出书屋建设的不易。

我一边查看每架图书的内容、分类以及排列,有些带着书号,贴了书标,应该是来自文化部门的配送;有些书架上写着残疾人联合会捐赠的字样;

更多的是来源不一的捐赠图书,其中有不少珍贵的大开本画册,还有一些中英双语介绍不同国家风土人情的画册。我好奇的是,这家小小的农家书屋,竟有这么多如此精美的图书。

后来了解到,这些图书都是周飞用几百封信件“求”来的,他们来自几十家驻华大使馆。

我一边和周飞聊天,一边做着记录。周飞后来跟我说,他看到我拿出小本子和笔,觉得我很像记者,只有记者才这样认真记。

之后,周飞把农家书屋的借阅记录拿给我们看,一本又一本,全部都是手工记录,各种字体,都是来借阅图书的村民和孩童借还图书时自己登记的信息。

周飞又拿出一大摞各种各样的留言本,都是到访的客人留下的。还有几大本热心网友给周飞做的剪报本。我想用手机都拍下来,回家后再慢慢看,后来发现实在是太多了。

征求周飞的同意后,我到他的小卧室里看了看,一张小床靠墙放着,床的内侧塞了一个小书架,其他墙面也都是书架和书,书本堆放得有些凌乱,床前床后也堆放了一些杂物。

一台小小的壁挂式空调还在运转,有些凉意,但远远达不到凉爽的程度。为了照顾周飞生病的身体,周飞的父母在尽最大的努力,为周飞创造一个好一点的环境,他们自己连一个台式的风扇都舍不得用。

看到周飞在如此局促的空间里休息、读书、写作,心中有些酸楚和难过。

周飞的父母告诉我们,以前只有周飞有低保补助,现在他们三人都有了,生活还过得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周飞的治疗和常年要用的无菌敷贴,都是需要自费的,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们年龄大了不能外出打工,周飞也离不开他们的照顾,只能干点农活换点收入。周飞只有一个爱好就是读书,他们也只能选择全力支持他。

周飞的身上,有无数的光环,他曾经获得过“山东省十佳农家书屋管理员”称号,获得过“全国优秀农家书屋管理员”称号,获得过“伯鸿书香奖”;获得过“感动日照十佳人物”。2012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自传体纪实作品《轮椅上的飞翔》,书的封面上写着“一个人能感染一群人,一群人能感动一个时代,这就是周飞的力量”。

可是,今天,除了感受到周飞的力量,我还看到了一个日常生活中真实的周飞,当一切光环褪去,他还是那个始终要和疾病作斗争、只能困于轮椅和病床之间的周飞。

当我问及以后的打算,以及种种困难之下,是否还能管理和继续维系书屋时,周飞平静地说,反正自己也要读书的,他和书屋已经融为一体,他在,书屋就在,他起床,书屋就开了门,任何人都可以来借书。

天气太热,也怕周飞的身体吃不消,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告辞了。临走时,当我问及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时,周飞轻轻地摇摇头。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力。

我把我的《书香英伦》送给周飞,又带走他的《轮椅上的飞翔》,且不说他从2007年至今,十五年如一日,克服种种困难,艰难求书,在家中创办、管理“周飞农家书屋”,服务村民的经历,单就这一本200多页的书,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克服重残身体,一字一句在电脑上敲出来的。

后来,我收到了周飞发过来的的《书香英伦》的读后感(遇到一个人,爱上一本书,读遍《书香英伦》),同时收到了他的另两部书稿,一部是《春天从农家书屋出发》,13万字,另一部是《我的信札简史》,12万字。全部都校对完毕,排好版。真心希望能有好的契机,有好心人帮助他出版。

我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读完,掩卷细思,面对命运的磨难,周飞一定经历过许多绝望和悲痛的时刻,可是字里行间,少有抱怨和沮丧,读到的是不屈的抗争,是咬牙坚持,是拼命向上,是逐光而行。

他本身就是一束光吧。

光,意味着方向、温暖和勇敢。


【详细图文请点击】

【暑期调研第⑥弹】我去过的图书馆114:走访周飞农家书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20440-1353175.html

上一篇:午后,遇见:建行书院
下一篇:秋日私语:离别有时,相聚亦有期
收藏 IP: 123.132.109.*| 热度|

4 尤明庆 张晓良 史晓雷 籍利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01: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