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按标题搜索
我的胃酸倒流与防治经验
2022-12-1 11:04
我的胃酸倒流与防治经验 岳中琦 23 年前的今天( 1999 年 12 月 1 日),我开始了在香港大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在这 23 年期间,我经历过不少病痛。其中之一就是胃酸倒流。 我的胃酸倒流大约是在 2004 年或 2005 年开始的,一直持续发生。也去医院治疗过。医生给一些药,吃完后,效果 ...
187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成群戏水寻鱼小白鹭
2022-10-5 12:15
成群戏水寻鱼小白鹭 岳中琦 昨天下午( 2020 年 10 月 4 日重阳节下午),看到了香港大屿山一条山溪进入海水口地方,可见芦苇丛中的成群戏水寻鱼小白鹭 Little egret 。 请参见该视频 https://blog.sciencenet.cn/video.php?mod=vinfopid=2137 2022 年 10 月 5 日 ...
156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张佑啟老师
热度 2 2022-9-27 13:06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张佑啟老师 岳中琦 我们土木工程系荣誉教授和特别顾问张佑啟老师( Cheung Yau Kai , Y . K. Cheung)于2022年9月23日 晚在香港玛丽医院安祥离世,享年 88 岁。张佑啟老师是世界著名的计算力学大师、有限元法先驱者,为科技发展和大学教育贡献了一生,教育与激励了众多学子。 ...
5532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一段提笔忘字的经历
热度 1 2022-9-17 20:21
一段提笔忘字的经历 岳中琦 今天下午,与我的两位博士研究生讨 论 论文写作事宜。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个经历。这个经历就是提笔忘 字 。 我依然还记得,在小学阶段,我在写语文课的作文功课时候,常常会发生拿起笔来写 字 的时候,脑海出现的是一片空白,想不起和记不得任何中文字的写法。因此,写作文就成了一 ...
204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解決香港和世界缺砂危機的原創科研成果
2022-9-9 09:05
解決香港和世界缺砂危機的 原創科研成果 Tech Talk, Faculty of Engineering, HKU Dear friends, colleagues and students, We are delighted to announce that the Tech Talk will be held at the Tam Wing Fan Innovation Wing Two with details as follows: Background Tech ...
1220 次阅读|1 个评论
现在大旱会有大地震吗?
热度 3 2022-8-29 15:33
现在大旱会有大地震吗 ? 岳中琦 上周五( 8 月 26 日),一位北大 79 级同学在同学微信群中告诉我和大家,“又在网传,大旱之后必有大震了。” 我回答道:“现在发生大地震难了啊!到处都在打井取气,大地震的能量天天都在被人为释放!旱震理论是在过去没有打井取气时候的现象,当然,也不唯一。” ...
146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港大校园荷花池秋色
2022-8-22 19:01
港大校园荷花池秋色 岳中琦 昨天中午,我拍摄了一段香港大学主校园荷花池的秋季景色 视频 。 我将这段视频放在我微信的朋友圈。 一位朋友留言写了以下几句话: 七律 荷塘秋色 港大入秋美校园,书声到晚变诗篇 鱼群嬉戏荷塘月,粉蕊孤独景色间 生命疏忽一甲子,文明短 ...
23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
2022-7-24 18:02
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 岳中琦 我一直记得,在我硕士毕业的 1986 年前期,国家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发展经济,确定了四大重点发展领域。这四大领域是建筑、交通、能源和材料。我没有想到,我将近 40 年工作与研究历程一直是围绕着这四大领域。 1986 年 7 月获得地震地质学士和地球动力学硕士学位后,我加 ...
16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古老的、永恒的、挑战人类数学智慧的课题
热度 1 2022-7-24 11:58
古老的、永恒的、挑战人类数学智慧的课题 岳中琦 自 1979 年上大学以来,我就一直热衷于通过经典数学手段,攻克和破解科学和技术难题!一年前,在思考和准备做相关研究的应邀学术报告时候,我想到、总结和写下了以下这个体会! 求解弹性力学等经典多场理论的偏微分场方程组空间或时间问题的闭合解是 ...
343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1
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
2022-7-5 22:01
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 岳中琦 自 1986 年参加工作以来,我有五次登上了青藏高原的经历。其中四次都经历了强烈的高原身体反应,身体倍受难受和煎熬。 第一次是在 1987 年大概在 4 到 5 月份。 当时我在北京工作,参加了西宁曹家堡新机场建设。主要工作任务是用洛阳铲在黄土地中打垂直细长空洞,再灌水 ...
2559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