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精选

已有 4916 次阅读 2009-4-13 08:0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花开花落

西大楼前有三棵花树,一字儿排开,给沉闷的大院平添了几分景致。

我每天都要在西大楼前面的路上走上好几回,从夏走到秋,从冬走到春,我熟悉这几棵树像熟悉最亲密的朋友。每年春天,最右边的那个树是大姐,最先冒出粉色的花蕾,早上看还是花骨朵,傍晚时已是一树的花开;中间的那棵树是二妹,这时才刚刚冒出淡绿的花苞,待到第二天去看,已是一树的白花,颇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数万树梨花开”的味道;又过了几天,最左边的那棵树,是慵懒的小妹,被小鸟的歌唱惊扰了美梦,探头探脑冒出几个鲜红的花苞,悄悄打量这春天的世界,将开未开,倒是别有一番韵味。因了她们花开的时间不同,倒让我每天清晨多了几分企盼,想知道新的一天里这三姐妹又会有怎样的装扮。

我看她们花开花落已经三次了,熟悉她们的颜色和花香,常想起席慕蓉的那首诗,“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化成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不知这三棵树,是不是和我有缘,也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所以早早立在这里等我,等我凝视她们花开的灿烂;还是我和这些树有缘,才千里迢迢来到她们的身旁,注视她们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每日经过她们的人成百上千,每日经过时总该有人把她们细细打量,是否独独我留了意,把她们放在了心间。这是不是就是缘分呢?我没有照相机,我只有一双记忆的眼睛和一支胡乱涂鸦的笔。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她们都不太惹人注意。只有在这初春的季节里,一树花开,能让行人瞥上几眼,只有这几日是属于她们的好时光。可惜花开的日子总是短暂,三五日后,走在这条路上,已是落英缤纷,只有空气里还弥散着几缕芳香,证明她们曾经开过。今年的春天还好,春意盎然,她们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好好开上几天。记得去年这个时候,花苞刚刚绽放,突如其来的一场春雨把她们打得一片狼藉,零落成泥辗作尘,让我心疼了好久。一年的孕育,就这样被打地七零八落,像个生不逢时的文人,空有满腹经纶,却适逢乱世。

宝玉喜聚不喜散,生性喜欢热闹,不愿分别;黛玉喜散不喜聚,性格有几分孤僻,她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因为害怕离别,所以宁愿不聚。聚散两依依,生命原本就是一场旅行,我们来到这个尘世,就有离开的那一天,正如这花开花落。终有一天我会离开这几棵树,离开这个大院,离开我喜爱的朋友和敬爱的师长,踏上人生新的征程;终有一天我会在别的地方看风景,看花开花落,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也终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尘世,告别我爱的这个天堂,像花朵在春风中告别枝头……。不要悲伤,不要哭泣,且在这春日里欣赏花开的声音,在睡梦里聆听远处传来的歌声: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林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225836.html

上一篇:这尘世是我唯一的天堂
下一篇:我自冷眼看人生—善与恶的较量

12 张志东 刘玉平 郑融 吴雄斌 陈绥阳 王亚娟 钟炳 杨秀海 刘立 马丽丹 魏东平 L1120Y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4: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