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行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ejj 天,地,人

博文

音乐会; 见到夸克之父盖尔曼

已有 3919 次阅读 2009-5-16 16:42 |个人分类:上学记|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盖尔曼

星期二是学校春季的音乐会。我演了三个曲子,但都不是独奏:勃拉姆斯的第二单簧管奏鸣曲的第二乐章,巴赫的BWV 1079,双簧管小提琴和钢琴的三重奏,还有帮Ingrid伴萨拉萨特的流浪者之歌。最后一首反响很好,Ingrid拉的炫,我伴的也恰到好处,干柴加烈火的曲子。。。

演完我说我再也不干这种事了:三个曲子用一个星期练出来然后合。说给Mr.Pesic他眼睛都瞪大了。即便我视奏再好这么干也还是头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确切的说一个星期都没有,勃拉姆斯是上个星期四我们才决定不奏第一改奏第二乐章,上个星期天中午我才拿到新的巴赫的伴奏谱,下午我和Ingrid才决定上流浪者之歌。虽然最后演出没出什么岔子。但是实在是太痛苦和危险了。星期天我咬着牙练了十个小时琴,满手的汗,部分也算是紧张所致吧,因为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把握。

我的的大部分课业昨天就算结束了。下星期就只有两堂seminar。但是假期还没有开始,因为Bela要我们在假期之前把网站调试成功。所以下个星期就要往研究所跑两三次了。

今天去研究所,刚好碰到他们又在开什么会。走在过道里突然看见一个白发苍苍有点驼背的老人走过来,定神一看不错,是盖尔曼,发现夸克的那个盖尔曼,他应该是在60年代拿的诺贝尔奖,50年代费米唯一看的上的美国物理学家。他正好到厨房里去拿吃的。我们对他笑一笑,但是没敢打招呼。

把今天的任务做完,Bela说他们去市中心打台球泡吧去了。好么,美国的科学家也真是的有意思。Bela问我们想不想去跟这些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们泡泡吧。本来我们都决定直接回学校了,因为我们如果去的话就得从市中心走回来。但是昆同学听说里面有优秀的物理学家。于是半道上我们改主意了:去!

本州的禁酒年龄是21岁。21岁以下的都得在楼下,21以上的楼上楼下都可以在。不用说这些科学家们都满21岁了。但是昆同学没满。服务员来查ID,昆同学只能硬着头皮吧学生证掏出来,准备被赶到楼下。5秒钟以后服务生却把他的ID还给他,转过来看我的,又是5秒钟。他说,怎么上面没写年龄啊,我说不是写着出生年月嘛你自己算算啊。他说哦。转身走了。很明显,他没有算出来昆同学还没满21岁。我和昆在后面窃笑不止,20以内的算术都有问题你怎么当这些天才科学家们的服务生啊。

这才看见盖尔曼先生正在一堆年轻科学家里饶有兴致得看他们打台球。那些科学家们根本不像是做学问的人,和我们认为的那种做分严谨生活朴素的呆呆的物理学家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他们简直就和街边上拉着女朋友喝着点酒打桌球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他们都带着女朋友,还是有女科学家带着男朋友?)。Bela先是把我们引荐给一个正在打桌球的物理学家那里。你可以感觉到他人有点怪,就是似乎是天才的那种怪,对人不冷不热,说话迅速却有时候不着边际。他专心打球,我们并没能聊很久。

然后我问Bela能不能跟盖尔曼聊几句。他说去啊,他似乎正在找人聊天呢。我们冲过去。自我介绍一下,跟他握握手。他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中国,他说哪个part我说西南,然后他张口就说是不是“Yunnan”啊,我一惊都不敢相信,当他再说了一遍我确认他知道,我说你知道Kunming吗?他说知道啊,我去过呢,还有什么西双版纳。

我靠,盖尔曼什么时候去得云南我怎么不知道。。。

他说你直接从云南飞到Sanfa Fe Institue做研究。我说不是啊。我们在这里上学,great books program,经典教育读大书。我问他对这种教育怎么看。

他说啊,stupid。不是那些书,而是这种教育。我说为什么啊,比如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我们要不到读它。他说他也读过,你可以那样去想,但是我们现在不那么想啦。牛顿发现了什么什么。他说这种教育教你的只是怎样argue。

我说,我的tutor说是教我们的是怎样思考,盖尔曼说他觉得就是怎么argue。离开时他说,this education is corrupting you。

昆和我都听得蛮郁闷。虽说很多科学家对我们这种教育都不太感冒,(洛斯阿拉莫斯的物理学家对昆说,啊,你要做物理,你来接受这种教育干什么,it doesn't make sense.)但是反对的这么厉害的似乎是还是头一个,况且是这么有分量的人。(爱因斯坦说的是,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可以接受这种教育。)

在从市中心走回学校的路上我和昆一直在讨论,这种教育到底怎么样。这个问题其实我一直在问自己,前段时间似乎有了答案,这对我应该是最好的教育,但是盖尔曼的话,即便他是随心一说,我们也不可能不认真考虑。忘记是谁说的,对年轻人最难办的一件事似乎就是,他们绝对信任的,最智慧的长者们,却坚定的说出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来。

星期一去问最智慧的Cornell先生,把盖尔曼的话告诉他,看看他怎么说。

 

不管怎么说,准备回到可爱的Kunming吃米线喽~~ 这两天挥挥衣袖,不带走美国的一片云彩,也不带走美国的流感病毒,祖国人民请放心。。。

盖尔曼和费曼的故事http://liwei1.blshe.com/post/2185/21775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484-232307.html

上一篇:Google将新增数据搜索功能
下一篇:在美国看H1N1流感

2 王春艳 武夷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