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nrongchen

博文

在美国人F. H. King眼里百年前中国人如何种地

已有 746 次阅读 2022-6-28 19:50 |个人分类:土地资源|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在美国人F. H. King眼里百年前中国人如何种地

 

题记:近读一文,题目是“钱学森的回信”,讲的是有一青年叫郝天护,发现钱学森的论文里有一个误差。写信后得到钱学森的回信。信中说:“很感激你指出我的错误,可见您是很能钻研的一位青年。科学文章中的错误必须及时阐明,以免后来的工作者用了不正确的东西耽误事。所以我认为,您应该把您的意见写成一篇几百字的短文,投给《力学学报》,帮助大家。您认为怎样?”后来钱先生推荐,在1966年《力学学报》上发表了700字的短文。(参见《读者》杂志202115期)

这让我想到有个著作翻译出了问题,有人不承认,不能面对事实。

 

 

1909年美国农业土地管理局长King H.F.途径日本到中国,考察了中国农业数千年兴盛不衰的经验,在1911年写成了《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一书,该书主要指出中国农业兴盛不衰的关键在于农民勤劳、智慧、节俭,善于利用时间、空间提高土地利用率,并以人、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废弃物)堆积沤制成肥料、塘泥等还田培养地力。《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一书,对英国植物学家(Howard)影响极大,他在《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一书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研究总结中国传统农业的经验,在30年代初倡导有机农业,并由贝弗尔夫人和英国土壤学会首先实验推广,Howard1940年写成著作《农业圣典》,在1945年美国Rodale受其影响,创办了有机农场,至今一直从事有机农业的研究工作,是国际有机农业运动的积极倡导单位之一,而且《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一书至今成为指导国际有机农业运动的经典著作之一。

上个世纪初美国的农学家金氏(FHKing)前来中国,途径日本、和朝鲜考察农业,回国后写了一本书《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极力赞扬东亚的传统农业。这件事在中国的农史界经常被提起。金氏于190922日离开美国的西雅图,同年718日前后离开日本返回美国。这期间访问日本、中国和朝鲜,而在中国的时间最长,大约为4个月20天。在中国访问太湖流域的时间最长,前后两个半月。其余时间访问香港、珠江三角洲和西江流域、以及现在山东省的青岛和济南、天津市和吉林长春市。他观察中国农业时南北兼顾,既看到南方泽农和北方旱农的不同处,更多地注意到二者的共同特点一一那就是用养结合、精耕细作和地力常新。

金氏在他晚年拖着老迈之身不远千里来东亚考察农业(当时他夫妻俩是坐轮船来的,从美国到日本的横滨花了20天时间),其动机和目的在哪里?读他这本著作必需要把这一点搞清楚,就是说要把他的问题意识搞清楚。他在著书的序文里说,他们早就渴望跟中国和日本的农民见面,用自己的脚走进他们的田园来考察,亲眼察看并理解世界上最古老的这些农民们所采用的若干方法、器具和习惯等。他说:“我们渴望了解经过二千年或三千年甚或也许四千年之久的今天,怎么使得土壤生产足够的粮食来养活这3个国家稠密的人口成为可能。现在我们得到了这个机会”。

显然,金氏最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东亚三个国家人口那么稠密而其地力经久不衰竭?金氏之所以有这个疑问是有其背景的。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从他著作的字里行间看得出来,他对当时美国式的农业之前途是感到忧虑的。例如说美国农业使用大量的化学肥料;美国的农耕方法使肥沃的处女地不到三代人就地力枯竭,

其次,要想到金氏是一个受过西欧现代农学熏陶的农学家,特别专于土壤学、肥料学、农业工程学。他在中国实地考察农业的时间虽然只有4个多月,但可以想象,在他到中国之前,肯定对中国农业有一定的研究。而他仍然坚持一定要来中国亲眼考察,为他的著书写序言的美国农学界耆宿LHBailey教授称赞金氏是"训练有素的观察家”。

金氏这本著作在国外学术界的影响不小。德国学者Wargner的《中国农书》随处引用金氏此书。著名的有机农业之倡导者英国的Albert Howard和美国的JIRodale都读过金氏的著作,深受影响。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的代表干事一乐照雄称赞Albert Howard“真正的农学者、真正的生态学者”。自从上个世纪后半叶西方石油农业的诸多弊端暴露以来,提倡替代农业之声此起彼伏,如有机农业、自然农法、生物农业、生态农业、循环型农业以及持续农业等等。看来,说金氏是现代持续农业之先驱者也未尝不可。因此,可以认为金氏是近代西欧农业科学的继承者,而他的农业观或者说农学思想具有很浓厚的有机论及生态学因素。以下就从这一角度来验证一下金氏对中国传统农业的看法。

首先看看金氏留意到中国农民使用哪些肥料。把主要的列举如下:人粪尿、家畜禽粪尿、蚕屎、蚯蚓粪、草木灰、草木落叶、绿肥、堆肥、骨肥、泥肥、土肥、蒿秸、蜗牛壳、豆饼、灶灰、其它杂肥。这些肥料的绝大部分是有机肥。金氏没有提到化学肥料的弊害,只说化肥的来源不是无尽藏的,而且由于使用化肥而默认了植物营养素的浪费。这可以说是他对近代欧美社会的一种文明批判。相反,他在书中多处讲到有机肥的好处。其中最强调废物利用的重要性(第九章)。人粪尿、家畜粪尿、草木落叶等等废物都不浪费掉而当作肥料归之于土。这就是一种循环利用。汉字“粪”的本来意义是“弃除”,后来变成“肥料”的同义词。

金氏强调废物利用,称赞蒙古人种勤俭、劳动的美德。又说中国人是由于人多地少,迫不得已千方百计利用一切能利用的废物作为有机肥料,这也道破了真理的一面。但他的洞察力并不止于此,他同时还看到施用有机肥在农学上的合理性,虽然这在今天已经属于常识的范围,而且也是中国古农书上已经说过的。施用有机肥不但能给作物补充植物营养素,还可以改善土壤的理化性质,增进土壤的肥沃度。施用有机肥生产出来的农产品质量好。金氏说中国人不但是给作物营养(Feeling the Plants),还给土地施肥(Manuring the Land),增养肥力。日本的一些老农也有类似的说法,他们说这是“土づくり”(培肥土壤的意思)

在中国农民施用的众多肥料中,金氏特别注意观察河泥(Canal Mud)、草塘泥(沤肥)。他在太湖地区昆山、嘉兴仔细观察草塘泥的制造、施肥过程,为此不辞在不同时期往返同一个地区之辛劳。在山东省他观察了土肥的制造、施肥过程。他认为土肥是一种硝化过程的应用,欧洲的硝石农法(Niter Farming) 此类似,说很可能是从中国传的。凡上述种种,证明东方的农民通过实践掌握事物的本质,而其中所包含的原理是值得他们美国人花费精力来研究的。

中国农业的间、套复种的多熟制度也是使金氏叹为观止的一种传统习惯,说东洋人善于集约使用时间和空间(第十一章)。他说的集约使用或有效利用时间和空间,不仅是指多熟制度(System of multiple cropping),还包括类似在田地以外的地方制造土肥等。在他的著作的第十一章里,他举了在太湖流域的冬小麦套种棉花的例子,据他的计算,这种方法比不实行套种——即等小麦收割完后才开始播种棉花的方法要节省30天的时间。这样,如能伴之以合理施肥和精耕,就能从单位面积的土地上获得最大的收获。关于间套复种的多熟制度,金氏侧重说明其节省时间和空间的效率面,当然他也一定注意到合理轮作实际上也就是保持地力常新壮,改善农田生态环境的措施。

除了以上所述以外,金氏在太湖流域还观察了河网和农田的状态、稻作栽培技术、养蚕业、茶业以及农民生活的其它方面如燃料、建筑材料、织物原料等等,可以说衣食住行各方面都他仔细考察。熟读他的著作,会觉得他不仅是一个技术精湛的农学家,更是一个具有高深哲学思想的农学家,而且是个对农民抱有深厚感情的人道主义者。

金氏考察东亚农业回国后,留给他整理资料、思索著书的时间太短,不到两年就与世长辞,著书也没有写完。据为金氏的著书写序文的Bailey教授说,金氏准备写最后一章“中国和日本给世界的信息”(Message of China and Japan to the World),而来不及写这一章就不幸逝世了。我们不禁会想,他会在这最后一章写些什么如今这只有由读者自己去体会了。Bailey教授在序文里谈他自己的读后感,说:“我们的第一个教训是,要学习保护自然资源,土地这个资源。这就是金教授从东洋带回母国的信息”。

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 (1911)出版后三年的1914年又有一本金氏的著作Soil Management在纽约出版。这本书是金氏构思十年,收集资料,要写成一本书而来不及写,逝世后由他的遗孀整理其遗稿出版的(据该书CwBurkett氏的序言)。这是一本关于土壤的理论性著作,全书十二章,最后一章以“三个古代国家的农业”作为结束,而这一章可以说是《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一书的理论总结。

我国的社会人类学家费孝通教授曾经如此谈过他读金氏《四千年的农民》的观点:“他指金氏是从土地为基础描写中国文化。他认为中国人像是整个生态平衡里的一环。这个循环就是人和‘土’的循环。人从土里出生,食物取之于土,泻物还之于土,一生结束,又回到土地。一代又一代,周而复始。靠着这个自然循环,人类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五千年。人成为这个循环的一部份。他们的农业不是和土地对立的农业,而是和谐的农业。在亚洲这块土地上长期以来生产了多少粮食,养育了多少人,谁也无法估计,而且这块土地将继续养育许多人,看不到终点。他称颂中国人是懂得生存于世的人。”费教授这一段文章是1985年写的,反思他自己的学术工作,说金氏这本书的观点对他的影响很大,引导他得出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色是“五谷文化”或“乡土社会”这个概念。费教授读金氏著作的体会是相当深刻的。

距金氏著《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700多年前。中国一个74岁的老人陈旉写了一本农书。据说陈旉“于六经诸子百家之书,释老氏黄帝神农氏之学,贯穿出入,经往成诵,如见其人,如指诸掌。下至术数小道,亦精其能,其尤精者易也”(《陈旉农农》·洪兴祖后序)。他自称“西山隐居全真子”,是道家。他继承、发展了先人的农业技术和思想,提出“地力常新壮”之说。金氏想从东方带回给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信息是否就是这个“地力常新壮”之说?

 

说明:部分自陈仁端文章:《关于太湖流域的水环境与生态农业的若干思考》

F.H.King 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 Organic farming in China, Korea, and Japan.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398-1344991.html

上一篇:请您百忙中联系我
下一篇:抗日英雄山西朔州平鲁区白殿沟陈凤珍
收藏 IP: 183.250.68.*| 热度|

4 段含明 孙友甫 刘闻铎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6 16: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