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一盏茶

已有 2829 次阅读 2023-9-30 16:4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230921_161310.jpg

一般说来,出门在外,特别是旅游,吃水喝茶就会自然而然地少好多,不为别的,“进”和“出”都不方便。

然而,要想去发现从未见过的景观和去体念与以往截然不同的人文风俗,一路走去都会有好风景,坐下来,喝一杯,享受温馨一刻,感受当地风土人情,更可以发现许多鲜活的美丽的故事。

如今出门旅游,几乎每个城市,都会有一条街,以老街的名号,被称为这座城市的名片。在上海叫田子坊,在成都叫宽窄巷子……在烟台大概是叫奇山所吧。旧名号,旧是旧了点,要的就是这个从过往传承下来的遗号,以及傲骨,适时地应景于文化积淀历史风貌的典雅。虽说都带有刻意雕凿的痕迹,但人来人往的涌流,沉浸在迷宫般的街巷里的人们,无不乐滋滋地享受着周边热气腾腾古旧氛围。

约莫十年前,在成都,晚上在宽窄巷子吃了一顿“火锅”,是孩子的朋友请的。那一顿“火锅”,算是见识了四川人的热情,也领教了火锅的魅力,那“辣”啊,辣的大汗淋漓、酣畅痛快。见我俩吃得尽心、高兴,孩子第二天又带着到宽窄巷子去溜达,走走停停,弯进一栋四合院式“星巴客”后,给我俩寻一处坐下,各一大杯“咖啡”,自个寻一安静角落,与一群年轻人打开电脑忙自个的事去了。习惯了茶叶,偶尔也喝杯咖啡,并没觉得哪个更高雅一点。在这座典型的四川建筑里,木质结构门框,复古川式民居,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醇香浓郁的异国苦香味。瞧过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活力青春、自信的光泽,沉浸在时尚生活和现代人群里,异地风情如同时空变换,新鲜、见识,悠久历史文化与现代都市风情在这里交织融化。

这次途经烟台,第一眼瞅到奇山所,是隔着昏暗车厢的毛毛玻璃,看市区夜景时闯入的。一排排明亮的现代高楼大厦丛中,陡然出现一长溜矮平民房,隐约还亮着星星点点的暗红灯笼光亮,尹导说明天就带我们去参观这一带明清、民国老建筑。

奇山所城,如今所占面积并不大,却有别处遗迹和旧城不多的城隍庙等等建筑,整个城市的过去和现在,脉络齐整、汇聚,重新规整,当然蕴含着人们对未来的寄托和遐想。说起来,历经600余年,可要比始建于明永乐4年(公元1406年)的北京紫禁城还要早8年。同时,作为我国最先向世界打开门户的城市之一,波澜起伏,这里有太多的人物与轶事,太多的崛起和沉沦……

进“城”没多路,就见一家挂着“一盏茶”红灯笼的,应该是家茶馆吧。有茶馆的地方,必是市井繁华、游客熙攘之地。一长溜青灰色砖清水墙面,简洁、朴实,没有上海面街房屋沿有的花俏装饰,登青石台阶上门。推开虚掩着木门,明式照壁被镂空出一大大的十字形叶瓣,一盆翠绿五针松端放中央,一尊汉白玉色弥勒菩萨于松树下打盹,透着空间,可以看到院落天井里的些许摆设,别有洞天的一瞥。拐个弯就见是一处没有亭榭的傍水园林,小巧、紧致、典雅,三间挂着门帘的房间应该是茶室,围成一封闭独立的庭院。犹如颐和园里的谐趣园,刻意绘就了一番江南风景,同样,“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此处让人置身一处颇有江南气韵的一盏水院、一汪绿洲。

院里静悄悄的,没有身影和乐声,从喧嚣的市井走来,这里静谧得悄无声息,瞬间就有一种大隐于市的宁静,与世俗和解、享受寂寞的惬意。无奈随队旅游,时间就是掐着秒表的体验。匆匆一督,出门的时候遇到几位正在门口站着说话的人“不喝一杯走?”一声问候,祝福都能心遂人意。别了“一盏茶”,这次是没有机会了。

成都人喜欢坐茶铺,吃茶,而我在那里喝了咖啡,烟台人开埠早,喝咖啡的机会可能更早些、更多些,当我匆匆忙忙走进茶馆,却没能坐一会,静静地享受一份品茶、喝茶的机会。就这样兜一圈,没有家长里短、谈古论今,更没有八卦奇事、闲言碎语,看似忙忙碌碌,依旧没有去做想做、愿意做的那些事。

还会再来吗?那一刻,想起了家乡的老屋院落、擦肩而过的亲人,时空变幻,乡愁、亲情像飘忽的水汽一样冉冉在升腾,雾气氤氲,迷糊了眼睛。

回归生活,与知己共赏,是茶叶是咖啡并不重要,少一些烦躁,多一份诗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04315.html

上一篇:佛系蓬莱
下一篇:爱能使人不朽
收藏 IP: 101.86.89.*| 热度|

21 宁利中 朱晓刚 郑永军 尤明庆 李毅伟 杨正瓴 刘炜 代恒伟 孔玲 孙颉 曹俊兴 张晓良 窦华书 胡泽春 武夷山 范振英 徐长庆 何青 王成玉 王启云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6 15: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