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zh56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zh5650

博文

晒一晒收到的礼物 精选

已有 6959 次阅读 2012-4-26 08:5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style, 礼物

昨晚收到一个弟子的长途:新茶上市了,想寄若干来孝敬师父。有了这个徒弟,家里几乎没断过茶叶。难得的是,毕业后仍有如此细密的心思,连咱这混迹江湖多年的人,也不由地感动了好一阵子。庸碌了一天,再无心思做事,想起收过的礼物,颇觉有趣,稍加系联,遂成小文一篇。

最难忘的礼物——对歌。毕业后分到民族大学,甚穷。一间大教室,纸板隔为两家,彼此能听到拖鞋划过地板的声音。教室外的大厅里举行婚礼,班上的藏族学生来祝贺,死活不进热闹的大厅。捧出一大包瓜子糖果,换来一片欢呼雀跃。路边瞬间变为露天歌舞厅,几十个姑娘小伙唱起了藏歌,长长的一排。朋友甲、同事乙、路人丙纷纷加入,百十号人合唱、对唱、独唱,一首接着一首。从此,传说中的藏族人变成了藏族兄弟。

最常见的礼物——茶叶。最多的礼品就是茶叶了,高档、中档、低档,盒装、厅装、罐装、袋装,南方的、北方的,应有尽有。家中堆满形状、颜色、大小、材质各异的茶叶外包装。胡椒面、食盐、白糖、甚至硬币,从来不缺容器。

最有情趣的礼物——陶瓷猪。两只色彩鲜艳的陶瓷小猪,胖乎乎地站在书柜中,三四年来,没日没夜地傻笑着。这是两个很乖巧的女生送的,去年不慎跌出书柜,女猪轻度伤残,男伴强健依然,忠实地守护着她。虽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则是一定的。猪,有时比人幸福多了。

最不受用的礼物——白酒。某些场合不得不喝两杯,内心却不甚喜欢。学生送来的酒,不论什么档次,统统在柜子中罚站,三五年不得洗澡。资格最老的可怜巴巴地站了十多年,一时半会还看不到黎明的曙光。早年在一家报社做记者,酒厂登完广告不愿付费,拉来一车酒抵帐,记者、编辑、领导、工友各分到一百多瓶,全部送给了周围的彝族朋友,用他们凉山那核桃般的小苹果下酒,一喝一整夜,彪悍且持久。于是落下了惧酒的病根,见酒就躲。

最无厘头的礼物——腰带。门下女弟子在实习单位颇受青睐,离开时得到了非常搞笑的奖励——品牌腰带一根。左思右想,无人可送,腰带转赠于我,当场差点晕倒在研究室里。回家如实汇报,妻子一脸坏笑。扎在腰间,倒像是专门定制的一样,相当滴舒服,名牌就是名牌。比起二十元的腰带,天壤之别。

最实诚的礼物——youmi北京奥运会后,主题歌youme流行,全国人民似乎都知道油和米要涨价了。老家在农场的同学,假期后返校,干脆背了两袋大米和一桶油回来。奈何家中狭窄,仅有十斤大小米桶一只。于是乎,两袋大米在电脑旁足足呆了三四个月。其他食品类礼物还有,腊肉、香肠、烧饼、苹果等等,大多数是学生自家所产,味道都相当不错。

最好玩的礼物——螃蟹。螃蟹本身当然没什么好玩的,送螃蟹的过程却很有意思。招了一位讨人喜的留学生,入门之时中文尚不太顺溜。某个节日,很中国化地拎来了几只螃蟹,郑重其事地约好时间,一身新崭崭的正装。递送螃蟹的时候,突然忘词儿,脸红耳赤地憋出了一句“请你回家享受。”刚刚说完,眨眼工夫就跑了老远。

最尴尬的礼物——鲜花。女生爱花,偶尔也送花。某年教师节,凑钱买了一束送我,怎么拿回家呢?成了不大不小的问题。情急之下,脱下外衣裹之,偷偷摸摸地运将回去,感觉就像作贼一样。

最无趣的礼物——购物卡。有考研者欲求辅导,拐弯抹角地寻来,往往有各种各样关系。若不与试卷、试题关联,则会习惯性地尽力指点。大约有数次,同来的家长很世故地拿出灿灿的购物卡塞将过来,场面很尴尬。虽然从未收下,由此也知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么多官员前赴后继挤进牢房,并非贪图那里的免费住房,而是在还以前的债。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点不假。

    礼物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级,很多情形下是难以拒绝的,事先划定的上限一年年地提高,二十元、五十元、百元以内,逐渐成了负担。偿还办法是隔三差五地请大家泡咖啡馆、下饭店聚餐,或者用各种名目直接还以价值相当的钱物。咱自己有住房,虽然简陋,却不愿去住免费的房子。呵呵。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08515-563714.html

上一篇:周末娱乐:时事版交规考试
下一篇:留个自己的脚印
收藏 IP: 211.65.214.*| 热度|

18 刘旭霞 强涛 唐常杰 梁建华 蒋迅 王伟 陈永金 王芳 张玉秀 庄世宇 董全 仇文利 刘进平 化柏林 Eleanor127 neilchau yewen dashit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04: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