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我最不愿意听到学生所问的一个问题 精选

已有 19359 次阅读 2016-7-2 08:10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学, 考试

我最不愿意听到学生所问的一个问题

自我总结一辈子的所从事的工作,大体上还算是满意的。特别是自改革开放以后的三十多年,一直在我国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里做教师,自以为这样的工作很适合我,我也热爱这样的工作。大学教师的工作,主要做两件事,一件是科研,一件是教书。而在我所在的学校,相对来说,对教师还算信任,给我的工作较大的自由度,三十多年来没有什么人来过分干涉我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当然,条件是我也基本上对得起这份工作。

在大学工作,研究的课题是自由选择的,当然,肯定是在自己的专业范围之内。虽然没有人来限制非在自己的专业范围之内做研究不可,但是,出了自己的专业也实在做不了什么好的研究工作,也不可能得到资助,所以,这是一个在一定范围内的自由。拿着工资,有这样的自由也就不错了。

在大学工作,所教的课程是教师自己负全部责任的。整个课程的设计,内容的选择,讲述的方法,考试的组织,学生考核的评定,都是教师自己说了算,没有人来干涉。这中间,教师就有很大的自由,这也是我喜欢的。

自己喜欢的工作,就一定要想办法做好。既然教一门课程,就要让学生较好地掌握这门课程的最重要内容,讲述的时候也要尽可能的准确、生动。真正要做到准确、生动不容易,特别是那些正在发展中的学科,要加进去学科的新进展,尽可能把学生带领到学科的发展前沿。一方面,自己要认真学习,准确地了解新的进展,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如何让学生更好地接受,这些都是要花力气的。

做这些工作,都是没有人来督促,也没有人知道的。做好一点、差一点也不容易看出来,除了自己。因此,要做好这些工作,需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情,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但是,良好的环境往往不容易有,本来很好的心情,很专心地做事情,忽然开一个什么会议,要作什么评比,诚实苦干的被拿下,投机取巧的评上了;或者领导大放厥词,要大家再如何如何努力,如何如何作假,去争取单位的一个什么荣誉等等。这种情况下,心情就会大坏。

我主张要把一门课程中较难的内容给学生特别讲清楚,对于这些内容,学生自己去学往往有较大的困难,如果在学校不学好,将来在工作中自学将有百倍的难度。但是,如何把这些内容说准确、说清楚也是要花一些功夫的。我小时候很愿意听说书,即听苏州评弹。在长篇评弹中,有的回目情节特别紧张、唱段特别丰富,称为“关子书”,有的场次则是交代过程,说说笑话,称为“弄堂书”。我们讲课也一样,遇到关键的地方,教师要事先做好充分准备,有时候为了一种新的表述方法,下半夜就睡不好觉,左思右想,那是很费精神的。准备好了之后,讲课时就全神贯注,力求讲得精彩。越是看到下面学生全数都盯着的眼光,讲得就越是精神,一百分钟内,都是神采奕奕。

如果碰到那些心不在焉的眼神,讲课劲头就会差得多,没有讲完两节课就会觉得特别累。

我是什么问题都愿意跟研究生讨论的,在课后,我有的时候也会与研究生交流,问问他们有没有问题。但是,有时候,研究生的一个问题就能够把我整倒,那就是“老师,您今天讲的内容考不考?”

我在那里辛辛苦苦演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是想让他把课程的内容弄懂、弄清楚,希望对他将来有用。他倒好,光想着考试考不考。所以,听到这样的问题,无疑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讲课的兴趣往往一丈水退掉八尺。读书都读到研究生了,不想着多学一点东西,多做一点工作,光想着考试过关,真是很可悲的事情。

我们的很多学生,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就一味只是关心考试,不关心自己到底学到了什么东西。他们最喜欢老师给他们划定一个考试的范围,然后,在这个范围里背一背,争取一个好的分数。往往考试完了不多日子,背诵的内容便统统忘记得一干二净。这已经算是不错的学生了。

我们学习一门课程,最要紧的是学好课程的内容,学好了课程的内容,考试的合格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没有真正地学到东西,就算都是考得高分,又有什么实际用处?

我们认真地学习一门课程,学习它的基本原理,学习它的探索方法,可能是实验研究,或者是理论推导,总之,只要我们认真地“走了一遍”,将来即使具体的结论都忘记掉了,但是,这种研究问题的思想、解决问题的方法总会给人留下印象,有利于将来的工作,即使改行从事其他领域的学习和工作,也一定是有益的。如果不认真地“走一遍”,只是马马虎虎地背诵一些具体的结论,那么将来很可能忘记得干干净净,什么印象都留不下来

古人说:“不计科名始读书”。这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个高标准,一般人做不到,学生们读书还总有一定的功利目的。但是,学生们应当做到为了弄懂而读书。所谓“学以致用”的条件就是首先要真正学懂,而不是图一个虚名。光图一个虚名,实际上没有学到东西,即使得到的是一张真的学校文凭,实际上也和从“克莱登大学”买来的文凭没有多少本质的差别。

我们的很多学校,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都只关心考试。初中只关心中考,高中只关心高考,本科只关心“研考”,更可悲的是这些考试都会有一个“考试范围”,于是,在考试范围内的就拼命背诵,不在考试范围内的就糊弄了事,甚至鼓励和组织作弊。学生在这样的学校受了十几年的熏陶,自然也是只关心考试了。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几十年了,而且没有多少能够得到改善的迹象,已经积重难返,真是令人担忧。

前些天,一位曾经在我这里做过博士后的教授对我说,辛辛苦苦地准备了教案,收集了许多材料,给研究生介绍了那个领域中的进展内容,费了很大的力气,结果得到的也是这样一句问话:“老师,这些东西考不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88122.html

上一篇:从山东大煎饼说起
下一篇:从人才与人材说起

75 吕喆 季顺平 王安良 李颖业 姬扬 宁利中 康建 刁承泰 徐令予 徐耀 武夷山 尤明庆 陈新泉 蒋新颖 姚小鸥 侯沉 韩玉芬 李斐 王先恺 范毅方 董焱章 王昌峰 褚昭明 陈新 叶建军 王启云 尹华杰 李斌 史红全 徐长庆 蔡小宁 梁洪泽 石宁 王俊刚 王运 曹俊兴 刘光银 高建国 刘全慧 马军 陈宁 汤伯杞 尉剑俊 姚伯元 余世锋 韩枫 王德华 赵鹏 王春艳 许方杰 刘俊华 陈南晖 陈理 彭真明 杜芳 苏德辰 王林平 biofans shenlu zjzhaokeqin xlianggg decipherer dachong99 guhanxian sunyang86 yghhgy zhongmiaozhimen pppoe201 forumkx fsdw sensorss xiyouxiyou aliala jiareng zhy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4 1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