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kuifu

博文

子贡赎人与新高考的物理鸡肋 精选

已有 8526 次阅读 2018-5-30 08:2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导言:那些政策制定者,自己有资源优势,就像子贡一样不要国库的补偿金一样,认为浙江的几十万家长会和他们想到一起:按学生兴趣特长来选课。现实给了他们狠狠一巴掌物理被“抛弃”(造“芯片”可是离不开物理的!)。现在闹得高校也跳脚了!


  子贡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孔子很看好他。子贡确实很也能干,能言善辩,政治老练,曾为拯救自己祖国--鲁国,一人出使齐、吴、越和晋四国,利用各国之间的勾心斗角,保全了鲁国,这个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说。


  子贡生意也做得风生水,反正不差钱。但正因为不差钱,做了一件自以为好事,但是被孔子批评了的坏事。据《吕氏春秋》记载: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上述记载翻译过来就是:鲁国有一条法律规定,如果碰到鲁国人在它国沦为奴隶,倘若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鲁国国库报销赎金。有一次,子贡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拒绝接受国家赔偿金。孔子知道后说:“子贡(赐是子贡的字)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将不会从别国赎回奴仆了。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自己的同胞了。”


  在中国,高考是芸芸的底层大众向上层流动的最可行通道,尽管很难,但有这个通道对广大老百姓来说就有希望,就有奔头(诸如超女、当演员、网红等其它通道的成功率低得离谱)。为了这个希望,为了这个奔头,家长、学生和中学采用各种合法策略,以便从这个通道中挤出来,都是可以理解的。


  在浙江新高考改革中,不知那个决策者脑袋一热把物理变成选考,操作的最终结果就是物理被“抛弃”。那些政策制定者是最初可能想“浙江人富裕,家长会按孩子的兴趣选考课程”。在中国这个人口膨胀和资源匮缺的大环境下,能获得大把真金白银资助的高校毕竟是少数。没有国家的真金白银资助,高校想发展学生兴趣,可能不?兴趣是要砸钱的!老师来陪你玩兴趣也是要养家糊口的!家长对这个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能上名号大的学校,绝不会委屈自己娃因为兴趣去上个高职!


  对极少数不差钱、有资源的家长,你可以强调兴趣(但其实对真有资源的家长,早把孩子送出国去发展兴趣了), 但对几十万的普通家长(若全国推进,将来会是每年几千万的家长),自然是追平台、逐利益,这无可厚非。就如同鲁国人救出奴隶之后从国库报销一样。

 

  那些政策制定者,自己有资源优势,就像子贡一样不要国库的补偿金一样,认为浙江的几十万家长会和他们想到一起:按学生兴趣特长来选课。现实给了他们狠狠一巴掌物理被“抛弃”(造“芯片”可是离不开物理的!)。现在闹得高校也跳脚了!



  这就是政策制定者没能从普通民众角度来看事情,当然这也源于他们与孔子的思想差距太大了。其实在《吕氏春秋》的上一段故事后面还有: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 "。翻译过来就是: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那人为了感谢子路,就送了他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说:“这下子鲁国人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好好学习孔子的思想,引导人类趋利的本性为中华民族长期可持续繁荣和发展服务吧!而不是拍个脑袋,只想自己的“短期政绩”!多点“功成不必在我”的情怀吧!


HoriIcon.GIF


相关连接

独生子女没那么可怕?

美国高校录取制度概要(长文)

新高考过渡期的文科和理科排名折合方法

高校专业的选测科目门数的影响

中农大|陈奎孚|怎么分析选测科目设置的候选学生数

浙江2018版高考深化意见的物理科目保障机制是咋回事?

陈奎孚|碑林·高考·规范

GPA就是改革?

要报就报哈佛的“脚”

中农大|陈奎孚|奶头乐与理论力学

让课堂和学生和谐的细节

力学课程自主学习的纠结

自主学习还需教师精细助航

陈奎孚|美国娃的学习是否轻松呢?

究竟有多少个华盛顿大学?

陈奎孚|歪读“一二三”

中小学招生的“十项严禁”纪律

三字文是防网络沉迷的神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10768-1116426.html

上一篇:就要找到For example, for instance和such as的差异!
下一篇:句首的介词短语后加逗号不?
收藏 IP: 114.251.216.*| 热度|

14 宁利中 史晓雷 曹则贤 冯大诚 刘洋 文克玲 黄永义 王安良 康建 王庆浩 马红孺 杨顺楷 朱鸿源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5 2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