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南极遗物探秘 斯科特船长关于“吃的智慧” 精选

已有 5118 次阅读 2023-2-27 08:01 |个人分类:地理风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IMG_5705.JPG

南极洲罗斯岛埃文斯角 斯科特1910-1913南极点探险大本营

在斯科特埃文斯角基地的厨房里,比较随意地放着一只抠盖儿的四方铁皮筒,这种洋铁筒在我国20世纪70年代乃至80年代的许多家庭都能见到,被用来盛放各种饼干。筒上涂着黄漆,正面印着黑字。最大的一个单词是“LIPTONS”,立顿?!没错儿,这是立顿牌饮料1900年代的包装。

IMG_5726.JPG

我在厨房凌乱的操作台上见到这样一只铁筒

在它里面放着什么呢?产品名称见下一行,“美味的混合型饮品——最好的咖啡与菊苣”。原来是掺了“假”的咖啡啊。英国人素有喝咖啡的习俗,想想都令人舒坦,这在长夜漫漫、寒风呼啸的极地,窝在光线柔和的暖屋里,每餐之后喝上一杯味道香浓、回味悠长的咖啡,那真是件惬意且多少带点儿奢侈感的美事啊。“咖啡与菊苣”的混搭,本来是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咖啡豆产自热带,运到欧洲,价格很高,人们就想用一些便宜的东西掺在里面作代用品,比如炒糊了的大麦、橡子什么的,来模仿其味道,而不知是谁发现,菊苣——这种在欧洲极其廉价的土产蔬菜,把它的根切片儿晒干,再拿到火里去烤上一烤,煮水来喝,竟比那些炒糊了的乱七八糟东西更像咖啡,据说有人还能喝出些香甜的坚果味儿,于是乎“菊苣咖啡”便大行其道。

DSC00552.JPG

菊苣(箭头所指)和欧洲的常见蔬菜

是斯科特给弟兄们买不起纯正的咖啡豆才选择这种“掺假”的玩意儿吗?今天,从斯科特留下的任何一件遗物,不管是建筑、家具、食材还是更小的针头线脑儿,我们都不难看出,斯科特是个为追求完美甚至到有些“神经质”的人,他领导的队伍与卡斯滕的私人探险队不同,他的后台是经费充足的皇家海军,他为每一次探险所准备的给养不仅质量最好,而且在数量上也绰绰有余。后来,我从他更多的厨房遗物和食品账簿、回忆录中发现,斯科特不仅极地户外知识丰富,他还很懂医学和营养学。之所以会选择这种“复合型饮料”,是因为这种搭配方法“最科学”!当时的人们发现,咖啡虽然好喝,但有时喝了会胃疼、肚子疼甚至腹泻。今天我们当然知道,这是因为咖啡中的某些成分对胃肠粘膜有刺激,引起消化性溃疡,糜烂性食道炎、胃食管反流病或肠胃炎所致。这些病症在温暖舒适的家里尚且好办,但到了条件极其严酷的极地几乎是致命的,而菊苣中的某些生物碱、多糖和醇类有健胃、止泻、抗痉挛、杀菌等作用,其药理与同科药用植物蒲公英的有效成分类似。菊苣根中还富含膳食纤维,这些营养素还能起到增强肠道蠕动、润肠通便的效果,的确非常适合斯科特的这支队伍。你看,品牌的创始人、精明的汤姆斯·立顿( Thomas Lipton)老头儿在其产品名称下面,特地用了加粗的黑体字写出了他自鸣得意的广告语:“采用锡兰(今斯里兰卡——作者注)种植园的精选原料,融合最新科技,爽!健康!更提神儿!”

基里巴斯共和国邮票.jpg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基里巴斯共和国发行的邮票)

立顿老头儿直白的广告语,道出了这类嗜好型饮料的本质——满足饥渴之余,还能带来快乐!咖啡、可可和茶被称作世界三大饮料,大行其道的原因不外乎于此,可以想见,英国海军——这样一位自大航海时代就一路过关斩将打赢过来的老牌儿海上马车夫,对付这帮全是由壮汉所组成、须长期在荒无人烟的海上或陆地艰苦服役的舰队、探险队官兵,必定有着别人难以想象的丰富经验,斯科特自幼便投身海军,年纪轻轻便做起了军官,在带兵方面,他自然深谙此道。对比航海,极地更加令人望而生畏,那里极夜漫长、颜色单调、气候寒冷、远离人烟、劳动繁重、缺乏女性且随时面临死亡,如何让这些壮汉在比海上航行还要艰苦得多的极地长期安心工作呢?他为此带去了幻灯放映机、留声机、大量的图书、报纸和杂志,甚至在船上还养起了蓝色眼睛的波斯猫、松鼠和兔子,但这还是远远不够的,烟草和酒只能作为消耗品损人身体而不能带来能量,酗酒还会误事更有可能引发暴力,而这类嗜好型饮料不仅能解渴和补充能量,还能恰到好处地缓解如上每一项都可能压垮人类意志的东西。这也是三大饮料能够在斯科特厨房里大量存在的原因。

IMG_5728.JPG

干燥蔬菜罐头

而用方铁筒装的大宗食物,除了菊苣咖啡和燕麦片,还有干燥蔬菜,这其中当然少不了西餐所必须的卷心菜。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橱架上比卷心菜还多的蔬菜,居然是一种植物的干燥叶柄!带有Rhubarb红字的方铁桶几乎占去了一整面墙!Rhubarb,就是大黄,它是一种丛生的蓼科植物,长着大大的暗绿色叶子,以一根根通红、粗壮的叶柄擎起,地下还生长着同样肥厚的肉质根。这种植物原产于中国北方,早在汉代以前,中国人就用它的根入药,是重要的泻下药。英国人是首先选育大黄作为蔬菜品种种植的,可吃的部分是其有酸味儿的叶柄。英国人在培育大黄的食用品种时,注意了叶柄部分的膨大与软化,使这部分变得质嫩多汁起来,由于富含酸甜清口的有机酸、多糖及芳香类物质,吃起来风味独特。在欧洲,人们撕去其外表红色的老皮,留下包裹其中的碧绿色肉质部分,切碎,就可以烹调成沙拉、腌菜,或者将其煮熟,用纱布滤细,加糖熬化,就成了酸甜可口的果酱或者点心馅儿。

DSC_2419.JPG

我在挪威罗弗敦群岛上观察到的食用波叶大黄

IMG_7473.JPG

大黄的食用部分是红色的叶柄

未标题-2 拷贝.jpg

未标题-1 拷贝.jpg

我在北极圈附近(挪威 莫舍恩)采集并品尝到当地人种植的波叶大黄,那叶柄嚼起来是酸苹果味儿的(NHCC纪录片截图)

IMG_7478.jpg

树莓果酱的原植物——北极圈附近生长的茶藨子

我不禁越发佩服起斯科特的医学知识来。菊苣咖啡、果酱、卷心菜、食用大黄以及军粮以外的主食——燕麦片,这些都是对肠胃非常友好的“高纤食品”,尤其是食用大黄,虽然欧洲人的改良品种让其中导致腹泻的物质变少了,但它里面仍含有其最原始的药用价值——促进消化神经兴奋、增强肠管运动起到通便作用,并对多种细菌有杀灭功能。在极地生存法则中,“吃”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而与其相对应的“头等难事”,就是“排”的问题。腹泻易引起其他疾病,当然是要不得的,而便秘同样可怕!让我们看一看已故日本探险家植村知己回忆自己北极探险时的一段描述吧,那已经是20世纪70年代的现代社会了:“......在零下30~40℃的情况下,就不能像在城里那样......要大便时,首先辨明风向,在下风头不停地跺脚,同时摘下手套,迅速将冻僵的手插进裤子里,靠体温使手恢复知觉,然后解开扣子,快速把裤子褪下大便。到了后来,我已锻炼得大便只要30秒钟,极端情况下只要10秒就行......”,可以想见,在斯科特时代,要解决这个“头等难事””的问题会更加的困难,斯科特对食物科学、细致地精心挑选,彰显了他遇到困难时能运用头脑,且勇于面对问题的一面。(博物地理 段煦 文/摄影、供图)

IMG_5739.JPG

埃文斯角基地厨房一角

IMG_1582.JPG

当大船停泊在麦克默多湾时,我看到的埃文斯角仿佛是一幅意境深远的水墨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8-1377936.html

上一篇:探秘南极一角 斯科特和沙克尔顿的小屋
下一篇:那“紫禁”的颜色与《本草纲目》里的矿物
收藏 IP: 114.242.248.*| 热度|

12 张晓良 郑永军 刘钢 尤明庆 李学宽 文端智 刁承泰 吕秀齐 史晓雷 宁利中 杨正瓴 guest212336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0 0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