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锋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戴锋

博文

『云作战』的联合训练体制建设(2)

已有 734 次阅读 2024-3-17 08:38 |个人分类:【云作战】论文与论题精选系列|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 锋启云涌

摘要联合训练体制建设,就是要建立完善的联合训练机构体制、指挥体制和管理体制。这里主要论述云作战的联合训练指挥体制和管理体制建设问题。

 

二、联合训练指挥体制建设

联合作战训练,是促进和提升体系化作战能力的基本途径,其目的是能够打赢未来的联合作战。联合作战训练是多军兵种体系作战的主动性模仿,为了实现“战训一致”,联合训练指挥体制也需要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密切配套。联合训练指挥体制,是军事训练指挥系统内各部门设置及其相互关系的集中体现。联合训练指挥体制建设,就是要建立合理、完善的联合作战训练指挥机构、基本制度、管理规范及其相互关系。其一,是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是联合训练的最高指挥机构,直接归属联合作战最高统帅部领导;战时,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与联合作战最高指挥部直接对接,目的是有效实现“战训一致”。其二,是联合演训指挥部。联合演训指挥部,是联合演习和训练指挥的最高执行机构,具体负责全局性、大范围、战略级联合作战演习和训练,其成员主要来自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和各军种司令部。其三,是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主要负责战区辖属跨战域、战役级联合作战演习和训练,同时负责较大规模的联合战术训练,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的成员主要来自联合训练指挥部和战区内各军种司令部。联合训练指挥体制的基本结构如图4.22所示。

精选-109-1.jpg

关于图4.22的说明:其一,联合训练机构体制中的领导关系,在联合训练实施时直接转化为指挥关系,即联合作战最高统帅部指挥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指挥联合演训指挥部,联合演训指挥部指挥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指挥其直属机构。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及其直属部门,分别对军种训练部门及其直属机构负有训练指导任务,确保军种训练能够达到联合训练的要求。其二,为了做到战训一致,在实际作战时,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转归于联合作战最高指挥部,训练设计部和训练保障部分别转归于作战设计部和作战保障部,联合训练指挥部转归于联合作战指挥部(即云作战最高指挥部),并同归最高统帅部节制;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回归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战区云作战指挥部),各军种训练部门转归于相应的军种作战部门。其三,各军种训练部门按照联合训练任务和要求,指派参训部队,基于一体化指挥与控制信息平台,这些参训部队构成联合演训作战云或作战云群,并由战区联合训练指挥部指挥。战时,这些演训作战云或作战云群,可以直接切换为实际作战力量。

三、训练管理体制建设

联合作战训练是多军兵种共同参与的综合性演习和训练,不仅需要有效的指挥,更需要高效的管理,即运用先进管理方式,促进各军兵种力量在训练过程中加强联合与协同。不同于军种训练管理,联合训练管理需要更加注重系统性,这意味着需要建立科学的管理体制,并由联合训练最高指挥部直属的训练管理部全权负责,指导并助力联合作战力量的有效形成。联合训练管理体制,是指多军兵种联合训练管理机构、标准、制度及其结构关系。在训练管理部的主导下,训练管理体制建设的主要内容包括,管理职能的具体设置,管理制度的有效建立和管理标准的全面构建。

联合训练管理职能设置

不同军兵种的战场优势、任务类型、作战环境、专业素质、心理特征、人员风格等方面均有所不同,要在统一的联合战场和层面上做到相互兼容,管理工作不可或缺。而要确保管理工作的顺畅开展,就必须在训练管理部的机构体系下,围绕联合训练管理的目标和要求,设置相关的联合管理职能,主要包括联合训练力量编成职能,联合培训职能和联训评估职能。联合训练力量编成职能,主要负责联合训练力量的编成管理,具体包括军种、装备、设施的编配与组成等管理工作。联合素质培训职能,主要负责各军兵种力量的联合素质培训与提升管理,具体包括联合作战思想教育、联合作战素质培训、联合作战行动督导、联合作战纪律加强、军兵种力量相互协调等管理工作。联合训练评估职能,主要负责联合作战训练的评估与管理工作,具体包括联合联训质量、联合训练实际效果、联合训练存在不足与潜在战能等方面的评估,以及提出联合训练改进策略与实施建议。

联合训练管理制度建设

指挥依赖的是强制手段,管理依赖的是制度方式,指挥体制下的军兵种联合是形式上的联合,管理体制下军兵种联合是行为上的联合。形式和行为,对于联合训练、演习和作战均为不可或缺。但是,形式上的联合,并不能确保各军兵种人员和装备产生强大的整体作战能力;行为上的联合,才能从根本上激活各军兵种人员和装备,产生强大的整体战斗力。所以,联合训练管理对于提升联合作战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联合训练管理制度,是指联合训练、演习乃至作战过程中,用于各种事务管理的法规、条令和规范。联合训练管理法规,是指联合训练、演习相关的法律、规则和章程,是各军兵种编组在联合训练中必须遵循的宏观、刚性规章。联合训练管理条令,是指联合训练、演习相关的条例、条文、行动守则,是联合训练中所有参训人员必须坚守的微观、细节规矩。联合训练管理规范,是指联合演训相关的行为、操作和技术准则,是制约参训指挥和作战人员行为的软性守则。联合训练管理制度建设,就是要针对联合训练、演习和作战,建设体系化、精细化、可执行的条令、条例和规章,并在运用过程中不断修改、完善,使之变得越来越完备、严谨和细密。

联合训练管理标准建立

联合演习、训练和作战都是多军兵种的联合行动,为了保持彼此之间的统一步调和节奏,以便相互配合与支援,形成强大的合成战斗力,同时为了提高联合演习、训练和作战行动效率,需要建立严谨、细致、完备的标准体系。该标准体系对不同的军兵种力量有不同的配比要求和规模尺度,同时在全局意义上能够实现科学编配与合理布局,确保联合力量体系具备强大的整体战斗力,以及相互协同的机动能力。因此,联合训练管理标准建立,就是要设计具备系统性、技术性、兼顾性的联合标准体系。系统性,是指能够全面兼顾军兵种各自的作战标准与体系化联合作战标准。技术性,是指能够指导各军兵种之间两两联合和多方联合的实际操作。兼顾性,是指不仅适用于联合训练与演习,还能够适用于实际的联合作战。

基于以上所述,图4.23直观描绘了联合训练管理体制建设内容的结构体系。该训练管理体制内容体系,可以作为云作战训练管理体制建设的参考基础

精选-109-2.jpg

主要参考文献

[1] 戴锋, 魏亮, 吴松涛. “云作战”理论初探[J]. 中国军事科学, 2013(4): 142-151. (链接)

[2] 戴锋, 魏亮, 吴松涛. 再论“云作战”[J]. 中国军事科学, 2014(3): 129-138. (链接)

[3] 戴锋, 魏亮, 吴松涛. 三论“云作战”[J]. 中国军事科学, 2015(1): 135-146. (链接)

友情提示】本文主要内容选自作者的书稿《云作战导论》,更加完整、详细的背景资料可参见:

1. 科学网:戴锋的个人博客《云作战导论》节选系列);

2. 微信公众号:云作战『云作战』论点信息系列)。

作者声明】本文内容不涉密;作者对在科学网所发表的“云作战”相关原创文章与博文拥有版权,侵权必究。

联系作者电子信箱:fengdai@126.com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4195-1425656.html

上一篇:『云作战』的联合训练体制建设(1)
下一篇:『云作战』的联合训练机制建设(1)
收藏 IP: 36.62.85.*|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9 17: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