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经纬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hong 东华大学纺织学院长江学者

博文

智勇双全 晶晶闪亮 精选

已有 3737 次阅读 2024-4-24 15:06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智勇双全 晶晶闪亮

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

       最美人间四月天。

       谷雨暮春时节,春雨连绵不绝。但今天风和日丽,松江校区风景美如画,空气中一丝丝初夏的味道也隐隐袭来。

       今年是实验室博士生毕业的大年,掐指算来陆陆续续有近十位博士生要完成论文答辩。答辩季来临,学位论文答辩的大戏就要开场了。

       实验室两位博士生今天完成了学位论文答辩,也将告别学生生涯,开启人生新阶段、职场新世界。

1.jpg

       今天第一个完成答辩的是来自新疆的小李。小李智勇双全,玉树临风。2020年9月来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在第一次组会上小李自我介绍说他像一位男篮国家队运动员,我不能确认是不是国手周鹏,但小李确实是一位高大的美男子。小李的“智”体现于能高效高质量完成我布置的每一项任务,而且件件能超出我的期望值!其实实验室的每一位博士生,我都布置过或大或小的任务,两三次下来我就能知道学生的能力、将来能达到什么学术境界,基本不会有太大偏差。小李每次任务都完成的让我很放心。这样的学生,实验室以前和现在、不知道将来,真不多。小李的“勇”体现于高超的打球技巧,尤其是羽毛球和篮球。可惜攻博期间的一次打球中发力过猛,脚踝骨折,现在不太敢再继续高强度运动了。

       小李是我指导的第一位专业学位博士,论文研究混杂机织复合材料弹道侵彻损伤机理及防弹关键技术,发现了纤维混杂效应与弹道性能关系,提出混杂复合材料设计和制造关键技术,为开发新一代先进弹道防护材料提供理论支撑和实验参考,这也是实验室承担***项目的重要内容,小李完成的既快又好!相比于他的同班同学,小李算是快枪手。真应了香港电影“功夫”里面的那句:“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去年国庆节我就收到了小李的第一版博士论文,由于尚未到达学校规定的博士论文答辩学业年限,为了办理提前答辩颇费了一番周章,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还是按照正常时间答辩。今天小李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为学生时代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爱迪生说“天才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其实老爱的本意,并不是赞美汗水,而是赞美灵感,他的后半句“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却不常为人所知,但却为小李所知。小李做事情,非常踏实卖力,到南京去做弹道测试时还遇到疫情封控带来的不便。其实小李有其他同学少有的灵气,而这个灵气却很难从外表上看出来。

2.jpg

        晶晶来自陕西渭南,读书期间一直就是同级学生里面的学神。2020年6月从西安硕士毕业后于同年9月来实验室报到攻读博士学位。晶晶的硕士导师水平很高,晶晶在硕士阶段就受到了严格的专业训练,在攻博前曾联系过我关于硕士毕业后攻博之事,我立即就接受申请了。但晶晶硕士阶段的工作与实验室研究方向有很大差别,我还是有稍许的不放心。后来的学业进展就证明我的担心纯属多余。我安排课题之后,晶晶很快就踏上了科研工作的快车道。学问之路千万条,就像登山一样,在山脚下有很多登山之路,但越到山顶彼此之间差距越来越小,最后就是殊途同归。

       晶晶研究三维编织复合材料热氧老化后冲击压缩响应及损伤演化机理,主要研究三维编织复合材料的热氧老化效应、准静态压缩各向异性效应、动态冲击编织结构效应和应变率效应,提出三维编织复合材料热氧环境中服役的耐久性设计和结构优化依据。这是我的国家自科基金项目正在中期时布置的课题,晶晶在做课题时没有沿用前面研究生的方法,而是从更加微观的层面揭示了复合材料热氧老化的过程和对材料性质的影响。与晶晶同时做课题的还有小凤,这两位姐妹相互合作又相互竞争,形成了良好的相互促进局面。小凤现在澳大利亚悉尼留学,年底也要完成博士论文答辩。晶晶在攻博期间还去新加坡南洋理工访学一年,异国的学习生活赏心悦目。

       晶晶最让实验室孩子们印象深刻的就是2023年上演的“帽子戏法”,一年在国际复合材料顶刊发表了三篇论文,这是很多博士生和青年教师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晶晶轻而易举做到了!晶晶真的闪亮!按照学校博士毕业学术水平要求的计分办法,一篇这样的论文几乎就可以把学生送毕业。这是一个很难被超越的发表记录,我曾经给晶晶讲这将是她以后职业生涯中一直会记忆犹新并引以为傲的学术成绩。晶晶毕业后将回本硕母校工作,晶晶将来做了研究生导师之后,不知道是否也会给学生讲自己的“帽子戏法”?希望晶晶今后常能告诉我新“帽子戏法”的好消息。这比带什么样珍贵的礼物来看我都强。

       还是那句老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学生一级一级地来,又一届又一届地去。作为老师,看到学生的毕业,喜悦和伤感兼而有之。喜悦的是师生间的“契约”得以完成,老师完成了指导工作,学生完成了学位论文;伤感的是师生间相处一场的“父子”、“父女”之情即将告一段落。毕竟孩子大了,总归要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和工作,父母不可能陪孩子一辈子,孩子也不可能伴父母一辈子。

        回想二十八年前的今天,我在延安西路校区纺织楼四楼厕所斜对面的一个小房间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成了王先生指导第一个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的学生,一不小心成了“大师兄”。

       一年复一年的谷雨暮春时节,“杨花落尽子规啼”之时,让人感慨时光飞逝,伤春惜春之愁悠然而生。犹如一年年学生毕业给我带来的不舍,一年年学生毕业也催着我慢慢变老。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春有春的美好,夏有夏的可爱。

       孩子们的毕业,正是为了以后的硕果累累或者夏日浓荫,时节更迭,岁月流转,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184-1431160.html

上一篇:行业内卷与人才培养
下一篇:小得盈满
收藏 IP: 183.195.41.*| 热度|

11 尤明庆 武夷山 郑永军 杨正瓴 崔锦华 王从彦 胡爱国 谌群芳 徐志刚 周钰 guest1216015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30 06: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