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杰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uojiesz 诗人、学者

博文

郭杰:鹏岛琐谈(十二)

已有 687 次阅读 2023-2-6 07:4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忘筌”小议

钱钟书先生《宋诗选注》,乃文学批评之经典也。余诵读再三,益知诗之为诗,诚平生一大快事。然钱氏亦偶有失察处。第109页载唐庚《醉眠》一诗,末联云:“梦中频得句,拈笔又忘筌。”钱氏释云:“提起笔来写又忘掉怎样说了。”本属可通。而后又补充云:“‘筌’借作‘诠’。”则殊觉不妥。按此联取意,乃与陶渊明《饮酒》其五之末联“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相同,不过一为醒时,一为梦中尔。两者皆本于《庄子·外物》:“筌(捕鱼之竹器)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盖“得鱼忘筌”即“得意忘言”之譬喻,为历来哲人文士所称道,致有“不落言筌”(严羽《沧浪诗话》)之说。明乎此,则知唐庚此诗中“忘筌”一词,实即“忘言”之意,正不必“筌”借作“诠”(解释或说明)、以通假之义释之而后可也。
                                          

                  (原载《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8年第6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43637-1375023.html

上一篇:郭杰:鹏岛琐谈(十一)
下一篇:郭杰:一个哲学悖论的诗学消解——老子“道”本体的无限性及其审美转向
收藏 IP: 120.229.2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3-21 06: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