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pengj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pengju attosecond transient absorption spectroscopy, ultrafast process of liquid.

博文

从“看春晚”的另一面说开去 精选

已有 9597 次阅读 2016-2-8 13:4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每年的中国农历春节之前,地球上最智慧的灵长动物将会进行一次最大规模的迁徙活动,这个迁徙活动的从产生至今也只有那么几十年而已,还处在群体进化的最初期阶段。每次迁徙,不可避免地,一部分成员为之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心血,时间和金钱,甚至是生命的代价。似乎,人类应该在为这次劳民伤财的迁徙活动本身感到敬佩的同时,更应该为驱使这次不顾付出的迁徙活动的内在驱动力而感到震撼。而这次迁徙活动,发生在人类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东方大陆。实际上,你很难想象,这次迁徙活动之后,一大部分人付出了近5个小时的时间来参与一次纯粹的,类似爱国主义教育式的虚拟联欢庆祝活动,这次,他们面对的不是身体的旅行,也就没有了身体的疲惫,而是一次精神的洗礼,最终留下的是心灵的钝化。而这一次看似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完成的精神洗礼任务,在中国仅仅是被一台电视机完成的,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他们是自愿参与的。

 本文不会刻意吐槽春晚的任何“点”,本人只是探讨另一个问题,你,我,他,我们每个人,我们观众本身“看春晚”的内在驱动力在哪里?

既然是联欢,我们看春晚,那就是图个快乐了。有人说,我就是为了消磨时间,这个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若真是为了图个快乐,我们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什么是快乐,以及获取快乐的途径问题呢?


第一,我们个人有没有欢乐,需要不需要欢乐,需要什么样的欢乐?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大致了解快乐。

快乐无处不在。大致分为几个方面和层次。

A, 比如暂时性快乐,主要是靠感官的刺激来得到,说白了就是短时间刺激多巴胺的分泌,这种快乐的特点就是达到爽的状态,遗憾地是,这种容易习得的动物性快乐,竟然成了很多人为之奋斗的原因。

B, 还有就是专注的带来的特殊的精神状态,比如科学家专注研究一个科学问题,抛弃了大部分正常人都看重的东西(吃喝玩,看春晚等等),这种快乐的习得是很难的,是需要付出很多的体力和精力,是一种类似苦中作乐的状态,鉴于此,很多人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把玩这种快乐,也不足为奇了。

C, 再有就是一种由价值观判断带来的快乐,这种快乐属于更加形而上的快乐,很多人到了20岁左右,就有了自己的价值观,比如张三觉得,每个中国人应该每年看春晚,且自己必须要看。那么符合这个标准的,张三就觉得很快乐,如果不符合,就感到不快乐。这种快乐带有很强烈的个人色彩,且价值观的形成和差异是导致这种快乐泛滥与否的根本原因,至于价值观怎么形成,那就是教育的问题喽。于是,喜欢获得这种快乐的人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有道理,以为他们总有自己快乐的理由,相反也有不快乐的理由了。

D, 貌似还有一种快乐是达成式的快乐,比如你完成了30年春晚的连续研习,且没错过每一秒钟。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达成之后,你会不在乎每次春晚过程中忍受的苦难,而去在乎这个艰巨目标达成之后带来的满足感,进而是快乐,这种快乐的习得,往往需要比较强的意志力和执行力,是一般凡夫俗子望尘莫及的事儿。

人生漫漫,少说也有几十年,在这个长河中,快乐ABCD相互重叠,相互摩擦,相互竞争,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简而言之,如何考察一个人,其实可以从考察一个人的快乐ABCD的不同组分的比例入手的。

大家可以自己来判断一下,比如张三 A (80%) B(1% )C (19%) D(0),这样的人大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低端屌丝,无歧视的意思。他们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于追求感官的刺激,剩下的时间用来判断自己行为和其他人行为的价值是否符合自己的标准,于是获得既精彩又自我,做事情三心二意,最终一事无成。

比如 李四 A (35%) B(20% )C (10%) D(35%)。李四用了人生近一半的时间去专注一个事,并最终为了达成其他人都达不到的目的来体验快乐,极少去频繁地用自己价值观去判断某些事情,这种务实的人生态度和做法貌似应该处于某种少数群体才能做到的,我不提精英,是因为反智主义的大棒随时会压下来。

再如 王五 A (45%) B(5% )C (45%) D(5%)。王五用了人生一半的时间来享受感官,用了剩下的一一半时间来判断价值来攫取快乐,判断别人,判断自己,进行敌友分析,这部分人在中国特殊时期应运而生,并未销声匿迹,还隐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是我们这个社会道德,品质,价值观的卫道士。

我相信,如果大家了解了快乐的定义和来源以及区分,就很容易去判断自己的快乐是什么颜色。如果你过分地追求快乐A,那么迁徙活动之后的年夜饭是你的最直接途径,如果你同时又很在乎快乐C,那么年夜饭同时的春晚绝对是给你的量身定做,不二选择。我相信,如果你过分地注重了A和C这种极易习得的快乐,你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给自己找麻烦,而去习得快乐B和D了吧。

2, 我们看的春晚,复杂的属性到底为了什么?

春晚的属性很复杂。

这里面有很多平时我们经常看到,但是也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说出来的事儿。

比如,我们为了拿到第一手的新鲜快乐,接受不接受整?这是一个很个人,但是目前又很社会化的问题,因为你仔细留意一下春晚的演员,其实你仔细留意也看不出来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整过的。。。归根结底,这是我们个人对虚伪的接受度的问题。

比如,我们为了拿到第一手的快乐,需不需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应该很幸福?春晚的一个主题就是大家去年很幸福,大家都很幸福,每个人都幸福,于是你不能感到不快乐,这种先入为主的幸福感,其实是一个很懒惰的行为,原则上超出了快乐的ABCD,请记住,快乐的ABCD都是出于自身个体,而不是被其他人告知的哦。。。归根结底,这是我们的智力问题。

比如,我们为了感到快乐,需不需要过多地考虑春晚的难度?春晚是个大工程,是我们纳税人的金钱堆出来的,于是很多人忘记自己纳税人的身份,而去体谅自己最喜欢的男星和女星为了给我们服务而放弃看春晚却又演春晚的崇高行为,并为之动容而感动,进而幸福感爆棚。这种自媚的个体属性,是我们目前欣赏春晚的一个最主要的内在驱动力。。。不好意思,我不严谨了。。。

比如,春晚的创新量有多大?遗憾地告诉大家,春晚是一次大规模的中国式模仿过程,跟创新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请记住,春晚是为了联欢,为了让大家爽,可是每年都是给用快乐C这种简单易得的方式来输出快乐,一年甚于一年,别说创新了,连发展都谈不上。归根结底,春晚是大家的,是大家用一年的时间,用网络和其他媒体一起把春晚的剧本提前完成,由总导演完成收集,并把它们分门别类装在春晚这个大容器内,按照精心安排的时间顺序,在5个小时内倾泻给大家而已。在这里,我还是要给导演说句公道话,人家辛辛苦苦接尿挖屎够累的,你撒尿拉屎的人就不要对人家说三道四了。

比如, 此处省略一万字。


说了这么多,一定会有人觉得自己或许对春晚有了新的认识,于是拍案而起,说:明年老子不看了。偶觉得不然,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内在驱动力这个东西,是令人震撼的,是一种精神胎记,你要抹去它,需要一代人,两代人,甚至三代人,别看我个人觉得春晚的性质光怪陆离,可是我自己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在明年春晚到来之际,乖乖滴坐在电视机前,进行这个洗礼。

因为,臣妾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此短时间内改变自己的思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2266-955115.html

上一篇:屠呦呦“超院士”的诺奖和中医是什么关系??
下一篇:拨打119和110

12 李竞 宁利中 武夷山 刘钢 廖晓琳 张红光 黄永义 葛肖虹 杨海涛 晏成和 biofans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0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