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w0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sw05

博文

明天最大的微生物威胁

已有 1501 次阅读 2023-3-2 09:42 |个人分类:微生物学|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明天最大的微生物威胁

 

编译 李升伟

 

[题记] 尽管世界各地的许多健康专家必须继续关注SARS-CoV-2病毒引起的疫情大流行,但类似的病毒和细菌等微生物可能会产生下一个球杀手。在本文中,专家们讨论了最有可能的元凶

 

2020年冬季以来新冠肺炎的肆虐中,全球到目前为止(20214月初数据)有累计1.29亿例确诊病例,接近300万人死亡,我们很难考虑得出类似事情的可能性,难以预料会有什么等待人类对疾病的脆弱性的下一次开始。但这正是世界各地的卫生专家必须考虑的,如何来预防或减少导致一场大流行的其他潜在原因的影响。同样重要的是,这种想法应该已经开始了,而且确实如此。

41591_2021_1264_Figa_HTML.webp.jpg

对已知事物的恐惧

未知——在这里,尤其是新的而且难以想象的疾病——给一些人带来了最令人恐惧的结果,但有很多已知类型的疾病需要担心,一些专家认为它们才是最危险的。例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专门从事此次流行病研究的资深专家阿梅什·阿达尔贾(Amesh Adalja)说, “最大的威胁仍然将来自那些我们已经有所认识的威胁。”就全球的顶级威胁而言,阿达尔贾选择了流感病毒,他指出,它“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它能够引起大流行,而且,根据其遗传结构,新的菌株出现只是时间问题,它有能力有效地实现人对人传播。”

这里有一份致命的流感爆发的清单。1918-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估计造成5000万人死亡,占当时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大约有100万人死于1957-1958年的流感大流行,还有其他的案例。然而,流感并不是唯一已知的威胁。

SARS-CoV-2病毒继续肆虐全球许多地区的时候,冠状病毒家族的其他成员不应该被忽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列出了7种可以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但总体上有数百种冠状病毒。虽然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系统综合征MERSSARS在人类中的传播效率并不是很高,阿达尔贾说,“今年的事件表明,必须远远超过过去地对这个病毒家族予以重视。”例如,MERS病毒不容易在人之间传播,但在感染它的人群中大约有35%死亡——这使得它比新冠肺炎更致命。

2018年,阿达尔贾写道:“人类面临的最有可能自然发生的(全球灾难性生物风险)水平的威胁来自呼吸传播的RNA病毒,因此这类微生物应该是得到准备的优先事项。”他是对的,因为SARS-CoV-2病毒就是这样一种病毒。从更广义的角度来思考,他现在说,“任何有效传播的呼吸系统病毒,无论是否来自流感或冠状病毒家族,都应该被认为它们具有大流行的潜在性,因为它们都有相似的特征,即能有效地从人类传播到人类。”

 

对耐药性的反应

除了预防冠状病毒外,公共卫生专家们还必须抵御其他已知的微生物威胁,如抗菌素耐药性(AMR)细菌。即使是现在,这些微生物每年仍会在全世界造成约70万人死亡,而多药耐受性结核病约占其中的三分之一。专家们已经预测,未来会有更多与抗菌素耐药性相关的死亡人数,联合国抗菌素耐药性机构间协调小组警告说,到2050年为止,耐药性疾病可能会导致每年1000万人死亡。

据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项目的教授王林发说,AMR细菌仍然是一个主要关注的问题,但他说,“至少我们可以做系统和有针对性的监控和监测,以期待能够提供一些早期的预警。”

尽管专家们如此认识到AMR细菌的潜在危险性,但鲜有制药商能解决日益增长的担忧。 “常见的细菌感染将继续建立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而制药公司的抗生素投资组合几乎没有新的发展,”摩西·阿洛波(Moses Alobo)说,他是总部设在肯尼亚内罗毕的非洲促进卓越科学联盟的非洲大挑战项目负责人,以及非洲科学院新冠肺炎主席。“因此,存在着一种来自我们医院的抗菌素抗药性物种的威胁。”

 

物种间的相互作用

从非人类物种跳跃到人类的传染病源——甚至是冠状病毒以外的传染病——似乎也越来越危险。“随着我们的种群和我们的牲畜生长和扩展到新的领土和生态基,数百万种动物病毒越来越有可能跳向人类。”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制药微生物学教授伊鲁卡·奥科克(Iruka Okeke)说:“然而,从现在到这种情况发生,数百万人将因现有的病原体威胁而生病和/或死亡。”

许多现有的人畜共患威胁造成了巨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例如,阿洛波指出,“埃博拉病毒性出血热、马尔堡病、拉萨热和黄热病将成为潜在的危险。”其中一些感染比SARS-CoV-2病毒感染致命得多。平均而言,埃博拉病毒会导致大约一半的感染者死亡,但一些疫情会导致90%的感染者死亡。马尔堡病毒的致死性大致相同。

跟踪人畜共患疾病也会造成一个问题。对于新兴的人畜共患疾病,王说,“我们还没有可靠和负担得起的监控系统,所以反应总是反应性的,而不是主动性的。”

另外,还有太多的东西要监控。十多年前,科学家们报告说,超过70%的新病原体来自动物。我们将很难保持始终走在这些潜在的威胁之前。

 

与未知打交道

在许多方面,医疗保健系统仍将继续对致命的感染作出反应。例如,非洲科学院的高级顾问凯文·马什(Kevin Marsh)说,“在这种威胁的性质上,我们无法在时间或病原体上预测下一个威胁,但我们可以很肯定会有新的威胁。”因此,他说,“关键是积极监测,并拥有快速识别和应对新疫情的机制。”

一个复杂精细的监控系统甚至可以阻止另一种疾病如此之快地在世界各地传播。“世界需要建立适当的微生物监测网络,以监测各地区内感染的任何进展--本质上有一个专注于这些活动的病原体遗传监测小组。”阿洛波说:“早期的预警系统是需要的。”

警告系统将会有所帮助。然而,面对如此多的不确定性,医疗卫生系统无法在等待疫情爆发之前再做出反应。

 

让科学满足社会的需要

也许和其他任何事情一样,一些公众对新冠肺炎的反应也让专家们感到惊讶。一年前,奥科克认为,对新兴微生物威胁的最大挑战将来自检测它和开发疫苗。现在,在观察了人们对新冠肺炎的反应后,她说,最大的挑战“将是说服人们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人类免受威胁。”尽管在检测SARS-CoV-2病毒方面迅速取得了成功并研发了几种有效的疫苗,奥科克说,“在大多数国家,让人们呆在家里或戴面具都无法避免传播。”她补充说:“当考虑到在逃避假期和对他人的生命构成致命危险之间的选择时,已经有足够多的人选择了后者,我们不得不假定他们将再次这样做。”因此,准备工作超越了科学,并深入到了世界各地的社会之中。

弄清楚如何实现这一点将取决于多种形式的研究。例如,奥科克说:“我希望看到一些政治、社会和行为科学的研究,以便公共卫生能够更好地了解如何证实或说服人们在疾病大流行中做出拯救生命的决定。”

改善政策决策的需要并不限于公民或医院。正如王所讨论的,“真正的区别将来自政策和法律框架的变化,在透明和有效报告‘不寻常病例’的背景下,建立一个尽可能远离地缘政治的统一的国际大流行准备体系。”

同时,应该追求更多的基础科学。在这里,奥科克建议进行更多关于传染病生物学的研究,包括流行病学、微生物学、免疫学和疫苗研发。这样的研究可以帮助科学家预测下一个大威胁,以及它最可能的来源,甚至“让它更快跟踪,反应甚至更快于人们所见到感染新冠肺炎的记录时间,”奥科克解释说。

 

采取一持续的观点

公共卫生专家们知道,在关注全球卫生领域最大的灾难方面,如1918年的流感和目前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人们总是面临严重的传染病问题。随着对世界各地正在进行的研究的投资,可能会产生许多好处。“除了避免下一次公共卫生灾难之外,这还将使我们有可能解决已经困扰着我们几个世纪的地区性威胁,并将在发现和行动方面没有协调一致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奥科克说。

这个世界可能永远都不会摆脱微生物的威胁,但研究与技术相结合可以大大降低疾病失控的几率。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取决于尽可能保持走在这些疾病的前面。

 

[资料来源:Nature Medicine]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36671-1378556.html

上一篇:ChatGPT发展战略分析报告(一) :文献定题跟踪阶段性汇编与初步分析
下一篇:奇怪的病毒DNA告诉生物学家们生命的秘密
收藏 IP: 112.116.82.*| 热度|

7 农绍庄 郑永军 宁利中 崔锦华 杨正瓴 孙颉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8 0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