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怀念青春美丽痘

已有 1323 次阅读 2023-3-23 09:52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青春美丽痘,是青年们对痤疮的戏称。言外之意是:这些美丽的痘痘,与青春期密切关联,与青春岁月密切相关。

      从青春期就开始受到痤疮的困扰。那时候,才进入八十年代,上高中。亲人们关切的问询,加剧过我的担忧。进入大学读书后,从门诊部取过一些药水,在脸上涂抹过一些日子,不管用。毕业纪念册里,我的照片明显有“涂脂抹粉”的印记。油性皮肤,在药水的覆盖下,愈加显得“光彩靓丽”了。遗憾的是,这些美丽的痘痘,留下的不是美丽,而是缺陷。如果用放大镜观察,有点类似于月球背面的郭守敬环形山。

      那些痘痘,经历过紫外线的照射,愈加旺盛起来。记得,刚进入高原工作时,发放的劳保用品中有一种护肤霜,我用了没几次。有位河南籍炊事兵,痘痘比我还要”茂盛“。有一回,这个张姓小兵来串门,他比我小哥俩三岁吧,看到我桌子上的”化妆品“,毫不客气地说:组长,你还用这个?咋着也得用大宝SOD吧,这个我拿去。你看我这一脸丘陵,我得抹平它们,不然回家找对象都成问题。我任凭他抢劫了化妆品,没有阻拦。

     在海拔三千米的高原峡谷里,有位当地农民,中年人,经常帮连队干活,比如垒猪圈,比如修理水管。这个李姓大叔(大约五十多岁?)脸上有一枚痤疮。这枚痤疮看上去很孤单。不想我们这些小伙子们,痘痘都是成群结队的,即使赶不上河滩里的大豆(蚕豆),也远超过了 豌豆们的尺寸。

     在豌豆、蚕豆开花的时候,我的心花尚未开放。痤疮的困扰,只是一个外在因素。

    在进入高原之前,我已经离开高原之后三四年,痤疮都是忠实的伴侣、是我的亲哥们。

    在高原,我写信请教过医学期刊的编辑。步行走近绿色邮筒,投递信件是一件令人满怀希望的事。不到半个月,我就得到了编辑的亲笔信。(那时候,高原与内地的通信来往周期大致是半个月)编辑给我出了主意,我照方抓药,却不见明显疗效。当然,我一直非常感激这个编辑,去年关注了这个期刊的 公众号。我猜测,也许那个写回信的编辑已经退休了吧?

    进京工作后,也不断有人关切地问—— 痤疮这么厉害,你也不想想办法?我讪笑之后,无言以对。

     而立之年过后,痤疮们没有恋恋不舍,忠诚陪伴了十五六年的它们,突然不辞而别了。这不能不让我怅然若失。铁杆好友,也会不辞而别呀!

     现在,尤其是临近花甲之年时,我开始怀念它们了。那些此消彼长、此起彼伏、层出不穷、惹不起、躲不开、丢不掉的痘痘们,终于走进我的怀念清单。

---------------------------------

                                             (感谢激发此文写作的博主,2023-03-23)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1381541.html

上一篇:急性子的”天龙八部“
下一篇:慢性子的六个优势
收藏 IP: 114.244.114.*| 热度|

2 宁利中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1 15: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