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Xuefeng Pan's Web 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ke01361 分子遗传学、分子病理学、分子药理学等研究者、教师、诗人、译者、管理者

博文

不自量力论“津”“卫”

已有 790 次阅读 2024-3-26 15:20 |个人分类:潘学峰论衰老健康|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文字的“象形”画风使得很多字的“内涵”理解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乱象,用于指代和具象时多出歧义。今天只说“津”字。人们知道最多的带津的地名是“天津”,此中的“津”乃“九河下稍”构成的“水陆码头”,既然是“码头”一定不会“波涛汹涌澎湃”,一定会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所在!在中国我去的地方极少,都是在非海滨城市的北京廊坊保定行走,见不着“码头”的地理环境,但在英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行走的时候都是在海边或大洋边,见过码头,或自然港或人工港,共性是让人静下来,容许船泊,不能冲走。英语管这类地方要么叫“harbor ”,要

么叫“ferry ”,大小之别,均近义于汉语的“码头、渡口”。而与“津”有关的河则属“孟津河”最为我知,因为我喜欢京剧“钓金龟”,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孟津河”。此外还有诗人王维的诗歌《杂诗三首》,其一:“家住孟津河,门对孟津口。常有江南船,寄书家中否?”。可见,“津”必是“水陆交接”之所在,在水流舒缓,在陆不干旱,不缺水应该是“津”地的共有特性。

   之所以如此咬文嚼字论“津”是因为汉医先贤借用了这个字比做肌体的一种物质和生理状态。即“气、血、津、液”说。

 何以为“卫气”?

​    气分几种,元气、宗气、营气和卫气,其中“元气”乃“一元初始之气”,缘于“先天之本”的“肾”;而宗气则为“后天之本”的“脾、胃”,属“土”, “锫土固金” 意思是增强脾胃之机能以增加肺(属金)功能,所以脾胃之精气据此应该算作“营气”,流行于“脉管之内”,循行于周身,以供养;而“金”之气在胸,纳于上焦,属“宗气”;而卫气则与“津”有关,但卫气在表,流行于皮肤凑里,以助津之分布,维持皮肤生理,抵御外邪侵入。故以上诸气各有不同,各司其职!需要强调的是,我看了很多当今人的说辞,大部分不辨元气、宗气、营气和卫气。这让人生气。

    让我们看一看《黄帝内经》关于“营气”和“卫气”的表述。原文如下:黄帝问于歧伯曰:人焉受气?阴阳焉会?何气为营?何气为卫?营安从生?卫于焉会?老壮不同气,阴阳异位,愿闻其会。岐伯答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笔者注:据子午流注理论,气血注入“胃”之后是“脾”,而气血由足厥阴肝入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笔者注:理应浊者为营),浊者为卫(笔者注:清者为卫),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笔者注:后世多与此表述相悖)。

   为此,笔者Review 后世之说,并结合现代人体生理学给“营气”、“卫气” 以新表述,如下:

“”营气”者,人体吸收的营养,“气”依然保留“帅”的机能属性,在此做“引领”和“驱动”解,输送食物营养(精微)的“一种势能和动能”(不问细节);而“卫气”则顺应重定义做负责输送“保卫物质(免疫力(应该是innate immunity, 包括移动到组织中的巨噬细胞及干扰素等等成分)的)的“引领”和“驱动”力。据此,“营气”循行于“脉管”,源于“元气”和“宗气”驱动;“卫气”循行于脉管外,源于“元气”注入“足太阳膀胱”和“手少阳三焦”的阳气。

​这足以让人理解足太阳膀胱和手少阳三焦经络的“雨披”形分布。至于其他经脉之阳,包括手太阳小肠、手阳明大肠、足少阳胆和足阳明胃皆“汇聚”于“背”部“大椎”或通过“俞”穴入足太阳膀胱经。如果这般理解,那么“卫气”可抵御外邪对周身的侵袭,又可推论心厥阴心包之“津液”与防御之“津液”的关联(比如病毒性心包炎和心包积液)

津之源头

​   如何理解“津”的形成?这就很简单了,不用论及五脏六腑的贡献,单看“液”的关系,血液,其中的蛋白、细胞源自肝(见现代医学关于肝的表述)和骨髓(与肾有关),而营养素和水则来自消化和吸收的胃、肝胆、胰脏、小肠和大肠(现代医学表述),血液循环周身,于毛细血管与组织交换,血液中的水与功能蛋白进入组织化为“组织液”,即为“津”。这种诠释与“津”的语义一致,即“津”为河流之水与陆交接处,比做血管、毛细血管与组织。不只可明确“营”、“卫”,也与前文论述的经络循行一致。

意义何在?

​一、结合现代生理学和汉医气血津液等理论,利用整体论和还原论视野重新勾画有关概念;

​二、中医辩证论治,结合西医,西医循症具有中医系统视野;

​三、实践较高层级中西医结合,而不是“两把刀”

(片段化写作,待整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8980-1426966.html

上一篇:天地之间“两座城”,闲话心包和三焦
下一篇:学峰诗歌-爱你自己、寡人无疾
收藏 IP: 118.210.112.*| 热度|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0 2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