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惠人忙,人忙心不累——纪念圕人堂QQ群建群十周年

已有 1692 次阅读 2024-5-9 15:42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惠人忙,人忙心不累

——纪念圕人堂QQ群建群十周年

                                                   图谋

图谋按:2024年5月10日为圕人堂QQ群建群十周年,本文整理圕人堂QQ群,2024年5月7-9日部分信息。

    弯曲的直线:“或许有一个圕人堂圆桌会议,七个或者九个重量级人物就某个议题展开热烈讨论,文字直播,吃瓜群众可以品着咖啡、喝茶、饮酒鼓掌、跺脚、起哄甚至嘘声一片……岂不热闹哉!------别出心裁的圕人堂十周年。

    种种原因,禁忌是很多的。哪些话可说?(说到什么程度?)哪些话不可说?很多场合,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者说无法准确把握。昨天晚上的“反常”行为,事出有因。这么多年,我的所做所为,还真的就是围绕“图谋,为图书馆学 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圕人堂十年未散,背后需要做大量工作,需要在“安全”的前提下,平衡方方面面 。有些事情需要有人去做,不同角度给力有助于问题的解决。这一点,实际上也是圕人堂为什么至今还在的原因。换句 话说,我的所做所为,还得符合“大方向”。与大方向不合拍,随时随地可能被叫停。我得看方方面面的脸色。按照后 来的网络安全管理办法,“群主”是第一责任人,没事就好,一旦“有事”,我得一个人承担。网络安全管理办法调整 之后,我很少开口再去找人分担,因为我没必要拖累他人,也没必要给自己另加负担。

    当前圕人堂的管理员团队骨干成员,多是“老人”。有的也已退休了,有的临近退休,青年人偏少。初衷是找青年 图书馆人或图书馆学在读学生作为骨干。我没办法达成这一目标。《圕人堂周讯》整理工作,很多人觉得这项工作没什 么意义。在我的角度,这项工作必须做。其中一个方面是安全方面的。每周周讯主动接受“安检”。相当于持续有人做 “安保”。在我看来,《圕人堂周讯》最大的价值,较为完整的记录麦子等骨干成员所做的点滴贡献。

    麦子说:“其实,找个商家赞助,余额归群,出一个话题,开个视频会议,找几个人发言,大家参加提问题什么的,无病无害的,也不会有实际会议造成的和女网友见面引起的麻烦,当然,这个我这个建议基本是属于离经叛道的范畴。我其实还是很喜欢开线下会议,可以认识很多人,大家一起海阔天空聊各种私人话题。”图漾:“麦子老师这个想法确实‘老外’了,现在民间组织搞这类看似简单的活动困难重重。”我的回答是:“ 圕人堂网络社群是‘虚拟的’,连‘民间组织’都算不上。商家赞助也不是平白无故的,通常情况下是需要互利互惠的。谁的时间都是宝贵的,正儿八经找人聊什么?怎么聊?聊了有什么作用?……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考虑的。”麦子:“@图谋 其实,这些话,说了真的不如不说。其实这些事,大家都知道是不可能说的, 反正这里是什么也做不了的,这点我们也说了很多次,我就是明知故说而已,@图漾 。如果像你这么说,我们这个群散伙算了,起码对我来说,我的时间极其宝贵,到这里聊天,完全是浪费时间,且现在的确是一点都没有用,我也看不出什么互利互惠。”

    关于麦子@我的那一段,2024年5月9日一早起来我看到了,并通过小窗回复了。内容不妨放进大窗来:“关于这段,其实我真心希望散伙的。我做这事做了十年,没必要打肿脸来充胖子。有些情况连您这样的老成员都不了解,其他人更不了解更不关心。您不高兴可以随时退群,退群之后,还有一批成品念想,甚至批评群主失责。好些情况,我希望更多人了解,并搭把手。关于这点(‘找个商家赞助,余额归群,出一个话题,开个视频会议,找几个人发言,大家参加提问题什么的,无病无害的,……’),图漾第一时间回应,由我来回应真的更头大。第一,但凡有一定规模的活动,需要向有关部门报备,审核批准后才行。第二,找商家赞助,疫情之后越来越困难,我是实际做了不少努力的。第三,财务无小事,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先后有部分成员表示愿意个人捐款,几元几十的情形,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可以预见的,得不偿失。目前,图谋拉来的几家赞助,图谋在努力回馈。一方面是帮做点宣传推广,一方面是提供点参考意见。从我的感知与认知,我觉得是不匹配的,也就是说对不住赞助商的支持。近年,有一些商家主动找我,可以讲都是有目的的,我需要慎之又慎。

    弯曲的直线:“我讲的圕人堂圆桌会议,是指群内几位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士(活跃度高,有想法、有观点、有思想,未必是图情教授、馆长等大咖)就某一大家比较关注并有望能解决现实问题的议题展开集中讨论,可以采取自愿报名和召集的方式,3000来人的群,选不到十个人应该不难吧,然后留几天时间就议题的内容做准备。和平时群内的讨论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特定的几个人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互相交流而已,输出的观点和思想会比平时漫无边际、漫无目的的发散讨论更多、更好一些。属于群内讨论的文字直播形式,并不需要搞个什么视频会议,直播结束后,其他成员可以就直播内容再次展开热烈讨论,深度不就有了,议题也就聊透了。有特定的图情主题,不涉及什么敏感话题,主持人可以就话题的讨论进行掌控,有什么可担忧的。这样的圆桌会议不需要多高的成本,也很简单。如果把本来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岂不是内耗型的卷。如果成功,可以成为一种群内新型聊天方式,下次直接复制即可。”图谋:“@弯曲的直线  不知道是否想过?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倘若真有这么简单,怎么轮得上让圕人堂去操心呢?”弯曲的直线:“@图谋 咱们是正常地图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又不是图谋不轨。该操的心还是要操的,否则上次的‘让馆员发光!’讨论岂不是没了意义。”天天:“团结活泼,松弛有张。别老吵架生气,不值得。哪有那么多的争执,即使站于大山之巅,我们也不过是尘世中的一粒微尘。其实很多时候生气吵架就是因为你在思维里在说我很重要导致的。”麦子:“@天天 说的太对,人在宇宙中连尘埃都不能算。”

    有些信息不需要专门@图谋(图谋注:指有位成员连续发了两条信息@图谋,真的没有必要。)。图谋更多的是作为圕人堂成员之一(兼圕人堂“群辅”之一),为圕人堂所做的一些事情,属于业余的、零报酬的。我不大可能有时间和精力,时时刻刻兼顾群消息或处理群里其它相关事务。敬请谅解!专门@图谋的信息,图谋会有压力。未及时答复,或者答复的不好(不能让对方满意),有的成员会很生气,后果可能很严重。

    很多年,我都没敢说我退群这类话,因为会让不少老成员伤心。前天晚上(指2024年5月7日。更多“背景信息”见:图谋.“高校图书馆借阅量下降”不是大而化之的“正常现象”.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33081.html.)我说了,而且也确实是我的“心里话”。处于我这个年龄段,我自己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很多。比如抓小孩学习方面,我投入的精力确实是太少了,问心有愧。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也算是一种“自我排解”,甚至是“自我保护”。种种原因,有许多人对圕人堂或对我的期望很高。比如问卷调查方面,有过不少次,有人(有的不在圕人堂群内,自己或委托他人找我)真是想着直接“甩”给我,寄希望于我完成这件小事,帮个小忙。积极的角度看,圕人堂是在做他人没有做(或不屑做)的事情,一做做了十年,而且是“岁月留痕”,这确实是有意义的事情。从我个人的角度,假如没有圕人堂QQ群,我不大可能有机会结识包括麦子老师等在内的诸多成员。这是宝贵的个人财富,且行且珍惜。

    图谋自1999年开始活跃在“网络图林”,《大学图书馆学报》读者沙龙、E线图情、一网、寒网、书社会、(博客网、新浪网、博客大巴、科学网等开设图谋博客)……有的还成担任“版主”角色。行走“网络图林”江湖多年之后,2014年5月10日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创建圕人堂QQ群。种种原因,圕人堂QQ群拓展为圕人堂服务体系,一体两翼一检索平台,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一检索平台指“圕人堂QQ群知识库”。圕人堂微信公众号(圕人堂LibChat,2018年6月12日开设)、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圕人堂周讯》)、圕人堂QQ群、圕人堂QQ群知识库(http://tuan.pub/,2019年11月19日上线,群成员www老师研制并维护。2023年7月起boner老师主动承担每期周讯更新),四者之间是“融合“的(详见: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91338.html)。

    由以上介绍可以粗略的看到,圕人堂QQ群,不仅仅是一个QQ群。摊子大,头绪多。“圕人堂服务体系”是诸多圕人不同形式共同“给力”的辛勤劳动结晶。图谋的角色为群主兼群辅之一,相对来说,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抛头露面”更多。圕人堂运行十年,先后有许许多多圕人为之默默付出。倘若单凭图谋“事必躬亲”,这是不可能的。单单是521期《圕人堂周讯》的整理与发布,背后的工作量是惊人的。

    圕人堂十年,边实践,边探索。在牢记“安全第一条”的前提下,积极开拓进取,努力提升群内外圕人的获得感、成就感,建设有趣有味有力量的圕人堂。算是“顺道”群务公开,期待更多人共同关爱与呵护圕人堂!有缘相聚圕人堂,相助相携惠人忙。圕人堂,惠人忙,人忙心不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33363.html

上一篇:“高校图书馆借阅量下降”不是大而化之的“正常现象”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522期 20240510)
收藏 IP: 61.132.1.*| 热度|

3 郭战胜 刘进平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8 2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