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有一个图谋叫“a libseeker”——纪念图谋博客17周年 精选

已有 2840 次阅读 2022-1-28 08:0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2022年1月28日为图谋博客17周年,起算点是在博客网开始写博客的时间,2022年2月9日则为科学网图谋博客13周年。往年图谋博客周年纪念写两篇, 今年只写一篇。每逢周年,写几行文字,既算回顾总结,又算宣传推广。如何写好这一篇纪念文字,颇费思量,思索了好几天,拟了个题目就叫:有一个图谋叫“a libseeker”——纪念图谋博客17周年。

    “图谋博客”是一名普通高校图书馆馆员的“图谋”之旅。何谓图谋?“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这是“图谋博客”的简短介绍,也是图谋的“初心”,后来还成了“笔名”(大约是2006年开始使用)。 有一种说法,2005年为中国互联网“博客元年”,因为“当2002年博客网站在中国出现时,博客不过是网络专业人士所推崇的一种技术,而3年以后,在人们眼中博客变成了网络人民的一种生活方式,代表着一个真正自主性网络生活方式的实现。”图谋博客是在博客元年元月出发的。写博客的人有许多,写博客的目的更是千差万别,这么些年能够一直坚持,或许我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自认为是幸运的一个。其中的幸运,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与科学网结缘,并能够“相看两不厌”,相伴相随。

    2005年1月28日,博客网开设“图谋博客”(http://libseeker.bokee.com/),醒目位置有简介“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最初用的作者为网名“a”,当天还写过一篇博文“俺为什么叫a来着(http://libseeker.bokee.com/12737167.html)”,内容有:“说法可以有很多。 a,平时称呼陌生人就是‘诶’,俺的网名可以这么叫来着。a,注意是小写的,大写的,怕有点过于张扬,大家知道它是首字母。a,简洁。俺是1998年上网年开始上网的,可谓在网络环境下‘成长’来着。网络生活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生活。a,俺的血型刚好是A型,工作后才知道的。a某的图书馆生活是快乐的充满收获的。结识了许许多多老师,他们无私奉献,甘当人梯;走访过大大小小数十家图书馆,图书馆的方方面面令我由衷亲近;写下了点点滴滴激扬文字,催我奋进,令我自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严谨笃实,自强不息,图林a人,a路走好......”后来,由于博客网平台调整,“图谋博客”被改名为“图谋的博客”,作者一律用“图谋”。2009年2月9日选择在实名制的科学网博客开博,图谋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简介同样为“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我将图谋“意译”为“libseeker”,“lib”算是“Library或Library Science 或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简写,“seek”有“谋求、寻求”的意思,再加“er”则人化了。一个图谋是“a libseeker”,集合名词是Libseeker,多个图谋可以是“libseekers”。2014年5月10日建圕人堂QQ群。圕人堂的音译为“LibChat”,“圕人堂周讯”音译为“LibChat weekly Info”,沿用了同样的套路。“Chat”意指“Chatting room”。

     “网络图苑”网友2004年7月25日苏州长城大厦聚会。那次聚会的大致背景为:中国图书馆学会年会在苏州召开,“网络图苑”(http://libforum.yeah.net)部分成员参加了会议,并在会议期间组织了聚会。那阵子,笔者的网名是“a”,是《大学图书馆学报》读者沙龙,E线图情的活跃成员。“网络图苑”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读者沙龙的升级版,读者沙龙的交流是线性的,已觉得不过瘾了,厦门大学图书馆黄国凡老师等利用所在馆的资源(服务器、技术人员)建起了“网络图苑”。当时真是集思广益,比如域名是采纳了我的建议,叫“libforum”。我电脑上保存的网页信息记录着“2003年6月17日,论坛共有 603 位注册会员 , 主题总数:1444 , 帖子总数:6546。”,表明“网络图苑”是在2003年建立的。那会一问(梁灿兴)老师好像与我一样为高校馆助理馆员,且均在图书馆技术部工作,不过,一问堪称“意见领袖”,收获图林粉丝无数,因此“网络图苑”还有个别名叫“一网”,虽然“a”也有“一”的意思,但基本没我啥事。此次会议,我算是东道主方网友,承担了一些联络工作。网友聚会有近20人聚一块喝茶,年龄最大是李明华先生(68岁),最小的是顾烨青(那会还是在读本科生)。厦门大学苏海潮、黄国凡老师等秀茶道。其乐融融,回味无穷。

    我开设图谋博客受到诸多师友的影响,在此列举三位:其一,《大学图书馆学报》读者沙龙版主王波老师,我刚入职图书馆时,存在诸多困惑与迷惘,借助“读者沙龙”,王老师的答疑解惑、指点迷津,让我感受到图书馆及图书馆学有趣有味有力量,从而较为坚定地选择了图书馆这一行;其二,东南大学张厚生先生主张“跳出图书馆的圈子,借助于公共媒体宣传书苑,向公众推广图书馆和图书利用的方法和知识”,张老师当年自己这样做,也鼓励我这样做,可以说是言传身教,我的一些想法和做法,可以说是张先生教我的;其三,上海图书馆Keven先生,图书馆2.0倡导者之一,图谋自认为是图书馆2.0的受惠者之一,因了图书馆2.0,更加坚定地“爱上”图书馆这一行,圕人堂或许可以算是图书馆2.0精神的延伸,我的所有“图谋”,一方面源于Keven先生对我的关爱与提携,一方面算是对Keven先生的学习与模仿。

    有一种基因叫理想,有一种理想叫圕人堂。我的“理想”来源有许多,这与我自1999年进入高校图书馆工作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想相关。择要述之有3条:其一是张厚生先生对我的影响,包括身前身后。我赞同张先生的学术理念:“跳出图书馆的圈子,借助于公共媒体宣传书苑,向公众推广图书馆和图书利用的方法和知识。我们的社会和民族不仅需要大批科技精英,更需要能够进行信息分析、组织和检索,帮助与支持教学科研,从事知识培养的图书馆学家和图书馆实务工作者,有了他们,文化才得以传承,科技的进步才得以建立在厚实的信息资源的土壤里。”;其二是网络交流对我的影响,尤其是“图林”网络交流;其三是“高产作者”对我的影响,“高产作者”这个标签贴在我身上,对于我来讲,学术贡献及社会贡献即使有也及其有限,具有实际意义的只是个人经历及个人财富。写作、投稿乃至赠书等环节的诸多人和事,均对我有不同程度影响。心动不如行动。于是,2014年5月10日,圕人堂QQ群创立。建群目的为创建者试图推动做点有益图书馆界的事,比如3个促进:促进“两大阵营”(来自图书馆一线实际工作单位的、来自教学科研单位的)的科研合作,形成更具生命力的科研成果,互利互惠;促进与专业期刊的合作,专业期刊“积极参与与配合”,乃至“引领”,意义重大;促进与《图书馆报》等媒体的合作,让更多图书馆人看《图书馆报》。“圕人”指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它包括图书馆员、图书情报专业教师和学生、图书馆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主管部门、相关资源商、硬件商、平面媒体等等)。这样的“拓展”并非毫无边界,是基于图书馆事业的现状所做的“调适”。可以将圕人堂QQ群视为“圕”(图书馆)主题交流群,百花齐放。有明线(公开的交流,你方唱罢我登场),也有暗线(小团体的交流或纯粹个人间的交流),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希望圕人堂有助于圕人共知、共建、共享。希望圕人堂有更多知音。希望圕人堂惠及更多人。

    图谋博客算是从2005年1月28日建立至今持续更新,先后出版了5本“图谋博客精粹”。圕人堂自建立至今发展为“圕人堂服务体系”(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00758.html)。 圕人堂服务体系为一体两翼,以圕人堂QQ群为体,以“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及“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为两翼。“一体两翼”的载体是《圕人堂周讯》,每周五发布一期,至今已发布402期。

    图谋博客,2019年8月26日之前的已结集出版5本博客书。依据2022年1月26日检索读秀学术搜索结果:①《图书馆学随笔——图谋博客精粹》(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1.12),288家收藏馆;②《图书馆学笔记——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8),304家收藏馆;③《图书馆学散论——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12),223家收藏馆;④《图书馆学短论——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7.9),217家收藏馆;⑤《图书馆学漫笔——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知识产权出版社,2019.11),90家收藏馆。2019年8月27日至2022年1月26日,已有611篇博文(其中《圕人堂周讯》136篇),剩余475篇中,有一部分属于“圕人堂文摘”“新书推荐”等博文不适合出版,去除后可供备选出版的博文大约为350篇左右。2019年出版的《图书馆学漫笔——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收录了142 篇博文,31.2万字。也就是尚未精选出版的科学网图谋博客内容,出版一两本书是绰绰有余的。2021年我做过一些努力,比较遗憾的是,暂未看到出版的希望。图书出版是需要机缘的,理想的状态是适时出版。图谋作为草根,一而再,再而三出版博客书。得益于诸多师友的帮助与支持,也得益于所在机构的科研激励政策。图谋所出版的博客书,出版费用基本是通过科研奖励所得解决了,不仅如此,每本书出版之后,每一本均“为书找人”,面向圕人赠出100册以上图书。购书费及快递(邮寄费),也算是通过“自筹经费”(其中包括稿酬、审稿费等)解决了。我的基本做法是“以文养文”。文字所得悉数用在文字上边。出工出力出汗算是义务劳动。世事变迁,颇为尴尬的是,博客书出版这条道路似乎并不是越走越宽广。

    2021年1月28日,图谋博客在“博客总排行”居44位,“已有7377868人来访过”;2022年1月28日,科学网图谋博客在“博客总排行”居37位,“已有9118633人来访过”。也就是过去的一年,图谋博客访问量为1740765,日均访问人次为4769。我自身对该“成绩”是比较满意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读懂图谋,但我知道有不少人不懂图谋。有图书馆同人明确告诉过我,很难读懂或者说读不懂。圕人堂微信公众号开通之后,有些内容我会随手分享至朋友圈,因为我的朋友圈80%以上属于“圕人”,偶尔有亲戚告诉我读不懂,我很理解。对于图书馆学、情报学、图书情报事业,图谋算倾注了23年心血(从入职高校图书馆起算),其实许多东西我也“似懂非懂”,甚至有不少属于“完全不懂”。我所做的努力,或许算是一名探索者、学习者、实践者分享所见所闻所感,期望于人于己有所帮助,如此而已。图谋一年一年又一年,一方面于己如何不疲倦、不厌倦,一方面于人如何不添乱、不添堵,可谓任重道远。期待图谋博客及圕人堂更好地受到关注与支持,期待更多圕人一道更好地图谋下去。图谋只是作为一个图谋(a libseeker)身单力薄,更多的图谋(libseekers),方有可能让圕及圕学更加有趣、有味、有力量!由衷感谢科学网!感谢所有给予图谋博客关注与帮助的机构和个人!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23021.html

上一篇:研究为了什么?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403期 20220128)

8 郑永军 李宏翰 孙颉 黄永义 赵生辉 刘钢 宁利中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7 1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