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生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SHuang

博文

我所不能理解的国内学术现象之三:为什么高校领导也说压力大? 精选

已有 7176 次阅读 2010-8-11 04:28 |个人分类:一家之言|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高等教育, 工作压力, 高教管理

     看到上面的题目,也许你已经怒火心中起。你可能会说,这些高校领导高高在上,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我们这些学生和老师就是被这些领导的各种号令压得喘不过气来,你怎么能说这些领导压力大? 
  
     诸位,且慢!请你耐心地听完我下面的描述和相应的解释,你再发表你的看法,好吗?
  
    就在昨日,我与我的一位朋友,也就是一位现任国内某高校的党委书记及其家人共进晚餐。在交谈之中,当我们谈到我们的子女一代现在过得远比我们年轻时候幸福时,我提到,我们这一代人的过去的艰辛经历也给我们留下正面的遗产,那就是, 这使我们感觉到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的, 因为与过去我们所经受的艰辛岁月相比,现在所遇到的一切问题似乎都是微不足道的。可是,我们的下一代由于没有那样艰辛的经历,可能会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她们也许不会从中体会到我们所说的那种幸福。
  
    令我意外的是,当我的这位朋友听完我的看法后,用缓缓的口气对我说:“也许你现在的每一天是幸福的,可是对我来说,完全不一样,我现在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这使我感到愕然。接着他解释说,作为一个高校的第一把手,他现在最牵挂的就是学校里别出事,特别是那几万学生的生命安全。如果有一个学生出事情,就会把他搞得焦头烂额,因为学生家长总会到学校来闹,甚至会用卡车拉上全村的人到学校来的。
  
    我说,这就要区分是谁的责任了。如果学校有相应的安全和保护措施,而这个事故完全是由于学生本身的原因而造成的话,那你就不必那么整天提心吊胆的,因为上级不会因此而指责你,社会舆论也不会因此而谴责你。再说,高校里还有对应的学生工作部门专门去处理这一类的事情,不一定就得由书记出马来平息事端。
    
    他说,现在的学生家长都知道,这一类事情就得找高校的最高领导。这里面无非涉及到经济补偿问题。只要找到最高领导,才能形成最大的影响,从而才能获得最高程度的经济补偿。
  
    我说,这就奇怪了。什么样的事故能够获得什么样的经济补偿,应该有相应的可参照的条例或规定的,这跟你带多少人来争来闹,以及由什么样的人来决定,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是,这位高校领导说,他曾经向有关部门呼吁,出台相应的规定或可参照的补偿条例,使得这一类的事情的处理变得有章可循。可是,得到的回答是,我们的国家这么大,各地的经济情况发展也完全不一样,各类事故也不一样,无法出台这样一个统一规定。这只能由各个高校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
  
    我完全同意中国的情况是复杂的,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全面地细致地考虑各种可预想的情况,但这绝不能作为无法可依无章可循的理由。只有最大程度地减少人为的决定,做到凡事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才能最大程度地避免个体的情绪化的抗争,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恶性群体事件的发生,才能使得高校的管理层的主要精力放在与高校发展直接相关的事务上去。
 
    当然,我并不清楚这种巨大的压力在高校领导层的普遍程度究竟有多大?但是,我有理由相信,对于一个有责任心的领导,都会为这一类的事情而寝食不安的,因为每一个学生,都牵挂着许多人的心灵。一个鲜活的生命来到了大学,交给了学校,就得最大程度地保证他们能够成才并平平安安地走向社会。
 
     也许,对于这种安全的担忧只有高校的主要责任人才能体会到。也许高校管理层里的许多副校长,副书记可能都体会不到这方面的担忧。 当然,安全方面的担忧也不是高校管理层所承受的唯一压力。如果一个高校的管理层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那么这种压力必然用某种形式转压到他的下级去。一个承受巨大压力的高校领导层,就不能指望会有一个愉快工作的教师队伍,必然会带来一个压抑的学生群。从学术环境的角度上讲, 这样的大学很难会有一个轻松愉快人材辈出的学术环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1188-351796.html

上一篇:一个知识分子所能享受的喜悦瞬间
下一篇:我们的话语理性(1): 话语与理性
收藏 IP: .*| 热度|

11 曹俊兴 武夷山 刘洋 章成志 陈苏华 吴宝俊 唐常杰 许亮 刘广明 伍松林 刘庆丰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5 1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