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疣鼻天鹅一家九口合家欢(附照片20多张) 精选

已有 5528 次阅读 2022-7-30 15:52 |个人分类:天鹅|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一家九口合家欢

—— 近50年来首次记录到疣鼻天鹅在伊犁地区成功繁殖

我以研究巴音布鲁克的天鹅起家,已经有30多个年头了。最近在网上和朋友圈里看到不少关于疣鼻天鹅(Cygnus olor)的故事,在伊犁河芳草湖湿地出现了两个疣鼻天鹅家庭。7月,我们首次记录到其中一家自然繁殖的7只幼雏成功长大了(照片)。

以往我们只知道伊犁河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疣鼻天鹅的越冬地,就是伊犁(伊宁)雅玛渡英塔木夏合勒克村湿地的天鹅泉公园。罗里吧唧其实就是一片小鱼塘,有地热和温泉滋润不结冰,越冬的天鹅数量最多时增加到二三百只(包括流域附近)。

据我所知,英塔木应该是国内最大和最集中的一个越冬地,能够留下来繁殖闻所未闻。

确实,在伊宁市区附近,疣鼻天鹅能够留下来繁殖,而且没有受到骚扰,实属不易。

为什么这样说,记得几年前疣鼻天鹅在艾比湖自然繁殖成功了,但幼鸟很快就被人都捉走了(附全锅端照片),林草局美其名曰“爱鸟”“救助”和“保护”。

1996年,我们在内蒙古的乌梁素海调查疣鼻天鹅繁殖种群,数量已经非常少了。后来协助科技电影厂及 CCTV-9 的刘宁拍摄了天鹅系列,好像还获得大奖。很多年前,我们在乌伦古湖也记录和发现到疣鼻天鹅的一个繁殖群体,幼鸟的成功出飞率都非常低。

怪圈:越保护就越遭殃,中国种群呈逐渐消亡之趋势。灯下黑——不是我爱说阴损的话,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鸟类“黑洞”,掉进去就无影无踪了。

卫星跟踪器已经指出了这个迁徙的黑洞理论和“瓶颈”收缩的奇怪现象,我们正在试图发现它的位置并努力解决之。

玩笑归玩笑,还是看照片吧!

新疆伊犁河芳草湖湿地出现了一个疣鼻天鹅九口之家,挡在前面的这一只是父亲(马鸣 摄)

看,有入侵者,父亲出击了!(马鸣 摄)

按照界门纲目科属种分类,疣鼻天鹅是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鸟纲、雁形目、鸭科、天鹅属的一种大型的游禽(水禽),体长1.2-1.5米,体重7-12千克。其嘴红色,脖颈细长,鼻子上方有一块黑色瘤疣状的突起,因此得名疣鼻天鹅(马鸣 摄)

疣鼻天鹅在国外又被称之为“哑巴天鹅”(Mute Swan),就是不太吭声的那种,但其侵略性却极强,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马鸣 摄)

最近,在新疆伊犁河芳草湖湿地出现了一个疣鼻天鹅九口之家,它们安逸地生活,快乐地游弋。我们要特别感谢伊宁市人民宽宏大量对这个九口之家的热心照顾(马鸣 摄)

伊犁河芳草湖湿地的疣鼻天鹅幼鸟,和它们的父母很不一样,文艺或文学作品俗称为“丑小鸭”(马鸣 摄)

舞蹈的姿势,也是示威的姿势,在警告入侵者,不要向前半步。疣鼻天鹅是中国的三种天鹅之中个头最大者(1.2-1.5米),全身羽毛洁白。在水中游泳时,颈部弯曲而略似 "S"形。嘴基或鼻孔上方有一明显的球块,且在雄性较大,雌性不很发达(马鸣 摄)

雄性的攻击性很强,随时都可能向入侵者发起攻击,寸土不让。我们分析,新疆伊犁河芳草湖湿地出现的这个疣鼻天鹅九口之家,非常奇特,它们似乎已经变成了留鸟,不再迁徙(马鸣 摄)

疣鼻天鹅常成对或呈家族群活动,采食水草和其他水生生物。在新疆有时亦集成大群活动(如伊宁英塔木种群),特别是在冬季和换羽期间。芳草湖的天鹅爸爸担任警戒任务,经常会以雄性姿势拱起双翅上的羽毛,保护领地(马鸣 摄)

大白鹭(Ardea alba)是芳草湖的常客,它们与疣鼻天鹅食性不同,不形成竞争关系(马鸣 摄)

凤头鸊鷉(Podiceps cristatus)的幼鸟已经会飞了,在有的地方竟然开始繁殖第二窝(马鸣 摄)

这一次我们顺路考察了阿勒泰、塔城、乌鲁木齐、五家渠、博乐、奎屯、胡杨河(130团)、伊犁等地的黄喉蜂虎(Merops apiaster)繁殖与分布情况。蜂虎也喜欢河岸的台地,植被茂密的河漫滩,这里的昆虫比较多(马鸣 摄)

沿途有黄鼠(Citellus sp.)是草原上比较常见的啮齿类动物(马鸣 摄)

金雕(Aquila chrysaetos)偶然也会出现在伊犁河上空(马鸣 摄)

新疆鸟类中的四大美人之一的蓝胸佛法僧(Coracias garrulus)有时候会利用黄喉蜂虎的巢穴(马鸣 摄)

伊犁河 喜鹊幼鸟_2167_马鸣摄.jpg

喜鹊(Pica pica)的幼鸟提前出窝了,你看它的尾巴还没有长出来(马鸣 摄)

白眼潜鸭(Aythya nyroca)分布在伊犁河流域,是新疆本地重点保护物种(马鸣 摄)

这就是前面说到的几年前被“救助”的疣鼻天鹅一家 —— 在博州 4 只幼鸟被一锅端了,这样的救助条件能够保护好天鹅吗(林草局 提供)

刚出壳不久,7只幼雏就下水了。父母的脊背就是移动的港湾 —— 温暖的家。我们知道,疣鼻天鹅属于早成鸟,就是出壳的当天或者第二天丑小鸭就可以下水自己觅食了(赖宇宁 摄)

雄性疣鼻天鹅,嘴为红色,鼻孔上方的黑色疣凸非常明显(马鸣 摄)

伊犁河畔芳草湖景区,手机拍摄,疣鼻天鹅一家,我们相距不到50米(马鸣 摄)

2022年7月28-30日,马鸣在全国科学教育暑期学校(乌鲁木齐)主讲新疆的鸟类多样性与研究方向 —— 介绍古代鹰猎天鹅图(苏比 摄)

参考文献.jpg

主要参考文献

Ma Ming, Cai Dai et al. 1993. Wild Swans. Beijing: China Meteorological Press, 1-115.

Ma Ming, Cai Dai. 1995. The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of Swans (Cygnus sp.)in Xinjiang. Chinese Journal of Arid Land Research, 8(2): 135-140. 

Ma Ming & Cai Dai. 2000. SWANS IN CHINA. The Trumpeter Swan Society, Maple Plain, Minnesota USA, 1-105.

Ma, M. and Cai, D. 2002. Threats to Whooper Swans in Xinjiang, China. Waterbirds, 25, Special Publication 1: 331-333.

井长林、马鸣、才代 等. 1992. 大天鹅(Cygnus cygnus)在巴音布鲁克地区越冬的调查报告. 干旱区研究,9(2):61-64.

马鸣、才代、纪荣博 等,1993,野生天鹅. 北京:中国气象出版社,1-115.


致谢(Acknowledgements)

能荣幸地在巴音布鲁克从事天鹅研究,要感谢许多合作者,包括中国科学院巴音布鲁克草原生态站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同事们。并特别感谢在1991年就首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资助,项目题目“天鹅繁殖生态和种群动态的研究”(编号:39170119)。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49389.html

上一篇:水上舞蹈家凤头鸊鷉(附 23 张照片)
收藏 IP: 49.118.199.*| 热度|

19 李宏翰 郭战胜 孙颉 张晓良 尤明庆 刘炜 杨正瓴 姚小鸥 谢钢 刘强 吕秀齐 周忠浩 李璐 许培扬 郑永军 冯大诚 宁利中 杜占池 李俊臻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06: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