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极北朱顶(Arctic Redpoll in Urumqi) 精选

已有 4042 次阅读 2024-2-29 13:42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冰天雪地中的北极来客辟谣

(Arctic Redpoll in Xinjiang)

(马鸣 杨飞飞 徐友 魏希明 等)

按照鸟学界的惯例,白翅啄木鸟可以简化成“白翅啄木”。

红额金翅雀,可以简化为“红额金翅”或者“金翅”。不是外号,不会违和。

同样,极北朱顶雀(Acanthis hornemanni),我们简化为“极北朱顶”,请你一定要接受。

这里的重点不是要如何省略“鸟”或“雀”,重点是讲“极北”或“北极”。

因为突然的低温,许多年都不见的北极鸟类,大批光顾新疆,给了观鸟者一个个大礼包。

同时,一个网络谣言也传遍了世界各地,有图有“真相”,真假难辨。

国内外都有朋友来信询问,这月的零下 53°C,湖面上冰封鸟尸几多?

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很难反驳这些网络信息,无法核实。

介绍一些“北极来客”,看看它们的生活状况,拨云见日。

除了极北朱顶雀,还有几十种北极鸟类偶然会出现在新疆。

例如,长尾鸭、小天鹅、豆雁、小白额雁、潜鸟、北极鸥、三趾鹬、雪鸮、矛隼(海东青)、太平鸟、燕雀、铁爪鹀和雪鹀等。

为此,我三番五次前往植物园和鲤鱼山,甚至北沙窝、江布拉克和卡拉麦里国家公园。

但是,大多都是无功而返。北极来客,你在哪里?

下面只能先借用新疆观鸟会副秘书长杨飞飞先生和徐友等先生拍摄的照片和录影资料,撰写今天的博文。

https://www.kepuchina.cn/article/articleinfo?business_type=100&classify=2&ar_id=480847

实际上极北朱顶雀(Acanthis hornemanni)与白腰朱顶雀(Acanthis flammea)二者十分相像,比较难以区分(杨飞飞 摄)

极北朱顶雀是体型最小的来自近北极地区的鸟类,体长只有12-14厘米,娇小玲珑(杨飞飞 摄)

极北 徐友 摄_20240223 植物园.jpg

两种朱顶雀在植物园混合在一起觅食,在非繁殖期都是非繁殖羽,二者有时候很难区分。

它们大小和羽色非常相似,而极北朱顶雀的腰也是白色的

怀疑还存在季节、性别或者年龄方面的差异(徐友、魏希明 摄)

极北朱顶雀分布于近北极地区,繁殖区从格陵兰、拉普兰、俄罗斯西伯利亚、阿拉斯加,

越冬期偶然出现在中国(杨飞飞 摄

极耐寒的极北朱顶雀分布于全北界的极区苔原冻土带,部分个体冬季迁徙至偏南的地方越冬(邵福臣 摄)

小天鹅 湿地遨游_马鸣 摄.jpg

实际上来自北极苔原的鸟类还有几十种,如三趾鹬、北极鸥、雪鸮、小天鹅 等(马鸣 摄)

https://www.kepuchina.cn/article/articleinfo?business_type=100&classify=2&ar_id=480847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北极鸥也光顾新疆了,好像这是第二个记录(杨飞飞 摄)

在南疆,北极鸥与银鸥比翼齐飞(杨飞飞 摄)

https://www.kepuchina.cn/article/articleinfo?business_type=100&classify=2&ar_id=480847

春节期间,我们四处出击,植物园、鲤鱼山、江布拉克、卡拉麦里,寻找北极来客,这个是欧乌鸫在吃冰雪糕(马鸣 摄)

红额金翅雀,与极北朱顶雀是近亲,同样极其耐寒(马鸣 摄)

天山山脉上的岩鸽与小嘴乌鸦,都是留鸟,对于严寒都无所畏惧(马鸣 摄)

极寒环境中的山雀,也是来自北方的物种(马鸣 摄)

乌鲁木齐河上游的河乌(Cinclus cinclus)在冰层下觅食,我都冻僵了,它却上下翻飞不停地潜入水中(马鸣 摄)

我在植物园和鲤鱼山都拍摄到极北燕雀,是冬候鸟(马鸣 摄)

赤颈鸫 阜康222团 马鸣 摄_2269a.jpg

各种各样的鸫类,当地人称之为“沙枣鸟”,它们都是冬候鸟(马鸣 摄)

后峡观鸟 金额丝雀 马鸣摄_2651a.jpg

金额丝雀(Serinus pusillus),也叫“一点红”,注意它也有明显的朱顶(马鸣 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三趾鹬(Calidris alba)是一个创造世界纪录的小鸟,看迁徙路线如示意图(右),它从北极苔原飞到了新疆,然后去了澳大利亚越冬(侯翼国 摄)

一对寒鸦,名副其实(马鸣 摄)

太平鸟 越冬 水磨河 马鸣 摄_2351.jpg

拍摄技术可能有问题,一群太平鸟剪影(马鸣 摄)

极北 徐友 摄_20240301 植物园.jpg

极端天气冻死飞禽?北极来客辟谣,还是个充满诗意的春天(徐友 摄)

https://www.kepuchina.cn/article/articleinfo?business_type=100&classify=2&ar_id=480847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423512.html

上一篇:大胡子鹫(Gypaetus barbatus in Xinjiang)
下一篇:三月追鸭(Birds in March)
收藏 IP: 49.118.199.*| 热度|

16 游奎 杨正瓴 周忠浩 崔锦华 郑永军 张晓良 王安良 雷蕴奇 宁利中 王成玉 李学宽 刘炜 孙南屏 尤明庆 李俊臻 guest2151813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1 07: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