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我们需要保护最大的老鼠河狸吗? 精选

已有 6427 次阅读 2022-4-30 16:42 |个人分类:野生动物通道|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河狸之现状

Current Situation of Beavers in China


河狸(Castor fiber birulai)被认为是国内最大的啮齿类动物,其洞穴开口在水里,属于水栖动物,离不开河道。在中国河狸生活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区域,因为各种原因,极度濒危,甚至比大熊猫的数量还要稀少。很早就被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名录了(1988)。

那么,关于河狸的知识,我们知道多少,除了它善于砍树筑坝,河狸面临的困境,是我想给大家重点介绍的。

其实,我们国家对河狸的保护不能不说非常重视。据历史资料:40多年前就在新疆的布尔根河建立了自然保护区。大约在9年前,保护区晋升为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2021年昆明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CBD COP15)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上,阿勒泰河狸成了网红明星,广为人知。

试问四十年保护的效果如何,如果说真话那就不堪回首了。一组数据,国内的种群规模为560~610只,或有142~162户/家庭或巢区。是不是比大熊猫种群数量还要少许多,而且这个是十几年前的调查数据,现在显然没有这么多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首先,是在边境地区修建了一座大坝(照片),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它关闭了物种的迁徙通道,导致下游断流、栖息地萎缩和退化,这对河狸家族来说也是毁灭性的。

但是,我查阅文献,发现一个可笑的结论,所有涉及乌伦古河断流的学术报告,如出一辙,相互抄袭,异口同声地建议,建设大坝可以解决断流问题。当然,这些都是水电部门的建议,完全没有考虑物种的迁徙和洄游繁殖/产卵的一系列问题(不只是河狸)。

河狸其实面临的问题还很多,如在流域内淘金采矿,挖坏河床,严重破坏植被;过度放牧争夺食物或草地,植被退化;农业抽水灌溉,造成长时间断流,栖息地丧失,种群严重萎缩/孤立,遗传多样性阻断;公路网建设,沿着河边,干扰极大;大量的人口与移民定居河边等。乌伦古河近年来最长的断流,是在2009年,全年没有水。

建议:(1)控制在河床里非法采矿;(2)禁止在保护区内养狗;(3)尽快实施牧民搬迁计划;(4)流域合理配置水资源;(5)对河狸进行实地调查,了解其种群规模和变化趋势;(6)尽早建立跨国界的保护区及合作机制,这个说了很多年,一直没有落实;(7)与国际组织合作,开展再引入计划

我们都知道,啮齿动物繁殖力极强,从来没有听说过老鼠会被灭绝掉的,只有“活化石”河狸是一个特例。其实,种群要恢复起来非常快,也非常容易。首先河狸几乎没有天敌,家养恶狗除外;其次河狸的人缘非常好——公众形象很好,人人喜欢;再就是河狸对栖息地也没有特殊要求,有水有草有速生的杨柳树林就行了。如果再引入一些家庭,恢复起来就更快了。

下面,我们还是通过图片介绍河狸生存状况,不对之处,请多多指正。

美丽的乌伦古河流域是河狸最后的栖息地(马鸣 摄)

河狸-肥厚的扁尾-李维东.jpg

欧亚河狸,亦称之为蒙新河狸(李维东 摄),体长90~130cm,尾长26~38cm,尾宽大而背腹扁平,宽10cm左右、厚 2 cm,似船桨或舵,被有角质磷。体型肥壮,体重17~30kg,两性体型大小没有明显差别。毛长、密厚而蓬松,毛色从棕黄色到暗褐色,亚成体或青年河狸色泽比成体深且光亮。河狸眼小、耳短、门齿锋利、咬肌非常发达,前爪锐利适于掘洞,后爪较长,趾间有蹼适于游泳。第4趾十分特殊,有双爪甲,一为爪形(挠痒趾),一为甲形。

河狸 特写 马鸣摄_20220414ab.jpg

调查研究表明,河狸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阿勒泰地区(马鸣 摄)。国外曾经广泛分布于寒温带和亚寒带的森林草原地区,现分布于德、法、瑞典、挪威、俄罗斯、蒙古等少数国家。河狸一般以家族为单位,在河岸边挖掘洞穴或构建洞巢居住。全年食物主要为杨柳枝条,包括树皮、嫩枝、青叶、根须,亦食菖蒲、三棱草、水蓼、芦苇、水葱、眼子菜等各种水草(于长青,1993;王德华,2021)。河狸夜行性,入夜开始上岸活动,凌晨归窝,节律呈双峰型(刘冬志等,2013)。性成熟年龄为 2.5~3.5 岁,孕期 100~110 天,产仔期主要集中于5月上旬至6月上旬。河狸必须经过诱导方能配对饲养,国内有关养殖和利用方面的参考文献比较多(盛和林等,1990;黄步军等,1994;于长青等,1996;陈道富等,2003)。

布尔根河的大水坝 马鸣 摄.jpg

很多年前在中蒙交界的布尔根河口岸附近修建的大坝,完全切断了境外河狸的输入通道(马鸣 摄)

乌伦古河断流的天数统计,最长的断流是在2009年,365天没有水,河狸筑坝也无济于事(马鸣,2022)

河狸,又称欧亚河狸,属啮齿目、河狸科,全球只有一属两种,即河狸属的美洲河狸和欧亚河狸(引自 Duncan Halley、Derek Gow、Gerhard Schwab et al. 2022。前者广泛分布于北美,后者曾广布于欧亚大陆北部的大部分河流。啮齿类包括河狸最早出现于距今5000万年以前的第三纪渐新世(于长青,2006),其种系起源远早于号称“活化石”的大熊描(起源于200万年以前的第四纪更新世),目前我国河狸的种群数量仅有400-600只(杜聪聪等,2017;兰文旭,2018),其濒危程度远远高于大熊描。

上图红色部分是历史上欧亚河狸的分布区,在黑龙江、兴凯湖 甚至从三江平原至黄河流域都曾经有河狸分布(化石记录)。而今在中国仅分布于新疆北部一隅,如查干河、青河、布尔根河和乌伦古河等水体(分布图引自 Duncan Halley et al2022

河狸为什么会逐渐走入灭绝的边缘,历史上的猎杀、皮毛贸易、河狸香采集等都是原因。上图为西伯利亚的河狸收购情景,有清朝人参与其中(引自 Duncan Halley、Derek Gow、Gerhard Schwab et al. 2022


水下拍摄河狸搬运杨树枝条,野性中国(2022),摄影:路易斯-马瑞尔•普雷欧 (法国)

我们为什么需要保护这种最大的老鼠——河狸,不仅因为河狸外形可爱智慧超群,它筑的水坝拯救了一个生物群体(群落),还有助于加强生态系统的气候适应性,改善环境,提高内陆干旱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 .......

河狸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工程师,河狸是天才伐木工,河狸的啃伐技术一流,但也会毁坏河岸林。据于长青(1993),河狸对河谷林的“皆伐式”啃伐、对大直径林木的强度啃伐、最远到距食物堆 150 m 以外或在食物堆附近大规模啃伐及经常变换越冬洞位置,均因其生境的严重退化或断流。人类活动是造成其生境严重退化的主要原因,禁止砍伐和放牧是河狸保护工作的关键环节。

(图片引自 IUCN Duncan Halley、Derek Gow、Gerhard Schwab et al2022

采矿的疯狂 马鸣 摄.jpg

矿区利用氰化物(Cyanides)析出金子,之前就有报道,对环境危害极大(马鸣 等摄)

见科学网马鸣博文:天津 700 吨剧毒氰化钠——足够全球人类70亿自杀十回(精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77-914583.html

两河源采矿 河床及植被破坏 DSC07932 马鸣 摄.jpg

自古阿尔泰山就被称之为“金山”,不仅有高品位沙金,偶然还出土“狗头金”,千年一直盛产黄金。但是,近年毫无节制地机械化开采黄金给流域带来的灾难就是这样断子绝孙式的千疮百孔(马鸣 摄)

河狸保护_20180725_马鸣摄.jpg

召开新疆布尔根河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专家评审会(右一为保护区河狸专家初红军,左一为博文作者),大家一致认为河狸保护区拥有中亚内陆干旱地区完整的、原始的、自然的河谷林生态系统,是以蒙新河狸、盘羊、蓑羽鹤、黑鹳、猎隼、金雕等为代表的野生动物繁衍生息之地,也是国内惟一的蒙新河狸分布地,具有重要的科研与保育价值。专家提及“再引入”的方案,已经是迫在眉睫。依照国内外的经验,整个流域至少还可以容纳 1000 对河狸,如果按每千米安置一个家庭,老中青搭配,不出十年就可以改善河狸的现有处境。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作为传统的珍贵毛皮动物和香料源动物,河狸一直面临狩猎的压力(马鸣 摄)

流域内还有农业垦荒造地、过度放牧、飞机灭鼠等活动,对河狸的危害也很大。初步估计,与40年前相比,河狸的栖息地已经丧失了 80% ~ 90%,恢复起来难度非常大(马鸣 等摄)

河狸在觅食 三月末了 新疆日报 石榴云 曹华 提供_20220329.jpg

不都是坏消息,也有好消息。比如在2022年3月末,布尔根保护区管理局对一个家庭的六名成员进行了监测,出现了六只河狸同框的现象(石榴云 曹华 提供)。据了解,近年新疆布尔根河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不断加大保护区生态建设,通过开展牧民生态搬迁、核心区封育、禁猎和禁止养狗等措施,改善了蒙新河狸栖息环境,使河狸的数量稳步增长,从2014年的32个家族132只,增加到目前的38个家族162只(曹华,2022)。

青河 攀雀 team_2008-06.JPG

作者(右一)与国际专家团队一起在乌伦古河流域考察野生动物


后记:本来并不神秘的一个物种,现在因为种群数量很少,分布区域很小而变得越来越神秘。请原谅我的不专业,胡言乱语,可能会得罪人。因为啮齿类不是本人擅长的领域,故错误难免。博文写的仓促,日后又无法修改,如有错误或侵权,欢迎留言、沟通、质疑、交流、探讨、指正。即时告知,不胜感激。


主要参考文献(References)

Du C C, Chu W W, Zhen R, et al. 2017. Castor fiber birulai lodge site selec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in the Ulungur watershed of Xinjiang,China. Acta Ecologica Sinica, 37(15): 5167-5178.

Duncan Halley. 2022. Beaver recovery, distribution, and history in China. In: Europe-China exchange on wildlife conservation and reintroduction.

Derek Gow. 2022. Beavers – why restore. A expert from UK based reintroduction, farmer and author known for his work with watervoles, beavers, white storks and wildcats. 

Gerhard Schwab. 2022. Reintroduction processes and lessons learnt. IUCN China & The Beaver Trust.

Liu Y-C, Wong H, Chu H-J, et al. 2014. Camera trap survey of wildlife in Buergen Beaver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Xinjiang. Biodiversity Science, 22 (6): 800–803.

Meng G-E-B, Jia E-A-T, Cheng Y, et al. 2014. Cause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s for Ulungur River Zero Flow. Water Resources and Power, 32(9): 139-142.

Mengubieke Eengubieke Ebulayihan, Jiaerheng Ahati, Cheng Y, et al. 2016. Influence of the Ulungur River Blanking on the Ecology and Cause Analysi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of Xinjiang, 38(2): 5-11.

Sheng H L, Xu H F, Zhang E D. 1990. Xinjiang Beaver and Castorium. Acta Theriologica Sinica, 10(4): 263-267.

Yu C Q, Ge Y, Shao W, et al. 1992. Habitat conditions, home range and burrow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Beavers in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Forest Research, 5(5): 565-569.    

曹华. 2022. 罕见!6只蒙新河狸深夜同框觅食. 天山网-新疆日报,2022年03月31日.

陈道富, 全仁哲, 范喜顺, 苗立天. 2003. 欧亚河狸的生物学特性及其保护与开发. 石河子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 84-86.

杜聪聪, 初雯雯, 甄荣, 端肖楠, 陈刚, 初红军. 2017. 新疆乌伦古河流域蒙新河狸巢穴特征和巢址生境选择. 生态学报, 37(15): 5167-5178.

黄步军, 卢浩泉, 于长青, 柳满然, 郑荣光, 初红军. 1994. 人工饲养蒙新河狸的发情交配行为. 兽类学报, (4): 260-264.

古米娜.哈木斯别克. 2019. 乌伦古河断流对流域生态的影响. 陕西水利, (9): 50-51.

兰文旭. 2018. 蒙新河狸研究现状. 新疆林业, (4): 42-44. 

孟古别克 ·俄布拉依汗,贾尔恒 ·阿哈提,程艳 等. 2014. 乌伦古河断流原因分析及对策. 水电能源科学, 32(9): 139-142.  

盛和林, 徐宏发, 张恩迪. 1990. 新疆河狸及其河狸香. 兽类学报,10(4): 263-267,318.

于长青, 邵闻, 葛炎, 贾陈喜. 1992. 新疆河狸的栖居条件、家域及洞巢分布格局. 林业科学研究, 5(5): 565-569.

刘冬志, 蒋志刚, 初红军, 黄效文, 张帆, 陈刚. 2013. 蒙新河狸夏季夜间活动节律和时间分配. 兽类学报, (4): 319-325.

刘冬志, 黄效文, 初红军, 刘元超, 张帆, 陈刚, 戚英杰. 2015. 基于红外相机陷阱技术的蒙新河狸 (Caster fiber birulai) 活动节律. 干旱区研究, (1): 205-211.

刘元超, 黄效文, 初红军, 等. 2014. 新疆布尔根河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的红外相机监测. 生物多样性, 22 (6): 800–803.

王德华. 2021. 我国一级保护啮齿动物——蒙新河狸. 科学画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1336491.html

王振升,程同福 ,刘开华 ,等.2000. 乌伦古河流域水资源及其特征. 干旱区地理,23(2):123—128. 

于长青. 1993. 新疆河狸秋季啃伐河谷林的对策研究. 林业科学, (4):319-325.

于长青. 2006. 拯救河狸——比大熊猫还古老、濒危的活化石.  人与自然, (12): 44-57.

于长青, 卢浩泉. 1996. 河狸的生物学特性与人工养殖. 中药材, (11): 544-547.

张文学. 2002. 乌伦古河水系的河狸资源及其开发利用. 新疆林业, (6):39-40.

赵景辉, 赵伟刚, 陈玉山, 张洪英. 2005. 中国的河狸资源考察.  特产研究, (3): 38-41.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36387.html

上一篇:风雨欲来鸢满天(附照片二十多张)
下一篇:又见西域“大美人”
收藏 IP: 49.118.206.*| 热度|

26 杨正瓴 尤明庆 张晓良 李建国 周忠浩 刘炜 张珑 李宏翰 王德华 王安良 张叔勇 黄永义 宁利中 姚伟 李学宽 史晓雷 赵建民 刘全慧 陈蕴真 范振英 孔玲 康建 许培扬 李俊臻 谢钢 王述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4: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