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鱼目混珠——侏鸬鹚 “东扩” 进入乌鲁木齐市区 精选

已有 6748 次阅读 2022-2-28 20:59 |个人分类:中国鸟类学记录|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浑水摸鱼——上百只侏鸬鹚 “ 东扩 ” 进入新疆

Eastern Enlargement and the Variation of Geography Distribution of Pygmy Cormorant in Xinjiang, China


看这个题目,似乎有一点风马牛不相及的味道。说白了,本文的重点之一,是侏鸬鹚喜欢吃什么鱼,讲一个关于浑水摸鱼的故事。

说到侏鸬鹚(Microcarbo pygmeus)和这个冬天的水磨河,它竟然成为了乌鲁木齐市区内的一条靓丽风景线(附50张照片)。

关于中国鸟类新记录——侏鸬鹚,从2018年11月20日新疆爱鸟人刘忠德在玛纳斯湿地发现了40多只到现在水磨河接近100只,连续四个冬天,种群稳定,且有逐年增加和东扩的趋势。侏鸬鹚原来分布在南欧,不远万里来新疆过冬,是不是有一点离奇!

那么,为什么四五年过去了,揭示这一新记录的文章一直没有发出去,编辑部一直不愿意接纳或承认这个新记录,反复纠缠,来来回回,修修改改,迟迟不发稿呢?编委们或者审稿人不了解情况,或者有一种抵触心理,他们不愿意称 “ 东扩 ”,这个词涉及政治,它太敏感了有一点禁忌。

其实,早在北约/欧盟东扩之前,我们就发现了至少有几十种鸟类企图东扩。这不是政治笑话,而是一个自然现象。

鸟类为什么要东扩?我们提出了四点假说,见马鸣(干旱区地理,2010)。全球气候变化应该是主要原因之一。最近,《自然》杂志副刊——生态与进化,刊登了一篇关于 “ 灭绝债务 ” (extinction debts) 与 “ 拓殖赊欠 ” (colonization credits)  现象的文章,一些观点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和参考(Haddou  et al. 2022)。

这里有几个关键词耐人寻味,如 生物入侵(地球的三大灾难之一)、拓殖、扩张、物种融合、殖民地、东扩、入侵、扩散、外来物种、近亲交配、、、、、、。当然,最近我们还在讨论是 “ 东扩 ” 还是 “ 东归 ”,这也是一个学术问题(见后)。新疆每年都有一些所谓 “ 新记录 ”,近 10 年的新记录达到四五十种,平均每年 4~5 种。不是入侵哦,应该是东扩。 

这个冬天,气温最冷时达到零下二三十度(— 20°C),侏鸬鹚喜欢吃什么、越冬期有一些什么特殊行为、在哪里过夜、种群数量是多少、面临什么威胁、、、、、、都是我们关心和研究的课题。

下面还是通过2022年1-2月春节前后拍摄的照片(精选近50幅图片),详细介绍侏鸬鹚的一些情况。


侏鸬鹚为中国新记录鸟种,体型苗条,尾巴如扇,喜欢居群(马鸣 摄)

       今年的1月到2月,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生物多样性研究人员,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河湿地一直观测,发现了侏鸬鹚在这里栖息越冬,最多的时候达到近百只,成群的侏鸬鹚在几公里的水磨河两岸停留、栖息、觅食、过夜。

侏鸬鹚 食物 马鸣 蒋可威 作品_20220208 泥鳅.jpg

乌鲁木齐水磨河有很多食物可供侏鸬鹚选择(马鸣、蒋可威 摄)

为了研究侏鸬鹚食性,我们定点观察,同时拍摄和分析食物组成(马鸣 摄)

       侏鸬鹚相对于普通鸬鹚,它的个头较小,嘴巴比较短,嘴尖略有一点弯曲。脖子粗短,有喉囊,尾巴相对要长些,呈蒲扇形。全身羽毛黑褐色,泛金属光泽,头与颈部为暗棕色。

鱼类 _20220225 马鸣 摄 (4a).jpg

水磨河其实有太多的小鱼,但是侏鸬鹚并不一定喜欢吃(马鸣 摄)

       公园的管理者最怕黑鹳、白鹈鹕、大白鹭、秋沙鸭、红嘴鸥、银鸥、侏鸬鹚、黑鸢、海雕和鹗什么的,因为它们太凶猛、吃太多的鱼,他们会驱赶这些水禽或者猛禽。其实,侏鸬鹚对食物还是有选择性的,它们更喜欢吃土著的各种底栖鳅类(如新疆高原鳅),不属于“ 有害鸟类 ”。春季侏鸬鹚在溪流附近茂密的芦苇荡、柳树上或湿地灌木丛中营巢。繁殖期在4~7月,经常与各种鸬鹚和鹭类为邻。

侏鸬鹚 吃鱼 许平 夏咏 邹立波 朱建国 摄_20220206.jpg

根据我们的观察与研究,侏鸬鹚对待食物是有选择性的( 许平、夏咏、邹立波、马鸣、朱建国 摄)

侏鸬鹚喜欢捕食小杂鱼,包括高原鳅、泥鳅、黄蜡丁、鲫、鲢、虹鳟、锦鲤和鲤等约17种鱼类。

鱼类 _20220225 马鸣 摄 (3w).jpg

水磨河大约有一二十种鱼类可供侏鸬鹚选择(马鸣、蒋可威 摄)

       侏鸬鹚多生活在内陆淡水和微咸水域,如农田灌溉小渠、泉水沟、溪流、池塘、岛屿、湖边苇丛及三角洲上。冬季隐藏在附近有不冻泉及小河的杂树丛、灌木林和茂密芦苇丛里,单独或集群生活。主要以底栖的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为食,是纯肉食动物。说到侏鸬鹚是 “ 东扩 ” 还是 “ 东归 ”,当年蒙古大军西征,迅速横扫和统治了整个欧亚大陆,一批先遣军最后定居在伏尔加河流域。因为水土不服,矛盾激化,还有其他原因,几万人再后来狼狈东归回到新疆巴州和博州等地。现在,侏鸬鹚的扩散与这一段历史故事很有一点像。

融入城市 闲情逸致 马鸣 摄_1938.jpg

小桥流水,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城市,侏鸬鹚享受着冬日阳光,无忧无虑(马鸣 摄)

       侏鸬鹚(Microcarbo pygmeus)或者(Phalacrocorax pygmeus)属于鸬鹚科小鸬鹚属体型最小的一种鸬鹚。侏鸬鹚呈点状分布于南欧、西南亚和中亚等地,数量稀少。在水磨河湿地出现不是偶然的,这几年侏鸬鹚同时在新疆各地都出现了,它多选择天山北坡泉水溢出带为越冬地。如伊宁、博乐、克拉玛依、沙湾、玛纳斯、石河子、昌吉、乌鲁木齐、吉木萨尔等,偶见于喀什与和田地区,属于冬候鸟。通过直接计数法,汇集各地观鸟人报告,保守估计,新疆越冬的侏鸬鹚种群数量有200余只。


大山雀 西秧鸡 银鸥 水磨河 马鸣摄_2235.jpg

除了侏鸬鹚,水磨河还有黄脚银鸥,西秧鸡,鹪鹩,戴菊,喜鹊,大白鹭,绿头鸭,侏鸬鹚,小鸊鷉,红隼,雀鹰,毛脚鵟,大山雀,乌鸫,,,, 今天还看到了松鼠(马鸣 摄)

松鼠 水磨沟公园 马鸣摄_2235.jpg

雪地松鼠(马鸣 摄)


参考文献

马鸣. 2010. 鸟类“东扩”现象与地理分布格局变迁. 干旱区地理, 33(4):540-546. 

马鸣. 2011. 新疆鸟类分布名录. 北京: 科学出版社.

Yacob Haddou, Rebecca Mancy, Jason Matthiopoulos, Sofie Spatharis & Davide M. Dominoni. 2022. Widespread extinction debts and colonization credits in United States breeding bird communities.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DOI:10.1038/s41559-021-01653-3

MaMing. 2010. Bird expansion to east and the variation of geography distribution in Xinjiang, China. Arid Land Geography, 33(4): 540-546.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48038.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27445.html

上一篇:虎年说虎:尽量不落入俗套
下一篇:风雨欲来鸢满天(附照片二十多张)
收藏 IP: 49.118.197.*| 热度|

21 李宏翰 杨正瓴 尤明庆 刘全慧 张学文 檀成龙 张珑 张晓良 康建 周忠浩 宁利中 张叔勇 李俊臻 彭真明 木士春 刘炜 姚小鸥 罗春元 许培扬 刘全生 王述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3: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