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沙漠鸟类考察记 —— BIRDS IN DESERT(附38张图片) 精选

已有 4340 次阅读 2021-5-30 18:28 |个人分类:棕薮鸲|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沙 漠 观 鸟 记

(Birds in Desert)

马 鸣(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乌鲁木齐


    今年的任务还是荒漠中繁殖鸟类监测,快到月底南京所才下达了任务书,让我们有一点措手不及。昨天下午,匆匆忙忙带着学生入住梧桐沟管护站,蚊子已经开始肆虐。

    在新疆北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有一个叫北沙窝的地方。兵团第十二师二二二团(北亭镇)就在这里。我们研究所的一个野外生态站也设在这里,鸟类监测包括发现棕薮鸲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这次的目标物种之一就是棕薮鸲Cercotrichas galactotes)。这个曾经的中国新记录,目前只发现了北沙窝这一个繁殖地。而这个种的越冬地据说是在非洲中部的肯尼亚,迁徙路途很长,所以到达的时间比较晚。当布谷鸟开始叫春的时候,棕薮鸲还在迁徙途中。现在,越来越难找到棕薮鸲了,原因是拍摄者用录音机诱拍,制造小水坑守候近拍,爬在窝跟前蹲拍,造成幼鸟提前离巢、亲鸟弃巢和警惕性提高,或者干脆就销声匿迹了。我在“鸟网”上看到一些获奖作品,都是所谓“鸟人”在这个水坑边的杰作。第二天太阳还没有露脸,我们就到了巢区,费尽周折三个多小时我们这次只见了一面棕薮鸲(5月29日),距离50米外拍摄了一张照片(见后)。可能是因为一群骆驼进入了它的领域,出来叫了几声,就不见影了。

    在沙漠里,叫声悦耳的鸟类还有不少。最热闹的要数百灵鸟,如短趾百灵、云雀、凤头百灵等。当然,大杜鹃、戴胜、斑鸠、伯劳、鹡鸰、椋鸟、蓝点颏、横斑林莺、白喉林莺、槲鸫、歌鸲、文须雀、蒙古沙雀、黑顶麻雀、欧金翅(入侵物种)和褐头鹀等的叫声也是此起彼伏。这次在沙漠腹地遇到两种麻鸭,飞来飞去,可能附近有窝(洞穴)或者有水源地。寻问当地牧民,沙漠里确实有一些盐碱湖,如东道海子、索尔巴斯陶也就是碱泉。

    梧桐沟管护站,属于县级保护站,只有一个人守护。过去,进沙漠只有这一条道,卡子很管用。现在,进沙漠的道路多了,管理就比较麻烦。据站长介绍,几大困难无法解决,管理越来越难。“四大害”:一是挖药材,如挖大芸(肉苁蓉)、阿魏、锁阳等毁坏植被。二是捉蝎子,之前我写过博文,价格昂贵,捕捉数量巨大。三是观鸟人拍鸟,本来是一件好事,现如今成了某些人盈利之道。四是滥用农药,除草剂、落叶剂、杀虫剂,团场没有什么章法,什么都敢用。实际上这次调查,发现棘手的事情还有一些,人心坏了,会断子绝孙的。到处都是闹心的事,不说也罢。

    我们与养蜂场的人聊天,提及不常见的黄喉蜂虎(见照片),就深恶痛绝。一到雨过天晴,在小蜜蜂飞不快的时候,蜂虎就会集群出现,捕食小蜜蜂。蜂农的环境意识比较强,他们知道沙漠里还是比较安全的,如沙枣花蜜质量上品。对于蜂农,更大的危害是滥用农药,这个对他们也很不利。因为,农药除了直接造成大批工蜂死亡(比蜂虎厉害),还造成蜂蜜质量下降,农药残留是害人又害己呀。我们在附近搜集了200多个蜜蜂尸体,还采集了水样。

    寂静的春天,一到麦收季节,团场就没有鸟了,大家都心知肚明,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了了解夜行性鸟类,我们傍晚做了一次预调查。就是进到沙漠里听声音,猫头鹰、欧夜鹰、欧石鸻、知更鸟、夜莺等,几乎没有花很多时间,就搞定了几种白天见不着的种类。当然,这些都是绿洲边缘的物种,一到夜晚就非常热闹,叫声此起彼伏,通透性很强。

    故事说到这里,别骂人了。还是看看照片,放松一下。


远处有敲木头的声音,这个是正能量新疆特有的白翅啄木鸟,也是典型的胡杨林种类,多年未见了(马鸣 摄)

注意看骆驼后面的一群小鸟鸟——紫翅椋鸟(马鸣 摄)

沙漠中也不乏水鸟——普通燕鸥(马鸣 摄)

两种麻鸭竟然在沙漠腹地频繁出现——翘鼻麻鸭,应该是新疆最好看的野鸭吧(马鸣 摄)

正在育雏的胡杨林鸟类——紫翅椋鸟(马鸣 摄)

崖沙燕的窝,几年前被建筑队活埋了5000多只,现在想起来就咬牙切齿(马鸣 摄)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荒野上的鸟群(马鸣 摄)


这就是我们日思夜想的棕薮鸲,落在梭梭树上,距离50米外就很怕人了(马鸣 摄)


白领鸻也叫环颈鸻,在盐碱地上筑巢(马鸣 摄)

苍鹭(马鸣 摄)

鬼鬼祟祟的大杜鹃,古语“杜鹃啼血”实际上是一个假象。营寄生生活是其生存之道,偷偷摸摸将卵下在别的小鸟窝里,然后“布谷—,布谷—,布谷—,布谷”若无其事地让大家开始干活(马鸣 摄)

同时遇见白眼潜鸭、赤嘴潜鸭、白骨顶等(马鸣 摄)

凤头麦鸡——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马鸣 摄)

戴胜(马鸣 摄)

IMG_5610a 凤头百灵 马鸣 摄.jpg

凤头百灵(马鸣 摄)

黑翅长脚鹬(马鸣 摄)

雌性黑顶麻雀(头顶不黑),也叫西域麻雀,中亚国家都称其为“梭梭麻雀”(Saxaul Sparrow),在梭梭林里筑巢(马鸣 摄)

一对黑翅长脚鹬,上雄下雌,比翼双飞(马鸣 摄)

荒漠伯劳也叫棕尾伯劳,幼鸟已经出窝了(马鸣 摄)

蜂农最仇恨的黄喉蜂虎,喜欢在空中捕捉蜜蜂(马鸣 摄)

这是蜂农最仇恨的黄喉蜂虎,看这姿势,正在空中捕捉小蜜蜂(马鸣 摄)

黄鹡鸰,分类上的造物时代——这是亚种新记录或一个新亚种(马鸣 摄)

落单的灰鹤一定是出了问题,不是中毒就是受伤了老弱病残迁徙困难(马鸣 摄)

斑鸠(马鸣 摄)

IMG_5513a 白额燕鸥 马鸣 摄.jpg

白额燕鸥(马鸣 摄)

鹡鸰(马鸣 摄)

金眶鸻,也叫黑领鸻,通常在盐碱地上做窝(马鸣 摄)

骆驼排队_5656 马鸣 摄.jpg

太多负能量不好,我们还是看一些赏心悦目的吧(马鸣 摄)

毛脚燕的窝,它们与家燕相似,喜欢集群做泥巴窝(马鸣 摄)

我们与蜂农一起探讨环境保护问题(梅宇 摄)

Birds in desert by Maming_2021-05 114a.jpg

这是我们第二天在梧桐沟遇到的情况,在沙漠边缘大量使用除草剂、落叶剂、杀虫剂,而且胡乱丢弃这些药瓶,这里真的没有王法吗?

(马鸣 摄)

红柳灌丛与梭梭林中的一群骆驼惊起了棕薮鸲(马鸣 摄)

沙漠腹地的一段建设中的引水工程切断了我们进入沙漠的道路(马鸣 摄)

北沙窝南的轨迹_20210529 马鸣.jpg

卫星地图,看到清晰的沙陇走向,我们一共布设了12条样线,这是沙漠里偏南的一条样线的轨迹,因为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的变成了直线

最远的一个样线到此为止,越野车要翻过去得费很大的劲(马鸣 摄)

入侵物种 欧金翅_5564a 马鸣 摄.jpg

总是躲在树叶后面的欧金翅属于“入侵物种”,实际上所有的“欧”字打头的鸟都有入侵(外来物种)的嫌疑,从发现到“东扩”二三十年了,已经入侵中国上千公里(马鸣 摄)

其实四大害还要加上一个鼠害,包括鼠疫的威胁,不是吓唬人啊(马鸣 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288902.html

上一篇:春季猛禽迁徙路线上的瓶颈和黑洞(陷阱)
下一篇:婚外情与进化论——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雨燕(Swift in Xinjiang)

28 李宏翰 郑永军 尤明庆 杨正瓴 冯大诚 周忠浩 董全 范振英 孙颉 张永刚 杜占池 刘珍环 戴新刚 张晓良 黄永义 张健旭 陈文峰 帅凌鹰 刘全生 赵建民 杨卫东 李学宽 李璐 吴克凡 陈蕴真 刘炜 李俊臻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16: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