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353)】广东有研究生发文研究本人16年前在香港讲的拙课

已有 1641 次阅读 2021-12-9 22:14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2005年11月25-26日(当月是我来深圳工作满六周年),应香港教育联合会邀请,本人赴香港讲学两天。两天讲了三堂公开课,一个语文味主题学术报告。


香港中学语文教师认为,香港中学语文教材中最难讲的课文是现代诗《听陈蕾士的琴筝》。这篇课文确是难讲,难懂,香港中学生群体甚而至于流传一个“惯用语”,就是把很难懂的事情常常说成“像《听陈蕾士的琴筝》一样难懂”。也因此,香港的老师们希望我的公开课讲一下这首诗。作为语文味教学流派的创立者,我想,内地老师在香港讲其他学科的公开课未必比香港老师讲得好,但要说讲中国语文课,我们该有信心当仁不让。于是我的三堂公开课,前两堂分别在香港两所中学为香港老师主讲了他们认为“最难讲的课文”现代诗《听陈蕾士的琴筝》。11月26日,又面向全港中学语文教师代表主讲公开课《诗经·子衿》。这三堂课都讲得很成功,大受香港老师们欢迎。事后,香港香岛中学举行《程少堂课堂教学艺术研讨会》,香港的语文老师对我的课的评价很高,认为我的课“教学内容实在,教学形式又给学生心灵强烈的震撼”,“是一个难以达到的高度”。(《程少堂讲语文》,语文出版社2008年1月版,第166-168页。另见语文味网《 程少堂"维港"吹清风,语文味"香江"酿甘醇》)这两堂课要我自己打分的话,《听陈蕾士的琴筝》打85分,《诗经·子衿》打95分。《诗经·子衿》一课非常精彩,课堂气氛非常活跃,整堂课几乎没有见到明显的大的不足,因此甚至还可以打更高一点的分数,比如97分、98分。《诗经·子衿》后来更是成为语文味教学流派的代表课之一,影响深远,被收入国内多部名师选本和大学教材。2006年,由教育部语文出版社编辑、于漪领衔主编的“名师讲语文”丛书开始筹备出版事宜,丛书编委会2006年5月打来电话通知,该丛书遴选当时全国活跃在一线的语文名师20人,本人作为华南片唯一代表入选。”名师讲语文”丛书之《程少堂讲语文》一书于2008年初出版,在香港讲的这两个课的教学实录都收录于其中


与其他语文教师讲课习惯把课文主题当成教学主题,通常是用课文标题作为课题不同,我的语文味理论与教学实践的一大特点,是强调教学要有既来自于课文主题,又高于课文主题的教学主题。语文味教学的这一教学主题,通常体现在很独特的课题上,因此我的语文味教学公开课一般不直接用课文标题作为课题,而是有一个渗透教学主体的生命体验的课题,而且这个课题往往很有个性,很有冲击力。我在香港讲的这三堂课延续了我的语文味公开课的一贯风格,即都有一个表达我的独特教学主题的新课题。比如我这三堂课的标题,前两堂是《陌生化:艺术的“头脑”:以〈听陈蕾士的琴筝〉为例谈诗歌鉴赏》,第三堂是《用优美的汉语描绘优美的人性:〈诗经·子衿〉鉴赏》。这与我的语文味理论与实践强调语文教学要有“魂”即教学主题有关。


今天偶然发现,广东佛山科技学院有位叫梁诗曼的研究生,在《时代教育:下旬》  杂志2020年第2期,发表标题为《揭开文本"面纱",褪去"陌生化" ——程少堂《听陈蕾士的琴筝》案例评析》的文章,研究本人16年前的这堂拙课梁诗曼的文章不长,但雪泥鸿爪,值得收藏,兹花钱从网上下载,录入《少堂志林》,立此存照


文章附件:home.php?mod=attachment&filename=&id=819608


微信图片_20211209215306.jpg


顺便首次透露一下,我那次应邀在香港讲学讲了三堂公开课,一个学术报告,香港教育联合会按我当时的职称(副教授),给了我2000元报酬。香港教育联合会负责人一边给我发报酬,一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这是香港教育联合会的规定——副教授讲学半天,报酬500元。其实呢,即使不给我报酬,我也乐意讲这个学。香港教育联合会请我去讲我自己的语文味理论与语文味公开课,语文味的影响正是从这次讲学开始从内地扩大到香港,他们还给我2000元报酬,我怎么会嫌少呢?人生,总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2021/12/09



附:《听陈蕾士的琴筝》

    作者:黄国彬 


  他的宽袖一挥,万籁

    就醒了过来。自西湖的中央 

  一只水禽飞入了湿晓, 

  然后向弦上的涟漪下降。 

  月下,银晕在鲛人的泪中流转, 

  白露在桂花上凝聚无声, 

  香气细细从睡莲的嫩蕊 

    溢出,在发光的湖面变冷。 

  凉露轻轻地敲响了水月, 

  声音随南风穿过窗棂 

  直入殿阁。一阵荡漾

    过后,湖面又恢复了平静。 

  他左手抑扬,右手徘徊, 

  轻拨着天河两岸的星辉。 

  然后抑按藏摧,双手 

    游隼般俯冲滑翔翻飞。 

  角征纷纷夺弦而起,铿然 

    躍入了霜天;后面的宮商 

      像一只只鼓翼追飞的鹞子 

  急击着霜风冲入空旷。 

  十指在急纵疾跃,如脱兔 

    如惊鸥,如鸿雁在大漠陡降﹔ 

  把西风从竹林卷起,把木叶 

    摇落云烟尽敛的大江。 

  十指在翻飞疾走,把骤雨 

    泼落窗格和浮萍,飒飒 

      如变幻的剑花在起落回舞, 

  弹出一瓣又一瓣的朝霞。 

  雪晴,山静,冰川无声。 

  在昆仑之巔,金色的太阳

    击落紫色的水晶。红宝石 

      珍珠如星云在静旋发光。 

  然后是五指倏地急顿…… 

  水晶和融冰铿然相撞间, 

  大雪山的银光蓦然在高空 

    凝定。而天河也静止如剑。 

  广漠之上,月光流过了 

    云汉,寂寂的宫阙和飞檐 

  在月下听仙音远去,越过 

    初寒的琉璃瓦驰入九天。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315909.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352)】孙绍振教授开创了“第一”
下一篇:【少堂志林(1354)】讲座“剧透”:《评课如何做到又快又好》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7 2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