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好死还是赖活?

已有 1731 次阅读 2024-3-4 21:10 |个人分类:人物记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龙年到了,那是阴历。但阳历具体是哪一天呢?我查了一下,是2024210日,并非我们通常以为的大年初一。这一冬天我基本没有出门,因为患感冒者太多。我害怕感冒,所以尽量避免。可是到了29日,天气实在太好了。我这一冬天没下楼的,终于耐不住寂寞,还是下楼一趟。围着小区转了一圈,出了一身汗。当时感觉还是挺舒服。没想到,兔年最后一天我却患了感冒。这兔子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呢,想想或许有原因,我曾买了一整版的蓝兔子邮票,纪念我非常喜爱的画家黄永玉的缘故吧。

本来以为就是场普通的感冒,也没太在意。大过年的,就在家吃药硬扛。但这次看来有点儿不大一样,发烧、咳嗽,时好时坏。而且还把夫人传染了,她也开始咳嗽起来。我最后竟在家里摔了一跤。这怎么可以。夫人也感到不对劲,问我是否去医院。我是最讨厌去医院的。可是到了那个地步,也只能答应了。如果走下楼叫出租并非不可以,可万一下楼腿一软滚了楼梯就不那么好玩儿了。于是叫了120,没过多久,120来了。几个壮汉把我扛到车上,呼啸着把我拉到京西朝阳医院。

医院见到来了我这个公费的病人,还真当回事。说我们这里收了一位公费的病人。我还以为是好事呢。没想到原来我成了他们的菜。刚刚看了《繁花》的电视剧,其中有句台词,要讲究“来头、噱头、苗头”,那我似乎基本满足这些条件。于是我便成了他们的“彩头”。到了医院,我的表现更差了,甚至出现了谵妄的现象。连续摔了三跤,那医院就更有理由了,马上安排我进了急诊的留观室。

进了留观室,一切都不是我说了算的。只能待在床上,连下床都要被吼一通。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医院的伙食太差,可我也必须捏着鼻子订餐。买了300元的饭卡,最后吃了不到150元。在留观室我被诊断为“新冠感冒”。三年疫情下来,多了一种新病,冠以“新冠”就是不一样了。必须老实听医院的,他们说何时新冠解除了,就算解除了。不过,我在留观室开始就住个单间,也许怕我把新冠传给别人。可是单人的留观室平常连个人毛都看不到。虽然有护工,但他们不是一对一的招呼病人,而是同时负责好几个。我如果有事必须大声喊叫他们,如果他们听到我的召唤,也会来人问一下。可是出去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来理会我。

我从小长到大,没有觉得曾用过尿不湿。这回算是活回去了,为了不让我下床,专门给我铺上尿不湿。那我还能怎么办呢?放一个屁、咳嗽一声,都要叽咕出一点儿大便。没有办法,在留观室我就这样住了几天。后来查房,见到我尿不湿中都是大便,他们也很无奈。捏着鼻子为我清理。毕竟我无法下床,这些任务都是你们的了。人嘛,活就要有点儿自尊,得了病,自尊就不要谈了。连续打了吊针,吸氧,算是缓了过来。本来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却被告知,没有床位,要我在留观室继续等。

关键是留观室的费用高啊。虽然我是公费,也是要先垫付医药费,信用卡都没钱了。我下个月的工资就还信用卡吧。我家就一张信用卡,这样才不会乱。不过也会有很多不便,这回就是这个情况。借记卡的钱也差不多用光了。我们虽说不算穷人,但也不是富人。退休金足够生活了。但像留观室这种狮子大开口的地方还是有点儿吓人。后来我被转到有8个人的留观室。表面上看,情况要好一些似的。可是留观室的病人有几个是省心的呢?除了病人的哼哼唧唧外,就是各种仪器发出的高低声音,就像演奏室内乐。在这里我度过了不眠的一宿。

在我坚持的要求下,医院终于妥协,同意放我出院。在留观室待了5天,终于回家了。夫人已经联系好把我转到附近的中医眼科医院调养一下,那我更是不能同意了。最后还是没去,在家好好调养吧。经过半个多月的调养,算是痊愈。通过这次住院,我发现,人到了那种地步真是一点儿招数都没有。根本就不能自己做主。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可是有了钱又当何如?最后根本无法掌控。

不久前我们曾到一家养老机构参观了一下,发现那里的老人很可怜。等于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了养老院,没有一点儿自由。有的老人有儿有女,但到养老院体验一下,却从此出不来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子女愿意接受老人的。这就是当下中国养儿防老的现状。据传美国专门有这样的人,把某老人视为没有监护人而强行剥夺老人的自由,由自己充当老人的监护人。从而达到攫取老人财富的目的。

居家养老果真就是个好方法吗?通过这次在家中生病,我对于这种养老方式也颇感怀疑。毕竟到那个时候,你自己根本无法做自己的主。家里人要不把你送到医院,要不把你送到养老院。我就在想在好死和赖活之间究竟如何选?我这个人是个不大乐意拖累别人的,因此我宁肯选择好死,也不选择赖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我也是希望平平安安度过余生,不给别人添麻烦。于是我回到家,立即买了台制氧机,每天定时吸氧,让自己先舒服起来,快乐起来,心情好起来,这才是正路。至于以后,再说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42408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收藏 IP: 123.123.96.*| 热度|

21 尤明庆 刘进平 杨正瓴 农绍庄 郑永军 宁利中 许培扬 周忠浩 孙颉 杨卫东 黄河宁 陈安 汪育才 曹俊兴 张晓良 武夷山 孙南屏 刘炜 杜占池 何青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13: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