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足之家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xapodium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研究领域:昆虫生理学

博文

屎壳郎观天象----瞎想 精选

已有 7915 次阅读 2013-2-15 23:19 |个人分类:虫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论文,,影响因子,,昆虫,,行为| 论文, 昆虫, 行为, 影响因子

 
春节假期,电视里充斥着晚会。看腻了,由不得从杂志上下载了几篇感兴趣的文章。在当今影响因子导向的科学界混,不得不琢磨一下。 
 
第一篇,讲的是屎壳郎观天问路,发在Current Biology上。屎壳郎喜好滚粪球尽人皆知。它们每每找到一堆新鲜的粪便,就拖取适量,刮成粪球,用后足使劲滚起来,以便独享,不被同类偷走。这样,如何保持一个直的推行路线对它们来说很重要,尤其在天黑风高的时候。这时,屎壳郎会登上粪球,仰望星空,把银河系的星光当作指引,用力地推,远离那是非之地。 
 
第二篇,说的是蚜虫打跟斗稳着陆,也发在Current Biology上。蚜虫是最讨厌的,弄得植物腻腻的,吹口气能跌落一大把。而这个跌落可不那么简单。蚜虫让身体保持一定的姿势,尽管跌落是个被动的过程,中间会打跟斗,但到最后总是背面朝上,稳稳当当落地。 
 
第三篇,研究蟑螂梳洗为哪般,发在PNAS上。常常见到蟑螂、蝈蝈之类的昆虫会用它们的前足把触角放在自己的嘴巴里,然后一节节仔细梳洗。触角是昆虫的鼻子,对寻找食物、配偶和发现敌情很重要。蟑螂们这般梳洗,不是为了臭美,而是在去除落在身上的尘土和自身分泌的碎屑,使自己的嗅觉更加灵敏,更加锐利。 
 
这听起来像是给小孩讲故事,能发在这些个杂志上,一定有它的道理。首先,这些现象,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但很少有人去思考它们背后的机制。 
 
对于第一篇这样的研究,我等一般认为是吃饱了撑的。如果老爸问我在搞什么,要说在研究屎壳郎如何滚粪球,我爸一定会抽我。不好好整点儿国家有用的,尽做些没意义的事情。而这一研究的意义,就在于第一次发现昆虫会利用银河系来定向。像我这样在农村长大的,都想着做点对农民有用的事情。我老家在山西的梨乡,同川,从小就看着劳累的爷爷,从梨园背回一袋袋的蛆梨,堆在院子里,不久虫子就会爬出来,成为鸡的美食。自己从事昆虫学这一行后,一直有一个心愿,想研究一下梨树的害虫。数年前有机会与我的博士后小陆做一个课题:在梨果上是什么气味能招引虫子过来?我们做了不少工作,最终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这样的研究虽然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但很难在上述影响因子高的杂志发表。不过,能心随所愿做点研究,也很满足。 
 
至于第二篇文章,是2010年同一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的延续。那篇文章揭示了一个现象,即蚜虫在感受到哺乳动物呼吸时会产生跌落行为,并对之做了合理的解释。其实,这个现象我的一位朋友曾早有察觉,可惜没把它当回事来研究。一个好的想法有时是灵光一现,有时就是坚持一下,再捅破一层纸。这篇文章的发表则在于其在空气动力学上的意义,即这种小家伙是如何跌落、反转,最后稳着陆的,也是飞机工程师所考虑的重要问题。这篇文章的作者,除了几位生物学家,其中之一正是空气动力学方面的专家。可见,不同领域学者的合作是获得突破的一条重要途径。 
 
第三篇文章很好玩。为了使得蟑螂不能梳洗,研究者采用了三种方法:第一种简单,用胶水把蟑螂的嘴巴糊住了事;第二种是把一根触角的基部套个环固定,使得这根触角不能弯曲放到嘴里;第三种比较绝,用一个小盒把蟑螂圈起来,然后通过一个槽口让其脑袋伸出。作者如此煞费苦心,为的是揭示梳理的功用。结果看来,昆虫的嘴巴不仅仅是取食的器官,还用于整洁,锐化自身的感觉器官。文章的通讯作者Coby我认识。他说,这一工作可能对发现新的防治害虫方法有启示,比如利用害虫梳理的习性,可把杀虫剂带入口内,达到比通过体表渗透更好的效果。 
 
瞎琢磨半晌,我的感悟是:首先,要做别人想不到的东西。这很难,因为往往我想到的,别人不仅早就想到,而且做到了。其次,要做别人想做但尚未做到的。可能的途径有,掌握独一门的技艺,或找个好的合作伙伴。无论如何,只有专一行,爱一行,把东西做精了,才有可能增加挖到“金子”的概率,而要挖到,有时还真得有点运气。作为一名学者,不必过分追求高影响因子,能心随所愿,持续地在同行认可的专业刊物上发表系统的研究成果,是硬道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77-662113.html

上一篇: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下一篇:Butterfly Fly Away ----儿童节歌曲推荐

18 王德华 吕喆 彭思龙 王成社 王宪辉 贺乐 孟津 陈冬生 黄晓磊 王安邦 姜虹 吴顺凡 周小洁 徐大彬 李东风 吴卓晶 刘传发 黄智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7 1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