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准备去看望曾要给我延期的导师

已有 4793 次阅读 2016-1-6 22:56 |个人分类:与导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师生关系

周日晚上540,我正把炒好的第三个菜端到桌上,手机响了。是个不认识的本地号。

“喂,是YY吗?”一个轻柔的女声试探着问。

“是的,您好,什么事,哪位?”

“是我,MXX。”

“哦!”我蓦地一惊,“M老师,老师好!”

毕业工作数年,平日与硕士导师偶有短信,逢年过节寄过一两次礼物,电话与见面的确一次未有。说来也是我不对,去看看她的念头在脑中盘旋过几次,想想现实也就作罢了。


一、黑白颠倒与时间观念


时间倒回到毕业那年5。我在春节前把论文全文基本成形,也与导师短信联系过几次。M老师是独身女性,作息有些“黑白颠倒”,白天除了上课、开车便是睡觉,晚上则会守在电脑前。

我刚入学在开学选课时,因为白天联系不到她,选课系统都快关闭时 我仍未得到导师确认,焦急的不行。想到师姐正准备开题,我问师姐如何与M老师联系,或如果她们取得了联系,能否帮我提一句选课的事情。

师姐说,M老师的电话确实很难打通,有事情发短信吧。我们因为开题的事情可能会联系上,但是你自己的事,还是你自己说吧。

选课系统即将关闭的那周五中午,看到手机上显示了导师的号码,激动万分。接通后却收获了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哎!打导师电话有打这么密的吗?你知道我多忙吗?短信我能看到,有空回复我自然会回。选课的事情是吧?那你倒是把所有能选的课程都发给我看看啊,你以为你在后台勾选了什么课我就得给你通过?那要导师是做什么的!就你选的那叫什么?劳动法?你对法律感兴趣你自己看去,选到课表上丢不丢人!呵呵……

老师语速很快,气势很强,我又初入学比较胆怯,期间并没能插上话,只附和着抱歉,辛苦老师,谢谢老师之类的话。前几日与同学与学长们请教选课事宜,发现大家普遍选择在研一把课尽可能修满,为之后两年的论文和实习留出时间。我也按照学校要求的专业选修课、跨学院选修课的分数要求,把课程选满了,并多选了几门供导师筛选。同寝室另一专业的两位同学说,他们都是自己选好、老师抽空上网一确认就OK的,没想到我选个课还出了这种事。

下午两点、三点四十五还有两节课,我赶忙打开电脑下载了课程文件给老师发了邮箱,就去上课了。四点的时候,导师给我发来了她为我挑选的课程,除了删掉了劳动法,其他的专选课和公选课与我一开始在教学系统勾选的并无区别。五点系统将关闭,我和同学们却都在教室上全校必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课,只得找原来的中学同学谁在网上,赶紧帮我登下系统选了课。

我自我安慰:导师是很负责的,她要看看校里还有什么课适合我,否则她也可以随意确认了事。

几分钟后,导师说她确认好了。她一会儿要来学校办些事情,让我下课后等她一下

由于家跟学校在同一个城市,我周五放学一般会回家。路程一个半至两个小时,也不算近。既然老师让我等她,应该会跟她一起吃个饭,再帮她处理些事情吧,我也就跟家里说不要等我了。但那天母亲单位恰好要到我学校附近办事,她和另一位私交较好的同事一起开车过来,计划着晚上正好把我接回去。

那位同事叔叔和母亲在学校附近等我,天还下起了雨。六点半的时候,导师还是不见踪影,电话打不通,短信不回。七点前,母亲不好意思让同事再等,我们便开车回家了。路上,收到了导师短信:下雨了,我不过去了,你回家吧,路上小心。

看到这封短信,我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你放了我鸽子,却还貌似很贴心地说回家吧。

周五晚六点半下着小雨的晚高峰,同事叔叔开着车,我在旁边无线尴尬。


她也不坐班,所以这三年,我们都保持着短信联系为主、有她课见面为辅的沟通方式。学姐们说论文的时候,都是去她家。当然也让我跟着去听,此事是另一个大槽点,先放下不表,回到5月毕业季。


二、那次延期

2月春节后到5月劳动节放假,她这学期并没有课,也很少回我信息。而且她称不看电子版的东西,说论文要打印出几份去她家说。(比如师姐去的时候就打了3份,M老师一份,师姐一份,我一份。)所以,她第一次见我的论文全文,已是当年5月中旬的事情了。恐怕有的学校有的专业都答辩完了吧。

开题时去她家来来回回改了多次,她还算满意,觉得框架不错,填出来问题不大。这三年虽然相处起来让我感觉力不从心,被骂是家常便饭,但是在学术问题上她对我还算是基本认可的。前一阵一直联系不上她,我也是默默安慰自己,可能她也觉得问题不大,并未着急吧。

下午到了老师家,闲聊了一阵,又看起了论文。她是不按照一日三餐的时间吃饭的,到五六点钟时我也没敢提吃饭的事。M老师主要给我改了摘要,她说最后答辩时其他老师也主要看摘要,一定要写好。脚注等格式问题也是开题时以及之前听她讲与师姐时都记下的,问题也不大。

改好摘要已是晚上11点左右,导师说去吃个饭然后把我送回学校。我把论文稿放在桌上,想着后头这几十页白打印了,就随手翻了翻。M老师也扫了几眼,突然大怒:这就是你的论文?这叫什么!这毕不了业啊。咱们6月就答辩了,你这样的程度改肯定是来不及了,你去下载一个延期申请表,咱们申请延期吧。

她说得云淡风轻,于我却是五雷轰顶。

工作的三方协议四月就已签好,现在要延期?

私下想着,毕不了业的人毕竟是少数,我又没开罪过她,或许就是吓唬吓唬我吧。我忙道:“文章是按着咱们开题时候说的写的,摘要您也改过了。您看是哪有问题我回去通宵改?”

“现在要是2月,你说改,我还信。半个月你能再多查多少资料,补出多少思想来?你这就是没认真写!”

我也看过往届学长们的论文,同届同学的也以挑错别字的名义互相见过,无非是分析的文本不一样,大致水平还是相似的。甚至在开题时,导师还说过:他们那几个老师的水平都不行,看我给你改的开题报告,切入点和理论体系都比他们不知高出了多少层次。

所以,我的论文应该是比同届几个同学甚至是要略胜一筹的,如今落得了不能毕业的下场?就算延期,我总得明明白白的吧。

见我不服,她继续说:人家W(同届同学),这三年都没去打过一次工。你这又实习吧,又兼职吧,你凭什么觉得你还比别人强?你都对不起开题时候的你自己。要不这样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估计你也得恨我一辈子了,你现在跟我说,你是不是就打算混个学历好找工作。

感觉是个陷阱题。若承认,自己便成了混学历的人,所以写出的论文也就是混学历的水平,如果严格起来确实是不能毕业的;若不承认,依她的性子,势必会说我当了XX还想立牌坊,连正视自己都不敢。

“我如果没有学术理想,当初不会转到这么冷门的专业。”我此时真的对冷门专业后悔了,不是因为就业前景与社会认可度,而是因为在冷门专业,一个导师一年都不一定能分上一个学生。嫡系学姐毕业后,导师名下只有我一人,不光要自己承担给她看病挂号、给她取到付快递她装没事儿人、年底排队凑票报账一系列的事情,连毕业这种生杀大事,也只能我自己面对。

“我一开始是相信你的。”导师说,“我可以告诉你,假如你没有出去实习,或者这是W同学写出的水平,我都认为你们是认真的,可以通过。我延期的不是你的水平,而是你的态度,你应该在学校多留一段时间。你也知道,我本来都为你找好了博导,是我学姐,她也说她相信我教出的学生,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博导之事是另一大梗,也先不表。

因为临毕业实习了半年就要延期我半年?“现在的就业环境,我也想踏踏实实在学校学三年。但简历上什么都没有,有单位要我吗?”

“所以你转专业读研还是混学历找工作?”

“如果您认为我是个学术理想高于一切,此生不打算离开高校的人,可能确实让您失望了。但是我对专业的热爱,和对您的尊重,也绝不是虚言。”

“你口口声声说热爱,说尊重,你是怎么做的呢?你有没有教养,不是自己说出来的,是所有其他人都能看出来的。”

当晚不欢而散,已是凌晨两点。导师让我在她家睡了,并告诉我,她是五六点钟才会去睡,睡到明天下午左右的,让我上午自行离开,不必告诉她。饿着肚子,一夜未眠。这天下午到的稍微晚了点,因为她让我过来的时候我正与同学在某商圈,不知她怎么突然想到了召见我。地铁转公交的跑过去依然用了一个多小时,向她解释路上堵车(确也实情),奈何她家与学校实在不远,搪塞不过。她说,你既有时间逛街吃饭,就不要工作了,在学校多呆一年,随你逛。

回到学校,我与签订了三方、正在实习的单位请了假,改了摘要,通顺文章。将相关的学术专著抱出来。那晚她问我,XX先生的XX专著你读了没有,我说去借了看了,觉得与论题实在相关,后来还特意购买了。她说,我可以容忍学生学术水平不够,却没法容忍你做人的基本水平都达不到,明明看都没看过,却硬敢说自己看了,还买了。


她问我另一本著作看过没。我说那部集子很多,我下的pdf影印版看的。她冷笑一声:我在本专业读博做副教授这么多年,我导师是北大的系主任,都从没听说这套书还有pdf版。

我可以立刻会宿舍取书给她看,我可以把pdf发给她。那是我再也不想回忆的一晚。在如何捍卫自己的人格尊严,和如何向导师服个软请求成功毕业的纠结中徘徊,绝望。

我三日未睡改了一稿,再次请求面圣。短信隔了一日被回复:你三年都没看懂的东西,三日能有什么改观。不要想了,我刚给教务打电话了,咱们还是延期吧。

周围的同学纷纷忙着打印答辩表格,送内审外审。同寝室好友过生日,吃自助唱KTV,她已考博成功,并被博士男友求婚。人果然不能跟人比。我婉拒了聚会,她为我留下了半个冰淇淋蛋糕。

三日后我再次发了长短信,请求一次机会。此时已逼近5月底,再不定稿,毕业程序都来不及走了。与同学倾诉,大家也是安慰我,不会的,她也就说说。有的同学建议送礼。去年暑假时也请她旅游过,还带上了另外一位未有交集的已为人师的师姐。平日吃饭,让我出钱,她开发票。

所以,真的像她说的我不够尊重老师和学术,还是这三年太过逆来顺受?读书,上课,论文,实习,这些正常的步骤走过来,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真的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不配毕业了呢。

“别人混学历,也能毕业。但别人不是你,你不是别人。别人的理由,也成为不了你的理由。”——老师的话是对的,我也觉得研究生学历越来越水了。

去学院把情况告诉了导员。导员说先别慌,他去问问。

第二天导师给我发了短信:我不知道你去学院告了我些什么,这两天我的电话快被打爆了,都是给你说情。你尽管去告吧!我本来还没想把事情做绝,给你留出改论文的时间,没想到你依然不把心思放在学术上,而是搞这些东西。现在我彻底下定了决心,延期吧。

此时,我暗下了一个决心,把论文写到出彩,被延期后去做学位申诉。并不时的给她发短信、打电话、发邮件,也把原来的飞信记录都调出来,证明我一直在跟她联系论文的事情,是她不回复我。

此时,导员却突然气哼哼的给我打了电话:你导师说了,她一直在催你论文的事情,你一直不搭理她,她也没说要给你延期,你自己不改论文还到处瞎说。你怎么回事啊?想不想毕业啊到底?

这都是什么?“我怎么会不想毕业呢?”

“行了行了,好好改,然后再求求她啊。她说她手上有各种你不写论文的证据,你怎么不好好改论文跑到学院告老师黑状?!”


“她要摆证据?好啊!”她从未看邮箱电子版的事情我与同学说过,同学也说,你就默默她发几封邮件,以后说起来,反正是你发了,她没看。人真是不能太君子,各种手段都要留。所以研究生生活教会了我些什么?

专业下发通知,本周五论文答辩。同系另外的同学装订好了论文,塞到了老师们的信箱里。W同学的论文题目是导师项目中的一个分支,三年里为老师整理资料、校对书稿,还在老师的暗示下上交每月的劳务费。导师承诺给她找工作、发文章,并未兑现另一位同学是系主任的亲戚,本科毕业便在一个外企实习,三年中并未辞职,学校这边的事物几乎不过问,还评了优干。


导师说,如果你亲戚在校里(上届亲世界的姑姑是隔壁学院副院长,本届系主任带的同学是自己侄女)你也可以过啊。你是么?


同寝室的同学一个要读博,另一个同学已实习两年,去年用本科学历签了工作,过了试用期转了正,被承诺等研究生学历下来升职。

订下六月中旬的一个周五答辩,我把自己闷在寝室一月左右。那个周二中午接到导师电话:“这些日子改进了不少吧?去打印送审吧。现在再给各位老师送文章,是很不礼貌的,给各位老师都道个歉。我给你找的跟我私交很好的老师做内外审,你自己当人家面好好表现,好自为之吧。”


我平静地说了谢谢挂了电话。不自觉的泪流满面。寝室同学茫然的看着我:不至于吧?


答辩后,晚上聚餐,散场后送导师到地下停车场,走到她的车旁。

“上来坐会儿吧,我再跟你聊聊。”

“最终他们推优秀论文和优秀毕业生都是W。我为你据理力争了半天,但他们都说你是仓促完工,并不扎实。其实我都没打算耗你这么久,你自己嚷嚷的谁都知道你要延期,大家还能觉得你写的好么?你不是没有机会,就怪自己没有珍惜吧。”

……

没有了论文压力,与导师在车上畅谈许久。她将我带出地下车库,四下已然黑了。我目送她离去,抬头看路灯闪烁,宿舍通明,繁星满天,竟留下泪来。


这些年,想起她来,不知道是心有余悸,还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回到今时今日,导师换了手机号,告诉我一声,并问我工作如何,有事情随时可以找她。挂了电话,饭菜已凉了,她还是这么没有吃饭睡觉的时间意识。

说一个师姐要回家工作,离开这里了,应当聚聚。也应当看看她了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948600.html

上一篇:仲夏荷香 笔尖心上
下一篇:俗气的年终杂感:愿教育者们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4 李宗昌 黄仁勇 蔡宁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2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