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俗气的年终杂感:愿教育者们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精选

已有 3575 次阅读 2016-2-5 21:41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教育

研究生毕业一年半,与本科毕业工作的表妹合租一年半。看着她为她父母、姥姥姥爷(也就是我爷爷奶奶)买的各包东西,想起她昨晚对不能赶快放假回家的怨念,不知是何滋味。


一、自卑。

父母二三十年前出来上学、工作,便很少回老家了。老家里其他亲戚们聚集着,也很少与我们来往。在合租之前,我与表妹相见的次数也甚少。但二十多年来,其实我一直生活在她的阴影中。

她与老家的亲戚们整日在一起,性格开朗,有眼力价,成绩尚可,深受喜爱。长辈们提起她,便是聪明,机灵,一大堆褒义词。

而我则相形见绌。我从小比较“好学”,但成绩一般,所以在长辈眼里是很“笨”的。爷爷曾在一次春节里当着众亲友的面,给我们这辈份的孩子们智商排名,表妹第一,其他堂表兄弟姐妹们各有千秋,我是毫无疑问的最末。

我永远记得爷爷重复那句“XX最笨”的时候,我无助的看向爸爸。而他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就那么回事吧”。爷爷更是找补了爸爸一句:她随你,那时候你们兄弟几个就你最不灵。

我当时并不怨恨,我以为这就是残酷的事实。我在大众人群里非常笨,笨得非常出众。


二、转折

小升初的时候擦线考上了区里的一个重点校。擦线,我还是这所学校里最差的。所以在六年级的暑假,我借来表哥的初一课本,疯狂地进行“笨鸟先飞”计划。

事实证明我确实不聪明。即便是考这种我早就自学过、刷了很多题的东西,我在初一第一次期中考试也不过考了班里第7、年级第60的名次。当时班里的第一名是年级第11,分数高的吓人。而在初三前,班里始终没人能进年级前十,是班主任和年级组长(年级组长代我们班的数学课,格外希望我们班成绩好一些)心头大病。

家长会后,母亲笑谈般地对父亲说,他们班主任也真会说好话,居然说孩子在班里还算聪明的,我赶紧跟老师说,可不是聪明,你可别夸她,她自己偷着学呢。父亲说,这孩子,要有她表妹那两下子,多好。

转折发生在初二下半学期。

班长当时坐稳了班级第一的宝座,在年级中却只能徘徊在二十名上下。有一天的年级会,学校放广播,年级组长便在讲台旁坐着,逐个看着我们。会后,老师说,咱们班的同学,我觉得最优秀的那一个,基本上能考上S中学

大家纷纷看向班长,我也是。我看着班长,他低头微笑。

之后那次家长会,是父亲去的。那也是父亲第一次给我开初中的家长会。回来他便向我怒吼:你不是说你学习还行吗?你们班主任说你们年级组长经验丰富,有知道全年级整体情况,让我们跟她打听自己的孩子,差不多能考上什么高中。人家家长一问,有能上九中的,有能上十二中的,有能上你们本校高中部的。你倒好,老师犹豫了半天说了一句:她——要是努努力——差不多,应该能够着S中;要是想再进一步,恐怕得看天时地利。你告诉我,S中是什么东西?还得努努力!再往前还不好说了!

我蓦地一惊,年级组长口中能上S中的人,居然是我?

我缓了一会儿,静静跟父亲解释,S的全称是XXXXXX。听过了么?全市第二的高中。她说的更进一步,是全市第一的R中。她总不能跟你说我不用努力就能上R了吧?

在我印象中,父亲此后再没吼过我。

年级长找我谈话。我说,为什么不是班长,有一个能上S中的人应该是他吧,他年级排名在班里最好。年级长说,现在才初二,大家没发力,等到了初三大家都好好学,他就该下去了。如果咱们班到时候还有能冲进年级前十的人,就只能是你

如果说在我平淡的人生中有什么能堪称转折点的小事件,这次谈话,一定会上榜。

初三第一次期末考试,我考了班级第一年级第十。初三下半学期的摸底考试,我考了全区第一,S高中近在咫尺。同学看着我数学物理卷子最后三道大题的逐步解答,说,你这智商,抠出来比我们得多二斤。

这句话,对于一个青春敏感期的孩子来说,来的太迟了。

然而家人,尤其是远在老家不与我经常交往的长辈们,并不知晓。我每次回老家,还是生活在大家的冷嘲热讽里。


三、平复

从S高中高考,进入了一所211。姑姑傲娇道:连你都能上211,你妹起码能上人大,随便努努力就能上清华

后来,表妹从老家的一所高中,进入了一所市属普通一本。

爷爷姑姑们表示很纳闷:不应该啊,她怎么还没她姐考得好呢?哦!她姐刻苦!死学习!这这妹妹聪明归聪明,就是不爱学习啊!

两年前的春节,我和表妹都将毕业。姑姑说她:你也考个研,连你姐都能考上。

表妹说,我真考不上,我还是工作吧。我实习那单位有一些牛校的哥哥姐姐,跟人家真不是一档次的。

已经工作的堂哥和上了三本的表弟说:挣钱多少跟学历没关系,人家专科当老板的有的是,研究生也不过是打工的

成绩好就是死读书,读了研还是不会挣钱,我在老家的地位是没指望了。但是对于我而言,老家那些亲戚的看法,早就不重要了。我可以跟他们愉快相处。

妈妈有一次愤恨的说:你忘了他们都怎么说你的吗?你还能跟他们玩到一块?

我说,我忘得了吗?但是我恨他们给他们脸色有意义吗?


四、希望

我默默的想,在初二前,我在笨的心理阴影下活了十多年,我要天天记得别人是怎么看不起我的吗?

我可以不介意,我也真的不认为自己有多聪明,也不认为上了一个还行的大学又读个研有什么。我是很普通,但是也没普通到可以任人嘲笑吧?但我从来不能释怀长辈当着我的面,把我排在倒数第一。

如果没有年级组长那场心理暗示般的谈话,如果当年年级组长也说这孩子没戏,我不知道我会怎样。初二那年,班长也不知从何渠道知道了,年级组长口中上S中的人是我,不是他。据传,他在一张纸上写满了我的名字,之后涂黑了,又把纸撕碎了。最终,他上了临区的一个三流高中

其实,在S中,日子也并不好过,跟一帮能上北清的人混在一起,我也着实一般。我也知道,学习成绩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杆,所谓的985、211也并不能代表什么,智商高低也不能决定成败与否。

只是在这样一个反智的家庭,我替他们的心态感到担忧。

希望长辈们,老师们,对这个世界好学的孩子们仁慈一些。他们好学,是单纯的好学,不应因为好学but成绩一般就被贴上的标签。

过年放假路过初中母校,墙体上写着:不抹杀每个孩子独特的天赋。

新年愿望,愿天赋没外现的孩子们不因被嘲讽而低落,愿被人夸赞的孩子们利用好自己的长处。愿老师们,长辈们,即使做不成伯乐,也不要用一句简单否定,就给他人种下了自卑的种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954719.html

上一篇:准备去看望曾要给我延期的导师
下一篇:博士因房逃离 京籍女研究生何去何从

11 周健 彭美勋 刘晓锋 徐耀 谢平 徐志刚 王喆 邱趖 岳爱国 徐世文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