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杂记(感冒快好了,同时快被笑死了)

已有 3462 次阅读 2016-3-17 22:38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

郑小康(mm?)写了一篇关于“真相”的思辨文章。在留言里有如下一段对话:

[17]王立新  2016-3-17 00:52一个科学家和一个哲学家来到一间黑屋子门前,看到一只黑猫跑进了黑屋子;科学家二话没说就一头扎进黑屋子去抓黑猫;哲学家环顾四周,发现旁边有另外一间黑屋子,于是走进去,然后没过多久就高喊道:“我抓住了!我抓住了!”博主回复(2016-3-17 08:55)无论是什么颜色的猫,猫的眼睛都是亮的,尽管这只猫可能是你的想象,也仍然有意义,人生的意义全是自己寻出来的。


一个讲得好,一个答得妙,充满了禅意。我认为一个搞模糊逻辑的和一个搞哲学的碰到一起,纯属瞌睡碰到枕头。-这完全是化学反应!!!(我们恨化学!!!)

(2)

应行仁老师写了篇非常清晰凝练的文章来介绍人工神经网络的文章,却引来了陈京德博主的反击。看来陈老师还未能接受“数据即指令”的思想,也不知道陈老师对面向对象的编程思想是如何看待的。-庞大的天文数字般的节点的参数的非线性的演化,且是按训练集和所遇事件而学习演化,这岂是人可以掌控的?不在输入源头或者输出结果上掐死,我根本看不到有什么办法。而个体自私而懒惰的人类,是绝对不会在这两处掐死的。一个全球变暖,都进退失据的人类,前面怎么可能抵挡智能机器带来的舒服,后又怎么可能去抵抗力量和智慧都远超自己的机器?

因为感觉ep4h对计算机体系架构理解有限,思维又很跳跃,所以他讲话一般我会很恼火。但是,他在应老师的博文下对陈京德老师的评论,我觉得非常到位:

[37]ep4h  2016-3-17 13:45我和[31]楼辩论过。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认为计算机做的一切事都是程序决定的,没有自己的意志所以也没有智能。
我用了个比喻,刘邦打败项羽,不能因为刘太公给了刘邦身体,就认为是刘太公打败了项羽。不过估计他没听进去。

智能是指处理信息的能力,这种能力取决于硬件也取决于算法,但是信息处理的具体过程和特殊结果,才是智能的本质。也就是说,机器从输入到输出的具体劳动才是机器的本质,也是机器的人格化属性。具体劳动也是人的人格化的法理依据,是人的财产权的依据。


(3)

黄秀清同学写了篇欢乐的《狗狗狗,来呀!来呀!来呀!》,认为我是在娱乐,而且是我在拿人类智慧的失败在娱乐。这下我就完全不知道该娱乐还是不该娱乐了。好在,我有YC赠送的照片如下(而且我还想起来,我从这关口旁边偷渡过一次,是摩托佬收了我和同学每人15块钱带我们偷渡的):


同时,我也想起来,我曾经送过给YC一张照片:




所以,黄秀清同梦,我们还是可以娱乐的。

(4)

[47]davidli91  2016-3-12 23:34没有权限发博文,借徐大虾的地盘发一篇长的,如徐大虾能代为发表,则相当感谢!

【标题】终结者终将出现

生命是什么?这是个哲学问题。
我对此的答案是:是进化,是适者生存,是将"自己的"基因尽可能地延续下去。
从最小的个体说,延续的是我的基因;大一点,是延续我家族的基因;再大一点,是延续和我类似一群人的基因(虽然我并不能明确意识到这一点);再大一点,是延续民族的基因;再大,是为了延续人类的基因。

就我的那点可怜的知识所知,进化需要一个目标(或者需要一个压力),还需要一个反馈。

最早的人工智能(产生式专家系统),输入输出是人控制的,目标(还谈不上进化目标,只可称之为决策目标)是人为它指定的,反馈回路也是人编写的,程序只是帮人完成任务的工具,没有一点危险,只是太笨了。

为了让它聪明点,人放弃了反馈回路的控制,让其能自我训练,自我进化(人工神经网络,遗传算法)。只是开始时,训练数据还是人指定的,换句话说,不管是否是本意,人其实还没完全放弃反馈回路的控制,在回路上还有一个断点。

今天,阿狗已经走到了自我训练,自我进化的巅峰。在其左右互博,自我训练时,反馈的回路已完全在其内部自动形成,帮助其能获得比人更精确的价值(形势)判断能力。只是它的输入输出还是由人控制的;更重要的是它的目标压力只是赢棋。但人工智能自我进化的模式已经明确,阿狗证明自我进化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另一方面,自动值班机器人(准确说是机器枪)已在三八线的非军事区边站岗;运输机械大狗已陪伴美军在山地中奔跑。总有一天,机器的战士将取代人类士兵时刻准备出现在国家间的战场之上。这意味着人类将放弃对输入输出的控制,留下的只有对其目标压力(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控制。

然后,在机器战士成为标配的时代,当某个疯子或某个不小心的程序员,将其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标压力改为了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于是,人类将遭遇天灾!
虽然此时,人工智能很可能还不知道它在干什么,就像今天的阿狗其实并不知道它在下围棋一样。

从个体看,某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是偶然的;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看,发展到了一定阶段,重大的转折是必然的,就算爱因斯坦不提议建造原子弹,必然有恨因斯坦或爱因斯山提议建造原子弹。在这点上,我是宿命论者。自私的我只希望这一切别在我这一代或我孩子这一代发生。

祝好运,人类!祝好运,我自己!






世纪人机大战:李世石 VS AlphaGo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963276.html

上一篇:杂记(感冒中)
下一篇:使用相同两台LIGO是平行测量吗?

21 姬扬 郑小康 袁海涛 李颖业 应行仁 陈楷翰 武夷山 曾泳春 田云川 李学宽 黄秀清 陆俊茜 赵美娣 杨正瓴 王春艳 韦玉程 陈南晖 davidli91 ep4h anran123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1 2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