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扔东西 精选

已有 5082 次阅读 2017-5-23 00:26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有位刘姓的姻亲长辈,毕业于清华,留学归国,设计了抗日战争时期的昆明巫家坝机场。至晚年,我表叔问他有什么物件要留于后世。他说没有什么要留的,因此把所有的书稿文件之类都聚集起来,付之一炬。

(2)

   有位程姓的表叔,当年抗美援越,作为气象专家入越,有军衔配枪。归国后,他一直有配枪。至文革,手痒,将学校里的学生组织起来,每日操练各种战术。结果,在武斗中,只要那些学生一出动,对手便望风而逃,连接战的机会都没有。

   武斗结束,组织对我这位叔叔进行隔离审查,配枪自然就没有了。

   但是,在审查中,居然发现我这位叔叔居然在武汉三镇有无数房产,完全是个漏网的大地主!只是奇怪,解放时他才15岁,哪来这么多财产?组织查来,我叔叔不慌不忙,解释到:族中有位孤老,颇得晚辈照顾,在去世时,将所有财产都传給了我这位叔叔,本有要我这位叔叔成人之后照顾家族之意。解放时,全家已经将所有财产捐给了国家。

   幸好是捐了。

   枪也好,财产也好,不过身外之物。

(3)

   开始整理物品。将电子类物品翻开,从磁带,软磁盘,光盘在到移动硬盘,如果能搞上张唱片,完全可以开一个电子记录材料的历史博物馆了。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该扔就扔。磁带当然首当其冲。

   居然有一盒新婚时街道办事处发的关于婚姻生活的磁带,解说是曹山和张悦。我决定保留下来。太太误解了,以为是作为婚姻纪念。“不”我说,“可能只有在这带子里,我才能有一天找回曹家伯父的声音。”

(4)

   摊开一大堆书,看来大多数要扔。

   但是,我居然找到了本薄薄的小册子,封面如下:

   岁月如同开闸之水,奔涌而来。我想起92年在教室里听美女老师宣传吴先生的讲义的讲座来;又想起吴先生的弟子在每一个晚上7点准时到华工的破旧宿舍跟我聊天打牌的日子,非要到11点,我太太催促睡觉时,才兴犹未竟地离去;又想起10来年前,在中科院系统所的会堂里,吴先生坐在地三排的位置上,听着我和一位德国的哲学家老先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情形。

   因此,我决定,保留这本小册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1056491.html

上一篇:2017,2017,2017
下一篇:智能之浅说

32 姬扬 张忆文 戎可 吉宗祥 应行仁 陆泽橼 刘立 李颖业 冯大诚 侯沉 王善勇 黄仁勇 陈楷翰 尤明庆 邢志忠 李志俊 武夷山 陈敬朴 曾泳春 马德义 葛素红 吴斌 黄秀清 谢力 王春艳 强涛 文克玲 xiyouxiyou jlx1969 biofans aliala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9: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